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28章
    剧务像个小哈巴狗一样,听话的伏在尉迟恭的(身shen)边,仔细的听着,生怕有什么遗漏。

    “都记下来了吗,我说的都听懂了吗?”

    “都听懂了少爷,你尽管放心,只是这样对风小姐好吗?”

    这个刚来的剧务还算是有良心,没有忘记风潇潇给他的夜宵,一时间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再次的询问着尉迟恭。

    “怎么心软了吗,看见美女是不是就舍不得下手了,那刚才你答应我干什么。”

    尉迟恭脸上的笑侬瞬间消失了,他最讨厌出尔反尔的人,明明承诺的这么好听,一旦到真事上却下不去手了,再说了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至于这么紧张吗。

    “只是曾经潇潇姐有恩于我,总是给我带好吃的夜宵,但是这样下去她会生我的气的。”

    “你就是死脑筋,怪不得只能做剧务,真是前途堪忧。”

    “请尉迟少爷明了,小的脑袋愚笨,不知道如何正确的看待这件事(情qing)。”

    “你没看见今天的风潇潇不在状态吗,她这次演的角色是个恶毒的皇后娘娘,照她现在的状态,能够演凶残的皇后娘娘吗,明明是个小丫鬟的面相,导演还不知道要重来多少次。”

    听了尉迟恭的话,剧务瞬间觉得有些明了了,原来尉迟少爷费这么大的心力,全都是为了风小姐,这样就好说了,虽然会被嫌弃那也是值得了,只要风小姐能够完美的全是完这个角色,自己的心里也就踏实了,也算是报恩了吧。

    “想明白了吗?”

    尉迟恭看着站在旁边一脸茫然的剧务,心里有些着急。

    “明白了少爷,我现在就去准备。”

    “你可算是明白了,真是急死我了。”

    剧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脸有些微红,傻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还不赶紧去。”

    “好的,我这就去。”

    剧务一路小跑的来到道具组的房间里,努力的翻找着,那么多的道具,都是这部戏能够用到的,可是有没有尉迟少爷说的玩具蛇,这就不好说了。

    哗啦啦的生硬震耳(欲yu)聋,想小山一样的道具正在慢慢的滚落,原本都是整整齐齐的排列开来的的,这下倒好,让自己这么一捣乱全部都乱(套tao)了。

    可是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等忙完自己再来收拾,剧务一边嘟囔着,一边翻找着,很长时间,双手度沾满的灰尘,还是没有什么结果。

    他累的谈到在地,瞬间没有的力气,这下该怎么办,找不到怎么办,怎么和尉迟少爷交代,怎么帮助风小姐。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从天而降的不明物体打在他的脑袋上,把他吓了一跳,真的是魂飞魄散。

    “哎,是玩具蛇,是玩具蛇,真是让我好找啊。”

    手舞足蹈的时候,瞬间又变的安静,他害怕这件事(情qing)被人听见,这样计划就全部泡汤了。

    这时候的风潇潇心里很是惆怅,自己总是进不了状态,心里有些着急,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正在苦恼。

    “风潇潇,要找感觉找感觉,这完全不对,你要演的是一个掌握大权的六宫之主,找你这样的演下去,就要变成丫鬟了,完全压不住气场,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到最佳女配的。”

    导演失望的摇摇头,连声叹气,其实风潇潇也觉得特别的不好意思,但是就是力不从心,不知道如何下手。

    剧务躲在屏风的后面,鼓风机足力的吹着风潇潇的头发,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后宫的娘娘,而是一个疯子。

    剧务连连摇头,心里想着,还是尉迟少爷想的周到,这样的风潇潇是不可能拍出什么眼前一亮的戏份的,不被导演骂死就是好事了。

    他把手里的玩具蛇使劲扔了出去,没有任何的预兆,那条((逼))真的玩具蛇,不偏不斜的正好打在风潇潇的脸上。

    一阵刺痛的感觉让风潇潇有些难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在了自己的脸上,赶紧的捂住自己的脸,怕毁了侬,自己可是靠脸吃饭的。

    风潇潇定了定神,睁开眼睛在找寻着不明物体,当他把目光锁定脚下的那个长长的绿色(身shen)子的时候大叫了起来。

    “啊,蛇,有蛇。”

    风潇潇像是疯了一样大声的吼叫着,觉得有些丢脸,但是着一点点的不好意思已经盖不住她对蛇的恐惧了,除了放声大叫,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风潇潇,你要冷静,前面就是摄像,你想要做什么。”

    在导演大声的呵斥下,风潇潇看起来有些正常了,有些冷静了,她能够好好的平复自己的心(情qing)了。

    “叫什么呢?”

    尉迟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在第一时间赶到了风潇潇的(身shen)边,怕她出什么意外,也害怕导演责骂她。

    “尉迟少爷,实在是对不起,让你受到惊吓了。”

    “没关系,这不就是个玩具蛇吗,至于下城这样吗。”

    尉迟恭扫兴的看了一眼地上,那根一动不动的玩具蛇,就像是个笑话一样躺在风潇潇的脚边。

    “风潇潇,看不出来啊,你还有一这么小女生的时候,这就是个玩具蛇,没有什么好怕的。”

    “尉迟恭,关你什么事。”

    风潇潇恶狠狠的看着尉迟恭,眼睛里燃烧着怒火,这已经不是自己的认识的那尉迟恭,他想所有讨厌的人一样在这里看自己的笑话。

    “怎么不关我的事呢,这就是我做的啊,这可是玩具蛇,它总不能自己长了脚,跑过来的啊。”

    猖狂的尉迟恭狂笑不止,他就是故意的,就是想要风潇潇厌恶自己,也只有这样她才能够真正的演好这一场戏。

    “什么,尉迟恭你是不是疯子。”

    张牙舞爪的风潇潇,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对面的尉迟恭,真是有想要吃了他的打算,但是她不能这样做,自己就是个小小的演员,然而尉迟恭可是黑白两道都有人的大家族的少爷,自己怎么可能惹的起呢。

    她双手掐着腰,腹黑的表(情qing)瞬间就到位了,在这关键的时候,鼓风机正好呼呼的吹了了风,她的头发自然的向后飞去,这个时候的风潇潇就是剧中的恶毒皇后。

    导演看准了机会,眼尖手快的把这种照片拍的向大片一样,充满了氛围。

    “很好,风潇潇,就是这个表(情qing),就是要这样的感觉,非常的好,太棒了,这就是最佳硬照,一定要拿来做海报。”

    听了导演的话,原本还沉浸在愤怒中的风潇潇心里似乎有了一些安慰,仔细想了想事(情qing)的经过,她猛然的向尉迟恭看去。

    眼睛里噙满了泪水,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尉迟恭吗,他为了自己能够演出好的角色不惜让自己误会她,这是多么感人的事(情qing),就连李子辰都没有这样的支持过自己。

    “你可别哭,我可是什么也没有多想,你也不要多想。”

    尉迟恭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背过(身shen)去,不在看风潇潇,这就叫君子。

    “谢谢你。”

    风潇潇小声的嘟囔着,这可是自己事业的领路人,必须好好的感谢。

    “这些都是小事,赶紧去拍戏吧,等发布会一结束句跟我一起去医院。”

    尉迟恭莫名其妙的度风潇潇眼里的说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特别的而着急,好像也在替林惊感到抱歉,毕竟应该守护在侬安(身shen)边的应该是林惊,课时他却放不下周菲。

    他心里非常的难过,他也不想把这件事(情qing)告诉给风潇潇,其实这件事风潇潇已经知道了,只是侬安没有让自己去找林惊算账罢了。

    风潇潇看着尉迟恭没落的背影,觉得他好像有什么事(情qing)在瞒着自己,但是具体是什么事(情qing)她也不得而知。

    “尉迟恭是不是有什么事(情qing)想要告诉我,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你,但是如果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我还是可以帮助你的。”

    风潇潇觉得有些茫然,难道尉迟恭知道侬安住院的事(情qing)吗,不可能啊,自己没有告诉过他啊,也没有在医院遇见过他,想想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潇潇,你没事吧。”

    听见风潇潇的叫声,小葵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生怕风潇潇有什么事(情qing),自己却不在她的(身shen)边。

    等小葵站定,看见尉迟恭和风潇潇站在一起,她的心里有些愤怒,向前迈了几步。

    “尉迟少爷,你是不是欺负我们家潇潇了。”

    小葵知道,在这个剧组里最没有资格讲话的就是自己,但是不管怎么样她是不(允yun)许有人欺负风潇潇的,哪怕是吧自己的生命贡献出去,当然这样说就有点夸张了,但是着确实她心中的真是想法。

    “你觉得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尉迟恭没有要转(身shen)的意思,冷冰冰的说出了着几个字,本来是想要吓唬一下小葵的,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还(挺ting)有义气,一点都不畏惧自己。

    “我知道没有,但是我就是看不惯你欺负我们家潇潇,这是不(允yun)许的,不管你是谁。”

    小葵骄傲的昂着头,好像自己是个女战士一样。

    这一次尉迟恭转过(身shen)来,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跟自己说话,好像就只有风潇潇了,当然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小葵,真是上辈子不知道欠他们什么。

    “好厉害的助理啊,我都害怕了,你可要好后的保护风潇潇啊。”

    尉迟恭张狂的笑着,好像要把小葵吃了一样。

    小葵哪见过这样的场面,瞬间双推优些发抖,不知道在说什么好。

    “这里没有小葵的事(情qing),你不要吓唬她,真是让人受不了的粗暴男人。”

    风潇潇没有好气的看着尉迟恭,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他没有什么好感,怎么也亲近不了。

    “我可没有吓唬她,我心里压根就不会把这样的小事放在心上。”

    尉迟恭无辜的耸耸肩,想要和风潇潇好好的解释一下。

    “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不会食言的,发布会一结束就跟你去医院,真不知道你有什么花样。”

    眼神里透露出来的鄙夷让尉迟恭又些难受,他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一定要让风潇潇刮目相看,在这个世界上李子辰根本就不算什么。

    他要证明给风潇潇看,自己也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

    “林总来了,”见到林吉,经纪人那可是比见到安然都要激动,看到他走了过来,不由得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在那里干站着。

    “林吉,你来了,”安然这才回过神来,勾起微笑,看着她,脸上冷冷的表(情qing)也收了回来。

    昨天晚上的事(情qing),让她倒现在还心有余悸,因为自己是公众人物,她还真怕那个男子见到自己会找上门来,索(性xing)拿了他的名片,也好提醒他一下。

    “恩,子辰那个家伙,整天都是忙着工作,一点(情qing)调都没有,这不,只能由我亲自出马来接我们的女王(殿dian)下了,”林吉看着她脸上多了几分疲惫,不由得有些心疼。

    在她们家出事的那年,他很想把她搂进怀中,亲口对她说,以后她的生活他来负责。

    可是,那一天,她依旧高傲的如一只天鹅,即便是家世败落,也没有一丝的慌乱,房间半掩着,他走到那里,本来想敲门进去,但是最终还是止了步子。

    只听见她喃喃自语:“子辰哥哥,终有一天,我会靠我自己的努力,与你并肩。”

    他靠在一旁的墙上,失了神,直到家中一位佣人走过来,他才回过神。

    “不要告诉你家小姐我来过。”这一次,他落荒而逃,天知道当时他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而离开的时候,是因为他知道,即便是自己在努力。

    李子辰对自己而言,是兄弟,亦是不可超越的对手,李子辰所付出的努力比他要多得多,才换来了在家中的地位,他深知这一点,而感(情qing)这件事(情qing),到底是勉强不来,想到这里,他不(禁jin)回过神来。

    好在现在李子辰有了自己中意的对象,他还是有些欣喜,但是又为安然感到不值得。

    凭什么她暗恋了他十几年,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任谁看着自己喜欢的对象,都希望她能够幸福,哪怕这幸福不是自己给予的。

    “林吉,你在想什么,我们可以走了,”看着他失神的样子,她眼中的惊慌一闪而过,难不成自己的异样被他察觉了?

    不过这也不可能,刚才自己的助理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只当是自己看一个故人之后,心力憔悴。

    “恩,这个送你,我代子辰向你赔罪了,等改天我们在一起坐着吃个饭。”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