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神帝,傲娇妃 阴园的魂灵 3
    “傻丫头,你就接受呗,这两只小东西,对你以后的路,可是大有帮助。”

    虚空中的厉星河,低声呢喃。

    只是这声音,并没有人听到。

    沈倾自然也不会听到。

    沈倾还在思考的时候,梅花鹿和粉色小兔的眉心之处,便各自悬浮着一滴灰绿色的血液。

    “倾姐姐,你要是再不接受的话,我和鹿爷爷会失去这眉心之血,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粉色小兔这个时候的表现,少去了那分稚嫩。

    沈倾这才接住了这两滴血,虽然有些诧异这血的颜色,沈倾还是没有问出来。

    这眉心之血在接触到沈倾的肌肤之后,迅速的渗入身体内部,然后沿着身体内的经脉行走。

    沈倾的脸色,随着血液的游走,便的惨白了起来。

    只是沈倾挺着并没有说。

    过了两三分钟之后,沈倾便恢复了正常,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和梅花鹿还有小兔子之间有了某种联系。

    似乎是心心相连,能感受到梅花鹿和小兔子心里所想。

    梅花鹿的心里面有着一种沧桑,似乎是看透了一切,似乎很淡然,又有种改变一切的想法。

    小兔子的心里面则是一种对外界的向往,是玩闹,是吃美食。

    有了这样的感觉之后,沈倾觉得自己想要更为的疼爱小兔子,对梅花鹿则是有一丝的尊敬。

    “真好,我们是一家人啦。”单千里很是开心的笑着。

    小兔子一蹦一跳便出现在了单签了的肩膀上,这一幕很是和谐。

    “既然是皆大欢喜,那你们也早些回家吧,”阴园里的声音再次开口。

    “谢谢你的馈赠,我们会想念你。”

    “必定会再来看你,信物给我,我们这就离开。”

    沈倾刚说完话,眼前便出现了两片纯白色的羽毛,上面似乎有个符印。

    沈倾很是快速的将两片羽毛收了起来,随后三人,一只梅花鹿,一只小兔子,一起走向了阴园的出口。

    阵法中的魂灵,一个转身,便看到那位他心里面忌惮的大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大人。”魂灵低着头,不敢说话。

    “虽然你这里的东西,本尊看不上眼,但你似乎并没有将这里最好的东西给了那姑娘。”

    厉星河淡淡的语气,似乎很平淡,却又带着一股子与生俱来的威严。

    “大人…我”魂灵似乎在竭力的想要找出借口来。

    “你心里如何想,本尊不关心,本尊在乎的是那姑娘没拿到你这里的东西/。”

    魂灵心里面很是吐槽不已,还没拿到,都快把我这里的东西收刮干净了,只不过没有拿到最重要的东西罢了。

    魂灵没有想到,这位大人只是在这里逛了一圈,居然发现了这里的秘密。

    还知道这里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这手段,简直是无法描述。

    更坚定了魂灵的想法,这大人绝对是传说般的存在。

    “大人,等那位姑娘下次进来的时候,我必定会让您满意。”

    “最重要的是让姑娘也很满意。”厉星河悠悠而说。

    “必定让大人和姑娘都很满意。”魂灵再次出声,丝毫不敢敷衍。

    早知道会引来这样的人物,自己打死也不会让沈倾进来。

    这世间,果真是没有后悔药啊,魂灵表示自己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魂灵似乎还在等着厉星河的回话。

    半晌之后,抬头一看,眼前早已经没有了厉星河的身影。

    魂灵这才一个踉跄,如同有实质性的身体一般,跌坐在地上。

    “这难道是天意吗?”魂灵喃喃道。

    喃喃结束后的魂灵,突然间发现自己似乎已经不在阵法之中,而是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大人,是您吗?您放过我,我愿意为您效劳。”魂灵很是慌张。

    毕竟他如今这般自在,谁知道落在厉星河手中会被如何处置。

    “安心呆在这里吧,只有彻底的消失,我才能相信你会将东西带给那位姑娘。”厉星河淡淡的声音,似乎在解释。

    “可是我不在那里,那姑娘怎么进来,我又怎么将东西拿给她?”魂灵依旧处在慌张之中。

    “放心吧,会有一个你,依旧守在阵眼之处。”厉星河说完,便没有再开口。

    什么意思?

    会有一个我?我不是被困在这里了吗?

    怎么还可能再有一个我,坐那些事情?

    魂灵很是不解。

    但有一点,他确定了,这位大人似乎并没有打算将他放出去。

    魂灵既然没有办法出去,那就试试神识吧。

    这魂灵展开神识,直接向着阴园阵眼的方向望去。

    那里,居然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他!

    一模一样的他!

    怎么可能!

    这魂灵顿时如同调入了地狱火海一般,怔在那里,如同一具木偶。

    怎么可能还有一个我。

    我明明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我明明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这魂灵不停的呢喃着,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那绝对不是我。

    怪不得这位大人说会有一个他守着阵眼,原来是找了一个替代品。

    原来还有这心思想大人能放他出去,这下子可好了,再也没有可能!

    “看到了吧,可还满意?”厉星河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大人,我愿意奉您为主,求您放过我吧。”

    魂灵恳求道。

    “大人,我只是魂灵,对您并没有实质性的用处,我在此地已经生活了几百年,希望您能大人大量,放我离开。”

    面对着魂灵的不断恳求,厉星河完全不为所动。

    “你不怕我与您同归于尽吗?”魂灵使出了最后一招。

    因为他真的无计可施了

    “欢迎。”厉星河简短的词汇回答了魂灵这么长的啰嗦。

    “欢迎什么?”魂灵一时愣住。、

    随后才反应过来,厉星河说的是欢迎他同归于尽。

    魂灵这才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彻底的绝望了。

    他知道,自己再无离开的可能,除非灰飞烟灭。

    “梅花鹿爷爷,小兔子,等你们离开这里之后,最好不要在人前说话。”沈倾嘱咐着梅花鹿和小兔子。

    “放心吧,主人,我知道人类的贪婪和劣性,我们不会给主人带来麻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