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神帝,傲娇妃 给你满分
    厉星河说这话的时候,沈倾的心突然间有微微的钝痛。

    “我喜欢那个很蠢的女人。”

    厉星河说完便彻底倒在床上,思绪涣散的躺在那里。

    沈倾听着厉星河最后一句话,心里面实在是有些五味杂陈。

    那个很蠢的女人,不就是自己吗?

    厉星河喜欢自己?

    厉星河喜欢自己。

    沈倾在心里面不断的重复着。

    迷药的药效,就在沈倾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过去了。

    沈倾守在厉星河的身边,亲眼看着他彻底醒过来。

    “我似乎做了一个梦。”

    这是厉星河说的第一句话。

    “梦里面很奇怪,出现一个姑娘,似乎有些像你。”厉星河对着沈倾,微微一笑,好看的薄唇勾勒出一副迷惑人的皮囊。

    “那个姑娘还说了一些奇怪的话,更奇怪的是,我居然全部回答了。”

    厉星河不等沈倾问,便自说自话。

    “是吗?”沈倾没有追根究底,而是很低沉的情绪问道。

    看着沈倾有些反常,厉星河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你那啤酒,可真是好酒啊,我才喝了一瓶,便醉了。”

    “是啊,酒兴烈,下次还是不请你喝了。”

    沈倾自然是不能再请厉星河喝了,不可能再对厉星河使用迷药。如果再喝,那不就穿帮了?

    “我倒是觉得不错,这几百年,我还未曾醉过,这种感觉很不错。”

    “我们现在到哪里了,还有多久可以到大斗帝国的皇城?”沈倾转移话题。

    “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吧,你是为了慕流年吗?”

    厉星河问了一句,不太符合自己风格的话。

    “也是,也不是。”沈倾微微一笑,一张明艳的脸庞,此时更是熠熠生辉,动人无比。

    虽然厉星河没有再问,沈倾还是解释道,“慕流年的事情只是其一,我的确想要帮他,毕竟我欠了他太多的人情。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欠人,能还的时候自然要抓住机会了\/”、

    沈倾的这个解释,厉星河听着倒是没有什么。

    “第二点,是我觉得这次大斗帝国发生的事情,可能跟这次的劫难有关。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的。”

    沈倾这么说,厉星河还就这么信了。

    “我总觉得在这里,会找到破解劫难的线索。我的时间也不多了,必须尽快下手。”

    这个解释,我也给满分。某围观群众如是作想。

    这两个解释,似乎都合情合理,厉星河心里面的小九九此时也就不出来作怪了。

    “差点忘记,今儿的美食,我似乎还没吃几口。”厉星河一个鲤鱼打挺便站了起来。

    说着就向外面走去。

    沈倾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有些尴尬。

    只是跟在身后,向外走去。

    沈倾看着厉星河瞪着飞行器的一众人,脸色有些不好看。

    “我的美食呢?”厉星河冷冰冰的声音,原本美好的心情都被破坏了。

    碍于厉星河的强大,其他人全都缄默不语。

    开玩笑,这个时候谁也不想做出头鸟。

    要是厉星河一生气,来个缺胳膊断腿,自己可不就惨了。

    “咳咳,是这样,他们看到你喝醉酒睡着了,所以就把饭菜都吃了,毕竟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沈倾很是牵强的解释。

    厉星河转身看着沈倾,一字一字说,“你这个理由,我给你满分。”

    what?这个理由给满分?

    厉星河怎么可能会说这样的话?

    不可思议!诧异!惊奇!

    “那我现在饿了。”厉星河声音软了下来,一张俊美无双的脸端着溺死人的笑容,看着沈倾。

    “已经吃完了。”沈倾摊了摊手表示。

    明明厉星河自己有食物可以吃。

    “你可以为我一个人做一次。”厉星河很不要脸的说了出来。

    “额……好吧”沈倾还是妥协了\/。

    一刻钟之后,厉星河便一个人吃了一餐饱饱的沈倾牌美食。

    看得出来,心情也别的好。

    “吃饱了,也到了。”厉星河站起来看着飞行器外面,说道。

    “这里便是大斗帝国吗?”沈倾很是雀跃的看着飞行器外。

    却发现,这外面的一切生机似乎有些弱,周围的空气都有些萎靡不振的味道。

    “不是说星斗大陆是四大陆之中,最为富有的大陆吗?”沈倾很是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场景。

    她清楚的记得,第一次遇见慕容仙和慕容酒的时候,慕容仙看不起她。

    说她是贫瘠之地的人。

    那么星斗大陆必定很富庶,却没想到是眼前的情形。

    厉星河眯了眯眼,修长白皙的手指拖着好看的下巴,片刻后说,“应该是劫难的缘故,所以这里才变化了。”

    “这里还只是环境,我已经无法想象,人们生活的地方,会变成什么模样了。”

    沈倾情绪有些低沉,语气也不知不觉中,有着一股子的哀叹。

    “很快便可以知道了。”

    厉星河说完,飞行器便停在了大斗帝国皇城之外。

    几人下了飞行器之后,便走向皇城内。

    “我们现在就与慕流年他们集合,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沈倾一边走一边说。

    皇城里,昔日的番话,已经渐渐衰败!

    许多的房屋从中间裂开了一道口子,虽然还能住人,却是时时刻刻让人们身处危险之中。

    也许下一刻,便会丧命!

    每个在街道上的人,都是面色彷徨,行色匆匆,不与任何人说话。

    沈倾的感觉,再次深刻了几分。

    “那个人是谁?”沈倾指向了一个穿着黑衣的头戴斗笠的黑衣人的背影。

    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有问题。

    “他不是人。”厉星河看像这个背影之后,瞬间便说了出来。

    “不是人,那是什么?我总觉得这个人不是好人。”沈倾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我们还是先汇合吧,等了解了这里的情况,自然也就有了对策。”

    那个背影在厉星河说话之后,便不见了踪影。

    厉星河虽然这么说,但是在看不见的地方,他的掌蝶再次出现,出现在了那带着斗笠背影东西的身后,隐在虚空之中。

    不得不说,掌蝶还有一个厉害的功能,便是随时隐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