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神帝,傲娇妃 劫难
    导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ww.la

    “你们收拾东西,早些离开吧。”

    带头的女子似乎还想说什么。

    “别忘了这里是星月学院,别忘了你们的身份。”沈悦冷冷的说。

    带头的女子打着哆嗦,不敢再说话。

    只是一片哭泣响了起来。

    “师姐,是你说没事的,现在怎么办,我要是被开除了,父亲非得杀了我不行,这会让我的家族蒙羞。”

    “是啊,师姐,怎么办啊?如果离开,我们都活不下去了/。”

    “师姐你快想想办法啊,他们现在就要赶我们走,再晚就来不及了啊。”

    “闭嘴!我不是一样被开除了!难道我找你们赔偿吗?”带头的女子很是愤怒,愤怒中夹杂着满腔的恨意。

    她恨慕容仙,恨这些导师,可就是不敢狠院长。

    “容情,是你怂恿的我们的,现在一句没办法就想我们接受?你简直是不要脸!”

    “姐妹们,容情这个女人的面目,大家看清楚了吧,还对她抱有希望吗?她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只是你们能忍得下这几口气吗?是她害我们道如今的地步,是她害我们失去了生的希望!”

    “打死她打死她!”

    一众人围着容情,便开始下狠手。

    满腹的恨意,全部变成了手中的攻击,发泄!

    发泄!

    狠狠的发泄!

    她们似乎全然忘记不久前,这个女人还是她们攀附的对象,是他们畏惧的师姐。

    他们似乎也不记得,这个女人现在还活着吗?

    只是不断的发泄,捶打脚踢。

    直至暴乱的情绪平息,直至恢复理智。

    她们才渐渐停了手。

    入了眼的,是残缺不堪的一副身体,满是鲜血。

    “我们……”

    “我们在学院杀人了?”

    “在学院杀人了?”

    分明没有商量,但是每个人都如同是心有灵犀一般,瞬间跑走了,去收拾东西。

    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只有容情渐渐冰冷的身体和满地的鲜血,似乎在昭示着罪恶最终都要偿还。

    慕流年已经知道沈倾住进了独立小院。

    他把梅花鹿和小兔子,带来了独立小院。

    走到小院附近的时候,沈倾看到这座小院的名字:花间。

    “花间。”慕流年呢喃了一声,似乎在想花间是什么意思,昭示着什么?

    慕流年直接推开院门而入,“倾倾,千里,你们在吗?”

    “流年哥哥。”单千里的声音,欣喜的响了起来。

    一眨眼,便扑入了慕流年的怀中,“流年哥哥你回来了,我们本想等你,可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回来,还听说你要成亲了。”

    单千里絮叨不停。

    “你倾姐姐也听到我要成亲了?”

    单千里点了点头。

    “没有的事,流年哥哥怎么会成亲呢,怎么会娶慕容仙呢,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慕流年急忙说。

    “慕容仙?流年哥哥你要娶的媳妇是仙儿姐姐?”

    “没有要娶,流年哥哥有喜欢的人,你仙儿姐姐也有自己喜欢的人,所以你听到的,都不是事实。”

    “哦。”

    “梅花鹿受伤了,你倾姐姐呢?”慕流年看了一眼梅花鹿。

    梅花鹿自从进了小院之后,便握在小院的一处地上,似乎在休息。

    “鹿爷爷受伤了?我这就去喊倾姐姐,她一直在忙。”

    单千里才刚转身,小兔子便跳到了他的肩膀上,似乎打算跟他一起去找沈倾。

    陌生的小院,慕流年选了梅花鹿的身边,坐了下来。

    眼睛四处张望着,似乎在欣赏美景。

    “公子,你喜欢我们家主人,是吧?”梅花鹿的声音在旁侧响了起来。

    慕流年看着梅花鹿,没有说话,似乎在思量着怎么说。

    “其实我看得出来。不过我家主人太优秀了,我能感觉到她是有大气运的人,如果你想要和主人在一起,那你必须更加努力了。”

    梅花鹿的这话,让慕流年愕然。

    自己能配得上沈倾吗?慕流年开始了深深的怀疑。

    自从遇见小白,遇见慕容酒,慕流年已经不再觉得自己是星月大陆最优秀的天才了。

    这个大陆,果真是卧虎藏龙,高人隐在深处。

    而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气运。

    “鹿爷爷,你的话我会认真思考。”半晌后,慕流年这么说。

    “我总觉得主人未来的伴侣,必定是通天彻地的大人物。”梅花鹿这么说之后,便闭上了眼睛。

    似乎在休息。

    通天彻地的大人物,这几个字一直在慕流年的耳畔回响。

    关注着花间内所有举动和声音的某位尊上,此时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似乎是听到了梅花鹿的话。

    “本尊会记着你今日的功劳。”来自某人的低声呢喃。

    慕容仙坐在帝言的房间里,慕容酒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

    “仙儿公主,酒皇子,我们必定会保证你们在皇城的安危。还望你们转告你们的皇主,这一次劫难,需要大家齐心协力,方能度过。”帝言的表情,有些慎重。

    “当然,这也是我们来星月大陆皇城的目的,刚才的事情,只是一个不愉快的插曲罢了。”慕容酒笑了笑。

    “酒皇子能这么想,老夫便放心了。后生可畏啊。”

    厉星河看着这一切,心里咯噔了一下,劫难?

    什么劫难?

    我怎么不知道?

    一个小小位面的劫难,我居然没有发现吗?

    站着厉星河身旁的中年男子,嘴角抽了抽。

    少主您哪里是发现不了,您分明是只顾着某人了,哪里有精力来发现其他事。

    “去查一下,什么劫难?”厉星河对着身旁的空气说道。

    只见空气一阵抖动,“是!”便恢复了正常。

    厉星河又想起了刚才那个傻丫头,似乎很可笑。

    沈倾坐在梅花鹿的身旁,将一支棒棒糖递给梅花鹿。

    “倾倾,鹿爷爷似乎不只是外伤。”慕流年提醒道,虽然说他知道沈倾的棒棒糖神奇,可一直以来都是瞬间治愈外伤。

    什么时候,连梅花鹿身体内部的问题,也能治愈了?

    “梅花鹿在受到外伤的时候,被这里强烈的元气入侵了,两种东西在身体内部无法相容,互相排斥,这棒棒糖自然就有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