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婚到底,总裁套路多 第五百三十九章 已经开始漏洞百出
    ,精彩小说免费!

    “不过,小姨应该不会忘记,你和我父亲是哪一年结婚呀?”梁沉又问了句。

    果然,梁沉三次问道这个问题,吴玉梅的表情是真的很难看了,有些局促不安,有些心虚,不敢抬起头去看梁沉,尴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大概……”吴玉梅慌乱的心里想着,要怎么来解决这件事情。

    梁沉看着吴玉梅吞吞吐吐的样子,笑了笑:“算了,小姨,等有机会你在跟我说吧。”

    从吴玉梅现在的表现上就能看出来,她是在说谎,并且,是自己都心虚了。

    所以,梁沉就算是继续去问,也问不出来什么的,不如,就暂时放过吴玉梅。

    “小姨,我也只是随口问问罢了,没什么的。”梁沉淡淡一笑,既然已经知道吴玉梅在说谎,已经就够了,其他事情,可以暂时不用问了。

    吴玉梅的表情里,有着明显的松了口气的样子,似乎是放松了很多。

    “哎,我也是年纪大了,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尤其是我现在,在这里躺着,确实是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哎……”吴玉梅连忙转移了话题。

    梁沉看着吴玉梅慌乱的样子,就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可笑,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这么简单的问题,居然被吴玉梅给骗了这么多年。

    “小姨,你在医院里好好休养,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跟我说。”梁沉看着吴玉梅,确认了这件事情之后,就不想再继续留在这里了。

    但是,吴玉梅似乎是不想让梁沉离开,她拉着梁沉的手,语重心长的开口说着:“梁沉啊,安安来看过我了,你们两个,现在怎么样了?”

    梁沉微微眯着眼:“安安来看过你了?”

    “是啊,她来看过我了,你们两个也过去这么多年了,那些事情,安安还是没放下吗?”吴玉梅很想知道,现在梁沉和莫安安的关系如何,莫安安不肯说,就只有问梁沉了。

    梁沉早就知道莫安安来看过吴玉梅,只不过是装装样子罢了,于是继续说着:“我和莫安安,因为封含的事情,是回不去了,也就这样了。”

    “你们……你们不会在一起了?”吴玉梅又问。

    “不会。”梁沉点点头:“因为封含的事情,小姨也应该知道,我和莫安安,我们两个人之间,夹杂着封含和南阳,若是想重新在一起,已经是不可能了,我们是不会在一起的。”

    “哎,你们两个……”吴玉梅一脸惋惜的摇着头:“如果你们可以在一起……”

    其实,吴玉梅就是在替梁溪打探消息罢了,既然梁沉自己亲口说不会在一起,就没错了。

    或许,自己可以尽快把这个消息告诉梁溪,至少,可以算得上一个好消息了。

    梁沉跟莫安安不在一起,是因为封含和南阳,那么,就会给了梁溪机会。

    梁溪一直都想跟梁沉在一起,但是苦于莫安安和莫承桀的存在,不过,刚才从梁沉自己嘴里说出来这样的话,简直就是一个最好的消息了。

    梁沉看着吴玉梅,一字一句的说着:“小姨,你说,如果当年,不是封含做的那件事情该多好,对不对?如果不是封含做的,我和安安,就可以带着承桀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了,对吧?”

    “呃……对,是啊。”吴玉梅唇角抽了抽,差点儿一时间没回过神来:“是这样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你和安安,或许就可以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可是,当年……当年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这……这你爷爷的家人,都去弄清楚过了,确实是你母亲和封含之间,有很多的恩怨,而且,这恩怨,是很多年都不曾解决的。”

    吴玉梅把自己早就相好的说辞,给说了出来,看着梁沉,小心翼翼的盯着他的反应。

    梁沉本来是要离开了,并不想多问什么,但是,既然是吴玉梅自己聊起来这个话题,梁沉就不会走了,他又重新坐在了椅子上,看着吴玉梅,目光凝重。

    “小姨,我记得,在我小时候,是你跟我说,封含和我母亲的关系很不好的……”梁沉看着吴玉梅,不想错过吴玉梅任何的一个表情和细节。

    吴玉梅果然是眼底闪过了一丝心虚之色,然后连忙开口说着:“其实,其实当年的事情,我知道的也不多,我只是知道,你爷爷那边,是他们调查了一下,说是封含跟你母亲之间的有很多恩怨。”

    “而且,呃,你母亲那时候也跟我说过一些她念书时候的事情,我也是听到了那些才告诉你的,毕竟我和封含,并不相识……”吴玉梅已经开始甩锅,梁沉一听,就明白了这些话里的含义是什么。

    吴玉梅想说,那些事情都是梁家人告诉她的,也想说,是生母于茉跟她聊起来过的,所以,才会跟梁沉说了一些,但是,并没说是封含杀了于茉这样的确切话语。

    梁沉唇角带着一抹冷淡的笑,淡淡的看着吴玉梅:“那这么说,看来是我误会了什么?”

    “梁沉,小姨也不想让你从小就带着那样的恨意去生活,毕竟,那对你的成长来说,是不快乐的,但是,小姨还是希望,你能够知道一些关于你母亲的事情,至少,对你来说,是一种回忆,一种关于你母亲的回忆,不是么?”吴玉梅慢慢的把自己摘了出去,瞬间,一个高大的形象就是竖立起来,怎么听,都像是吴玉梅无心的说了那些话。

    梁沉心里有些哭笑不得,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了,他苦涩的摇了摇头,深吸口气,看着吴玉梅:“小姨,那你说,封含到底有没有伤害我母亲呢?”

    “梁沉,怎么突然间问我这个……”吴玉梅一下子没回过神来,梁沉竟然直接问自己这个问题,一时间让她有些愣住了,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梁沉依然是目光清冷的看着吴玉梅:“我记得,小时候,是你跟我说,我母亲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封含,所以,你说,封含是不是伤害我母亲凶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