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36章
    风潇潇虽然不知道他又在背后做了一些什么手段,但是却也没有说什么,这监控,她也不屑于看。

    “恩,好的导演。”想到这里,她反倒安心的坐在那里等着。

    “你为什么不跟上去,好看看到底是谁在算计我们。”看着她的动作,小葵心中有些不解,这导演摆明了不想让我们跟过去。

    而且还有那个尉迟少爷,她现在倒是越来越觉得,他不是好人!

    “既然有人不想让我们过去,那为嘛还要跟过去,”而且你想跟过去就一定能够跟过去吗?这个也是不一定的,毕竟尉迟恭在那里站着,谁又知道他现在心中想的是什么。

    不过现在能够肯定的一点,她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想到这里,风潇潇的心中便不是那么的痛快了。

    “可是你就不愿意看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俗话说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因为这个地方人来来往往,小葵倒是没有多么大声的说话。

    “一会我们就知道结果了,而且结果怎么样,又不会有什么改变,只是一个结果罢了,”风潇潇看着杯中的花茶,花虽好,可是终有枯败的一天。

    人心否侧,就算真的是找到了是谁做的手脚,可是实质上并不会改变什么。

    “那好吧,也就你耐得住(性xing)子,如果是我的话,早就跟过去了。”小葵看了她一眼,最后还只是撇了撇嘴,并没有在往下说。

    只是跟着她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耐心的等着他们过来。

    当风潇潇等的百无聊赖的时候,便拿起了手机刷着新闻,只见有关自己的话题居然居高不下,她的心中一惊,便点开了内侬。

    里面一张自己今天的穿着照片,并附带着‘三线明星风潇潇衣着简单耍大牌’几个红色的字样,让她的嘴角抽了抽。

    现在的媒体都是不分青红皂白了么,单单一(身shen)衣着,便能够这样的评价自己,想到这里,风潇潇的唇角不(禁jin)抽了抽,又接着往下翻去。

    “我们的‘神仙姐姐’怎么可能会耍大牌,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原来清纯的美女的心底,都藏着污浊,难怪这个世道上那么多的白莲花,绿茶婊。”

    关于这些对话真是各种各样的都有,让风潇潇看得是眼花缭乱,她心底虽然气愤,但是光、气愤并没有什么卵用,想到这里,她不(禁jin)若有所思。

    “看什么呢,看的这么入迷,”只见她一手撑着胳膊,一手放在桌子上,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屏幕,坐在一旁的小葵终于按捺不住凑了过来。

    只见一大串的关于今天服装话题展开讨论,媒体更是夸大其词的批评风潇潇的孤高自傲,看的倒是让小葵愤愤不平。

    本来安然的(热re)搜排在第一,也因为风潇潇的事(情qing)被挤到了第二,显而易见的,这怎么看都像是与生俱来的招黑体制。

    “有没有觉得独占第一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qing)。”难得风潇潇还这么的乐观,与小葵打趣的说道,没想到这件事(情qing)能够把安然挤到第二,看来也不是一件多么坏的事(情qing)。

    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接近,谈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风潇潇慌乱的回到化妆间后,其他的明星也随即而来,原本死气沉沉的楼层变得(热re)闹起来。

    “潇潇,你觉得这件事(情qing)是谁做的,我怎么觉得是那个安然呢,你两个见面以来就一直针锋相对,你说她是不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小葵舒服的躺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睛,手里的咖啡不时的端起又放下,看起来很是慵懒和贵气。

    “小葵,没看出来啊,还可以当大侦探了。”

    风潇潇靠在阳台上,今晚的风虽然有些冷冽,但是天上的繁星一闪一闪的像是璀璨的宝石一样耀眼,会场布置的霓虹灯五颜六色的很是漂亮,和星星互相呼应很是美丽。

    “见怪不怪了,咱们这一路走来什么事(情qing)没见过,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是谁干的,根本就不用看什么监控。”

    风潇潇看着小葵安然一笑,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看着星空,脑子里一直闪现着李子辰看见安然时候的表(情qing),有些吃醋,也觉得有些奇怪。

    “潇潇,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葵在等待着风潇潇的回答,但是好像没有什么声音,猛然的坐起(身shen)。

    眼前的这个女人,眼睛直直的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会是在难过吧,自己好不侬易上个头条,还是因为这样的事(情qing),换做是谁都会觉得心里憋屈的,更何况风潇潇还是那种心思很是敏感的人。

    “潇潇?”

    “哦,我刚才走神了。”

    小葵叫了很多遍她的名字之后,终于有了些反应,一时间眼神里有些慌乱和茫然。

    “潇潇,你这是怎么了,刚才还活奔乱跳的呢,怎么这一瞬间就没有了声音了。”

    “我在想李子辰。”

    风潇潇把窗帘紧紧的拉上,声音压到最低,好像要说什么秘密的话,气氛营造的恰到好处,把小葵着实吓了一跳,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qing)要发生。

    “你们两个才分开多长时间,没有你这样虐待单(身shen)狗的啊。”

    小葵也把声音压到最低,生怕隔墙有耳,在惹出什么不必要的祸端,俗话说的好,祸从口出。

    “我现在可没有这样的心(情qing)秀恩(爱ai),再说了我和李子辰也没有什么恩(爱ai)可秀的。”

    “你可别说了,刚才还亲亲我我的在一起呢。”

    小葵装作很不(情qing)愿的样子,小嘴撅的老高,小眼神还不时的横扫着屋子里的一切。

    “不开玩笑,我们要认真的思考一下着个事(情qing),你有没有觉得安然和李子辰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风潇潇用手托着下巴,眼神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很有福尔摩斯的感觉,只是可惜她是个女的,要不然会更加的相似。

    “你的意思是说,安然是因为李子辰故意的针对你,这不会是你瞎猜的吧。”

    当风潇潇说出这个惊人的结论的时候,小葵的眼睛已经像铜铃那样的大了,她非常的好奇,风潇潇和李子辰的关系似乎没有她想像的那样美好,难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假象吗。

    “目前为止我没有任何的证据,就是凭着自己的第六感,这样的猜想,但是这个结论一直一直的在我的脑海里。”

    “我觉得不太可能,从来没有听别人说过这件事(情qing)。”

    小葵还是不敢相信,每次听见李子辰的任何传闻她都不肯相信,因为李子辰对风潇潇的好她都一五一十的看在眼里,是那样的用心,这样的想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qing)。

    “天哪,小葵你什么时候这么偏袒李子辰了,连我的话都不相信了,看不出来呀,如实招来是不是李子辰给了比什么庞大的好处。”

    被风潇潇这么一说,小葵的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的,感觉自己话太多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没有,你瞎说什么,我就是感觉李总对你(挺ting)好的,为人也非常的细心,总是怕你收欺负,一直在(身shen)边保护着你,这样的好男人已经不多见了,在说了还是多金又帅气的总裁,打着灯笼都难找。”

    听了小葵说的话,风潇潇默默的点了点头,觉得这话说的是没有错,李子辰看起来还是(挺ting)优秀的,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响当当的优点,数都数不过来,想到这里的她不(禁jin)偷笑起来。

    “风潇潇,你看你,真是口不对心,我就知道你说的压根就不是什么真心话,根本就是敷衍我的话,哼。”

    小葵的嘴撅的比刚才更加的高了,她深深的受伤了,她觉得风潇潇是在故意的捉弄自己,本来心里甜蜜的了不得,就是不说出自己真是的想法。

    “好啦,我不逗你开心了,说实在的吧,我和李子辰之间是不可能长久的,我们不是一路人,自从签了那份合同开始,我觉得他有点利用我的意思,当然我不否认他有的时候确实对我非常的好,但是心里总是会有这样的感觉。”

    风潇潇双手互相的揉搓着,不自觉的越来越用力,还想是用这样的方法在排解自己心里的苦闷,不一会纤细水嫩的双手白里透着安然的红晕。

    小葵看着紧张的风潇潇,心里有些心疼,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是真正的靠的住的,更别说像李子辰这样长相帅气又多金的少爷了,别说是什么都没有的小姑娘了,就连各路美艳优秀的明星估计都已经觊觎他很久了。

    所以说风潇潇的顾虑不是多于的,而是必须要在意的,既然她自己都觉得和李子辰之间没有很大把握的话,估计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希望了,只是小葵没有想到风潇潇会这么冷静的说出这个结论,以至于她感觉风潇潇好像是在讲述别人的事(情qing)。

    “小葵,你不要想太多,我没有事的,我就是在整理自己的思绪。”

    风潇潇看着小葵惊讶的表(情qing)觉得这个小丫头还是经历的事(情qing)太少了,一点点小小的坎坷就足以让她心神不定,手足无措,像这样重大的事(情qing),自己还是跟侬安说比较好,侬安可是见过大风浪的人,自己的这点小事根本就不算什么。

    “话虽然是这么说,其他的事(情qing),我们就不要想了,眼下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就这么算了嘛?”

    小葵不想让风潇潇陷入悲伤中,巧妙的转移了话题,感(情qing)的问题是谁也说不准的,还是需要自己去感受和做决定。

    “这件事(情qing)怎么可以就这么算了呢,着明摆着就是有人跟我过不去,忍气吞声不是我风潇潇的风格。”

    房间里弥散着火药的味道,风潇潇长长的睫毛可以准确的碰撞在一起,眼睛眯成一条缝隙,闪烁着凶狠的光芒。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渐渐的响起,打断了风潇潇和小葵的思绪。

    “谁啊。”

    小葵紧张的在沙发上跳下来,第一时间走到门口,那神(情qing)感觉是有什么天大的秘密一样。

    “你好,我是服装顾问,来给风小姐送衣服的。”

    “衣服?”

    “是的,麻烦小姐开一下门。”

    小葵悄悄的回过头,小表(情qing)像是偷地瓜的贼一样,充满的谨慎。

    “潇潇,你说开不开门,感觉来者还是(挺ting)善良的。”

    风潇潇看着紧闭的门,心里猛然一紧,这是什么意思,发布会都结束了,还来送什么衣服,难道是什么(阴yin)谋。

    “小葵,来者是客,我倒是想要看看,还有什么样的把戏在等着我。”

    “好,我这就开门。”

    当小葵轻轻的把门打开的时候,只见一个衣着得体的女人托着一(套tao)礼服笔直的站在门口,看起来非常的有素质,和女流氓的形象感觉偏离的太过于遥远。

    “风小姐你好,这是你的礼服,请你接收一下。”

    女人恭敬的抬起手里的礼服,像是在参拜一样的来到风潇潇的(身shen)边,阵仗特别的吓人,一时间房间陷入了沉默,谁也不知道应该在如何开口。

    “风小姐?”

    在女店员的催促中,风潇潇瞬间的回过神来。

    “哦,那个这是什么礼服,发布会已经结束了,用不着礼服了。”

    刚才尴尬的场景风潇潇还记忆犹新,可能这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瞬间,不能说超级的丢脸,因为在她的心中,衣服或者是首饰都无所谓,作为明星风潇潇是非常节俭的,因为她知道苦(日ri)子是什么样的。

    “不好意思,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只是送衣服的。”

    “如果你这样说的话,就请你把衣服拿回去吧,这不是我想要的,从哪里拿来的就送到哪里去。”

    风潇潇收起尖锐的眼神,多了一些不屑,不管这件礼服是谁送的,必然和这件闹剧有着分不开的关系,看来是小偷先开始心虚了。

    从开始迫不得已的进入娱乐圈以来,事(情qing)一件又一件的接踵而来,总是让风潇潇搓手不及,但是这倒是磨练了她的意志和决心。

    暖黄色的灯光一个接着一个的亮了起来来,整个走廊里透着温暖的气息,它不在想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更不像是个刚刚发生意外的犯罪现场,它温馨的像个家,这样的感觉或许是风潇潇的错觉,但是当尉迟恭在走廊尽头出现的时候,一切都显的是那样的和谐。

    “风小姐,你一定要收下啊,这是我的工作,请你不要难为我,要不然我也没有办法交代。”<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