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神帝,傲娇妃 第499章 大战与岁月
    只看着他身旁的人,在一个个的自爆!

    “倾倾,快逃!”

    裴衍生没有想到,这人居然要牺牲所有人的性命,只是为了除掉他!

    “想逃?晚了!哈哈哈哈哈!”

    整个世界都是爆炸的声音。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沈倾准备出手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闪了过来。

    不仅如此,还直接抱住了她,向着远方滚了出去!

    不用看,沈倾也知道,这是裴衍生。

    爆炸的威力有些大,造成的伤害自然也不会小。

    等到停下来的时候。

    沈倾才发现,紧紧抱着自己的裴衍生,此时是血肉模糊。

    俊朗的脸,此时双眼微闭,脸色惨白。

    胸前的衣服上满是血泽。

    而沈倾,原本修为就高,自然也没受什么伤。

    此时看着眼前的场景,真的是痛心。

    “裴衍生,你为什么要救我?要知道从他们自爆开始,是你有机会躲开的。”

    “倾倾,我如何能不救你。”

    裴衍生的气息很乱,沈倾能看得出来,这个人受了极重的伤。

    筋脉全段。

    就是连性命,都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

    “裴衍生,如果你知道,其实他们的自爆,根本伤不到我,你还会救我吗?”

    “会。”裴衍生毫不犹豫的说,“倾倾,你知道吗?我不在乎你是什么人,我只知道,你是我寻找了几百年的那个人。”

    “数百年来,我一直在找,可是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怎么能让其他人伤害你呢?”

    “裴衍生,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的身份,也知道焦作的身份。”

    “而我来这里,也是为了了解一段情缘,想来,应该就是你吧。”

    “只是我没想到,会让你为了我付出自己的性命。”

    “我不愿意,欠人。”

    “沈倾,难道你对我没有其他的感觉吗?”

    裴衍生眼睛紧紧的盯着沈倾。

    “我不知道,来这里我只知道一切开始都是因为任务。”

    裴衍生一时愣在了那里。

    “我们还是离开吧。”

    沈倾带着裴衍生离开这个次元世界的时候。

    再出现,却是出现在了一个古老的村庄。

    这村庄看起来是荒无人烟,终年积雪。

    耳边突然响起来女子和男子的声音。

    -------

    女子:俯首作揖谢师恩,呐,我喝了你的茶,就是你师父了。江湖险恶,咱们师徒一心,同去同归。

    正太:嗯。

    女子:我先去给你买包包和糖葫芦,你等着我啊!怎么了?一个人害怕?

    正太:才没有!

    女子:那你为何拽着我的衣角?

    正太:我……

    女子:不怕,师父跟着你。

    是不是,每种感情都不容沉溺放肆,

    交心淡如君子;

    只道是,那些无关风花雪月的相思,

    说来几人能知?

    少年:都跟你说别跟着我了,你怎么还跟着!

    女子:……

    少年:干嘛不说话!

    女子:你不是嫌我吵么?

    少年:我……不是那个意思。

    女子:马上就要出师了,我给你准备了新衣裳,你试试?

    少年:你做的衣服太丑了,穿着这么丑的衣服我怎么名扬天下?

    女子:

    少年:唔……呸,都跟你说了我不吃糖葫芦!

    ==

    听到这里,沈倾便知道,这是《眉间雪》的剧情,只是为何会在这里出现?

    再然后。

    少年:喂,你一直在这,都没去过别处,是不是在等着谁?

    女子: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少年:你一个人这么久,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女子:我……

    穿过落雁修竹,看过月升日暮,

    你说有一日总会名扬天下实现你抱负;

    那时低头替你剑穗缠着新流苏,

    心愿未听清楚。

    还挂着流苏,是否应该满足?

    也为你缝好冬衣寄去书信一两句叮嘱;

    该庆幸至远至疏你我还未至陌路,

    是时光从来残酷。

    最害怕,酒肆闲谈时候听见你名字,

    语气七分熟识;

    回过神,笑问何方大侠姓名竟不知,

    笑容有多讽刺。

    青年:你又输了。

    女子:知道了知道了,徒弟还是长大了啊。

    青年:这下你不用一直跟在我后面,担心我被人欺负了吧。

    女子:你这身新衣服不错呀,看起来像名扬天下那么回事儿。

    青年:师傅,你的亲友呢?

    女子:……这是你的小马驹吗?挺帅的嘛!你记得要每天刷洗,这样它长大了毛色会——

    青年:这些我知道。

    女子:对了!我这还有些上好的马草——

    青年:不用了,我都有。

    斟酒独酌,细雪纷纷覆上眉目,

    清寒已然入骨。

    还忆最初,有你扯过衣袖轻拂,

    笑说雪融似泪珠。

    曾经相伴相护,说着“初心不负”,

    想起某一日陪你策马同游闹市中漫步,

    那时正逢扬州三月桃花铺满路,

    神情难免恍惚。

    江湖的尽头,是否只剩孤独?

    都怪我玲珑心思执念太过以尘网自缚,

    前方太辽阔若问此去应去向何处,

    把来路当做归途。

    桃树下,那年落雪为你唱一段乐府,

    信了“人不如故”;

    只如今,茫茫大雪之中等着谁回顾,

    明知无人回顾。

    谁能初心不负?

    萝莉:师傅,你在等谁?

    青年: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萝莉:你一个人,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青年:我……

    少年:你一个人这么久,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女子:我怕我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

    ……………

    一场情爱,一场回忆,一场年少与老去。

    如同眉间雪这般,守候的,最终成就了谁?

    在这静谧的村庄里,沈倾和裴衍生便遇到了这样的人。

    师傅年芳二十,而徒弟,年约六七岁。

    师傅守着徒弟,徒弟却一心想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看那繁华看那似锦,看那飞天流云,看那花开花落。

    还有那外面花花世界里的人。

    沈倾就陪着裴衍生,在这里住了下来。

    看着裴衍生一天天的老去。

    沈倾却依旧是貌美如花。

    “裴衍生,你真的愿意就这么过下去?”

    “你要知道,如果你开口,所有的一切,你都可以再次拥有。”

    “杀了她,很难吗?”

    “你的责任,原本就是清除一切外来人,杀她,也是你的责任。”

    “所以,我宁愿弃了这份责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