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32章
    安然看到她坐在了车子中,这个时候她的助理也开车过来,她走向门边开口说道。看着风潇潇手中握着的电话,心下一沉,却是笑侬满面。

    “不许去!”李子辰听到一旁还有人说话,不(禁jin)脸色一黑,虽然是个女子,但是他的心中还是有些许的不痛快,要知道天已经黑了,她还想要在去哪玩,是不是想要彻夜不归!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的火气是噌噌的直往上冒,看着站在车边的安然,心中也有些了然,难怪今天林吉一大早便吵嚷着要厨子给他煮粥。

    因为不想让风潇潇看到林吉,他便随便让他打包了一些,把他打发走,没想到这么久了,她还是从国外回来了。

    想到这里,他的神色变了变,自己的那个兄弟,到底是个痴(情qing)之人。

    风潇潇这边还没有来得及回话,便听到了那头李子辰说的话,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抓紧了手机,还好开的不是外音,她脸上带着些许的歉意,抬起了头。

    “怎么了,不管有什么事(情qing),今晚上我们大家伙可是都说了要去聚一聚,你这么推脱了,可不好吧。”安然没有给她反悔的机会,看着她打趣的说道。

    这所有人都去的事(情qing),她如果不去,难免不会被人误认为在耍大牌,可是电话那头的是李子辰,她如果敢违背他的意思,估计不用等今晚上,现在就要死在他的手中。

    “我今天晚上有件很重要的事(情qing),安然姐要不你们先去吧,等改天我一定和大家伙赔罪道歉,今晚上是真的走不开。”她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以李子辰为准则。

    毕竟他现在是自己的金主,得罪了谁可都不能够得罪了他。

    李子辰听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声音,倒是忍不住挑了挑,很重要?恩的确就应该这样,在她的心中一切都以他为中心,这样才对。

    不过她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声音那么的温柔,他又对比了一下她见到自己的态度,神色不(禁jin)暗了暗,罢了,就冲她刚才的表现,这个他忍了!

    这边的风潇潇倒是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他在想着什么,心中倒是砰砰直跳,看着安然却是一脸的坦诚,想要说什么,却又(欲yu)言又止。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qing),还是遇到了什么困难的事(情qing),你和我们说说,我们也都好帮忙?”这个时候,尉迟恭从一旁走了过来,看着风潇潇,似笑非笑。

    “风潇潇你今天如果敢去的话,我和你没完!”当李子辰听到尉迟恭的声音的时候,他整个人都炸毛了,但是想到自己现在(身shen)处在什么地方,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冲动。

    对着电话那头的风潇潇恶狠狠的说道,天知道,李子辰也会有这么紧张一个女人的时候,想到她每天都能够和尉迟恭见面,不得不说,他现在抑郁了。

    听到电话那头的说的话,她顿时觉得五脏六腑都揪到了一起,又有谁会明白,被左右夹击的她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无语望苍天,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其实今天晚上我们是答应了弟弟回去看他,弟弟的(身shen)体一直不好,潇潇对他也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听说这几天病(情qing)又更加的严重了……”

    这个时候,小葵倒是机灵的张了口,看着外面的两个人开口说道,不用想,也知道风潇潇现在接的是谁的电话,可是她又怎么会不帮忙圆场。

    “真的么?”尉迟恭挑了挑眉,这话倒是问的风潇潇,看着她一脸悲伤的表(情qing),半信半疑。

    “恩,是这样的,我们本来今天晚上就去看他的,刚才想要和大家说,但是还是忍住了,怕扫了大家的兴致,本来想着私下告诉您的,没想到您现在问起来了,是我的疏忽。”

    风潇潇在心中给小葵竖了个大拇指,虽然这话并不是真的,可是也是一个好的借口,想到这里,她不(禁jin)拿出了自己十分的演技,硬是让自己眼眶中打着泪。

    不得不说,她这演技也是没谁了,若是让外面的两个人看,也是不会太相信她这是在演戏。

    “那好吧,不要紧,反正(日ri)后还有的是时间,那安然我们先过去吧,如果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事(情qing),一定要告诉我,能帮的还是要帮的。”

    尉迟恭看着她这般楚楚可怜的样子,到底是相信了她说的话,但是又为了拉拢她,还是认真的说道。

    “那我们就先过去了,”风潇潇听到他同意了,这才舒了一口气,不过他说了这么多的安慰的,当车子开了,这才想起来电话还没有挂,心中不(禁jin)咯噔一下,这下该完蛋了。

    “那个,我今天晚上没有去,”风潇潇这个时候,声音倒是小的如蚂蚁一般,生怕他能够听清楚,又怕他听不清楚。

    “怎么,现在想起我了?”李子辰倒是依旧冷声的说道,但是语气要比刚才温柔了许多,看着她的车子动了起来,他不(禁jin)开着车子跟在了她们的后面。

    “我一直都在想你,你在开车?”风潇潇这个时候听到他那边车子发动的声音,下意识的转移了话题,开玩笑,李子辰的‘功底’她还是知道的。

    他能够抓着一个话题不松口,到时候自己又不知道签下了多少个不平等的合约,想到这里,风潇潇就心塞塞,他为什么长了这么一张聪明的脑子。

    “恩,”李子辰点了点头,没想到她的耳朵倒是(挺ting)机灵,只见一个红灯过来,他及时的踩下了刹车,却是看到她们的车子顺利的通过。

    “你们停在那里别动,”他把蓝牙耳机戴在自己的耳朵上,开口对她说道,一脸不侬拒绝的口吻。

    “怎么了,先停下车,”风潇潇虽然嘴上询问着,但是还是让车子停下来,这个时候把车子停在这大街上,倒是惹来许多人的不满。

    但是谁让那位大爷比较横呢,他说东她绝对不敢往西,想到这里,她在心中不(禁jin)有些鄙夷现在的自己。

    “停下了,刚刚那个口不敢停车,不然该挨骂了,”小葵刚把车子停下来,嘴中嘟囔的说道,便看到一辆黑色的法拉利风,(骚sao)的停在了她们的前面。

    “下车!”他的车技倒是还不错,即便是在这么拥挤的道路上,也没有因为驾驶过快而发生任何的意外。

    当风潇潇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她已经被小葵请了下去。

    原因无他,只因为停在前面的那辆车子,只有一个可能,里面坐的是李子辰。

    “那个,潇潇啊,祝你好运,我就先走了。”小葵对着她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便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看着车子离她远处,风潇潇这个时候是想要逃开的,却见前面的车子向后倒退了几步,稳稳的停在自己的(身shen)边,她心中很是紧张,不由得往后退了退,抓着手机的手又紧了紧。

    “你还不上来,杵在那里做什么?”李子辰脸上明显的有些不悦,看着她这一脸呆萌的样子,到底是忍住没有下车,将车门的车锁打开。

    “啊?”等等,她此刻还处在一个懵((逼))的状态,而且这个车子怎么看着这么的眼熟,只见从车中下来一个高大的人儿,这怎么感觉和李子辰那么的相像。

    一件黑色的风衣穿在他的(身shen)上,让他更加的有型,当他走过来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倒退了几步,拿着手机又看了几眼,难不成现在的手机这么的神奇,还是安装的有傻妞系统。

    这一刻的她,却是越发的懵((逼)),看着眼前的人,满眼的不敢相信,眨了眨眼睛,却还是他,明明前一刻还在通着电话,这一刻却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怎么,看够了没有。”看着她这么的看着自己,像是拿着仪器在自己的全(身shen)上下扫了一遍似得,这感觉倒是让他心中有些不自在。

    但是看着她这澄澈的眼睛,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身shen)上,这点又让他有些欣喜。

    “看够了,不是的,我没有看你,”她下意识的回答他的话,小脸一红,又赶忙的否定道,开玩笑,她看他又不是因为他的长相。

    只是有些惊讶罢了,而这会她也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却是在想他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莫不是他跟踪着自己,想到这里,心中便淡定不下来,又想要抬起头,却是想到刚才他说的话,硬是忍住了。

    刚才她和尉迟恭说的话,他肯定都听到了,心中隐隐有些担忧,他会因为这些生气,倒是又往后退了几步,这一退,倒是退到了一旁的栏杆处。

    “就这么的怕我?”看着她这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着实惹恼了他,一下子便把她勾进怀中,看着她闪躲的眼神,想要忍住的火气终于还是发了出来。

    明显的感觉到怀中的人(身shen)子一颤,他的双臂不(禁jin)揽的更加紧,像是要把她嵌入自己的(身shen)体,成为(身shen)体的一部分一般。

    “不是……”风潇潇只觉得心中一颤,他的力道知道,快要让她喘不过气来,这古怪的脾气,她的心中虽然不高兴,但是也不敢表现出来,余光瞥到他的表(情qing),忍不住咽了咽唾沫,眼神也多了些闪躲。

    “那为什么要一直往后退,难道我今天早上的话说的不够明白,还是你听不懂,需要我在给你重复一遍。”

    李子辰说着,便又擒住她的双唇,铺天盖地的吻席卷过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停下来,帮她打开了车门。

    风潇潇此刻的心中是崩溃的,她整张脸透着绯色,却还是乖乖的上了车,生怕一不小心在被他生吞活剥了。

    她抓紧了一旁的安全带,看到他俯(身shen)为她系上,心中砰砰直跳,要说厌烦他,却是一点这种感觉也没有,但是就是看到他脸色变的时候,会莫名的害怕,有些胆怯。

    “你今天怎么会在这里,”坐在车中,压抑的气氛以及李子辰(阴yin)沉的脸色,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心中带着几分忐忑,还是开口问道。

    “刚才出去办了点事,刚巧看到你们开的车子从这边过来,以后我来接你就好了,小葵一个女孩子家,来来往往的,你们两个女孩子,夜间不安全。”

    李子辰听到她关切的问话,这般傲(娇jiao)如他,又怎么可能会对她说他在这里一直等她等到现在,也不想让她知道有人在保护着她的安全。

    若是被她知道了,会以为是暗中的监视,他说这话的时候,倒是理直气壮,那语气,却是不侬人拒绝半分。

    “我们两个开着车子,在说了,这车子可是法拉利,又有谁敢截,”风潇潇的心中咯噔一下,若是让他每天接送她上下班,这还得了。

    万一被人撞破了她们之间的关系,想来绯闻也会不断,虽然自己的名气也会跟着上涨,但是总归是借着后台上位,到时候难免被人乱嚼舌根,虽然这件事(情qing)是事实,但是风潇潇却是不想让其他的人知道。

    “如果你一分钱或者一点价值都没有的话,人家又为什么要截你,现在的人劫财还是劫色,可都是有标准的,不过要是说劫色,倒是不太担心。”

    李子辰末了还不忘了补一句讽刺风潇潇的话,又顺便上下扫了她一眼,那意思便是说她一丁点价值也没有。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风潇潇被他说的有些不高兴,嘟着嘴唇撇了撇,以示自己的不满。

    “字面上的意思,”车子拐了个弯,倒是驶进了一旁的高架桥。

    她不高兴的看着外面,心中是极其不愿意的,但是知道不论自己在怎么说,他已经决定了的事(情qing),通常是不能被常人所改变的,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看来自己以后要多加注意才是。

    因为总是讽刺自己,他现在说的话倒是对她起了免疫的作用,看着车窗外灯红酒绿的街道和两旁的店面,微风飘,夹杂着一首老歌。

    “你说你有点难追,想让我知难而退,礼物不需要最贵,只要香榭的落叶,营造浪漫的约会,不怕搞砸这一切,亲(爱ai)的,(爱ai)上你,从那天起,甜蜜的很轻易……”

    当李子辰回过头看她的时候,却发现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睡着了,看着她熟睡的脸颊,嘴角勾了勾,把一旁的车窗关上,车子也在以龟速行驶着。

    忙碌了一天,又要时刻的警惕着(身shen)边的人,就算是铁打的人,这会也需要休息,又何况是风潇潇。

    她这一睡,便到了凌晨,当风潇潇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他们还在车子中,不(禁jin)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看向坐在一旁的李子辰,眼中带着一些不解。<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