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星际大头条 第297章 审问
    当天,陈建和林诗雅姐妹俩全由阎旭这边的人接手,转移地点,进行审讯。wwΔw.『ksnhu『.la

    而医院这边,那些“医患”突袭医院科室,制造混乱的事,很快就被查出和陈建有关。加上陈建私藏枪械,还直接射杀患者,因此对陈建的审讯力度进行加强。不到三个小时,陈建的心理防线被击破,承认了他是人偶团的下游成员,并将“无垠”的事交待出来。

    但即便他是人偶团的下游成员,对人偶团的事知道的也不多,无垠走的是医院的哪个渠道他并不清楚,将无垠交给他的人从未露过面,只是单线给他下发消息,他照着指示找过去,无垠就已经在医院的药房里了。

    给林诗画使用无垠,就是他接到的命令,原本他是打算直接给林诗画使用无垠的。但由于林诗雅对林诗画看得紧,特别是用药治疗等事,林诗雅必须亲自确认后,才允许医院进行治疗。加上无垠的使用过程,是需要使用者进行一系列的配合,而林诗画自五年前健康稳定后,就不再使用药物了,只是每个月进行常规检查。

    所以,陈建要完成这个任务,只能先说服林诗雅,得到她的支持后,才能顺利进行。

    一个月前,陈建便将无垠的事告诉了林诗雅,说词差不多就是林诗画告诉林伊的那一套。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希望了,只是林诗雅无法确定陈建说的是真是假,所以先将林诗画往年的所有资料调取出来,一边让陈建进行学术上的分析,一边去请教羊教授。

    只是陈建没想到的是,在那个过程中,林诗雅居然偷了无垠,并直接用在了自己身上。

    一直到今天,林诗雅应该是确认无垠确实对个人实力,以及对基因品级有所提升,并且没有任何她所担忧的副作用,所以找陈建摊牌,并要求他给林诗画提供无垠。陈建这才知道,他手里的无垠已经被林诗雅掉包了,于是大怒,当然不可能答应林诗雅这样的要求。

    林诗雅随即威胁陈建,如果他不想办法给林诗画弄到无垠,她就将这件事公开。她猜到无垠肯定是陈建用非法手段获得的,而且之前会答应免费给林诗画使用,背后肯定另有文章。

    陈建一怒之下,起了杀心,偷袭了林诗雅,然后马上去找林诗画。

    这种种事件交代下来,陈建的罪行绝对是不轻了,而且既然确定他是人偶团的成员,又涉及了无垠,阎旭肯定是想通过他钓出更多人。

    至于林诗雅那边交代,和陈建差不多,她承认自己用了无垠,也承认威胁了陈建。

    但仅凭这两点,并不代表她和人偶团有关系,甚至无法就这两点定她的罪,就连审讯也不能使用别的手段,只能进行常规的问询和查证。而且更麻烦的是,她是三江源学院的学生,费教授今天也正好在医院,并且费教授听闻消息后,马上就找了过来。

    林诗雅是费教授的学生,又是他的助理,而且还是他从小资助的对象。

    于是在林诗雅这里,阎旭处处掣肘,加上林诗雅的心里防线非常坚固,本身又是超级基因,若不使用手段,根本撬不开她的嘴。

    眼下,只能从林诗画那找到林诗雅的突破口,但林诗画记住了林诗雅交代她的那句话,无论别人问什么,她都坚持一问三不知。

    天快黑的时候,一名叫王俊的警员走到阎旭身边,有些无奈地道:“阎,这两姑娘死活不愿开口,林诗雅身上虽然有疑点,但没有证据,费教授又在外面守着,并且已经申请了保释。再过几个小时,要是还问不出什么来,就只能放她们回去,移交警法部门,走常规流程,到时咱们就不好插手了。”

    阎旭站在一个球星屏幕面前,屏幕上显示的是钧星上某个高科技基地的地图,上面无数条线看得人眼晕。王俊说话时,阎旭关掉那个地图,打开林诗雅和林诗画的所有资料。

    从陈建和林诗雅的交待来看,他直觉林诗雅肯定是隐瞒了重要的事,特别是林诗画什么都不说,更是加强了他的怀疑。

    以林诗雅那样缜密的心思,特别是在林诗画的事情上,她几乎什么事都要确保万无一失,才会做决定。现在她是林诗画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的依靠,如果她不清楚无垠究竟是什么,怎么敢往自己身上用。

    她说要确认无垠的安全性应该不假,但她对无垠的了解,肯定不仅仅是从陈建那里获得。林诗雅在这件事上,知道的可能比陈建还要多,甚至有可能林诗雅也是人偶团的成员,并且在里面的地位比陈建还要高。

    只是她对林诗画的关心,使得这件事出了意外,让本来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了,也因此令陈建的身份暴露。

    医院那边正在进行一系列的排查,但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如果不能尽快从林诗雅这边拿到有用消息,人偶团可能会在他们查到之前,就转移医院的渠道,并销毁所有蛛丝马迹。

    阎旭:“她们还没吃晚饭吧?”

    王俊:“刚刚给送进去了,但都不吃,林诗画到现在连一口水都没喝呢。听说她身体本来就不好,我都有点担心,她要是在这出了什么问题,可就麻烦了。”

    ……

    阎旭走进去的时候,林诗画正趴在桌上,旁边的饭菜果真一点都没动。

    听到动静,林诗画慢慢抬起脸,有些戒备地看着阎旭,依旧一言不发。

    阎旭一看她这表情,就知道这姑娘还是什么都不会说。他刚刚查阅了林诗画的档案,一个刚出生没多久,就开始和命运做抗争的孩子,那么多年在鬼门关前挣扎,然后坚持长大的孩子,肯定不会像外表看起来这么柔弱。

    阎旭将手里的果汁递过去:“自动售卖机里买的,没加别的东西,喝吧,一会就让你走。”

    林诗画有些怔怔地看着递到自己的跟前的果汁,和之前林伊给她的那瓶一样,只是因为当时情况混乱,她将那瓶果汁落在医院里了。

    见她不接,阎旭便将果汁放在她桌上:“你什么都不说,其实帮不了你姐姐。”

    林诗画伸手,将那瓶果汁拿在手里,垂着眼睛问:“我们什么时候能走?”

    “费教授在办手续,十分钟后吧。”阎旭的声音很温和,低沉的声线听起来甚至有一种得到安抚的感觉,“陈建说的那种药,你知道吗?”

    林诗画没有反应,阎旭沉默了一会,才又道:“那种药,你姐姐用在自己身上了,是为了给你试药。”

    林诗画还是垂着脑袋,这些事,刚刚过来询问她的人,就已经对她说过了。

    “陈建为了那份药,差点杀人,你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吗?那本不该是你姐姐用的,这使得陈建的身份暴露,打乱了他们的计划。”阎旭将陈建的供词打开,投射到林诗画前面的桌面上,接着道,“从这里出去后,你觉得你姐姐的安全能得到保证吗?还有那份药,并不是没有副作用,它后果是你们承担不起,你还要继续保持沉默吗?”

    林诗画还是垂着脑袋,一动不动,但眼睛已经落到前面的桌上,只是她依旧一声不吭。

    片刻后,阎旭叹了口气:“费教授的手续办好了,走吧,我送你出去。”

    他说着就转身,只是刚走到门口那,林诗画就开口了,声音很低:“林伊也在这吗?请你让她过来,我只跟她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