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三宝:人鱼老〕〔独家盛爱:冰山校〕〔郡主撩夫〕〔我打造了一座天宫〕〔世纪第一婚宠:慕〕〔灵魂扎纸店〕〔绝世盛宠:腹黑傻〕〔伊森的奇幻漂流〕〔开天录〕〔我真要逆天啦〕〔我能看见熟练度〕〔凰妃凶猛〕〔我的师父很多〕〔盖世小村医〕〔蜜爱娇妻:闪婚老〕〔大降头师〕〔空间种田:傲娇王〕〔第一战神〕〔星纪元恋爱学院〕〔女主是个狠角色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是舰神 第八十章 烦恼
    试玩在港湾风陵分部进行。

    “今天我就是来调试安装在这里的主脑,一台主脑,差不多可以覆盖这一座城市。”

    企业推着轮椅平稳碾过走廊,陆离左右看看港湾分部里的景色,“怎么放在港湾,放军部不是更方便?”

    帕特里克呵呵一笑,“安全方面的顾虑。”

    一旁的穆上将不轻不重哼了一声。

    陆离看看这两人,琢磨着大概是森歌文明更相信港湾,老实说,换成陆离他也更相信港湾。

    将军们鱼贯跟在后面,这一大群人很快惊动了港湾风陵分部高层,汉考克从走廊尽头绕出,匆匆迎上前来。

    “哟,有点帅啊!”

    陆离吹了个口哨。

    汉考克今天穿的系带黑丝、皮短裤加白衬衣,胸围被少女含苞欲放的山峰挤得颤巍巍。明明非常色气的装束,这姑娘偏偏在领口紧紧系了一条血红色的领带,再披上一件长款黑皮衣遮住全身,给人一种禁欲系的感觉,那种矛盾感让人恨不得扒掉她的外衣,扯烂她的领带。

    踏踏踏。

    清脆的皮鞋踏地声来到面前,

    “陆离,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这姑娘的语气倒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一点意外,”陆离耸耸肩,“我是来试玩游戏的。”

    汉考克皱眉,“什么意外能让你失去左手?”

    库欣的小身子一颤,往陆离怀里缩了缩。

    这件事简直成了她的梦魇,亚特兰大还好,毕竟她作为心灵方面的能力者,自我开解能力还是很强。

    但库欣却不行,司令官因为她的马虎身受重伤,小姑娘每时每刻都被浓浓的负罪感包围。

    汉考克的话听在她耳朵里,就和铁锹铲过砂石地面的声音一样刺耳--那是库欣最害怕的声音。

    搂着库欣的左臂加了几分力,大夏天抱着小姑娘这么久,陆离感觉自己就像抱着个小火炉,别的不说,左臂和裤子上肯定是一片汗湿。

    “不要追根究底啦,”陆离盯着汉考克琥珀色的眼瞳,“说起来,你品味总算提高了一点,以前你那啥是暗红色的。”

    以前汉考克包裹胸部的衣服是暗红色的,被她的山峰撑得摇摇欲坠,和周围黑色的皮衣对比起来很有点别扭,今天这件洁白的衬衣就好多了。

    企业拉长声音在背后道:“司--令--官!”

    “没什么,这点小事还算不上骚扰,”汉考克面无表情摆摆手,掀开皮衣一角,从内袋里掏出一个记事本。

    陆离注意到,黑皮衣的内面是暗红底色,上面缀着一颗颗像是飞机的十字形纹饰。

    这姑娘是有多喜欢暗红色啊,难不成她是吸血鬼变的?

    “作为港湾和夏岛联络专员,我有必要对你的情况进行记录,”汉考克盯着陆离眼睛,一板一眼道,“你的手怎么回事?”

    陆离有点牙酸,难道你看不懂我的眼神吗?

    这事咱不想提啊。

    企业及时为陆离排忧解难。

    “这不是你能掺和的事哦,小汉考克,”企业绕过轮椅一把搂住汉考克,抓小鸡一样抓着汉考克猛摇。

    她比汉考克高出半个头,而身材尤有胜之,汉考克在她手里,就像被前辈霸凌的柔弱少女一样,完全反抗不得。

    注意到陆离正盯着她颤颤弹动的某处,汉考克眼睛泛起羞意,瘪着嘴,“好啦,我不问就是了!”

    “这才乖嘛,”企业恶作剧般揉乱汉考克编好的亚麻色发辫,搓手发出满足的叹息,“假正经的小汉考克真可爱,今晚陪我睡怎么样?”

    “请不要调戏我,前辈,”汉考克手忙脚乱理好头发,轻声埋怨。

    陆离看得想笑,汉考克的语气中非但听不出几分不满,撒娇的成分反而更重许多。

    也是,作为流浪舰娘,汉考克完全可以说是举目无亲,而企业作为同属u籍的强大前辈,先天就能得到汉考克的亲近。

    或许是自觉被看了笑话,汉考克圆睁眼睛盯了陆离一眼,收起记事本,“我给你们带路。”

    她转过身,摇曳生姿地踩着直线往前走,陆离被企业推着紧跟着汉考克,目光空洞,陷入沉思。

    走着走着,汉考克的动作渐渐僵硬,步子也不走直线了,摆手甚至摆的同手同脚了,到最后,她掏出记事本挡在臀后。

    “司令官,您眼睛在看哪里?”

    企业摇醒陆离。

    “哦哦,不好意思,刚刚在想事情。”

    陆离从出神中回来,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觉把目光定在汉考克的臀上,造成了误会。

    帕特里克拍拍陆离肩,伸出大拇指,“你厉害,这样了她都没给你一巴掌。”

    老实说,汉考克那么长的皮衣挡着,就算自己是有意的,又能看见个什么?

    陆离抬眼一看,汉考克的耳朵尖都发红了,得,这姑娘超级介意的。

    再回头一看,将军们面上不露声色,不过陆离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们的目光意味深长。

    陆离欲哭无泪,该不会是被当成痴汉了吧,我冤!

    就算被当成对汉考克有企图,也比被当成痴汉好啊!

    企业看出陆离有些心神不定,俯身握住他的右手,

    “司令官,您在担心什么?”

    陆离刚一摇头,正好撞在企业垂在他耳侧的胸上,瞬间僵硬。

    唉,今天注意力太分散。

    企业也僵了一僵,旋即抱着胸站起来,“司令官,要对我下手也不是现在嘛。”

    少女,别嘴硬,你脸都红到脖子根了。

    幸好那些二代没跟着过来,不然又要碎一地玻璃心。

    这个乌龙一闹,企业也忘了追问之前的问题。

    但陆离的担忧却是实实在在,在他心底盘绕不去。

    他看一眼自己断掌的左手,再试着感受一下右臂溃散的气脉,心底满是阴霾。

    修行,尤其是陆离所偏向的武道修行,最讲求就是‘无漏’。

    把人体比作水池,气脉好比管道,水池浅、管道狭小都不算什么,关键不能有破漏,不然管你积蓄多少‘水’,终究给你泄露一空。

    陆离现在截断左手气脉,对修行的影响已经是伤筋动骨,而右臂气脉溃散,基本就等于水池、管道塌了一片,再想修行,几乎是不可能。

    等于集成电路板上的线路熔毁了,根本就废掉。

    气脉这种东西,完全在企业、u81她们的理解、力量体系之外,她们是帮不上忙的。陆离要想重塑气脉,驱逐左手劳宫穴中的深渊癌毒,要么找到差不多修行第三大境高阶的大能,要么命好得到什么万年难遇的天材地宝--且不能被绝灵体吞噬。

    这基本是一个死局。

    ‘失手’之后,陆离是真有一点自暴自弃的想法。

    而现在精神虽然重新振奋,每天苦苦思索,问题却依然没看到解决的曙光。

    陆离压下心湖泛起的愁绪,闭上眼睛。

    希望这来自森歌文明的‘游戏’,能给自己一点惊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婢女升职记〕〔环城术士〕〔老公立正:服从最〕〔御天〕〔重生七六年:媳妇〕〔常理不存在的轮回〕〔逆袭快穿之浮生若〕〔虫群法则〕〔罪灵纪〕〔我只是一个从心的〕〔高能二维码〕〔都市之超凡主宰〕〔诸天剧透群〕〔拯救那个反派〕〔拐个王爷乱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