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婚到底,总裁套路多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不是你要的
    莫安安的态度是非常坚决的,她看着梁沉的眼睛里,有他熟悉的坚韧。

    曾经,梁沉就说过,莫安安是一个非常坚韧的女子,一旦认定了,就绝对不会回头。

    当年,莫安安也是认定了自己,可是,就是自己亲手把莫安安给退了出去……

    他现在是多么的懊悔,多么的痛苦面对这一切,看到这一切,总能让他想到什么叫做活该。

    是自己把莫安安给推开的,也是自己害的莫安安在那种地方生活了这么多年。

    对不起自己深爱的女人,也对不起自己的儿子。

    梁沉现在还有什么脸面去要求莫安安的原谅呢?

    看着莫安安坚定的脸庞,梁沉深吸口气,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他很了解莫安安,她不是一个会改变自己主意的女人。

    “安安,我知道我错了,所以,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们家里人一个交代。”梁沉看着莫安安,语气坚定的说着,希望莫安安能够相信自己。

    “梁沉,这不光是你给我们家里人一个交代,这更是你要给你自己一个交代。”

    “你坚信了这么多年的事情,一下子出现了转折,我知道你很难接受,可是,这些事实就是摆在你的眼前,你即使是想要忽略都不行,不管吴玉梅曾经做过什么,我都希望,我母亲可以沉冤得雪,而不是会被人继续诟病。”

    “我也知道,这么多年来,我妈妈一定过得很辛苦,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是,一个女人,二十年来一直都被人说成是杀人凶手,她所承受的压力,是我们任何人都理解不了的。”

    莫安安是真的心疼封含,所以语气特别严肃的看着梁沉:“梁沉,我是真的希望,你可以弄清楚这件事情,给我们大家一个答案。”

    “并且,我希望你弄清楚之后,给我母亲一个交代,给我的家人一个交代。”莫安安看着梁沉,低声说着:“至于,是什么交代,你自己心里清楚。”

    “安安……”梁沉看着莫安安起身要走,急忙的伸手拉住了莫安安:“别走。”

    “梁沉,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我和你之间没什么说的,你放手吧。”莫安安推开梁沉的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还有就是,我不希望,到最后,你会包庇任何人。”

    “安安……”梁沉眼看着莫安安离开了自己的视线,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

    刚刚,莫安安说的话,梁沉都还在耳旁回响着,莫安安说,她已经放下了,放下了自己跟她曾经发生过的一切,放弃了所有以前的事情。

    这些话,都让梁沉心里疼的不行,更不就无法接受,无法忍受莫安安居然说要放弃了。

    事情的方向朝着一个梁沉无法掌控的地方发展着,他开始有些怀疑,这二十年来,吴玉梅到底还瞒着自己一些什么其他的事情么?

    梁沉深吸口气,起身直接开车去了医院,他需要弄清楚,吴玉梅为什么要跟莫安安说这些话。

    到了医院,梁沉推门就看到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吴玉梅。

    “梁沉来了?”吴玉梅看到梁沉,虚弱一笑。

    梁沉点点头:“嗯,我来看看你。”

    坐在吴玉梅身旁的椅子上,梁沉看着吴玉梅现在的样子,真是是苍老了很多。

    一起的吴玉梅,年轻漂亮,而且,气质特别的优雅,可是现在一看,就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

    在梁沉的世界里,吴玉梅在他小时候就是特别美丽的女人,但是现在,完全变了。

    记忆中的女人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梁沉心里也是万分感慨的。

    就因为从小是被吴玉梅欺骗着长大,所以到现在,梁沉看着吴玉梅的时候,心情是复杂的。

    不知道吴玉梅为什么要骗自己,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嫁给父亲?

    “梁沉怎么最近瘦了?”吴玉梅看着梁沉的脸庞,关心的问着。

    “大概是比较忙吧。”梁沉淡淡的回了句,那些话到嘴边,还是没有问出口。

    距离自己上一次来看吴玉梅,才过了几天的时间,可是,吴玉梅却苍老的这么快。

    简直让梁沉无法相信,在自己眼前的,就是那个吴玉梅。

    “公司再忙也要注意身体,知道吗,再说了,不是有小溪在公司里帮你么?你有什么事情就让小溪去做,不要总是一个人扛着。”吴玉梅还是和往常一样,会去关心梁沉。

    梁沉看着吴玉梅的样子,心里也是有些不忍,可是,自己必须要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必须要亲口问吴玉梅一些事情。

    “小姨,我想知道,你跟我父亲,是哪一年结婚的。”梁沉的话锋突转,让吴玉梅突然间有些愕然,顿时震惊的看着梁沉。

    “你……”

    “你怎么突然间问这个?”吴玉梅有些慌乱的看着梁沉,不知道为什么梁沉会突然间问这个问题,更不知道梁沉的目的是什么,好端端的,居然问起来这件事儿。

    “我只是好奇。”梁沉看着吴玉梅:“我记得,你跟我说,你是在我母亲去世之后,看我太可怜了,想要好好照顾我,于是就跟我父亲在一起了对吧?”

    “这……对。”吴玉梅点点头,这会儿已经心虚的不敢去看梁沉的眼睛了。

    梁沉缓缓的点着头,看着吴玉梅,又继续问了句:“那么,你跟我父亲是哪一年结婚的?”

    看着梁沉又再一次问道这个问题,吴玉梅瞬间就没了底气,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回答梁沉。

    “就是,就是在你母亲去世后的几年,大概……大概是你十四岁的时候。”吴玉梅已经不记得那时候的梁沉应该是多大年纪了,随便说了个岁数。

    梁沉微微凝眉:“我是十四岁的时候,我记得,我已经准备回梁家了,小姨,你是记错了吧?”

    “呃,大概是我记错了,那就是,是你十二岁的时候?”吴玉梅又想了想说着。

    梁沉已经确定,吴玉梅在这件事情上,是在跟自己说谎了,但是,表情并未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的看着吴玉梅:“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小姨忘记了,也正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