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星际大头条 第138章 又超出计算范围
    同时段,奥德利的玫瑰古堡里,也在放着三江源学院的这场新生比赛直播。

    玫瑰夫人给路易倒了杯红酒,然后坐到他身边:“那小丫头挺能唬人的,不过她的运气是真不错。”

    路易轻轻摇着手里的酒杯,没说话,深邃的蓝眼睛一直看着光幕里的那张脸。

    玫瑰夫人拿起自己那杯红酒,一边品,一边接着道:“艾伦要是将手里的六芒星放下,即便是三个叠加的源能场干扰,也拦不住他。还真是个傻孩子,六芒星上的源纹,加重了源能场作用在他身上的能量,他拿着六芒星,当时承受的影响,应该是别人的两倍。”

    路易这才开口:“你以为她是运气好?”

    玫瑰夫人懒懒地瞟了他一眼:“嗯,难道不是?”

    “她是算准了艾伦不会放下六芒星,所以,她早就将六芒星计算在内了。”路易笑了笑,和她碰了一下杯子,“她的心态,不知比艾伦高出几个层次,艾伦是少年心性,这种场合,脸面比天大。每个代表队的源纹锁台,都是握在队长手里的,当时林伊身上带着综合系的源纹锁台,所以艾伦无论如何,都不会将六芒星交给队员。既然一开始不交付出去,中途就更不可能扔下。而且,最主要的是,时间很短,仅仅六十秒,她是连犹豫的机会都没有留给艾伦。”

    玫瑰夫人轻轻晃着酒杯,微微眯着眼看着路易:“你对一个小丫头这么感兴趣,这么了解,我还真有点不高兴了呢。”

    路易从光幕上收回目光,看了她一眼,将杯子里的红酒一口喝了,然后放下酒杯,侧身靠在沙发上,一手支着头,一手伸出去,轻轻抚摸她的长发:“她和你很像。”

    玫瑰夫人微顿,随后轻轻笑了起来:“是吗?哪一点?”

    路易的手顺着她的头发往下抚,落在她胸脯上,伸出食指,轻轻点了点她的心口:“不羁,不屑,高傲,目空一切,假热情,真冷漠。”

    玫瑰夫人看了他一会,才道:“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

    路易见她衣领前的缎带松了,便替她仔细系好,带有磁性的嗓音低声轻语:“她很适合你,相信我,你会喜欢的。”

    ……

    第一轮的成绩已经公布,生物系源能一1分,源能组1分;机械系源能一1650分,源能组1650分;艺术系源能一1500分,源能组1500分;综合系源能一250分,源能组未知。

    分数出来后,生物系的全体师生,总算觉得扳回了颜面,于是一个个使出吃奶的力气鼓掌,同时嗷嗷叫着:“看看看看,什么叫实力!这才是实力!”

    “生物系才是最强的!最强的!”

    “队长加油,将他们一路碾压!”

    “哈哈哈,综合系都什么玩意啊,整个二百五!”

    “刚刚是谁说综合系赢了的?”

    “综合系的会长,别忘了接下来给我们当拉拉队啊!”

    ……

    这分数,确实有点丢脸,才刚刚尝到点甜味,激发出热情的综合系,立马被浇了一头冷水,虽然面上强撑着一副我们不在乎的样子,但心里已经在打鼓了。

    林队长,你到底行不行啊!

    整出这个分数,我们怎么帮你加油啊。

    张浩站起身喊道:“谁说我们综合系输了,没看到‘未知’两字吗,哪个不认得字的,出来哥哥教你!”

    张浩发飙的时候,已经有人发问了,无论是现场的,还是在线上围观的,都对‘未知’这两字表示不解。因为之前,从未出过这种情况。

    如果对系统的计算程序有所了解的人,此时就会知道,被系统判定为‘未知’,往往意味着,这个组合不在人工智能系统的计算范围内,其实这也就等于,提前判定了组合失败。只是因为比赛还未结束,人工智能是严格按照比赛规则来计算的,比赛结束之前,是不会给出最终结果。

    其实现场的几位教授,也对这个分数感到意外,不是意外于系统的判断,而是意外于林伊究竟是怎么设计的?

    那个锁链源纹锁台,有很多种组合设计,但她选择的这块源石,不在任何一组设计范围内。难道是破罐子破摔,胡来的?

    主席台上,陈副院长看了肖院长一眼:“您怎么看?”

    肖院长道:“咱们耐心看下去嘛,说不定她真的做出一套全新的设计。”

    陈副院长道:“超出了人工智能的计算范围,意味着什么,是颠覆了以往的所有源能组合设计。她一个新生,怎么可能!”

    那可是新派系的开创者。

    肖院长笑呵呵地道:“她刚刚说,给学校贡献了教科书级别的现场实操,这话陈副院认可吗?”

    陈副院长沉默了许久,都没有开口否认。

    刚刚那三套源能场的叠加设计,确实衬得上是教科书级别的现场实操,但是这话,被她自个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说出来,实在是……明明想夸她的话都已经在喉咙上了,又不得不咽下去。

    肖院长依旧笑着道:“那个视屏要好好剪接出来,以后就归入学校的教案,她的设计和操作确实是比我们之前的教案,更加简洁易懂。”

    陈副院长轻轻吁了口气,才道:“她那性子,得好好磨磨才行。”

    肖院长顿了顿,又露出一脸便秘的表情:“这不是一直在磨着她呢,只是,我总觉得,最后还是被她弄得反过来,别人全让她给折磨了。”

    陈副院长:“……”

    这或许是第一次,在同一个问题上,陈副院长打从心里认同肖院长的意思。

    现场的记者们,已经就那个“未知”,联系之前的入学考试,做起了文章。

    ……

    休息十分钟后,各个院系的代表们开始第二轮比赛。

    之前的台阶经过分解,组合,变成了迷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