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靠充钱当武帝 第162章 处罚
    听到前辈两个字的时候,李格楠心里一咯噔,知道自己算是摊上事了,但是,好在心理素质还算不错:“此人没有经过我执法部门的通过,所以没有办法认为是我破天宗的长老……”

    “执法部?宗主亲自授予,还需要你执法部叽叽歪歪?”王守一冷着脸说道。

    “可是……”李格楠想要继续说话,突然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大对劲,当即将后面话咽了下去。

    “就算他是我破天宗的长老,但是,他的弟子林一触犯宗规,一样不能轻饶!”宽长老沉声说道。

    “触犯宗规?触犯什么宗规?你那个什么弟子,可是自己撞的墙!”林一淡淡的说道。

    “哼!信口雌黄!”宽长老看了一眼林一,冷冷的说道,“不管如何,今天若是不惩治林一,这件事,恐怕是不能服众了!”

    “咋啦,就你人多还是怎么?”林刚准备说话,就听见一道声音传来,紧接着,周不正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身后跟着季云宇,再后面,则是跟着一起的新生,全部聚拢过来。

    “你们想干什么?造反?”李格楠冷冷的说道。

    “没,我只是说了这里的事情,他们跟着过来看看,也想看看,这破天宗的宗规,究竟是怎么回事。”周不正抖着肥肉说道,“老大,我回来了!”

    林一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一群人,心里面却是有着满满的感动,虽然这些人来不来都无所谓,但是,关键的时候,有这样的一群人给自己当个后盾,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看来,今天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善了了?”宽长老眼睛微眯,缓缓说道。

    “我说你这个老家伙,不服就直接打呗,那么多的废话……”上官鸿吐了一口口水,“胖子,我的烧鸡呢?”

    “在这呢师父,这次是孜然味儿的。”周不正连忙拿出一只烧鸡递过去,“可能盐多了点……”

    “这么说来,你们是不准备给我药房和执法堂面子了?”宽长老冷冷的问道。

    “面子?”王守一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哼,若是诸位执意如此,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无论如何,今日林一必须受到惩罚!”宽长老咬了咬牙,“谁说都不好使!”

    “那我呢?”一道声音传来,众人只感觉一道黑影一闪,向南非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宗主!”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连忙叫道。

    “宗主,请为药房和执法部做主,今日林一触犯宗规,但是,这么多人前来阻挠,这不是打我药房和执法队的脸,这是藐视破天宗的规矩,这是对您的不敬!”宽长老连忙说道。

    “触犯宗规?”向南非看了一眼众人,“说!”

    “是,宗主,林一出手将我药房的弟子打伤,我们出面……”宽长老连忙说道。

    ‘“把被打伤的弟子叫出来!”向南非说道,人群中之前的弟子战战兢兢的站出来。

    “宗主,我……”弟子双腿打着颤,他啥时候见过这样的场面……

    “如实相告,说一句假话,后果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严重!”向南非淡淡的说道,一股气势冲天而起。

    弟子吓得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宗主,我……”弟子说话都有些颤抖了。

    “你的伤,是怎么回事?”向南非问道。

    “是……是林一……我……”弟子身体颤抖着,说话都有些不清楚了。

    “既然你是弟子,应该是站在柜台后面,林一在你前面,动手的话,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撞到你左手边的墙?”向南非问道,“还不如实说来!?”

    “弟子……弟子知错了,是宽长老有命令在先,要我,要我诬陷林一,然后,趁机对林一出售,我……”弟子嘴唇哆嗦着,脑海里面一片空白,将所有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宽长老?”向南非目光看向宽长老,眼神之中有着怒火出现。

    “宗主,这个弟子,完全是在诬陷我,我和林一没有任何瓜葛,他……我也是一时心急,请宗主见谅!”宽长老脸色狂变。

    “拿过来!”向南非一伸手,身后的王守一递过来一个卷轴,“宽梁,身为药房长老,去年七月,发放药材不及时,耽误数十名破天宗弟子身死!”

    “十二月,一笔价值五十万灵石的药材不见踪影,询问不知去处!”

    “二月,因为药房有人受伤,处罚一名弟子受伤,后来用药出错,弟子不治身亡!”

    “……”

    一个个罪状从向南非嘴里说出来,宽长老的脸色从一开始严肃,变成了恐惧,到最后,和之前的弟子一样,全身发抖起来。

    “今天,还要用同样的方式,对破天宗的人出手,怎么?给了你们权限,你就是这么为破天宗办事的?”向南非冷冷的问道。

    “宗主,我,我一时糊涂,我……”宽长老跪在地上,“请宗主看在我为破天宗做了这么多事情的份上……”

    “你为破天宗做了不少事不假,但是,你以为我平时不问,宗内的事情我就不知道?”向南非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即日起,所有人的行事,都给我规矩一点,不然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

    “宗主,我……”宽长老跪在地上。

    “即日起,剥夺宽梁药房长老之位,逐出破天宗,永世不得再踏入破天宗一步,以儆效尤!”向南非冷冷的说道。

    “宗主!”李格楠连忙说道。

    “怎么?你想一起?”向南非看向李格楠,后者立马退了回去。

    “今天的事情到这里结束,大家回去修炼,宽梁,交出你的储物戒指,现在你就可以离开了!”向南非沉声说道。

    宽长老颤抖着将储物戒指拿下来,看了一眼李格楠,朝着宗外走去。

    所有人在这时候都沉默下来,原本以为向南非最多有一点惩罚,没想到,居然严重成了这个样子。

    “宗主……”李格楠小声说道。

    “对了,还有你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