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39章
    宴会上(热re)闹的声音打破了风潇潇内心的平静,她还不想就这样的放弃,自己还没有完成自己的梦想,侬安还要来和自己一起居住,如果自己不工作了,就不会再有钱,如果没有钱就没有自己像样的生活。

    她转(身shen)飞奔到窗户旁边,努力观察者地形,风潇潇的化妆室位于二楼,即使能够跳下去应该也没有任何的意外,可是如果跳不正的话可能会伤到自己的脚踝,但是她还想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衡量事(情qing)的利于弊了,只有大胆的尝试才会有未来。

    风潇潇灵机一动,自己的化妆间里有很多(套tao)戏服,现在电影也拍完了,估计是用不到了,自己根本就不用冒着危险跳下去,只要把这些衣服打成结滑下去就可以了。

    “哎呀,风潇潇,你真的是太过于聪明了,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聪明的人呢。”

    风潇潇一边自言自语,边捆绑着那些华丽的衣服,说实话还真有些舍不得,不过舍不了孩子(套tao)不着狼,自己的未来可不能耽误在自己的心软上。

    废了很大的功夫,那些原本美丽的衣服就在风潇潇的巧手之下,变成了一根结实的绳子,着动手能力不得不让人佩服。

    戏服连接而成的长长的绳子,结实的被拴在栏杆上,风潇潇使劲拽了又拽,生怕有什么样的闪失,自己的胳膊腿都是挣钱的好能手,哪一点都不能出毛病。

    高跟鞋迅速的拖下,准备慢慢爬上栏杆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尉迟恭送给自己的礼服,不拿礼服出去也没有什么用。

    风潇潇再次跳回化妆间,眼睛的余光看见了排在桌子上熟睡的小葵,这个小丫头就睡在这里吧,,等她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就会来找自己了。

    礼服,高跟鞋,还有自己的化妆包,风潇潇一样都没有拉下,这可是做为一个明星的必备品,这些东西可不能落下。

    风潇潇照了见宽松的卫衣,把帽子用(身shen)子捆绑起来,变成了一个大小正好的袋子,把那些重要的物品全部放在袋子里,用袖子牢牢的系子自己的腰间,看起来像个小偷,要是让记者看见的话真是今天头条。

    幸亏风潇潇从小学舞蹈长大的,要不然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根本就完不成,就光着衣服连接成的绳子都不一定有人敢上去。

    和宴会的(热re)闹不一样,风潇潇的处境就是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摸摸的还要四处留意潜伏在草丛里的各路记者。

    比起风潇潇的惊心动批,尉迟恭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紧张的站在会场的入口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现在能够挂念风潇潇的也就只剩下尉迟恭了。

    本来尉迟恭是想要给侬安打电话的,问问风潇潇的手机号码,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这样总比在这里干等着强,可是他觉得自己交友太不慎了,竟然和林惊成了铁哥们,自己的这个铁哥们做了这么对不起侬安的事(情qing),自己怎么好意思给侬安打电话。

    手机亮了暗亮了暗,侬安的手机号码就在屏幕上显示着,尉迟恭就是拨打不出去,心里的负罪感在加重,侬安憔悴的面孔一直出现在他的眼前,要是自己能够阻止林惊就好了,要是自己能够及时的告诉侬安就好了。

    可是时间是不能倒流的,在怎么后悔的事(情qing)都是回不去的,只有自己摸摸的忍受,真不知道现在躺在医院里的侬安会是怎样的心(情qing),是不是也在失望。

    “尉迟少爷,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请你入座吧。”

    门口的侍者已经好几次的催促尉迟恭了,这是他的职责,可是现在的尉迟恭压根就没有参加宴会的心(情qing)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风潇潇这个名字就在他的心里扎了根,怎么也忘不了。

    “里面有些闷,你去给我拿杯酒,我一会就过去。”

    “好的少爷,如果有什么不舒服,随时听你吩咐。”

    “好的,非常感谢。”

    侍者的(身shen)影越走越远,自己的那些保镖也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这是一个绝妙的机会,尉迟恭偷偷的闪到树影的后面,准备抄近路去风潇潇的房间看一看,因为不想惊动那么多的人,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偷偷摸摸的前来探望。

    可能是在宴会的耀眼灯光下呆的时间有些久了,路灯的光亮已经满足不了尉迟恭眼前的需要了,到处都是黑乎乎的一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尉迟家的堂堂大少爷竟然会在这样的(情qing)景下,摸黑走夜路,平时真是想都不敢想象。

    周围真的是太安静了,他都能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不是那么均匀,心里毕竟会有些害怕,别看平时尉迟恭虚张声势的很厉害,其实他的胆子没有那么大,平时走夜路的时候都有自己的保镖伴随在左右,心里还比较得安定,可是这一次自己真的是硬着头皮向前走。

    远处一闪一闪的光亮吸引了他的注意,自己不可能这么幸运吧,能够在这么黑暗的地方发现宝藏。

    心里满怀欢喜的尉迟恭加快了脚步,刚才看见的光亮不是固定的,左右来回的移动,这下把尉迟恭下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还能移动呢,各种胡思乱想的场景在他的脑海里来回的闪现着。

    他就固定的站在那里,都不敢移动一下,本来是打算来找风潇潇的,这下倒好,万一自己在遇见什么不测,这场宴会就不能在进行下去了,最让人洗不干净的是自己和风潇潇一起消失,在外人看来这不就是私奔吗。

    有时候男人的胡思乱想比女人还要厉害,而且这样的想法完全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尉迟恭装作一副很镇定的样子,一动都不敢动,生怕有什么东西突然的冲出来,然后把自己带去不知名的地方。

    风潇潇顺着衣服绳子慢慢的向下爬着,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手就有点发抖,越是发抖双手越是没有力气,总是抓不紧那跟细细的绳子,心里莫名的有害怕,自己虽然大胆,可是这种事(情qing)还是第一次尝试,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意外。

    她像个树袋熊一样死死的扣住手里的绳子,她祈祷着自己可以顺利的完成这个高难度的动作,就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飞檐走壁都不是事。

    演戏就是演戏,都是有防护措施的,这里可什么都没有,虽然说是二楼,即使跳下去也没有什么关系,可是自己不能够灰头土脸的出现在宴会上,那样太没有面子了,自己再怎么说也是这个电影的主角不能有任何的差错。

    摇晃的越来越厉害的绳子,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这一下可把风潇潇刚才得意的意想全部都打破了,以为自己可以非常帅气的迎接地面,没有想到却在半空来回的摇晃起来。

    紧张的的氛围让她大气都不敢出,,只能硬着头皮努力的保持着平行,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和风潇潇比起来,尉迟恭的状况也不是那么的尽如人意,原本不到二百米的路程,在自己的意想中,变成了遥不可及的远方。

    一瞬间保持静止不动的风潇潇和步履缓慢的尉迟恭形成了一幅缓慢的动作片,晦涩难懂,一般人不知道他们在表达着什么,有些让人费解。

    还是尉迟恭的眼神比较好,那个闪闪发光的物体原来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而是远处房间镜子的反光造成的,可能是刚才的自己太过于慌乱了,没有仔细的观察地形,以至于自己吓自己。

    尉迟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想想刚才的自己未免觉得有些可笑,只是一个反光的影子竟然把自己吓成了这样,想想都真是可笑,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

    风潇潇就悬挂在离尉迟恭不远的地方,但是灯光太过于昏暗,根本就便是不出来那是什么,就尉迟恭的胆量没有掉头就跑已经是好事了。

    一阵冷风吹来,风潇潇下意识的紧了紧自己的外(套tao),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被悬挂在半空中,一直手的力量一旦被放开,(身shen)体就失去了是重力,向一侧严重倾斜,着实把风潇潇吓了一跳。

    “啊。”

    这个女人的尖叫声,吓的尉迟恭掉头就跑,满头冷汗,一颗都不想在停歇,还不住的在心里埋怨着自己,真是(爱ai)管闲事,风潇潇又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自己瞎着急个什么劲,脚步越来越快。

    等到第二声的尖叫传到尉迟恭耳朵里的时候,他已经接近宴会的入口了,但是他渐渐的放满了脚步,总是觉得这个声音非常的熟悉,仔细的回想着,在心里找寻着这个声音的主人。

    一时间尉迟恭恍然大悟,这不是风潇潇的声音吗,自己(身shen)边的朋友可没有这么大肺活量的,嘹亮的有点让人害怕。

    一时间他没有反应过来,他不认为风潇潇会有什么危险,可能也像自己被吓到了,可是声音一直不间断的传入他的耳朵,好像真的是遇到危险了,要姿色没有姿色,让(身shen)材没有(身shen)材的风潇潇怎么会遇见危险呢,一定不是冲着她的色相去的,估计是冲着钱财。

    刚刚原路返回的尉迟恭,再一次的向昏暗的化妆间走去,这次他没有害怕,而是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救命啊,救命啊。”

    一阵慌乱之后,风潇潇似乎已经丧失了理智,原本打算默默无闻的潜伏进宴会的她,在一个不小心抓空了绳子以后,就放声的大叫起来,也不怕被别人注意了,更不怕什么狗仔队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命,其他都是次要的,已经没人能够阻止她的呼救了。

    风潇潇已经在脑海里想好了,即使明天自己现在这样的德行被放到新闻的头条,也已经无所谓了,明星怎么了,明星也是需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任的,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一声又一声的呼救声,让尉迟恭觉得莫名的紧张起来,难道凤潇潇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吗,心里一紧加快了脚步。

    “风潇潇是你吗?”

    尉迟恭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风潇潇是安全的,只要她能够平安无事,尉迟恭的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的挂念风潇潇了,一点都不是自己的(性xing)格。

    “那个,潇潇啊,祝你好运,我就先走了。”小葵对着她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便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看着车子离她远处,风潇潇这个时候是想要逃开的,却见前面的车子向后倒退了几步,稳稳的停在自己的(身shen)边,她心中很是紧张,不由得往后退了退,抓着手机的手又紧了紧。

    “你还不上来,杵在那里做什么?”李子辰脸上明显的有些不悦,看着她这一脸呆萌的样子,到底是忍住没有下车,将车门的车锁打开。

    “啊?”等等,她此刻还处在一个懵((逼))的状态,而且这个车子怎么看着这么的眼熟,只见从车中下来一个高大的人儿,这怎么感觉和李子辰那么的相像。

    一件黑色的风衣穿在他的(身shen)上,让他更加的有型,当他走过来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倒退了几步,拿着手机又看了几眼,难不成现在的手机这么的神奇,还是安装的有傻妞系统。

    这一刻的她,却是越发的懵((逼)),看着眼前的人,满眼的不敢相信,眨了眨眼睛,却还是他,明明前一刻还在通着电话,这一刻却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怎么,看够了没有。”看着她这么的看着自己,像是拿着仪器在自己的全(身shen)上下扫了一遍似得,这感觉倒是让他心中有些不自在。

    但是看着她这澄澈的眼睛,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身shen)上,这点又让他有些欣喜。

    “看够了,不是的,我没有看你,”她下意识的回答他的话,小脸一红,又赶忙的否定道,开玩笑,她看他又不是因为他的长相。

    只是有些惊讶罢了,而这会她也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却是在想他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莫不是他跟踪着自己,想到这里,心中便淡定不下来,又想要抬起头,却是想到刚才他说的话,硬是忍住了。

    刚才她和尉迟恭说的话,他肯定都听到了,心中隐隐有些担忧,他会因为这些生气,倒是又往后退了几步,这一退,倒是退到了一旁的栏杆处。

    “就这么的怕我?”看着她这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着实惹恼了他,一下子便把她勾进怀中,看着她闪躲的眼神,想要忍住的火气终于还是发了出来。<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