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婚到底,总裁套路多 第四百三十八章 放下过往
    ,!

    莫小小说完,就闪身让莫安安靠前,看着莫如枫的墓碑。

    莫安安深吸口气,拉过一旁的莫承桀:“三叔,我是安安,我带孩子来看你了。”

    莫承桀对着莫如枫的墓碑鞠躬,乖巧的站在莫安安身侧的位置上。

    莫小小看着墓碑抬手擦了擦上面的雨水:“三叔,我姐刚回来没多久,她……她吃了很多苦。”

    “三叔,你看,我姐都瘦了好多,你以前不是最疼我姐的?你看看她,现在都瘦成什么样子了。”莫小小看着莫如枫的墓碑心里也有些难受。

    莫安安站在一旁,看着莫如枫的照片:“三叔,我走的那段时间,没能在你的病床旁边照顾你,真的很对不起你,我回来晚了……”

    没一会儿,雨下的大了些,莫小小抱着莫承桀先上了车,留下莫安安在莫如枫的墓碑前。

    周围没有任何人,只有莫安安一个人站在那里。

    她看着莫如枫的照片叹气:“三叔,其实我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感谢你,还是应该恨你,真的,我感谢你从小把我抚养成人,为了我,你自己连身体都顾不上了,但……”

    “但是,也是你,把我从父母身边带走,让我成了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莫安安的眼泪也有些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我真的,对你的感觉,说不出来……”

    莫安安说的没错,自己不知道是该感谢莫如枫,还是该记恨他。

    她这几年来,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就一直都在纠结这个问题,总是想不通。

    莫如枫的墓碑上,那张照片,是他年轻时候的照片,看起来还是三十几岁的样子。

    跟他生病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莫安安的记忆中,莫如枫一直都是一个对自己特别严厉的样子。

    她看着莫如枫的照片,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三叔,我不恨你,我爸妈说,其实我也是该感谢你的,毕竟是你把我从小养大,给我良好的教育,为了我,你最后也累出了一身病……”

    “所以,你也别怪我来的晚了,好吗,其实,我早就应该来看看你的,都是我不对。”莫安安的眼泪已经不受控制了。

    “三叔,其实我有好多好多事情,想跟你说。”莫安安感觉到一阵冷风吹过,拉了拉身上的风衣,坐在一旁的一个小石凳上,看着莫如枫。

    小石凳上放着一个棉垫子,是刚才封含拿过来的,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

    莫安安笑了笑说着:“三叔,你看,我妈妈对我很好呢,还特意给我准备了棉垫子放在这里,怕冻着我,三叔,其实我想给你磕几个头,但是我知道你又不在意这些……”

    “所以我就给你准备了好多你爱吃的菜。”莫安安从一旁的盒子里,拿出来四道菜,摆在那,还有两瓶酒:“之前你身体不好,医生不让你喝酒,现在,你可以尽情的喝了……”

    “三叔,其实我很想你……”莫安安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

    雨下的有些大,空气也特别的冷,莫安安喝了口白酒给自己取暖:“三叔,来,我陪你喝一杯,你还记得么,以前你总是跟我说,女孩子不要喝酒,对身体不好。”

    “现在我长大了,也知道自己注意身体了,今天我们好久不见,喝点儿吧,你也不会说我了……”

    又一杯白酒进肚子里,莫安安感觉到了一些暖意。

    她看着墓碑,眼角还有泪:“三叔,当年是我骗了你,我为了给你筹集医药费,跟梁沉其实是协议婚姻,后来,我凑齐了医药费,可还是没能救你……”

    “我还给梁沉生了孩子,就是莫承桀,刚刚你看到的那个孩子,自从我自己有了孩子之后,我就没有以前那么恨你了,我现在带着孩子,跟我爸妈,还有外公生活在一起……”

    莫安安陆陆续续的跟莫如枫说了很多,她知道莫如枫再也听不到了,可是她还是想说。

    她看着墓碑,总是会觉得委屈:“三叔,你知道么,梁沉特别的记恨我妈妈,还有我爸爸,在梁沉的眼里,是我父母害的他生母早逝……”

    “可是,三叔,我爸妈连你把我偷走都能原谅,又怎么会去跟一个病入膏肓的女人计较那么多呢?我不知道为什么,梁沉根本就不相信我父母,也不给他们任何解释的机会……”

    “其实说到底,也不需要解释什么,因为我爸妈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梁沉非要那么认为……”

    “三叔,我可能不会跟梁沉继续在一起了,也不仅仅是因为我爸妈,还有很多事情……”

    莫安安坐在这里,跟莫如枫聊了很久很久,半瓶白酒都被莫安安给喝了进去。

    那边的莫小小不放心,看着雨停了,才又折返过来,就看到莫安安已经醉醺醺的趴在墓碑前哭泣了,看到这样的莫安安,其实莫小小心里很难过。

    “姐,说是给三叔带来的酒,你自己怎么喝了这么多?”莫小小摇了摇头,扶着莫安安:“这里太冷了,我们回去吧,你再喝,当心喝多了。”

    莫安安摇摇头:“我没喝多,我也没事儿,我就是想跟三叔说说话……”

    “姐,三叔也不忍心看着你这么折磨自己的,你还是跟我回去吧。”莫小小搂着莫安安,感觉到莫安安身上的凉气特别的重,估计是刚才下雨冷着了。

    莫安安还是固执的不肯跟着莫小胸去:“我不回去,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三叔说。”

    “那你说吧,我留在这里陪着你。”莫小小不忍心,挨着莫安安就坐在一旁。

    “对啊,我要跟三叔说什么来着?”莫安安那半瓶白酒就有快半斤的量了,这会儿早就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了,整人的脑子晕乎乎的。

    莫小小坐在一旁都能感觉到她身上的酒气有多大。

    “小小,你没什么要跟三叔说的么?”莫安安转过头,迷迷糊糊的问着。

    莫小小叹气:“有……我想跟三叔说,你很想他,这几年,你过的很难很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