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星际大头条 第267章 当年的事
    那对夫妇是“游人”,代号dl,工作过程中,主要对接人是他。算起来,他们“认识”有十年了,只是在那之前,他并没有见过他们。

    如果不是那次太空港突然临时管控,而他着急去追查一个很重要的人,但他要去的那个地方的飞船,所有船票都已售完,他又不能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找特殊渠道取票。正巧当时dl就在那个太空港上,并且他们手里正好有他需要的船票,太空港在管控的情况下,转让船票需要双方游客当面确认,所以他们才见面。

    其实那次在太空港,并不是dl的工作时间,夫妻俩是趁孩子在学校,出来过两人世界的,会在太空港碰到他是意外。而他那次的工作,也不在dl负责的范围内,所以那次其实是他们私下帮了他一个忙。

    只是他拿着dl的票离开太空港后,太空港就出事了,死了一百多人。他任务回来后马上过去查看死者名单,由于不知道dl的真名,便一个一个辨认死者的影像。没有找到那对夫妻,他松了口气,以为他们是逃过了一劫。

    而且太空港的事一过,正好也到了dl的退休年限,照正常流程,他换了新的“游人”。

    dl的事就过去了。

    没想到……

    这枚胸针,当时因为看到那位太太感兴趣,而且这小玩意只是他随手弄的,也不算违禁品,于是便送给他们。

    阎旭将胸针重新别回林伊的衣服上。

    他们当时应该是在太空港出事前,上了那艘观光飞船,结果同样遭遇了意外。如果不是把票给他,夫妻两照着原定计划出游,应该就能平安回去,顺利退休。

    只是一次私下帮忙,结果居然就出这种意外,而他直到现在才知道。

    “游人”是政府特意从普通人当中挑选出来的,符合条件的工作者,一般来说,是负责各地间谍和上线之间的对接。他们的工作不会直面危险,也不会接触到太多的秘密,根据身体的情况,工作年限一般是十年到四十年这个范围。

    游人顺利退休后,要么拿一笔丰厚的报酬,要么获得额外的社会地位和保障,也可以两方面都获取一点,主要看入职的时候合约怎么签。而如果在工作中不幸身故,那么这些报酬就由他的家人继承,若是有未成年的孩子,一般来说,这个孩子以后的人生,会额外得到一定的保障。

    只是,当时他查林伊的档案时,并未发现她有这方面的保障。当时她父母被定为是意外身亡,她得到也只是保险公司和政府的常规赔款,为什么会没有?即便他们不是在工作过程中牺牲,也不可能一点额外的赔偿都没有,不可能是疏漏。

    阎旭将衣服交给阿元,站起身,走到另外一边,调出dl和林伊的所有档案。

    原来如此……

    不是没有补偿,而是阴差阳错,dl给林伊准备的那份保障没能被激活,所以没有人知道。

    dl给女儿留下的,并不是大额的赔偿金,而是一条基本可以保障她一生顺遂平安的路,只是,这条路需要她参加大学考试的那一刻,才会被激活。因为即便是死,游人的身份也不能公开,这一方面也是为保护其家人。所以无论是大笔的赔偿金,还是额外的保障,都会以别的形式交到继承者手中。

    dl死的时候,林伊还未成年,照她的正常轨迹,两年半后她会参加大学考试,届时,她的这份保障便会被激活。无论她的考试成绩如何,她都能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在大学里,她会得到老师一些特别的照顾,毕业后,她也能顺利得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即便以后她基因病发作,购买特效药时,报销的额度也会比一般人高。

    林父可以说什么都为林伊安排好了,甚至还特意给她留了阿元,保证她的日常安全。却没料到,林伊最后没有去考大学,而是去考了三江源学院。

    三江源学院,因其特殊性,不在大学统计范围内,于是完美地避开了激活条件。

    十分钟后,林伊从训练舱内出来,阎旭关掉她的档案,然后抬起眼,看过去。

    她运动后的样子,看起来很健康,唇边带着笑,眉眼飞扬,好像没有一丝忧愁,无比的美好。

    照规定,他不能告诉她这些事,但dl的死,他是有责任的。

    不知为何,林伊觉得此时的阎旭,看起来和刚刚有些不一样。他站得有点远,身姿还是那么笔挺,但是却给人一种似忽然间背负上了什么一般。

    林伊走过去:“怎么了?”

    阎旭也朝她过去:“没事,我给你定好方案了,过来吧。”

    阎旭只是扫了训练舱上的记录一样,再又转过脸打量她,眼神隐约带着几分复杂,这个孩子,不太好管,他说什么,她也不一定会听。

    林伊:“干嘛这么看着我?不是说有方案了吗?”

    阎旭收回目光,顿了顿,才道:“学格斗术很苦很累,你如果只是为了参加节目的大赛,实在没必要。你若想要名气地位,要众人的崇拜,依你在源能上的天赋,也足够获得你想要的东西。”

    林伊微微挑眉:“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忽然说这些,不过……阎指导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阎旭顿了顿,声音不自觉地放柔了几分:“你想要什么?”

    林伊有些奇怪地打量了他一眼:“阎指导,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您这话问得我都要怀疑,是不是我说出什么来,你就能送到我面前。”

    阎旭沉默了一会,才道:“你可以试试。”

    林伊顿了顿,然后道:“你有些奇怪,你可不像是爱开玩笑的人,我能理解这是承诺吗?出什么事了?让你……忽然要送了这么一份——”林伊想了想,然后道,“大礼!”

    阎旭移开眼睛:“你想多了,上来吧,我大概知道你的情况,你以前学的那些招数都不到位,全部重新学。”

    他说着就轻轻一跃,上了格斗场。

    林伊招呼阿元过来,低声问:“刚刚他在外面,跟你说了什么了吗?”

    阿元:“没有,只是看了先生留给您的那枚胸针,并拿起来拆了,随后又组合回去。”

    林伊:“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