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星际大头条 第299章 五重基因锁
    所有开创性的事,第一步和最后一步,都是最艰难的,也是存在最多变数的。

    肖院长用了半个世纪的时间,花了无数心血,才总算迈出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步,撬动了这个基因锁,实质性地开启了第一重的基因解码。

    研究所里那些志愿者的基因解码,基本上都很顺利,他们只需要进行一到两重的基因解码,就可以停止因“基因病”发作带来的痛苦,进而解除“基因病”的伤害,后续只需配合常规的治疗和针对性的锻炼,就能逐渐恢复健康。没有意外的话,他们的寿命也会因此而延长。

    虽然基因解码后,他们可以作为容器体的这个特性,并未改变,但将他们作为容器体的成本,根据个体的不同,比以前增加了三到六倍。

    并且根据推算,即便是未成年人,基因解码后的效果,应该也在这个范围内。

    这对人偶团来说,无疑是一个有效的打击。而对于那些未成年的“基因病患者”而言,也是增添了一道有效的保护。

    研究所里的所有成员都极为振奋和亢奋,这是一项真正改变人类命运的事,他们潜心研究多年,跨越了数不清的困难,如今终于见到了曙光。

    现在已经有一部分志愿者,顺利完成了第一重的基因解码,然后再需半年的观察,确定这些志愿者的身体状态稳定后。基因解码第一重和第二重的源能液,便可以去申请正规手续,待手续一下来,就可以给符合条件的“基因病患者”进行基因解码了。

    但,林伊和那些志愿者的情况都不一样,从第一次给她做基因解码前,肖院长就已经推测出来,她身上至少有四重基因锁。基因锁越多,基因解码的危险就越大,对身体素质的要求也就越高。

    不过,如果顺利解开基因锁,并且越早解开,身体素质得到的改善就越加明显。

    痛苦是会传承的,即便你无知无觉,但是基因都知道,并一代一代地记录下来,然后那些基因开始进化。

    这就是为什么说基因病不是病,那其实是这一类人的基因在进化的过程中,遇到了阻碍。阻碍堵住了进化产生的能量,随着时间的推移,能量越聚越多,最终身体无法承受,于是“病症”爆发,如果还没有解决之道,那生命自然就不可避免地快速消逝。

    所以,人们在不了解的情况下,自然而然就将这种情况称为“基因病”。

    林伊第一次基因解码后,这段时间经过针对性的锻炼,身体素质得到提升的情况已经稳定。然后第二次全面检查结果出来,肖院长终于确定,林伊身上不止四重基因锁,而是五重。

    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解开第一重基因锁的危险性,可以说都在可控范围内,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肖院长和他的团队都可以预料,也有对应的办法。但是从第二重开始,可能有20%的危险情况,会超出预料。第三重的危险,则是第二重的两倍,至于第五重,其危险程度,目前还算不出来。

    并且每往上一重,基因解码需要的源能,就越加珍贵,不仅珍贵,而且稀少。可以说,即便第五重的危险最后能得到掌控,也不一定能找到符合的源能。

    而且……

    肖院将之前王振的检查结果,以及从人偶团那边截获回来的资料都调出来。

    林伊确实是难得的容器体,人偶团如果真用她作为容器,源能液经过她身体的培育和焠炼,最后得到的无垠和轮回,品质应该都是绝佳的。但只要她的基因锁顺利解开第四重,她的基因就有可能是无垠的克星,到时根据她的基因研制出来的解药,便可以阻断那条链。

    无垠,只要使用后,人体就会变成一个不停吞噬生命源能的,贪婪的怪兽,并且这个情况再不可逆,要么死,要么轮回的供应不能停。而不停地使用轮回,就算不去考虑经济和道德问题,这种无止境地吸收外来的生命源能,真的会让身体一直保持在巅峰状态?不会引发任何不良后果?肖院长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而且这种逆行之事,可怕的代价肯定已经隐藏在其中,只是他暂时还看不出来。

    这时,有研究员过来找肖院长,肖院长随即将所有打开的资料都关上,林伊的那份分析资料,他则直接销毁,并清楚所有痕迹。

    如果让人偶团知道,林伊的基因锁解码到第四重之后,就会威胁到他们的根基。到时人偶团,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在她第四重基因解码之前,杀了她的!

    ……

    林诗画道:“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剩下的,你去问姐姐吧。”

    林伊点头,站起身,想了想,又道:“我有个疑问,这事,为什么你只愿意对我说?”

    “因为你是基因病患者,然后你还是林帅。”林诗画看着林伊,眼神清澈,“你的存在,对我们这些一出生就被判定了命运的人来说,就像是希望一样,我从一开始就关注你了,我看过所有和你有关的事情。其实姐姐也一样,但她……自我小时候那件事后,她就不再相信任何人。”

    林伊:“难道连费教授也不相信?”

    林诗画:“姐姐对费教授是感激,如果没有费教授,姐姐恐怕进不了三江源学院,我这些年也得不到这么好的治疗。”

    林伊:“好吧,不过你将这些事告诉我的时候,外面那些人也都听到了。”

    林诗画:“我知道,但这不重要,姐姐的事,只要你参与进来就行。”

    “我参与进来?”林伊叹了口气,“妹子,这种事其实我管不了的。”

    林诗画认真地看着她:“不会,你要真不愿管,就不会过来了。”

    林伊:“我看起来,这么像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林诗画笑了,笑容里还是带着一丝腼腆:“我从三岁开始,就开始学着怎么去看人,每位和我交流过的人,我几乎都能知道,对方对我有没有善意。我遇到困难时,直觉会告诉我,我应该向谁求救最有效。”

    兴许是因为在婴幼儿的时候,被人伤害以至于差点丢了性命,最终基因受损,品阶下降,但却意外的,进化出了这种天然的直觉。就好像是自然界里,即便是最弱小的生物,也会有一套保命的本事。

    林伊:“那你怎么不会看陈医生?”

    林诗画垂下眼,表情有些难过:“今天之前,陈医生对我确实没有恶意,这么多年,我在医院治疗,陈医生都非常尽心。其实就是白天在医院里时,陈医生突然过来找我,也不是想要我的命……”

    “当然,他被你姐姐威胁了,所以要反过来拿你威胁你姐姐,都是能当机立断的厉害角儿啊。”林伊将那瓶果汁打开,放在她面前,“所以说,你姐姐可不像你这么好哄。”

    林诗画拿起果汁,小心地啜了一口,才又抬起眼:“如果是你去跟我姐姐交流的话,效果会比他们要好。”

    林诗画知道无垠的作用,是从林诗雅来不及销毁的资料那看到的,也知道林诗雅有秘密,有暗中联系的人,但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也可能她真的不想全部倒出来。总归要想查出那些事,还得林诗雅自己开口最方便。不过最重要的是,林诗画很确定,林诗雅真正看重的,只有她和费教授。

    赵星儿明天就能离开了,如果她真的也是人偶团的成员,林诗雅应该会知道。还有卫,如果赵星儿真的有问题,那么兴许能由此查出卫来。

    但是要怎么让林诗雅心甘情愿地开口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