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婚到底,总裁套路多 第四百四十八章 深藏不露的封含
    ,!

    一旁的封含听了这话,笑了笑,封老爷子也笑了。

    莫安安倒是一头雾水了,有些搞不清楚了,他们为什么笑?

    封老爷子骄傲又带着些自豪的对着莫安安说着:“安安,你妈妈是国际知名设计师的关门弟子,这个你不知道吧?”

    莫安安顿时震惊的看着封含:“我的妈,真的啊?”

    “妈妈的师父,是欧洲著名设计师查尔斯,他老人家六十岁的时候,把我收做了关门弟子,足足十年,直到他老人家退出这个圈子去养老,今年也是有七十五岁了。”封含在国外这么多年,一心钻研服饰研究,可不比这些年轻人的创意少。

    “而且查尔斯老师还有两个徒弟,也是国际知名设计师,他们都有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到时候我也可以邀请他们来给我们做设计师,我相信,在这一块,我还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封含一直都是一个好学上进的性格。

    当年虽然被封家人送去国外十几年,但是她因为家族生意涉及服饰这一块,就潜心学习,考取了学位,还拜师查尔斯,成为他的关门弟子十年,学会了很多东西,也开阔了自己的眼界。

    莫安安一脸崇拜的看着封含:“妈妈,我都不知道……”

    “你妈妈是因为咱们封家涉及到服饰这一块,所以才潜心学习的,这一点,任何人都比不上,你那个舅舅……哎,那几年一直都知道花天酒地,要不是我拦着,那私生子早就上门了。”老爷子在一旁叹气,觉得自己这个儿子,真的是无用到家了。

    莫安安彻底的震惊了,封原居然还有私生子?我的天,刺激了。

    看着莫安安惊讶的样子,封含解释着:“没错,你这个舅舅,确实是有私生子的,这在这种圈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你外公为了封悦一直都压着,不过现在……怕是也压不住了。”

    封含转眸去看自己父亲,说着:“爸,你也应该知道,这事儿是真的压不住了,嫂子出国之后,外面的女人就一直嚷着母凭子贵,要带着儿子上门,之前我也帮着压过两次。”

    “但是这一次,怕是真的压不住了,之前我哥不是公司的掌权人,什么都好说,那女人也不会胡闹,现在我哥是公司的掌权人了,那孩子也大学毕业好几年了,这要是非要送进公司里来,以后咱们家可是要乌烟瘴气了。”封含不得不跟老爷子说起这件事情。

    老爷子沧桑的老脸上闪过气愤之色:“我就知道这个兔崽子自己压不住事儿,当年那对母女拿了那么多钱就是不肯老老实实的,非要回来争抢什么!以封悦的性格,会容忍这些?”

    “封悦是忍不了,估计其他的人也是忍不了的,那女人也不是个蠢的,这些年能够忍气吞声带着儿子养在外面,也是仗着那孩子是咱们封家这一辈唯一的男孩儿,所以才能恃宠而骄,我接触过几次,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我曾经跟她说过,给她百分之十的股份,让她不要再妄想其他,她不同意。”

    封含当时也是为难,又要顾及公司的形象,顾及封悦生母娘家那边的势力,也要考虑到,那孩子也确实是封家骨血,是封家这一辈唯一的男孩子了。

    在封家这种重男轻女的家族里,以后那孩子肯定要入公司的,而且也会身兼要职,当年自己一直都在公司里做一把手,所以才把这件事情给暂时拦住了,没让那女人进门。

    但是看现在这形式,想要让女人带着孩子养在外面,是不可能了,毕竟那孩子都已经二十五岁了。

    莫安安从来都不知道这些事情,原来封家那个大舅舅,还是个风流种,在外面有私生子的。

    封含考虑的问题老爷子也是想过,这要是让那孩子进门了,倒时候公司里又要乱作一团。

    那个女人的野心太大,而且能够隐忍这么多年,定是仗着那孩子是封家唯一的骨血。

    “我也知道,那孩子是封家这一辈唯一的男孩儿,那女人肯定不会轻易罢休,别说是百分之十的股份,怕是给她百分之三十,都不肯同意,整个封家,才是她想要的。”封老爷子冷哼一声:“一个舞女还想进我们封家的门,这是做梦。”

    “可是,爸,那孩子确实是我哥的,当初是我带着她和孩子去做了亲子鉴定,而且为了公正起见,我在国内做了两次,在国外做了两次,都是证明他是我哥的孩子。”封含也怕那女人在亲子鉴定上做手脚,所以国内国外,一共做了四次。

    “而且都是权威的机构做出来的鉴定,当时我也是跟你说过的,那孩子确实是咱们封家的,可是,当年嫂子就是不同意离婚,我哥也不敢娶一个舞女进门,这事儿也就放下了,但是现在,嫂子人在国外三年多了,公司又是我哥在掌权,那女人不来才怪。”封含这么多年担心的事情,总算是发生了。

    老爷子冷哼一声:“她想得美,那孩子想要股份可以,毕竟是咱们封家的,她那边我说过,给她每年两百万的钱,让她衣食无忧养老,而且,她儿子也自然会给她更多,这些我都可以不在乎。”

    “但是若是来算计我们整个封家,那绝对不允许,老路,你明天把我的律师叫过来。”老爷子越想越觉得这事儿不能再耽搁了,必须要提上日程。

    “张律师和李律师,全都给我叫过来,明天我就立遗嘱!”老爷子这次是下定决心了。

    封含一听这话,心思有些慌了:“爸,你可别说这话,我心里发慌,别吓唬我。”

    “放心吧,鞋,爸的身体自己心里清楚,再活个十年八年都不是问题,但是我必须要在自己清醒的时候,把这个遗嘱都立好,免得将来你哥算计你们,说不定那个混蛋还想算计我!”老爷子八十岁了,若是不把事情都安排好,就怕这个儿子将来狠心到对自己都想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