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37章
    站在门口的女人眼睛里透漏着慌乱的神色,脸色没有刚才的红润,渐渐变成了苍白,要知道她所服务的这么多人,随便找出一个来她都是得罪不起的,自己知识一个小小的职员,也没有什么背景,万一得罪了谁,自己都是没有办法交代的。

    “你快出去,没有听见我们家潇潇在说什么吗,我们不需要你的好心,赶紧拿走。”

    小葵张牙舞爪的挡在风潇潇的前面,生怕眼前的这个女人对风潇潇有什么不利,在娱乐圈什么奇怪的事(情qing)都出现过,谁知道着个女人是不是被别人利用,来伤害风潇潇的。

    “风小姐,我真的没有什么其他的意图,我就是单纯送衣服的,请你也不要为难我。”

    当小葵听见她这么说的时候,心里非常的不乐意,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我们故意要刁难你吗。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葵刚想要冲上前去的时候,被风潇潇拉了回来,节外生枝的事(情qing)还是要非常注意的好,要不然自己的绯闻会越来越多。

    “对不起,我们刚才错怪你了,但是礼服我们真的不能要,这样你可以理解吗?”

    风潇潇试探(性xing)的说着,希望双方都有所退步,在这样的小事上搞的彼此都不愉快,是非常没有必要的。

    “这个没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这件衣服已经付过款了,对方要求我们必须送到你的手上,要是你不收的话,我的工作恐怕就保不住了,小姐,请你能够理解我们一下。”

    站在门口的店员看样子应该是刚来不久,(身shen)子随着紧张的心(情qing),不由的颤抖着,好像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自己一个小小的三线演员都能够把她吓成这样,其他的明星大腕更不用说了。

    风潇潇看着店员手里华丽的礼服,应该是价格不菲,一针一线都是纯手工制作的,上面的金丝线还有各种颜色的水晶和钻石,最惊艳的是(胸xiong)前的那片红色的碎宝石拼凑起来的百合花,美的都可以让人窒息。

    她(爱ai)不释手的在上面摸模着,心里面的两个小人在相互争斗着,一个大声的说着快点收下吧,这么美的礼服,另一个就镇定比划着,不义之财是不能收的。

    风潇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竟然有些慌乱了,手臂伸向前去,想不由自主的把它占为己有,但是刚才发生的事(情qing)她并没有忘记,万一这件衣服上有自己看不见的暗器怎么办。

    就在风潇潇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双闪亮的皮鞋出现在她的眼帘里,这是一双男人的鞋,是今年范思哲的新款,在她的(身shen)边出现的这几个男人,就是尉迟恭是范思哲的死忠粉,每年的走秀都会去看,顺便都会把新款全部买回来,想都不用想,这个人是谁。

    “收下吧,放心肯定是没有毒的,它即不会吃了你,也不会让你中毒(身shen)亡,就是普通的一件礼服而已,没有什么暗器。”

    尉迟恭笑眯眯的看着目光空洞的风潇潇,仔细端详着,长的还是还是非常好看的,就是不知道该如何打扮,真是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看什么看,离我远一点,咱两可没有那么熟。”

    风潇潇翻白眼的样子,一瞬间把尉迟恭逗的哈哈大笑,这个疯丫头还真是不知道好歹,什么样的话都敢说,什么样的事都敢做。

    “是吗,咱们两个已经见了不知道多少面了,还不熟吗,那你这记(性xing)就是太有问题了,而且是有大问题,要不然咱们现在就去医院里看看。”

    风潇潇被尉迟恭气的压根痒痒,这是什么说法,这么个讨厌鬼,不管在那里都能够遇见,真是邪门了。

    “风小姐,这件礼服就是这位先生定的,这下我就放心了。”

    看着冤家路窄的两个人,店员想笑,又不好意思,就只能把这件礼服匆忙的放在风潇潇的手里,买主也在,收件人也在,看来应该是没有自己什么事(情qing)了,还是赶紧的走人把,要不然在出现什么幺蛾子,自己可担待不起。

    还没有等风潇潇反应过来,那件昂贵的礼服就已经沉甸甸的来到了她的手上,最初的风潇潇是拒绝的,但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美女店员已经走掉了。

    “喂。”

    风潇潇觉得这样手下礼服非常的没有面子,尤其是上这尉迟恭的面,感觉特别的不好受,自己刚才失态的样子肯定让他看了一个遍。

    尉迟恭装作一副正经的样子,嘴角还是会忍不住的牵动出一丝的笑意,在他的眼里风潇潇就像是个孩子一样好骗,满脑子都是单纯的想法。

    “怎么,这么好看的礼服,你是觉得它配不上你呢,还是因为不舍得穿呢。”

    风潇潇看着尉迟恭(阴yin)阳怪气的样子就觉得生气,自己最近这是倒什么霉了,为什么总是遇见这个花花公子,真是点背。

    “给,这是你的礼服,可不是我的礼服,尉迟少爷花心思好不侬易预定上的礼服我怎么可以霸占呢。”

    说完就把那件(爱ai)不释手的礼服扔到了尉迟恭的手里,心里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她依然决绝的撒手了,自古以来就是士可杀不可辱,风潇潇的骨子里就剩下这点仁义侠胆了,现在全部用在了和自己赌气上了。

    小葵站在两个人的后面,觉得自己有些多余,虽然她对尉迟恭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这一次他能够出手相救,形象上提升额一大截,看起来没有以前那么的讨人厌了。

    “尉迟少爷,你可不要听潇潇胡说,她可是特别的喜欢,真的,你没来的时候她的那双眼睛直直的在礼服上都挪不开眼,你不要建议啊,我替她收着。”

    小葵跟了风潇潇这么长的时间,怎么会不了解她,就她那股撅劲,即使再好的东西她也不会破坏自己的原则,既然是这样那就自己出面吧,她既然有原则自己就不要有原则了,这样在娱乐圈里混是得吃亏的。

    “还是小葵有眼力见,就是吗,不管是什么别人送了就是带表着一份心意,哪有说往外扔的,你说是不是小葵。”

    “就是,就是,尉迟少爷说的都对,你不要和潇潇一般见识啊。”

    小葵的笑侬像朵花一样灿烂,这样灿烂的笑侬不(禁jin)让风潇潇觉得有些不适应,这个狗腿子小葵居然不和自己站在统一战线上,真是丢脸。

    “小葵,你干什么呢,我是不会穿的,快点还给尉迟少爷。”

    严厉的语气中夹杂着些许疑问,不(禁jin)有些让人觉得非常的不适应,风潇潇从来都没有这样跟小葵说过话,平时他们就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矛盾,在说了小葵是风潇潇的助理,也没有什么好吵的,只要按照她的意思办事就不会错的。

    可是这一次小葵看着风潇潇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好姐妹竟然会这样的命令自己,但是她并没有生气,在小葵的心里风潇潇永远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好,好,我还回去,可是等一下的晚宴你可是没有衣服穿了。”

    事事捉弄人,风潇潇就准备了一(套tao)衣服,本来就是发布会穿的,这下到好衣服不见了不说,发布会的现场还上了头条,等一下的晚宴可是圈里的大腕云集,自己依然没有衣服穿,这是谁给自己下的圈(套tao),真是太狠了。

    “我真的放回去了,你别后悔啊。”

    小葵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前走着,象征(性xing)的把这件衣服递到尉迟恭的手里,有些假惺惺的试探,但是平时聪明伶俐的风潇潇却一时间乱了阵脚,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

    “小葵。”

    声音小的像蚊子哼哼一下,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你,但是小葵就像和风潇潇商量好了一样,转(身shen)就把衣服拿了回来。

    “那个尉迟少爷,衣服我们收下了,改天我们会登门拜访的,真是万分的感谢。”

    “哎,别呀,风潇潇还没有说要呢。”

    “是吗,可能是你贵人的走神了吧,刚才潇潇明明都已经谢过你了,肯定是你走神了。”

    尉迟恭让这个精明的小葵弄的有些莫名其妙,好像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一样,风潇潇感谢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耳边回((荡dang)dang)着。

    “那好吧,一会儿宴会见吧,放心,不管有什么意外要发生,我都会站在你(身shen)边的。”

    “谁要你站在(身shen)边,说的怪(肉rou)麻。”

    风潇潇虽然胡阿是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暖暖的,这么长时间以来,能够了解自己,懂得自己需要什么的人海真是不多,但是这个尉迟恭,却每一次都在自己的(身shen)边,总是能够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看着尉迟恭渐渐远去的(身shen)影,风潇潇的心里有一种叫做期待的因素在慢慢的滋生着,或许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就是站在门口看着他的影子消失在走廊的尽头,那颗心脏分明是满满的装不下任何一个人。

    “潇潇,你别看了,人都已经走远了。”

    小葵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偷笑,她知道风潇潇肯定对尉迟恭又一点心动,只是她不想承认罢了,在她的心中还有更多的温暖的地方是属于李子辰的,但是小葵自从遇见遇见尉迟恭以来,她更希望风潇潇和他在一起,因为无论什么时候,尉迟恭都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身shen)边。

    “死丫头,我发现你今天很是不一般,成了接话小能手了是吧,什么话都赶说,一点都不堪我的眼色。”

    “看你的眼色着美丽的礼服就已经被你扔回去了。”

    “着礼服本来就不属于我的,扔回去不行啊。”

    “可是礼服时没有错的,你来看看这么好好的手工,这么仔细的针脚,放在一个男人的手里就真是太可惜了。”

    “不错呀,以前都小看你了,对衣服还有研究呢。”

    “那可是,在没有遇见你之前,我可是学服装设计的,虽然最后没有学成,着表面的材质我还是能够看出来的,是好东西,要好好保管,这衣服就是设计师的灵魂。”

    “好,我好好保存它的灵魂的,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风潇潇其实非常喜欢这件礼服,自从看见它的第一眼她就想要穿上它,但是由于自己是好面子的人,就不得不放弃,幸亏小葵在这里把自己这个莽撞的行为给制止住了,要不然尉迟恭转(身shen)的那一秒,她就会后悔想要去撞墙。

    “好妹妹,原来你已经回来了,怪不得没有看见你呢。”

    风潇潇的视线还没有收回来,眼神里有些恍惚,在安然笔直的站在她面前的时候,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

    “啊,我刚回来。”

    小葵真是无语了,现在的风潇潇脑子里菲长的混乱,吓得她眼球都要掉到地上了,着可是安然啊,风潇潇你个缺心眼的,干嘛要笑的这么花枝乱颤的,愁死人了。

    “安然小姐叶才回来吗?”

    “潇潇,不要这么客气,叫我姐姐就行了,拍完电影以后,我们也不要生分了,有时间多走动走动。”

    “好的,这是我的荣幸,还有好多的事(情qing)要向安然姐请教。”

    就在风潇潇和安然了的火(热re)的时候,小葵见机行事,瞬间把手里的礼服藏了起来,在还没有找出偷衣服的真凶之前,谁都有可能是这个人,并且安然的嫌疑最大,不能让她发现风潇潇已经有了备用的衣服,要让她空欢喜一场。

    “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为妹妹做的,我就先回去休息了一会宴会见。”

    安然邪魅的看了一眼躲在风潇潇(身shen)后的小葵,好像是警告也是挑衅,那穿透灵魂的眼神把小葵吓了一跳,一时间不明白安然为什么会这样的看自己。

    “好的,安然姐,一会见。”

    风潇潇听着自己甜腻的声音,心里有些犯恶心,这是什么(情qing)况,接二连三的都来找自己,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排场了,制片人,一线女星,想想就头皮发麻。

    “潇潇,你说安然这是在主动跟我们示好吗,她不是一直在把你看成是眼中钉吗,怎么今天会这样的随和。”

    “谁知道呢,管她怎么想的呢,要是成心想要害我,怎样都有机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顺其自然。”

    “也只能这样办了,谁让我们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呢。”

    “放心,只要咱们两个在一起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来让我们喝杯红酒压压惊。”

    “好,临危不乱。”

    在这样尔虞我诈的世界里生活的久了,最重要的就是保持一个好心态,只要是不妨碍到自己,就该吃吃该喝喝,这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