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星际大头条 第248章 自杀式的自证
    不到一天时间,这件事就在网上传开了,当然,关注的基本都是圈子里的人。其实最终结果还未确定,但这对涉嫌一方而言,已经足够致命。

    对绝大部分围观者而言,涉嫌就已经算是定罪了。更何况,涉嫌抄袭的人是一名基因失败者,被抄袭的人虽不是超级基因,但也不是基因失败者,是普通基因中的优等生,而且还是机械系的二年级生。

    再加上,韩冬特意传出的那番话,很快就被机械系的同学给放到了网上。

    并且接着就有人将韩冬的这两年的成绩,以及他的学习生活,还有同学对他的评价等都贴了出来。很快,大家便知道这是一个勤奋、低调、内向的好学生。

    而蓝月,由于新生大赛的事,让很多人认识了她。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更多人也为此愤愤不平,为什么就是她,凭什么是她。很快,蓝日之前下跪一事又被人提起,虽然视频没有了,私自留下来的视频也无法上传,但文字的描述是无法阻止的。

    于是,大家对蓝月的印象也很快形成,她果然是个无耻的抄袭者,她果然没有任何能力,她果然是凭运气考进学校,凭着运气被选为新生代表,凭着运气得到了那么多不应属于她的东西还嫌不够,还不知足,居然开始抄袭起来,果然基因失败者就是带着劣根性……

    在源师这个圈子,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创新能力,很多人或许对源能的感应力很强,学习能力也不错,但在学习的过程中,他们的思维也在不知不觉间,被前人留下的源纹限制住。此后他们做出的设计,都绕不开固定的思维,无法在现有的基础上有所突破,形成属于自己的风格,更做不到设计上的创新。

    也正因为此,每当一个有点新意的源纹作品被设计出来,并被证实有实际的作用,或者是像现在这样,在某个有权威的设计大赛里入围了甚至是获了奖,那设计者可以说就被盖上了前途无量的戳。

    所以,基因失败者和前途无量,有个毛关系?

    他们从一出生,就已经被判定了这一生,从根上都将是失败的,还谈什么前途。

    啊,至于林伊,那估计是个怪胎,不在讨论范围内,大家选择性忽略了。

    网上的批评和讨伐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即便是在线下,综合系的学生对蓝月,虽没有当面辱骂,但看她的眼神,多多少少也都带着几分嘲讽和鄙视。

    设计作品是创作者的心血,更何况,像源纹这种特殊性的东西,它要求的不仅仅是感应能力,还要求对源能的认识,有一套自己的思维逻辑。一个有新意的作品,往往是蕴含了创作者数年的心血,甚至有可能会成为自己这一生的代表作,并奠基以后所有作品。

    所以,抄袭是重罪,是每个创作者都无比痛恨的事。

    从事情被爆出来的当天,蓝月很快就被系里叫过去问询,接着院办公室也将她叫了过去。只是如阿元所说,蓝月的自辨,找不到足够的证据来支撑。后来她拿出之前练习时留下的一些草稿,以及刻坏的源石,证明她的设计真的就是来自她的想法。

    但这些东西,也并不是有力的自证证据,严格来说,这只能证明她的作品有她的一些想法在,却并不能排除,她有部分抄袭的可能,并且,抄袭的部分,正好是最核心的能量关系设计。

    而且,听说韩冬那边也提供了一份自己的草稿,和练习使用的源石,这对蓝月而言,是非常不利的。

    只不过,因为综合系的薛主任强烈要求,不能冤枉了自己的学生,必须谨慎再谨慎。于是校方和评审团多次沟通后,评审团略微做了让步,这件事先不定性,但也不撤除蓝月的嫌疑,当然也依旧是没有入围资格。

    一切,待查清楚后,再论。

    薛主任在想方设法,逼着学校给蓝月拖时间,但如果蓝月不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这件事拖得越久,对她越不利。实际上,仅仅就这么几天时间,除了她身边的人,还有谁相信她是清白的?

    已经四天了,事情没有什么好的进展,又一天的课结束后,蓝月习惯性地来到综合系的办公别墅这里。这个点了,里面没人,她也就没有进去,就只是有些呆呆坐在外面的台阶上。

    韩冬的那个作品,还是没有将源纹的三维设计图公开,据说评审团那边在学校的要求下,重新审核,学校也安排了几位非综合系的教授参与审核。薛主任说,如果只是撞车,评审团会还她一个清白的,到时她的作品还是能被重新选入围。

    但是,如果不是撞车,抄袭的人是韩冬的话,怎么办?

    薛主任沉默了许久,才道,如果她坚持这个说法,并又拿不出确实的证据,那她很可能会被韩冬控告她侵害名誉权,到那时,才是真正最坏的情况。

    罪名一旦成立,学校就不可能再留她了。

    但如果,评审团的二次审核,万一结果还是不变,那她只要公开认个错,系里就能帮她兜下这件事。未来几年,她再努力争取多拿学分,毕业的时候,系里会争取将她这件事放入保密档案中。外面的公司一般能看到的,都是学生的公开档案,保密档案,除非特殊情况,比如身居要职了,才会被要求查阅。

    蓝月一个人怔怔地想了一会,将两个选择放在一起,反复比较,可是只要想到“公开道歉”这四个字,她的心就像被火烧着一样。

    她把胳膊放在膝盖上,低下头,用力地擦了擦眼睛。

    手环上传来蓝日联系她的信号,她没有接,只是看着那个信号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

    直到天快黑时,她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发什么呆?”

    蓝月微惊,转头,看到林伊从别墅里走出来,一副刚运动完的样子,手里拿着一瓶水。

    直到林伊走到她身边后,蓝月才有些嗫嗫地开口“队长,你在啊……”

    林伊看她眼圈红红的,一副蔫了吧唧的样子,没说什么,在她旁边坐下:“吃饭了吗?”

    蓝月摇头,林伊让阿元定两份饭,让餐厅送过来。

    蓝月:“队长,你订一份就行,我不想吃。”

    林伊没搭理她的话,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水后,才又问:“你的事,学校和系主任都找过你了吧,怎么说的?”

    蓝月便将薛主任的话大致复述了一遍。

    林伊把水放在一边,两手撑在身后,看着天空:“那你做出选择了吗?”

    蓝月低头,久久不出声。

    林伊道:“你若是被韩冬控告,两项罪名要是都定下的话,学校肯定是不会再保你,恐怕到时,连蓝日也会受影响,这个世界的规矩很大啊。”

    蓝月抬起脸,表情有些茫然,还有些惊惧,好一会,她才开口:“队长,是让我选择到时认错道歉吗?”

    林伊没有开口,因为小飞行器将她定的晚餐送过来了。

    林伊将盒饭递给蓝月:“先吃饭吧。”

    蓝月默默接过饭盒,却没有打开,只是拿在手里。林伊这几天的运动量很大,胃口很不错,风卷残云的,才片刻,那一大盒饭就见底了。蓝月看得有点呆住,然后默默将自己那份没动过的盒饭递给林伊:“队长,你还要吗?”

    林伊摇头,将剩下的半瓶水喝完后,才开口:“所以你也不想道歉?”

    蓝月握着那盒饭,慢慢垂下眼:“要是这样不会连累哥哥,我……我会道歉的!”

    林伊转头看她,很久,她一直没有抬起脸,林伊拿起空瓶子在她脑袋顶上轻轻敲了敲:“能咽得下这口气吗?”

    蓝月含着鼻音,低声道:“能,我能。”

    林伊将空瓶子在手里转了转,想了一会后,才道:“要是这种委屈都能受得住,那能不能接受,将自己对源能的所有认识,你对源能形成的思维逻辑,以及你的所有作品,不止是参赛的作品,而是以往的所有设计作品,它们的每一条源纹之间的关系,都解构出来,然后公开?”

    对源能有自己的思维逻辑,特别是对已经能设计出有新意作品的源生而言,是以后成为源师后,得以立足的根本,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有的源师,一辈子都无法形成自己的对源纹的真正认知,只是在重复前人的路罢了。

    所以,如果在还没有真正立足的时候,这些珍贵的东西才刚开始萌芽的时候,就全部解构出来公开,等于是将自己以后能立足的条件,无偿地贡献出去了。

    这个代价,论起来,是要比前面两个选择更大。

    蓝月久久不出声,似乎有些愣住。

    林伊道:“你好好考虑,道歉的话,只要能咽下那口气,其实也没什么,顶多就是损失了一次获奖的机会,但是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但要是将自己对源能这一套思维逻辑,都整理出来公开的话,你的核心技术,就等于白送人了。你以后的所有设计,如果依旧用这套逻辑,可能无法取得专利权,因为很可能别人已经在你之前,用这个核心技术做个相同的设计,甚至是比你更好的设计。”

    蓝月有些结结巴巴地问:“这个,什么……公开了,就能证明我是清白的吗?”

    林伊:“嗯,源能是相互作用的,形成源纹后,它们天然的关系就会改变。新的逻辑关系,就存在于你设计的每一条源纹里,它们都是可以相互证明,每一条源纹都是出自你的想法,出自你的逻辑,源纹,和创作者是一体的。”

    蓝月有些激动:“那我,我选择这个!”

    林伊挑眉:“那就去好好整理吧,写得详细一些。”

    蓝月呆了好一会,才硬着头皮,嚅嗫着道:“我,其实,不会……”

    林伊:“……”

    蓝月:“队长,我,我是……不知道怎么整理,我没,没没没有做过这个!”

    林伊:“……”

    看来今晚要熬夜了!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