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婚到底,总裁套路多 第七百五十三章 真相远远更可怕
    “吴女士,你是不是要说封含的事情了?”

    “封含是不是杀害梁总生母的凶手?”

    各种各样的问题,排山倒海的全都跑了出来,对着吴玉梅各种的提问,而坐在角落里的莫安安,没有想到这些人对自己母亲的印象就是这样的吗?难道在大家的心里,自己的母亲就是杀人凶手吗?

    果然自己要求梁沉把真相公开的决定是正确的,不然的话,这些人依然还会认为,封含杀害了梁沉的生母,只不过碍于家族的势力,他们不敢把这些问题直接问出来罢了。

    所以在今天这种场合,吴玉梅出现在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大家第一个反应就是吴玉梅要站出来说出当年的真相,这个场面,更加让莫安安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梁沉也没想到,这些媒体记者居然把这个问题直接放在了台面上来了,而且看现在的架势,媒体记者对这个问题是早就有所怀疑,早就想要知道,但是肯定是有什么原因让他们没有直接的问出来。

    现在的梁沉终于理解了,为什么莫安安一定要让吴玉梅把当年事情真相说出来,因为在大家的心里,仍然会认为是封含杀害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我想跟大家说的是,很多年前……”你妹也没有想到,这些媒体记者居然也都认为是封含杀害了于茉,难道这么多年大家心里都是这样的想法吗?

    吴玉梅再次开口之后,那些媒体记者们终于安静了下来,纷纷的瞪着眼睛盯着吴玉梅,等待着吴玉梅,把当年的真相说出来。

    但是吴玉梅看到这么多的媒体,记者,却突然间感觉自己怂了,又不敢说了,因为每个人都认为是封含做的,现在要自己亲口说出来是自己做的,好像还有些困难。

    站在不远处的梁沉感觉到了,吴玉梅现在应该是后悔了,不想说出来了。

    他微微眯眼看着吴玉梅,心中冷哼,就算是吴玉梅自己现在不想说梁沉,也有的是办法,让他在几分钟之后必须说出来,当年的真相是什么?

    几十双眼睛一直都盯着吴玉梅,等待着吴玉梅继续把话说下去,但是在时刻,吴玉梅怂了之后,却停顿了下来,没有继续说。

    这让很多记者都等不及了,追问着吴玉梅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请问你是不是被人威胁了,不敢说出来呢?”

    “这个威胁你的人是不是封含?是不是你怕被封含报复?或者是被南阳报复,所以你不想说出来?”已经有记者开始猜测,是不是封含和南阳,想要报复吴玉梅,所以她又不敢说了?

    莫安安看着吴玉梅的表情,也猜到了,吴玉梅应该是在面对这么多记者的时候,开始害怕了,因为,一旦吴玉梅开口的话,当年的真相,可就公布于众了。

    而且,一旦说出来的话,吴玉梅就会从一个知情者,变成一个杀人犯,这可是天翻地覆的改变,完全是不一样的。

    所以,莫安安也能够感觉得到,吴玉梅自己应该是怕了,单单看着吴玉梅的表情就猜得到。

    吴玉梅面对这么多的媒体记者,是真的很怕很怂,也不敢开口了……

    梁沉倒是一点儿都不在乎,转头看了一眼助理,然后点点头,示意助理去把之前准备好的东西都播放出来,紧接着,不到半分钟,记者会现场的大屏幕上,就播放出来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是之前king在梁家老宅的时候录制的,里面清晰的有吴玉梅自己承认杀害于茉的话。

    视频一播放出来,瞬间媒体记者就像是开了锅一样,沸腾了起来。

    记者们对着吴玉梅各种拍,一大堆的问题也都冒了出来。

    “吴女士,原来是你杀害了梁沉的生母!”

    “吴女士,请问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吗,你自己承认了是嘛?”

    “是因为这件事情,所以你要召开记者发布会嘛?”

    吴玉梅没有想到,梁沉还会有这么一手,在发布会的现场居然会发出来这种视频,逼着自己来承认当年是自己杀害了于茉!

    这让吴玉梅确实是有些措手不及,根本就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梁沉心中冷哼,就知道吴玉梅会退缩,会怂,所以自己之前就让人准备好了这些东西。

    现在这些东西只要发出来,吴玉梅就必须自己主动承认,当年就是她杀害了于茉!

    记者们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相机也对着吴玉梅猛拍,此时的吴玉梅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就这么被记者们追着问问题的感觉,她可是头一次……

    瞬间感觉呼吸变得更加急促起来,吴玉梅哆嗦着,转头去找梁沉。

    梁沉慢慢地走了过来,看着吴玉梅说着:“给你两分钟的时间,把事情说清楚。”

    吴玉梅怕了,因为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梁沉这样的表情,也是第一次,在梁沉的身上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恐惧,之前的有恃无恐,现在也变得小心翼翼。

    她哆嗦着嘴唇,转过头看着媒体记者们。

    “大家安静一下。”梁沉朗声说着:“让吴玉梅自己说。”

    瞬间,记者们全都安静了下来,盯着梁沉和吴玉梅,等待着吴玉梅开口。

    吴玉梅看着这么多的记者们,深吸口气:“其实,在二十多年前……”

    “我……我想要跟梁沉的父亲在一起,但是于茉瘫痪在床还霸占着梁夫人的位置,所以……”

    “我……我不甘心,就……”

    吴玉梅说到这里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呼吸已经跟不上节奏。

    记者们都等待着吴玉梅说出这最后一句话,全都瞪大了眼睛。

    “我在于茉的药里面,换了一颗,但是……我也后悔过,我想要把药丢掉的,可是谁知道,于茉就那么快的把药给吃了,我……我也没想到的……”

    吴玉梅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替自己狡辩,想要把自己在关键时刻洗白,或者说,再给自己留一线余地,不过,很显然已经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