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星际大头条 第300章 她不恨
    林伊出去后,不等阎旭开口,就先道:“林诗雅那边,还是我去?”

    “你先去跟她交流一下,要是她依旧不愿开口,再换人。”有了林诗画的供词,他们便可以多留林诗雅一段时间,阎旭说着,又看了看时间,“你明天还要参加设计大赛,九点之前,我会安排人送你回去。”

    嗯哼,对她的事情这么了解,这么上心,绝对不正常……

    林伊状若无事地打量着阎旭,那眼神,颇有种你点小心思,我都知道的意味。

    阎旭正要往下交代,但注意到她在看他,他本是没在意,只是当他移开目光后,还感觉到她在看他,于是又看回去,有些莫名:“怎么了?”

    林伊笑了笑:“没事,看在你……的份上,我就再辛苦一趟。”

    阎旭:“?”

    看着林伊进了林诗雅的房间后,阎旭这才问了阿元一句:“她最近的表现如何?”

    因为兼职教她格斗术,并且按阶段给她设计新的训练课程,但他实在没多少闲时间可以时时了解她的情况。加上她有时候说话真是非常的不靠谱,思维脱缰得可怕,于是便让阿元将她平日的训练表现等,都记成详细的表格,每隔几天发给他。

    阿元:“小姐各方面都很优秀,并且是稳步进步中,包括自恋。”

    阎旭不由看了阿元一眼,总觉得,这主人和机器人,都挺……与众不同的。

    ……

    林诗雅被单独关在房间里,已经超过九个小时了,但她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焦虑或是不耐烦的情绪,送进去的晚饭已经吃了,也喝了一些水,期间还要求上了两趟洗手间。

    看到林伊时,她似乎并不意外,并且打量了林伊一眼后,就开口:“从诗画那过来的。”

    不是问句,是肯定句。

    林伊在她面前坐下,胳膊搭在椅背上:“既然都猜到,正好省得我想开场白了。”

    “她比我聪明,我也了解她,所以无论她跟你说了什么,都不会让我陷入被动的境地。”林诗雅一脸平静地看着林伊,“所以,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这里没有你想要的答案。”

    她说的倒也没错,林诗画道出的那些事,并不能证明林诗雅和人偶团有关。现在费教授申请的保释依旧有效,如果照正常手续去查,不知要花多长的时间。甚至,也有可能就是姐妹俩打出的烟雾弹,最后什么都没能查出来,但却给医院那边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林伊:“其实……我谈不上什么失望不失望,我只是受你妹妹所托,过来看看你。九点之前我要回学校,明天是‘源界’设计大赛的决赛日,要现场颁奖的。”

    林诗雅:“……那你还来管这事?”

    林伊把胳膊从椅背上拿下来,放在桌上:“你们姐妹俩都太看得起我了,我实在是盛情难却,魅力这么大不是我的错。”

    林诗雅淡定地看着林伊,就这么看着你装。

    林伊没有一点不好意思:“林诗画认定了我能管,所以特意把我叫过来,你呢,虽然还什么都还没说呢,但你这意思听起来,和你妹妹也差不多。”

    林诗雅淡淡道:“我妹妹有些天真,而你,自我感觉太良好,所以都误会了。”

    林伊摊手:“好吧,反正来都来了,就随便聊聊如何。”

    林诗雅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林伊:“我看过你们的档案,有件事我瞒好奇,其实你妹妹的健康已经稳定,再修养些时日,身体也就和正常基因的人差不多了,你何必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一定要为她提升基因?”

    林诗雅:“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她有多优秀。”

    林伊嗯了一声,面上一本正经,但实际上憋着肚子里的话。

    林诗雅微微冷笑:“你既然看过我们的档案,应当知道我们经历过什么样的事。”

    林伊点头,慢慢收起眼底的戏谑,面上没有惋惜,也没有同情,没有一点多余的表情和情绪,只是平淡。

    兴许她这平静得宛若已然见过太多的神色,反倒引出林诗雅倾诉的*,于是她沉默了一会,接着开口,声音依旧是平静:“林氏食品害了那么多婴幼儿,最后林氏倒闭,我父亲入狱,被判两百八十年,我母亲自杀,大家拍手称快,都说他们是咎由自取,法律给予那些受害者公正。”

    “所以那时无论我有多害怕,我都很听话,他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他们对我的所有安排,我都不敢有半句不满。带着妹妹去教养中心的那年,我还不到六岁,妹妹刚满周岁。”

    “当时的我,一直以为,我们去了教养中心后,就是新的开始,没了父母,没了家,也还是有人会照顾我们,会有人保护我们。可我没想到,事情远没有结束,我父亲入狱,我母亲自杀,林家所有家产都收去用于赔偿受害者,但很多人觉得还不够,所以他们把恨对准了我和妹妹。”

    “那时我即便才六岁,但已经懂很多事了,他们不敢冒险害我,所以就朝我妹下手。”林诗雅冷漠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他们可真会挑,朝一个刚满周岁,话都说不清,对什么都还懵懂的婴儿下手,这样事成后,也能极大程度的保证自己的安全,是不是。”

    林诗雅暗暗咬着牙:“但谁能告诉我,一岁的孩子有什么罪?她还没出生时,林家就已经出事了,她甚至没有享过一天林家的福,她有什么罪?有什么罪要承受这样的不公!”

    林伊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后来那个主谋的人被抓到了,他说,他是个基因病患者,他经济拮据,所以只能选择林氏低端的婴幼儿食品。但他这么信任林氏,他的三个孩子,却都是因为吃了林氏的食品死的。他每天晚上,只要闭上眼,就都会看到他那三个孩子。他在媒体上放出他那几个孩子的照片,以及去世前的影像,博得无数大众的同情,于是媒体对林氏又是新一轮铺天盖地的讨伐。似乎所有人,都忘了,那当时我妹妹被他害得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管子,奄奄一息。”

    林诗雅像是在诉说别的人故事一般,语气一直很克制:“他在法庭上嚎啕大哭,所有人都说他情有可原,我害怕极了,我不敢恨,生怕自己说错一个字,我就会像爸爸一样被关起来,妹妹也活不下去了。所以那个时候,我没有去起诉他,妹妹最终被抢救回来,然后法律就只判了那个人十年。”

    “五年前,他就出狱了,我去看过他。他老了很多,但出狱后靠着当年林家的赔偿金,他过得很舒服。他老婆在他出狱的那一年就死了,他的基因病也发作了,但他马上又找了个年轻的女人跟他一起生活。”

    “坦白说,我不恨他,如媒体所说,他也受到了惩罚,所以我不恨。”林诗雅抬起眼,看着林伊,“我只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无论多邪恶的事,只要给出一个恰当的理由,就能行得通,这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法则。道德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人类设定出来的东西,所以它就跟人心一样漂浮不定。只要你会表达,你就能让大众站在你这一边,到时道德自然就会向你偏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