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靠充钱当武帝 第239章 出面
    “这是弟子之间事情,上官前辈,还是不要插手的好!”贺清风冷着脸说道。

    “那你这插手是几个意思?”上官鸿瞥了一眼贺清风,“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贺清风一愣,一时间居然找不到什么话反驳。

    “有些事情,我不是不知道,但是,我得遵守规矩,不然也不用这样憋屈。”上官鸿笑着说道。

    “既然阁下知道规矩,为何现在还出来了?”贺清风问道,脸色阴沉。

    “因为啊……”上官鸿单手一挥,周围散落的雷霆之力,全部集中到半空之中,而后单手握紧,巨大的雷霆之力瞬间爆裂开来,但是却没有任何声响,看到这一幕,贺清风瞳孔一缩。

    “你可别忘了,我还是个师父啊!”上官鸿淡淡的说道。

    “你若是出手的话……”贺清风咬了咬牙。

    ‘“规矩是人定的,遵不遵守,也在我自己,万一哪一天,把我惹毛了,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现在不这么做,只是因为不值得。”上官鸿笑着说道,语气中的威胁之意,没有任何掩饰。

    “龙有逆鳞,人也一样,你最好按我说的做,不然的话,就算不值得,我也会试试。”上官鸿笑着说道。

    贺清风脸色一紧,却不在说话。

    看到这个,上官鸿笑了笑,夹着匕首的双指陡然间发力,那泛着黑气的匕首直接折断,纹身男脸色一变。

    “黄阶高级?有时间上炼器峰,让那个老家伙给你锤一把新的。”上官鸿说道,朝着林一三人招了招手,往远处走去。

    周不正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栾士孔,跟着转身走了。

    “师父,你为什么……”林一开口问道。

    “两点,第一,你的实力不够,第二,你的实力不够。”上官鸿淡淡的说道。

    “那不是一样么?”周不正嘟囔着说道,季云宇跟在身后,没有说话。

    “来,跟我做。”上官鸿转过身,看着两个人,“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来,全身放松……”

    林一二人一愣,但还是照做了。

    下一个瞬间,两个人的表情变得异常狰狞。

    剧烈的疼痛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传来,林一除了身上剧烈的疼痛之外,脑海之中也是一片混乱,头疼难忍……

    “靠着一时的毅力撑到现在,你们已经很不错了,若是继续下去,就算他们不用出手,你们几个也不用活着回来了。”上官鸿淡淡的说道,随即将目光看向季云宇,“你小子实力不错,但是,还差点东西,有时间来看看我,教教你好了!”

    季云宇一愣,随即脸上有着狂喜的神色出现,虽然不知道上官鸿的来历,但是,他却是知道这个人是林一的师父,最关键的是,那时候,贺清风都叫他前辈!

    “别忘了带烧鸡,这俩小子估计回去得好好休息一下,我的烧鸡还没着落呢……”上官鸿很是认真的说道。

    “是!”季云宇连忙回答道。

    回到宗内的时候,周围一片安静,林一已经几近昏迷,身上一些不知名的伤口开始流血,周不正更是哼哼了一路,上官鸿倒是不在意,一手拖着一个,将他们拎回了自己山顶的大殿之中。

    等到林一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全身绑的全是绷带,身前躺着周不正,口水流了一地。

    “东西是若兰师妹和吴芳师姐拿来的,我绑的,第一次,手法不怎么娴熟,将就着吧。”季云宇坐在一边,不远处,上官鸿正在生火。

    “我昏迷了多久?”林一问道,现在身上还是感觉有些无力,所幸的是,伤口什么的,基本上已经恢复了。

    “三天时间。”上官鸿开口说道,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季云宇,“你再往那边坐坐,这寒气,让我的火都生不起来了……”

    季云宇点了点头,很是乖巧的朝着边上挪了挪。

    “事情怎么样了?”林一问道,毕竟自己斩杀了那么多的弟子,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那些人很多不是破天宗的弟子,算起来也就十个左右,还有不少是外围的弟子,应该都是被栾云平收买了吧!”一道声音传来,向南非出现在门口。

    季云宇站起来行了一个礼,然后坐下了,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面他算是开了眼界。

    先不说这大殿弄成了食堂,就连平日里见首不见尾的宗主,也会跑来烤肉吃,最关键的是,上官鸿一点都不领情的样子,要啥自己动手……

    这就算了,宗主他老人家居然一点都不介意,动手杀鸡,撒孜然,抹盐,一个比一个熟悉……看到向南非用他那珍贵的武器杀鸡的时候,季云宇骂人的心都有了……

    “该怎么处理?”林一问道。

    “这件事情,是栾云平自己做主,其他人一点关系都没有,栾云平,执法堂那边会处理,至于结果,不会好到哪里去。”向南非说道,在火堆边上坐下,拿起一只鸡腿就开始抹盐。

    “那只,这只是我的,抹好了的。”上官鸿嘬着牙花子说道。

    向南非也不介意,拿起另外一只开始抹。

    “我会受到什么惩罚么?”林一问道,这才是最关键的。

    “聚众斗殴,情节严重,执法堂关一个星期。”向南非说道,“以儆效尤!”

    “没了?”林一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你要想关一年也行。”向南非说道。

    “不不不,挺好的,挺好的。”林一连忙说道。

    “好好养伤,养完去执法堂,当然得浓重一点,不然,那些弟子要是再闹出幺蛾子,我可没那么多时间管。”向南非说道,把抹好盐的鸡腿架在火上,转头看向季云宇。

    季云宇一愣,随即整个人紧张起来,自己这怎么看都是一个外人,他们这谈笑风生就算了,自己这算怎么回事?关键是,现在好多人处理的事情的方法就是,找个炮灰狠狠处理一下当做给其他人的交代了事,看看现在的场景,怎么想,自己都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炮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