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剧透群(渡红尘〕〔诸天剧透群〕〔我不当传奇〕〔重生暖婚:君少的〕〔无敌神王〕〔带着红警闯无限〕〔傲娇爹地找上门〕〔相思入梦恨别离〕〔逐鹿轩辕〕〔重生九七当军嫂〕〔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逆天废柴〕〔绝色美女的极品保〕〔极品废少〕〔乡村最强小神医〕〔韩娱之崛起〕〔豪门大佬又被她渣〕〔超甜的她〕〔玄女幽冥〕〔神魂丹帝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是舰神 第一章 我有一座镇守府?
    炎炎夏日,原木围成的中型斗兽场里,狂暴的凶兽咆哮和利器破空声没有一刻稍停。

    如一座狂飙的重型大卡车,头顶三角的银色恐兽撞向前方的人影。

    人影像是被狂风吹起的树叶,以妙到毫巅的轻身法门翩飞而起。

    他飘身避过冲撞,手中剑器斩击,居然在空中浮现一道细芒,发出子弹撕裂空气的裂帛声,狠狠斩在恐兽一人高的头盾上。

    如此凌厉的攻击,却只划下一道浅浅白痕。

    伤害虽然几等于无,但恐兽却是惊怒大吼,粗壮四肢用力急刹,在坚实的黄泥地上犁出四道深沟。

    它艰难在围墙边刹住身形,仰天咆哮。

    兽咆声原始而蛮荒,一阵阵土黄色波纹随之从它口中溢散,波纹落入地面,立刻追着人影突刺出一丛丛一人高的岩石尖锥。

    目视着人影如抄水燕子般惊险避开如影逐形的岩突刺,露天看台之上,仅有的两个观众之一摇了摇头,满满是叹惋的口吻。

    “居然仅凭技巧和成年三角龙缠斗至此,简直是神乎其技!可惜,没有超凡力量在身,这一身武艺就像只有刀刃的长刀,根本没有发挥的空间。”

    “离弟是绝灵体,天生与一切超凡力量绝缘。”

    穿着低胸青衣、露出小片饱满雪肌的红发女子抓紧手中长鞭,有些心烦意乱,“他绝不会是你这样的舰娘要找的人。”

    “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年轻,兰因小姐,你和你母亲在山谷里捡到他的时候,他多大?”

    充满野性气质的兰因瞪起眼,冷笑,“查得很细嘛。”

    “这是我的工作,毕竟要防备他是潜伏的深渊之子,作为守护自然平衡的德鲁伊,你一定能理解这一点。”

    沉默降临在两人中间,只有斗兽场里的战斗越来越激烈,人影在三角龙的攻击下险象环生。

    纠结片刻,兰因不情不愿地开口。

    “三岁大。我们发现他时,他身边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有,到现在差不多十七年,不会有深渊之子平平淡淡潜伏这么长时间。”

    “有的,而且我提醒你,我们舰娘可以看破人心,”明明是夏日,一身黢黑皮衣的白发舰娘怕冷似的紧了紧披风,“可以请他上来了吗?”

    兰因眯眼盯着白发舰娘看了片刻,手中皮鞭猛地一甩。

    噼啪!

    一声脆响,充满生机的绿色光芒被甩出鞭稍,流星般透入下方三角龙的头颅。

    正狂暴践踏大地、震出一波波土浪的三角龙陡然僵住,晃了晃巨大的脑袋,打个响鼻,喷出湿热的白气,安静下来。

    和恐兽对战的男子也顿住身形,这才看清他是一个落拓潇洒的黑发青年,青年喘着粗气,拄剑疑惑看向露天看台。

    红发松松挽成辫子的火辣女性,是大他七岁的义姐兰因。

    在兰因身边,是穿着过膝黑丝袜和黑皮衣,系着披风的冷艳白发女子,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到有些病态的地步,属于典型西方人的长相。

    这样的女子,在大秦共和国蜀地的这个小城市可很少见。

    “姐,怎么了?”

    兰因扔了一个青色的果子下来,扬扬手里的几封信件,“提督学院的回信。”

    陆离伸手去接青果,脱力的手有些发抖,险些把果子掉在地上,旁边的三角龙小眼睛一缩,忙挪上前,眼巴巴盯着。

    瞥了眼这头三米高的巨兽,陆离抛了抛手中长圆形的橡果,扔到馋得快流口水的三角龙嘴边。

    恐兽低头一口咬住,咔吱咔吱的清脆吃果声随即响起。

    “憨货,就知道吃!”

    陆离没好气地拍了拍三角龙鼻上的短角,换来三角龙委屈哼唧一声。

    这三角龙是恐龙的一种,能长到十吨重。外表像是头巨大的银灰色犀牛,在额头上长了两根尖锐的长角,再加上脖子上巨大的头盾,一看就是头凶兽。

    不过别看它一副凶狠的样子,其实它是温驯的食草动物,食量还不大。恐龙这种介于温血和冷血之间的魔兽活动所需的能量极为巨大,但主要来源于吸收自然界中游离的元素,比如三角龙一般就以土元素为食。

    ‘连食草动物都打不过,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陆离心中一叹,手在三角龙短短鼻角上一按,借力腾起数米,稳稳落在兰因面前。

    兰因把信塞到陆离怀里,抢过陆离手中长剑,一脸心疼。

    “这把剑没用两回,又到处都是缺口了,还说是特种钢材铸造的。”

    三角龙躯体有土元素之力保护,最是坚固,自然不是普通钢铁能硬碰的。

    陆离耸耸肩,瞥了旁边文静抱着公文箱的女子一眼,先拆开手里的信。

    兰因窥觑着陆离神色,小心问道:“怎么样?”

    陆离抖抖信件,故作轻松道,“和前几次一样,全部都拒了,不过还是有好消息,我上一本侦探小说卖得不错,杂志社催着出新一集。”

    兰因眼神一暗,旋即柔声安慰道:“没事,再投其他学院就是了。就算提督学院都不收你,我们自己攒资源,也能建造出舰娘来。”

    旁边的白发舰娘板着脸插话,“陆离先生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按常理,能与钢铁记忆发生共鸣的人,初次建造必定能成功唤醒初始舰。陆先生三次建造初始舰,三次失败,这种情况有史以来未曾有过,港湾的好事者还称陆先生为”

    兰因担心地瞟了陆离一眼,怒视白发舰娘,“你是来这里找打的?”

    白发舰娘回答得一本正经,“我只是陈述事实,无意冒犯。”

    陆离拉住兰因手,不让她进一步发难,耸肩自嘲:“事实上,是七次,我自己攒钱又建造了四次。”

    “那说明你的确没有做提督的可能,”白发舰娘相当肯定地下了判断,朝陆离伸手,“你好,我是航母舰娘汉考克,任职于港湾中洲总部,少将衔,专程为你而来。”

    陆离和汉考克握了握手,看向她的公文箱。

    “对我这个的调查早就完结,更劳动不了港湾少将这么重要的人物,看来是和这个箱子有关?我能感觉到里面有东西在吸引我。”

    “相比于你的笃定,我倒是产生了相当的犹疑,这恐怕不是你能担负起来的责任...无论如何,请先让我为你介绍一下情况。”

    兰因把皮鞭绑在腰上,捋起袖子,一副精明的样子,“我们到房间里去谈。”

    …

    斗兽场的一间休息室里,三人围着圆桌落座。

    “…如我所言,港湾需要你放弃对夏岛的统治权,并配合我们解除夏岛的古老守护契约。当然,如果你不怕死非要统治那块土地,港湾也不会拒绝。”

    翘着腿的兰因有些发愣,感觉自己成了土包子,“你是说,陆离拥有一座上万平方公里的海岛,这座海岛还被魔法守护,抗拒除了他以外的主人?”

    汉考克十指交扣放在桌面,“严格说,是他拥有夏岛上的镇守府,因为那座镇守府才对附近的海域、群岛有唯一宣称权。”

    陆离饶有兴致道:“现在还有封建时代宣称权这种说法?这岛是在西洲吗?”

    当今世界人类疆域分为西中东三洲,东洲以阿美利加联邦为首,中洲以大秦共和国为龙头,而政体封建残留最多的就是西洲,那里有一大票王国。

    “那是相当、相当古老的契约力量,据考证,至少能上溯到五千年前的英雄时代。”

    陆离咋舌,居然能说到英雄时代那么远。

    那时人类勉强在舰娘的帮助下击退深渊势力,在大陆、岛屿上建立起星罗棋布的城邦,每座城邦都由强大的保护。从那时留存下来的契约,比人类的封建时代还要早,所谓的,在他统治的领土上有着神灵一样的威权,比什么分封建制的王公威风太多。

    “英雄时代过去了,现在是凡人的纪元,连都退位到。这种统治权,没有人类国度会承认吧?”

    “港湾承认就够了。”

    汉考克的回答虽然平淡,却是透露出强大的霸气。

    没错,港湾作为从万年前黑暗年代延续到现在的组织,收拢全世界的流浪舰娘。其底蕴之丰厚、实力之强大,是现在所有人类国度只能依靠,而不敢得罪的恐怖存在。

    听到汉考克的保证,陆离不由有些心旌神驰。

    只要答应下来,就能成为统治百万顷土地和波涛的王者,这种诱惑,不是谁轻易能禁受住的。

    相比起陆离,兰因更看重放弃统治权的补偿。

    “我们陆离放弃这么大一份权利,还配合你们解除守护魔法,补偿总不少吧?”

    “权利是和义务相伴的,现在看来,陆离先生并没有这份能力承担起统治者的义务,无论财力还是实力。”

    汉考克好整以暇地敲了敲桌子,“但不错,只要你放弃宣称权,我们会给以补偿,丰厚到至少能让陆离先生建造一百次舰娘。”

    兰因吞了口唾沫,放下翘着的大长腿,破天荒地在自己的地盘上感到了拘谨。

    人类通过和带有旧时代记忆的钢铁共鸣,可以唤醒舰娘,这也是成为提督的最主要途径。

    由于陆离采用的都是消耗最大的大建公式,每次消耗1++资源,按市价要花掉大秦刀币一百万,所以陆离每建造一次,就等于烧掉市区一套房。

    陆离建造这么几次,都是自己攒钱,要不是他写那些小说颇为畅销,真烧不起。

    但对于身为绝灵体的陆离而言,能拥有超凡力量的方式,只剩成为提督这一条路。

    兰因把陆离这些年的努力看在眼里,深知陆离是不会放弃。

    可惜她又帮不上什么忙。

    现在至少一亿的财富摆在面前,兰因都有些口干舌燥,她继承这家母亲留下的斗兽场,一年到头,能攒下二十万都困难。

    “陆离他配合你们解除守护魔法,有危险吗?”

    “可能会有一点灵魂受损,但配合我们提供的滋养魔药,最长三个月就能痊愈。”

    回答完兰因这个问题,汉考克转向陆离。

    “现在,是你决定的时候了,虽然我很不赞成,但你的确有统治夏岛在内的两个选择。”

    兰因紧紧注视着自己的义弟,他会怎么选?

    “我都不选,”陆离摇摇头,“我根本不可能和那座镇守府有半点联系,你们是找错人了。”

    汉考克的目光锐利,似乎想要看穿陆离的内心。

    “虽然我也不相信这个结果,但事实如此,你必须做出选择。”

    陆离拧起眉头,心下恼火,他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逼迫。

    “我说过了,绝不可能!我不会选的,你走吧。”

    “很遗憾,由于夏岛地位极其紧要,如果你执意不选,我们会当作你放弃宣称权,强制你配合工作。”

    陆离冷哼一声,拂袖而起,向房门走去。

    “那你们就来试试吧,再见。”

    兰因跟着陆离站起,看看陆离的背影又看看汉考克。

    “你还没有说,你们是怎么认定那座镇守府就是陆离的?”

    汉考克并不回答,而是屈指敲敲桌面上的公文箱。

    箱体上一层幽光闪过,公文箱哑黑的上端裂开,从里面飞出一张金盘来,直扑陆离而去。

    陆离心头一跳,停住步子,反手捏住金盘,拿在手里凝视。

    汉考克点点头,“看来我们没找错人。”

    在兰因的视角里,拿着金盘的陆离就像变成了雕塑,整个人瞬间僵在那里。

    兰因唤了陆离一声,但他毫无反应。

    她一下子提起心来,世上靠着皮肤接触发挥作用的恶毒手段可不少,虽然她在那张金盘上没感受到任何邪恶气息,舰娘更是从人类的正面情绪中诞生的美好生灵,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捏着腰间皮鞭,兰因提防着汉考克,快步走到陆离身边,扯扯他的手肘。

    “老弟,你没事吧?”

    陆离转过身来,没理会兰因,直勾勾盯着汉考克。

    “你们从哪里找到这张唱盘的?”

    “你只要知道,这张金唱盘就是属于那座镇守府主人的信物。”

    陆离沉默片刻,开口道:“这是我的东西。”

    “那你的选择是什么?提一句,你要是不放弃宣称权的话,你将面对的压力,是圣域强者也担负不起的。甚至要是惹恼了岛上的守护者大人,你可能死在登上夏岛的第一步。”

    兰因不由低低惊叫一声,紧紧抓住陆离手臂。

    圣域强者,都是足以镇国的至强存在,吹口气,都能把她和陆离这种小角色化成飞灰。

    捏了捏兰因的手以示安慰,陆离低头凝视手中的金唱盘。

    沉甸甸的镀金唱盘直径约30厘米,上面刻有波纹、星状射线、圆形符号等等,在唱片的一角,还有龙飞凤舞的汉字签名。

    汉考克饶有兴致地观察陆离神色,“港湾的研究认为,这应该是旧时代地球的遗物。”

    旧时代,那是比黑暗年代还要久远的上古时期,经历大破灭后,旧时代的文明早已湮灭无闻。

    陆离心中一叹,是啊,当然是旧时代的遗物,和他一样,莫名变成婴儿出现在这个时代的他,正是旧时代的遗民。

    在金唱片上,一行虚幻般的流金小字若隐若现,陆离用手抚摸,小字纹丝不动,而兰因和汉考克似乎都不能看到这行小字。

    虽然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个什么‘主线任务’,但金唱片上传来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不会错。

    陆离扬起头,笑得阳光灿烂。

    “那座岛?我的!我宣称我的统治权,我迫不及待要回我的镇守府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病娇太子,得哄着〕〔最强神壕〕〔穿越之甜宠恶妻〕〔武术巨星〕〔第一狂兵〕〔造化星君〕〔天生篮球王〕〔魔主星辰〕〔我生卿未生〕〔和平年代之忠诚卫〕〔夺舍在诸天万界〕〔共享在修仙世界〕〔重生为王〕〔大国战隼〕〔叶夕霍燿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