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星际大头条 第460章 音调
    忠诚,服从,好用……自有文字记载以来,人类对于同类,永远都离不开这几点要求。

    而身份地位越高,对这几点的要求就越加严格和迫切。为此,人类制定了无数的律法,想通过文明的手段,以及挂在嘴边的“爱”,来达到这个目的。

    但,结果总是不尽如人意。

    即便有些人成功了,但却不代表能永远成功,因为那些个体,随时都有可能会醒过来。而自从工业文明出现以后,人类就慢慢养成了一种习惯,机器全方位地代替人力,流水线产品大量出现,简而言之就是——复制,更深一层的解释就是,创造性的复制。

    然后基因技术和源技术的飞跃发展,那些曾经只存在想象中,觉得不可能实现的事,也逐渐变成了可能。比如上面所说的那几点,以及,无数人的终极目标——永生。

    这就是无垠和轮回带来的改变,也是它的真正利益和罪恶。

    得到更多更强的奴隶,同时还得到他们百分百的忠诚和服从,以及他们源源不断的生命能量。

    谁不想要?!

    因为地铁怪物新闻的爆发,无垠和轮回才被点了出来,并且还不是从官方口中出来的,而是出自一些野媒之口,然后也没有任何官方机构,对此作出明确的回应和解释,所以大众也就看个新鲜,讨论个热闹。

    所以眼下,绝大部分的人,特别是那些热衷参与讨论的围观者,实际上,都不了解无垠和轮回的本质,他们都是将这当成一种新型的毒品,或是有神奇作用的基因药剂之类的东西。

    而那些从不参与讨论,也从不露面,只默默关注这件事的人,有一部分,他们对此是心里有底的。还有一部分,则是在地铁怪物新闻出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在等着看了,看无垠和轮回的效果。

    虽然这件事因为意外,没有达到策划者的最终目的,不过无垠的作用却是体现出来了。

    从那群魁兽突然出现在市区,突然制造数起凶杀案,然后相互间怎么配合躲开军警和安保人员的追捕。再到它们进入地铁后,它们所有的动作,包括听从指挥的状态,包括面对死亡时,那种完全无惧和毫不迟疑的反应等等,全都被秘密记录下来,连同之前它们诞生的整个过程,一起被传到了相关人员的手中。

    这就是魁兽,保留智商的同时,还能变得更强并完全忠诚于魁首,在给魁首贡献生命能量之后,还可以毫不犹豫地为魁首献出生命,而你,我尊贵的客人,你想成为魁首吗?想立在这残酷的法则之上吗?想获得永生吗?

    玫瑰夫人用路易在人偶团那边的一个身份代码,打开人偶团的对外交易网,随即就看到已经有人下订单了,而且订单量,比之前预估的还要多。

    但客人的身份是保密的,即便她用路易的这个身份登录进去,也无法查看到客人的真实身份。她知道路易还有更高的权限,只是她目前还拿不到。

    玫瑰夫人看着那上面的订单量在不停地涨,她唇边不自觉地露出嘲讽的笑。

    大众还在沉迷于狂欢,浑然不知,在某些人眼里,他们已经变成了一茬又一茬的韭菜。

    生而有用……

    玫瑰夫人有些厌恶地关了网页,再看一眼科沃源学院那边的情况,提示点那里依旧是一片死寂,消息的更新,停留于林伊他们进入会议厅之前。

    实际上,科沃魁首和她从来就没有任何联系,他们虽然同是人偶团成员,但却从属不同的两派。她会知道科沃魁首的情况,是因为她私下用了路易的身份。路易和科沃魁首,表面上也同样没有什么交往,但只要是和白塔有关的事,他都暗中监控着。实际上对方对他也同样如此,只是显然,路易更胜一筹。

    科沃魁首进去会议厅之前,往亚诺那发送了个新消息,是一个时长提示,以及制造混乱四个字。

    什么意思呢?

    科沃会议厅内的情况是不对外开放的,她如果强行潜入,就会马上被追踪到。这个时候,魁首也不可能再向外传递消息。

    玫瑰夫人看着时间,从他们进去会议厅到现在,就快要接近那个时长了。

    此时的会议厅内,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

    玫瑰夫人思忖了片刻,再看一眼时间,然后决定试一试。

    ……

    会议厅内,所有被点到名字的人,他们面上的表情,各不相同。

    格林副院长面沉如水,但并没有失态;汨罗先是震惊,然后面露怒容;梅道和梅理同样震惊,梅理差点要当场跳起来,被梅道及时按住;和他们相比,埃菲尔要从容许多,虽也有差异,不过倒也不见惊慌;至于许罡,则是完全愣住了,似乎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每一个名字出现后,紧跟着就出现一个百分比的数字,那是代表此人对于那份秘钥表现出来的熟悉程度。

    埃菲尔的数据是最高的,紧跟着是格林副院长,汨罗,梅道,梅理三人则不相上下,许罡排在最末。

    而这些,阿元和科沃这边,各自分析出来的数据,基本无差。

    这就不能指阿元数据作假。

    现场依旧是一片沉默,格林副院长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面无表情地地开口:“我愿意接受学校的一切审查。”

    却不等乌慈表态,埃菲尔就看向林伊,开口道:“在学校就此事做出决定之前,林同学,我有个请求。”

    林伊:“请说。”

    埃菲尔:“你能不能再念一次刚刚的那份秘钥,不用出示,只念出它的音就行,或者让阿元将录音放出来也可以。”

    林伊看了他一眼,便朝阿元点头。

    阿元遂照办,很怪异的几个音符,单听的话,根本听不出什么意思来的。

    但是埃菲尔听完后,眼里露出恍悟之色:“原来如此。”

    他说着,几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类似口琴一样的乐器,吹了一小段曲子,然后就看向汨罗和梅道梅理他们:“听出来了吗?”

    汨罗微怔,梅理忽然就有些激动的开口:“听出来了,刚刚那个秘钥的音符声,和副会长这首曲子的前调很像!难怪呢,难怪我们几个都会有反应,这曲子副会长常在我们面前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