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38章
    几杯酒下了肚,加上房间里的昏暗的灯光也非常的温馨,风潇潇渐渐睡了过去,可能是今天的形成太满了,也可能是发布会的时候太过于慌乱,竟然疲惫的睡着了。

    宴会和发布会相比就没有那么(热re)闹了,少了那些讨厌的记者,算是清净了很多,明星们也都随意了很多,他们的这一面是谁也没有见过的。

    (热re)(热re)闹闹的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导演和演员,还有一些知名的艺人都准时来到了晚会现场,互相的问好和敬酒,个个都眉飞色舞的。

    此时的尉迟恭真像是个花花公子哥,当然他平时也非常的花花公子,只是(身shen)边的没有就那么有数的几个,先到个不一样了,那些想要接着尉迟家的名望往上爬的小明星可是不仅期数。

    红色的圆形沙发上,尉迟恭潇洒的坐在最中央,左边有喂水果的,右边有按摩的小姐,还真是全(套tao)服务,哪一样都没有落下。

    “尉迟哥哥,你别光忽悠我,你可要说话算话,下次的电影里一定要给我留一个位置,你可不能骗我啊。”

    “好好,我尉迟恭说话算话,但是有一个要求。”

    “你说,尉迟哥哥,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一个(身shen)穿(性xing)感透视装的美少女妖娆的把腿缠绕在尉迟恭的腰间,幸亏尉迟恭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心里都没有任何的波澜,只是一个劲的贫嘴。

    “好好的伺候本少爷,要什么就有什么。”

    “那当然了,你看我现在还不够吗。”

    原本稀薄的衣服就已经很是暴露了,美少女这下就更加的拼了,整个的吊带全然的滑落在(胸xiong)前,坦((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大(胸xiong)一跳一跳的马上就要跳出来了,很多好色的男士都已经血脉喷张的向着眼睛冒桃心了。

    可是尉迟恭却非常的淡定,好像没有任何的事(情qing)发生,这样的场面他可是见得多了,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爬上尉迟恭的(床chuang),但是谁也没有成功过,淡然尉迟恭随意说过的话也自然都是不算数的,根本就没有什么信用可讲。

    在他的心里男人和女人都是各取所需罢了,哪有什么约定可言,要是都这么认真的话,尉迟恭可是有的忙了。

    在甜腻的声音中,尉迟恭猛然的抬起头来,把围绕在自己(身shen)边的辣妹都赶走,今天这个宴会风潇潇可是会出现,要是让她看见自己的样子,估计又得而言相向,没有任何还嘴的余地。

    他用目光扫视了整个会场,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慢慢的笑侬,但是就是不见风潇潇的(身shen)影,即使是没有灯光的死角,他也仔细的辨认了,就是没有。

    尉迟恭心里不(禁jin)的好奇起来,这是去什么地方了,不是说好的要理宴会的吗,如果不来的话就太不给导演面子了,得罪了导演以后再次合作就非常的困难了。

    其实尉迟恭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看看风潇潇穿那件礼服的样子,自己精挑细选的应该是没有错的,可是风潇潇的人呢。

    “导演,我敬你一杯酒,预祝这次的电影大卖。”

    安然换下了那件低调的礼服,换上了高贵的酒红色的丝绸长裙,玲珑有致的(身shen)材在裙子的衬托下更加的完美。

    “有像安然小姐这么出色演员助阵一定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期待我们下次的合作。”

    “那可真是太感谢导演了,我最近才刚刚回国,还请各位同行伤口饭吃。”

    “你这是太客气了。”

    导演嘴上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是心里还是了开了花,能够拍好导演的马(屁pi),未来的演艺道路就坦坦((荡dang)dang)((荡dang)dang)了,肯定是一路的绿灯。

    尉迟恭看着安然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敬酒也未免太早了吧,所有的演员都还没有来全,看起来有些故意。

    不知不觉中,尉迟恭的手心慢慢的冒起了虚汗,莫名其妙的担心在他的心里蔓延开来,心里的感觉告诉他风潇潇有可能出事了,要不然走红毯的过程马上就要结束了,她还没有来,肯定有什么事(情qing)在阻挡着她。

    尉迟恭的心思很准确,此时的风潇潇还在化妆间里昏昏(欲yu)睡,这就有些蹊跷了,连小葵都浑水在风潇潇的(身shen)边。

    他们两个并不是那种一杯倒,新不说风潇潇,小葵的酒量可是惊人的很,估计连壮汉都不能抵挡住她的酒量。

    可能是外面的环境太过于嘈杂,风潇潇渐渐有了意识,眼睛在慢慢的睁开,但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头疼。

    “小葵,小葵,几点了。”

    没有任何的回音,小葵依然在昏昏(欲yu)睡,没有任何想要醒来的意思。

    风潇潇慌乱的站起(身shen),走到门口想要开门走出去透透气,可是门怎么样都打不开,好像是被人反锁了。

    她慌乱了,今天是怎么回事,所有的事(情qing)都排山倒海的向风潇潇扑来,紧迫的感觉让风潇潇有些呼吸不畅。

    风潇潇已经使出吃(奶nai)的技术了,门还是直(挺ting)(挺ting)的矗立在那里,纹丝不动就是不想让自己出去,她觉得非常的无力,小葵还在昏睡,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自己好像被困在这里,风潇潇的心里生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接二连三的事(情qing)来的那么蹊跷,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操cao)cao)纵和陷害。

    “有人吗,放我出去,有人吗。”

    声音越来越小,这次现场的化妆间隔音的效果特别的好,即使外面有人也(挺ting)不见风潇潇的呼救声,更何况现在大家都去参加宴会了,根本就没有人。

    越是着急,越是没有办法,她的脑子已经不会在思考了,紧张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大脑一边空白,心里在默念着这下肯定是完蛋了,完蛋了,刚才被人陷害设计被媒体说是耍大牌,这次如果自己在不出现的话就不用在娱乐圈里混了。

    手机短信的声音把她下了一跳,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信息,就是各大媒体的新闻推送,但是这声音倒是提醒了她,用手机打电话求救啊,这样简单的办法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自己的脑子真是笨到家了。

    风潇潇把手机的通讯录翻了一遍,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她不想这点小事就惊动李子辰,也害怕被媒体拍到,更还怕在有什么负面的新闻扑来,到那个时候,自己就没有办法控制住场面了。

    侬安和任飞还在医院,等他们赶来宴会就已经进行到一半了,在过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更何况她也不想让侬安担心,小葵还和自己在一起,这下倒好,拿着手机不知道给谁打的窘境竟然出现在了她的(身shen)上。

    “冷静,一定要冷静,越是慌乱就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就越出不去。”

    风潇潇虽然紧张的手都在发抖,但是她还是在努力的劝告着自己,只要冷静就会有办法,冷静就会有办法。

    整个宴会变的(热re)闹起来,各路的明星都已经准时到达,幸运的是导演正在兴头上,还没有注意到风潇潇没有到场,可是一会宴会开始的时候各位主创人员都要上台致辞,风潇潇如果不在场,不久露馅了,自己演出的电影都不来参加,这样的话如果被别人传出去对她的名声可不好。

    风潇潇毕竟是刚刚发展起来的新人,有太多双眼睛在暗地里关注着她,稍微犯一下错误就会让别人落下把柄,再有翻(身shen)的机会就非常的困难了,尉迟恭一想到这里,就在也做坐不住了,把(身shen)边围绕的辣妹都赶走,心(情qing)烦躁起来。

    不管从哪个角度说,尉迟恭的担心都不是多余的,这部影片是尉迟家投资拍摄的,这一次是自己上任以来第一次监制整部电影的拍摄,他可不想自己的事业还没有发展起来就被风潇潇这个小明新的绯闻盖过电影的风头。

    “尉迟少爷,我敬你一杯,要不是你的慷慨相助,也不会有这么好的电影,当然我这个女主角还是要多仰仗你提拔了。”

    不知道是安然看出了尉迟恭的慌乱,还是因为真的心有诚意,这个女人隐藏的太深,着实有些让人猜不透,阅变女人无数回的尉迟恭一时间也没有了任何的办法。

    “安然小姐真是太客气了,还是你演技好,要不是你倾(情qing)加盟,我有在大的本事也没有用武之地。”

    尉迟恭是个不羁的男人,平时也不用巴结谁,自然着客气话说的有些不顺畅,还有一些老气横秋额感觉。

    “咱们两个就不用客气了,一回生两回熟,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这是自然。”

    别看尉迟恭笑嘻嘻的,但是他的内心,可是在狂跳不止,总是感觉有什么样的事(情qing)要发生。

    安然刚刚回国,对尉迟恭的势力根本就不了解,她只是知道尉迟家的人是得罪不起的,但是她总是觉得娱乐圈里有李子辰在,就不会有别人赚钱的机会。

    这样的想法是片面的,没有人的势力是一程不变的,李子辰的势力渐渐衰弱,尉迟恭的势力却越来越厉害。

    “尉迟少爷,我们一起过去吧,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安然谄媚的样子,让尉迟恭觉得有些恶心,本来年纪一把就不小了,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多么水灵的小姑娘呢,一掐一汪水的,都不知道自重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别看平时的尉迟恭是个不怎么洁(身shen)自好的花花公子,可是他对女人的要求可是多了去了,能够进他(身shen)的人毕竟是纯洁的,没有任何污点的,在安然还没有遇见青峰之前,或许还能称的上是纯洁,可是自从有过那一晚之后,她就只能是红颜祸水的女人了。

    “你先过去吧,我等一会儿在过去。”

    安然好像觉得他哪里有些不对,但又说不上来什么。

    “好,那我就先过去了。”

    尉迟恭焦急的看了一下手表,风潇潇的(身shen)影还是没有出现,顺手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突然想到自己并没有风潇潇的手机号,气恼的把脚下地毯踢了起来。

    “放我出去。”

    尉迟恭在焦急的寻找风潇潇的时候,风潇潇也非常焦急的想要出去,此时此刻风潇潇是最着急的人,这个宴会可是关系到她未来的事业发展。

    安静的走廊里,没有任何的声音,所有的人都去参加宴会了,谁也不会想到就在这个重要的时刻,风潇潇竟然如此狼狈的被反锁在房间里。

    第一次风潇潇被急哭了,一直抽泣着,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滑落下来,她感觉的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充满了恶意,没有任何的善良可言,自己只是一个刚刚出道的小明星,还没有成什么气候就这样的被人对待,以后的生活真的是不堪入目。

    其实女人在最脆弱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把最坏的打算都在大脑里过一遍,然后再无助的流眼泪,所以说在轻视的女人都需要男人的关心和关(爱ai)。

    声嘶力竭的风潇潇觉得浑(身shen)无力,睡的像猪一样的小葵在不停的翻滚着(身shen)子,她在找寻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准备睡觉到天明。

    风潇潇很是生气,自己在这里喊了半天的门了,小葵依然在保持着一个姿势睡觉,看起来真是特别的让人生气,这叫什么事,不都是助理为自己的主子排除万难吗,这倒好自己成了小葵的助理了,她该做的事(情qing)自己都做了。

    可是风潇潇转念一想觉得特别的奇怪,自己和小葵没有喝多少,知道一会儿还有宴会不敢耽误,所以就没有敢多喝,那为什么会昏睡过去呢,自己的酒量不好这是公认的,但是小葵的酒量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代替的。

    记得以前每次有应酬的时候,小葵怕耽误自己的工作,就替自己挡酒,一喝就是停不下来,但是从来都没有见她醉倒过,可是这次也就是一起喝了一杯,怎么就会醉倒了呢,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有想过来。

    现实摆在眼前,是傻子也能够明白过来,这明摆着是被人下药了,可是这能是谁呢,每个演员的化妆间都是有锁的,其他的外人是不可能进来的。

    左思右想的风潇潇一点头绪都没有,着急的直跺脚,这下可好了,本来自己好不侬易拿了一个最佳女配的奖,现在什么也没有了,那些可恶的媒体一定会说,三线小明星拿了最佳女配就不知道姓什么了,各种各样的负面消息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像自己铺来。

    想到这样恐怖的场面风潇潇就不由的发抖,自已一定要找一位大师看看,最近诸多事(情qing)都觉得不顺利,着实让自己后怕。<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