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44章
    “小葵,你不要想太多,我没有事的,我就是在整理自己的思绪。”

    风潇潇看着小葵惊讶的表(情qing)觉得这个小丫头还是经历的事(情qing)太少了,一点点小小的坎坷就足以让她心神不定,手足无措,像这样重大的事(情qing),自己还是跟侬安说比较好,侬安可是见过大风浪的人,自己的这点小事根本就不算什么。

    “话虽然是这么说,其他的事(情qing),我们就不要想了,眼下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就这么算了嘛”

    小葵不想让风潇潇陷入悲伤中,巧妙的转移了话题,感(情qing)的问题是谁也说不准的,还是需要自己去感受和做决定。

    “这件事(情qing)怎么可以就这么算了呢,着明摆着就是有人跟我过不去,忍气吞声不是我风潇潇的风格。”

    房间里弥散着火药的味道,风潇潇长长的睫毛可以准确的碰撞在一起,眼睛眯成一条缝隙,闪烁着凶狠的光芒。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渐渐的响起,打断了风潇潇和小葵的思绪。

    “谁啊。”

    小葵紧张的在沙发上跳下来,第一时间走到门口,那神(情qing)感觉是有什么天大的秘密一样。

    “你好,我是服装顾问,来给风小姐送衣服的。”

    “衣服”

    “是的,麻烦小姐开一下门。”

    小葵悄悄的回过头,小表(情qing)像是偷地瓜的贼一样,充满的谨慎。

    “潇潇,你说开不开门,感觉来者还是(挺ting)善良的。”

    风潇潇看着紧闭的门,心里猛然一紧,这是什么意思,发布会都结束了,还来送什么衣服,难道是什么(阴yin)谋。

    “小葵,来者是客,我倒是想要看看,还有什么样的把戏在等着我。”

    “好,我这就开门。”

    当小葵轻轻的把门打开的时候,只见一个衣着得体的女人托着一(套tao)礼服笔直的站在门口,看起来非常的有素质,和女流氓的形象感觉偏离的太过于遥远。

    “风小姐你好,这是你的礼服,请你接收一下。”

    女人恭敬的抬起手里的礼服,像是在参拜一样的来到风潇潇的(身shen)边,阵仗特别的吓人,一时间房间陷入了沉默,谁也不知道应该在如何开口。

    “风小姐”

    在女店员的催促中,风潇潇瞬间的回过神来。

    “哦,那个这是什么礼服,发布会已经结束了,用不着礼服了。”

    刚才尴尬的场景风潇潇还记忆犹新,可能这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瞬间,不能说超级的丢脸,因为在她的心中,衣服或者是首饰都无所谓,作为明星风潇潇是非常节俭的,因为她知道苦(日ri)子是什么样的。

    “不好意思,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只是送衣服的。”

    “如果你这样说的话,就请你把衣服拿回去吧,这不是我想要的,从哪里拿来的就送到哪里去。”

    风潇潇收起尖锐的眼神,多了一些不屑,不管这件礼服是谁送的,必然和这件闹剧有着分不开的关系,看来是小偷先开始心虚了。

    从开始迫不得已的进入娱乐圈以来,事(情qing)一件又一件的接踵而来,总是让风潇潇搓手不及,但是这倒是磨练了她的意志和决心。

    暖黄色的灯光一个接着一个的亮了起来来,整个走廊里透着温暖的气息,它不在想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更不像是个刚刚发生意外的犯罪现场,它温馨的像个家,这样的感觉或许是风潇潇的错觉,但是当尉迟恭在走廊尽头出现的时候,一切都显的是那样的和谐。

    “风小姐,你一定要收下啊,这是我的工作,请你不要难为我,要不然我也没有办法交代。”

    站在门口的女人眼睛里透漏着慌乱的神色,脸色没有刚才的红润,渐渐变成了苍白,要知道她所服务的这么多人,随便找出一个来她都是得罪不起的,自己知识一个小小的职员,也没有什么背景,万一得罪了谁,自己都是没有办法交代的。

    “你快出去,没有听见我们家潇潇在说什么吗,我们不需要你的好心,赶紧拿走。”

    小葵张牙舞爪的挡在风潇潇的前面,生怕眼前的这个女人对风潇潇有什么不利,在娱乐圈什么奇怪的事(情qing)都出现过,谁知道着个女人是不是被别人利用,来伤害风潇潇的。

    “风小姐,我真的没有什么其他的意图,我就是单纯送衣服的,请你也不要为难我。”

    当小葵听见她这么说的时候,心里非常的不乐意,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我们故意要刁难你吗。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葵刚想要冲上前去的时候,被风潇潇拉了回来,节外生枝的事(情qing)还是要非常注意的好,要不然自己的绯闻会越来越多。

    “对不起,我们刚才错怪你了,但是礼服我们真的不能要,这样你可以理解吗”

    风潇潇试探(性xing)的说着,希望双方都有所退步,在这样的小事上搞的彼此都不愉快,是非常没有必要的。

    “这个没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这件衣服已经付过款了,对方要求我们必须送到你的手上,要是你不收的话,我的工作恐怕就保不住了,小姐,请你能够理解我们一下。”

    站在门口的店员看样子应该是刚来不久,(身shen)子随着紧张的心(情qing),不由的颤抖着,好像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自己一个小小的三线演员都能够把她吓成这样,其他的明星大腕更不用说了。

    风潇潇看着店员手里华丽的礼服,应该是价格不菲,一针一线都是纯手工制作的,上面的金丝线还有各种颜色的水晶和钻石,最惊艳的是(胸xiong)前的那片红色的碎宝石拼凑起来的百合花,美的都可以让人窒息。

    她(爱ai)不释手的在上面抚模着,心里面的两个小人在相互争斗着,一个大声的说着快点收下吧,这么美的礼服,另一个就镇定比划着,不义之财是不能收的。

    风潇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竟然有些慌乱了,手臂伸向前去,想不由自主的把它占为己有,但是刚才发生的事(情qing)她并没有忘记,万一这件衣服上有自己看不见的暗器怎么办。

    就在风潇潇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双闪亮的皮鞋出现在她的眼帘里,这是一双男人的鞋,是今年范思哲的新款,在她的(身shen)边出现的这几个男人,就是尉迟恭是范思哲的死忠粉,每年的走秀都会去看,顺便都会把新款全部买回来,想都不用想,这个人是谁。

    “收下吧,放心肯定是没有毒的,它即不会吃了你,也不会让你中毒(身shen)亡,就是普通的一件礼服而已,没有什么暗器。”

    尉迟恭笑眯眯的看着目光空洞的风潇潇,仔细端详着,长的还是还是非常好看的,就是不知道该如何打扮,真是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看什么看,离我远一点,咱两可没有那么熟。”

    风潇潇翻白眼的样子,一瞬间把尉迟恭逗的哈哈大笑,这个疯丫头还真是不知道好歹,什么样的话都敢说,什么样的事都敢做。

    “是吗,咱们两个已经见了不知道多少面了,还不熟吗,那你这记(性xing)就是太有问题了,而且是有大问题,要不然咱们现在就去医院里看看。”

    风潇潇被尉迟恭气的压根痒痒,这是什么说法,这么个讨厌鬼,不管在那里都能够遇见,真是邪门了。

    “风小姐,这件礼服就是这位先生定的,这下我就放心了。”

    看着冤家路窄的两个人,店员想笑,又不好意思,就只能把这件礼服匆忙的放在风潇潇的手里,买主也在,收件人也在,看来应该是没有自己什么事(情qing)了,还是赶紧的走人把,要不然在出现什么幺蛾子,自己可担待不起。

    还没有等风潇潇反应过来,那件昂贵的礼服就已经沉甸甸的来到了她的手上,最初的风潇潇是拒绝的,但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美女店员已经走掉了。

    “喂。”

    风潇潇觉得这样手下礼服非常的没有面子,尤其是上这尉迟恭的面,感觉特别的不好受,自己刚才失态的样子肯定让他看了一个遍。

    尉迟恭装作一副正经的样子,嘴角还是会忍不住的牵动出一丝的笑意,在他的眼里风潇潇就像是个孩子一样好骗,满脑子都是单纯的想法。

    “怎么,这么好看的礼服,你是觉得它配不上你呢,还是因为不舍得穿呢。”

    风潇潇看着尉迟恭(阴yin)阳怪气的样子就觉得生气,自己最近这是倒什么霉了,为什么总是遇见这个花花公子,真是点背。

    “给,这是你的礼服,可不是我的礼服,尉迟少爷花心思好不侬易预定上的礼服我怎么可以霸占呢。”

    说完就把那件(爱ai)不释手的礼服扔到了尉迟恭的手里,心里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她依然决绝的撒手了,自古以来就是士可杀不可辱,风潇潇的骨子里就剩下这点仁义侠胆了,现在全部用在了和自己赌气上了。

    小葵站在两个人的后面,觉得自己有些多余,虽然她对尉迟恭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这一次他能够出手相救,形象上提升额一大截,看起来没有以前那么的讨人厌了。

    “尉迟少爷,你可不要听潇潇胡说,她可是特别的喜欢,真的,你没来的时候她的那双眼睛直直的在礼服上都挪不开眼,你不要建议啊,我替她收着。”

    小葵跟了风潇潇这么长的时间,怎么会不了解她,就她那股撅劲,即使再好的东西她也不会破坏自己的原则,既然是这样那就自己出面吧,她既然有原则自己就不要有原则了,这样在娱乐圈里混是得吃亏的。

    “还是小葵有眼力见,就是吗,不管是什么别人送了就是带表着一份心意,哪有说往外扔的,你说是不是小葵。”

    “就是,就是,尉迟少爷说的都对,你不要和潇潇一般见识啊。”

    小葵的笑侬像朵花一样灿烂,这样灿烂的笑侬不(禁jin)让风潇潇觉得有些不适应,这个狗腿子小葵居然不和自己站在统一战线上,真是丢脸。

    “小葵,你干什么呢,我是不会穿的,快点还给尉迟少爷。”

    严厉的语气中夹杂着些许疑问,不(禁jin)有些让人觉得非常的不适应,风潇潇从来都没有这样跟小葵说过话,平时他们就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矛盾,在说了小葵是风潇潇的助理,也没有什么好吵的,只要按照她的意思办事就不会错的。

    可是这一次小葵看着风潇潇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好姐妹竟然会这样的命令自己,但是她并没有生气,在小葵的心里风潇潇永远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好,好,我还回去,可是等一下的晚宴你可是没有衣服穿了。”

    事事捉弄人,风潇潇就准备了一(套tao)衣服,本来就是发布会穿的,这下到好衣服不见了不说,发布会的现场还上了头条,等一下的晚宴可是圈里的大腕云集,自己依然没有衣服穿,这是谁给自己下的圈(套tao),真是太狠了。

    “我真的放回去了,你别后悔啊。”

    小葵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前走着,象征(性xing)的把这件衣服递到尉迟恭的手里,有些假惺惺的试探,但是平时聪明伶俐的风潇潇却一时间乱了阵脚,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

    “小葵。”

    声音小的像蚊子哼哼一下,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你,但是小葵就像和风潇潇商量好了一样,转(身shen)就把衣服拿了回来。

    “那个尉迟少爷,衣服我们收下了,改天我们会登门拜访的,真是万分的感谢。”

    “哎,别呀,风潇潇还没有说要呢。”

    “是吗,可能是你贵人的走神了吧,刚才潇潇明明都已经谢过你了,肯定是你走神了。”

    尉迟恭让这个精明的小葵弄的有些莫名其妙,好像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一样,风潇潇感谢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耳边回((荡dang)dang)着。

    “那好吧,一会儿宴会见吧,放心,不管有什么意外要发生,我都会站在你(身shen)边的。”

    “谁要你站在(身shen)边,说的怪(肉rou)麻。”

    风潇潇虽然胡阿是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暖暖的,这么长时间以来,能够了解自己,懂得自己需要什么的人海真是不多,但是这个尉迟恭,却每一次都在自己的(身shen)边,总是能够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看着尉迟恭渐渐远去的(身shen)影,风潇潇的心里有一种叫做期待的因素在慢慢的滋生着,或许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就是站在门口看着他的影子消失在走廊的尽头,那颗心脏分明是满满的装不下任何一个人。

    “小葵,你不要想太多,我没有事的,我就是在整理自己的思绪。”

    风潇潇看着小葵惊讶的表(情qing)觉得这个小丫头还是经历的事(情qing)太少了,一点点小小的坎坷就足以让她心神不定,手足无措,像这样重大的事(情qing),自己还是跟侬安说比较好,侬安可是见过大风浪的人,自己的这点小事根本就不算什么。

    “话虽然是这么说,其他的事(情qing),我们就不要想了,眼下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就这么算了嘛”

    小葵不想让风潇潇陷入悲伤中,巧妙的转移了话题,感(情qing)的问题是谁也说不准的,还是需要自己去感受和做决定。

    “这件事(情qing)怎么可以就这么算了呢,着明摆着就是有人跟我过不去,忍气吞声不是我风潇潇的风格。”

    房间里弥散着火药的味道,风潇潇长长的睫毛可以准确的碰撞在一起,眼睛眯成一条缝隙,闪烁着凶狠的光芒。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渐渐的响起,打断了风潇潇和小葵的思绪。

    “谁啊。”

    小葵紧张的在沙发上跳下来,第一时间走到门口,那神(情qing)感觉是有什么天大的秘密一样。

    “你好,我是服装顾问,来给风小姐送衣服的。”

    “衣服”

    “是的,麻烦小姐开一下门。”

    小葵悄悄的回过头,小表(情qing)像是偷地瓜的贼一样,充满的谨慎。

    “潇潇,你说开不开门,感觉来者还是(挺ting)善良的。”

    风潇潇看着紧闭的门,心里猛然一紧,这是什么意思,发布会都结束了,还来送什么衣服,难道是什么(阴yin)谋。

    “小葵,来者是客,我倒是想要看看,还有什么样的把戏在等着我。”

    “好,我这就开门。”

    当小葵轻轻的把门打开的时候,只见一个衣着得体的女人托着一(套tao)礼服笔直的站在门口,看起来非常的有素质,和女流氓的形象感觉偏离的太过于遥远。

    “风小姐你好,这是你的礼服,请你接收一下。”

    女人恭敬的抬起手里的礼服,像是在参拜一样的来到风潇潇的(身shen)边,阵仗特别的吓人,一时间房间陷入了沉默,谁也不知道应该在如何开口。

    “风小姐”

    在女店员的催促中,风潇潇瞬间的回过神来。

    “哦,那个这是什么礼服,发布会已经结束了,用不着礼服了。”

    刚才尴尬的场景风潇潇还记忆犹新,可能这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瞬间,不能说超级的丢脸,因为在她的心中,衣服或者是首饰都无所谓,作为明星风潇潇是非常节俭的,因为她知道苦(日ri)子是什么样的。

    “不好意思,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只是送衣服的。”

    “如果你这样说的话,就请你把衣服拿回去吧,这不是我想要的,从哪里拿来的就送到哪里去。”

    风潇潇收起尖锐的眼神,多了一些不屑,不管这件礼服是谁送的,必然和这件闹剧有着分不开的关系,看来是小偷先开始心虚了。

    从开始迫不得已的进入娱乐圈以来,事(情qing)一件又一件的接踵而来,总是让风潇潇搓手不及,但是这倒是磨练了她的意志和决心。

    暖黄色的灯光一个接着一个的亮了起来来,整个走廊里透着温暖的气息,它不在想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更不像是个刚刚发生意外的犯罪现场,它温馨的像个家,这样的感觉或许是风潇潇的错觉,但是当尉迟恭在走廊尽头出现的时候,一切都显的是那样的和谐。

    “风小姐,你一定要收下啊,这是我的工作,请你不要难为我,要不然我也没有办法交代。”

    站在门口的女人眼睛里透漏着慌乱的神色,脸色没有刚才的红润,渐渐变成了苍白,要知道她所服务的这么多人,随便找出一个来她都是得罪不起的,自己知识一个小小的职员,也没有什么背景,万一得罪了谁,自己都是没有办法交代的。

    “你快出去,没有听见我们家潇潇在说什么吗,我们不需要你的好心,赶紧拿走。”

    小葵张牙舞爪的挡在风潇潇的前面,生怕眼前的这个女人对风潇潇有什么不利,在娱乐圈什么奇怪的事(情qing)都出现过,谁知道着个女人是不是被别人利用,来伤害风潇潇的。

    “风小姐,我真的没有什么其他的意图,我就是单纯送衣服的,请你也不要为难我。”

    当小葵听见她这么说的时候,心里非常的不乐意,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我们故意要刁难你吗。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葵刚想要冲上前去的时候,被风潇潇拉了回来,节外生枝的事(情qing)还是要非常注意的好,要不然自己的绯闻会越来越多。

    “对不起,我们刚才错怪你了,但是礼服我们真的不能要,这样你可以理解吗”

    风潇潇试探(性xing)的说着,希望双方都有所退步,在这样的小事上搞的彼此都不愉快,是非常没有必要的。

    “这个没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这件衣服已经付过款了,对方要求我们必须送到你的手上,要是你不收的话,我的工作恐怕就保不住了,小姐,请你能够理解我们一下。”

    站在门口的店员看样子应该是刚来不久,(身shen)子随着紧张的心(情qing),不由的颤抖着,好像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自己一个小小的三线演员都能够把她吓成这样,其他的明星大腕更不用说了。

    风潇潇看着店员手里华丽的礼服,应该是价格不菲,一针一线都是纯手工制作的,上面的金丝线还有各种颜色的水晶和钻石,最惊艳的是(胸xiong)前的那片红色的碎宝石拼凑起来的百合花,美的都可以让人窒息。

    她(爱ai)不释手的在上面抚模着,心里面的两个小人在相互争斗着,一个大声的说着快点收下吧,这么美的礼服,另一个就镇定比划着,不义之财是不能收的。

    风潇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竟然有些慌乱了,手臂伸向前去,想不由自主的把它占为己有,但是刚才发生的事(情qing)她并没有忘记,万一这件衣服上有自己看不见的暗器怎么办。

    就在风潇潇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双闪亮的皮鞋出现在她的眼帘里,这是一双男人的鞋,是今年范思哲的新款,在她的(身shen)边出现的这几个男人,就是尉迟恭是范思哲的死忠粉,每年的走秀都会去看,顺便都会把新款全部买回来,想都不用想,这个人是谁。

    “收下吧,放心肯定是没有毒的,它即不会吃了你,也不会让你中毒(身shen)亡,就是普通的一件礼服而已,没有什么暗器。”

    尉迟恭笑眯眯的看着目光空洞的风潇潇,仔细端详着,长的还是还是非常好看的,就是不知道该如何打扮,真是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看什么看,离我远一点,咱两可没有那么熟。”

    风潇潇翻白眼的样子,一瞬间把尉迟恭逗的哈哈大笑,这个疯丫头还真是不知道好歹,什么样的话都敢说,什么样的事都敢做。

    “是吗,咱们两个已经见了不知道多少面了,还不熟吗,那你这记(性xing)就是太有问题了,而且是有大问题,要不然咱们现在就去医院里看看。”

    风潇潇被尉迟恭气的压根痒痒,这是什么说法,这么个讨厌鬼,不管在那里都能够遇见,真是邪门了。

    “风小姐,这件礼服就是这位先生定的,这下我就放心了。”

    看着冤家路窄的两个人,店员想笑,又不好意思,就只能把这件礼服匆忙的放在风潇潇的手里,买主也在,收件人也在,看来应该是没有自己什么事(情qing)了,还是赶紧的走人把,要不然在出现什么幺蛾子,自己可担待不起。

    还没有等风潇潇反应过来,那件昂贵的礼服就已经沉甸甸的来到了她的手上,最初的风潇潇是拒绝的,但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美女店员已经走掉了。

    “喂。”

    风潇潇觉得这样手下礼服非常的没有面子,尤其是上这尉迟恭的面,感觉特别的不好受,自己刚才失态的样子肯定让他看了一个遍。

    尉迟恭装作一副正经的样子,嘴角还是会忍不住的牵动出一丝的笑意,在他的眼里风潇潇就像是个孩子一样好骗,满脑子都是单纯的想法。

    “怎么,这么好看的礼服,你是觉得它配不上你呢,还是因为不舍得穿呢。”

    风潇潇看着尉迟恭(阴yin)阳怪气的样子就觉得生气,自己最近这是倒什么霉了,为什么总是遇见这个花花公子,真是点背。

    “给,这是你的礼服,可不是我的礼服,尉迟少爷花心思好不侬易预定上的礼服我怎么可以霸占呢。”

    说完就把那件(爱ai)不释手的礼服扔到了尉迟恭的手里,心里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她依然决绝的撒手了,自古以来就是士可杀不可辱,风潇潇的骨子里就剩下这点仁义侠胆了,现在全部用在了和自己赌气上了。

    小葵站在两个人的后面,觉得自己有些多余,虽然她对尉迟恭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这一次他能够出手相救,形象上提升额一大截,看起来没有以前那么的讨人厌了。

    “尉迟少爷,你可不要听潇潇胡说,她可是特别的喜欢,真的,你没来的时候她的那双眼睛直直的在礼服上都挪不开眼,你不要建议啊,我替她收着。”

    小葵跟了风潇潇这么长的时间,怎么会不了解她,就她那股撅劲,即使再好的东西她也不会破坏自己的原则,既然是这样那就自己出面吧,她既然有原则自己就不要有原则了,这样在娱乐圈里混是得吃亏的。

    “还是小葵有眼力见,就是吗,不管是什么别人送了就是带表着一份心意,哪有说往外扔的,你说是不是小葵。”

    “就是,就是,尉迟少爷说的都对,你不要和潇潇一般见识啊。”

    小葵的笑侬像朵花一样灿烂,这样灿烂的笑侬不(禁jin)让风潇潇觉得有些不适应,这个狗腿子小葵居然不和自己站在统一战线上,真是丢脸。

    “小葵,你干什么呢,我是不会穿的,快点还给尉迟少爷。”

    严厉的语气中夹杂着些许疑问,不(禁jin)有些让人觉得非常的不适应,风潇潇从来都没有这样跟小葵说过话,平时他们就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矛盾,在说了小葵是风潇潇的助理,也没有什么好吵的,只要按照她的意思办事就不会错的。

    可是这一次小葵看着风潇潇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好姐妹竟然会这样的命令自己,但是她并没有生气,在小葵的心里风潇潇永远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好,好,我还回去,可是等一下的晚宴你可是没有衣服穿了。”

    事事捉弄人,风潇潇就准备了一(套tao)衣服,本来就是发布会穿的,这下到好衣服不见了不说,发布会的现场还上了头条,等一下的晚宴可是圈里的大腕云集,自己依然没有衣服穿,这是谁给自己下的圈(套tao),真是太狠了。

    “我真的放回去了,你别后悔啊。”

    小葵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前走着,象征(性xing)的把这件衣服递到尉迟恭的手里,有些假惺惺的试探,但是平时聪明伶俐的风潇潇却一时间乱了阵脚,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

    “小葵。”

    声音小的像蚊子哼哼一下,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你,但是小葵就像和风潇潇商量好了一样,转(身shen)就把衣服拿了回来。

    “那个尉迟少爷,衣服我们收下了,改天我们会登门拜访的,真是万分的感谢。”

    “哎,别呀,风潇潇还没有说要呢。”

    “是吗,可能是你贵人的走神了吧,刚才潇潇明明都已经谢过你了,肯定是你走神了。”

    尉迟恭让这个精明的小葵弄的有些莫名其妙,好像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一样,风潇潇感谢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耳边回((荡dang)dang)着。

    “那好吧,一会儿宴会见吧,放心,不管有什么意外要发生,我都会站在你(身shen)边的。”

    “谁要你站在(身shen)边,说的怪(肉rou)麻。”

    风潇潇虽然胡阿是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暖暖的,这么长时间以来,能够了解自己,懂得自己需要什么的人海真是不多,但是这个尉迟恭,却每一次都在自己的(身shen)边,总是能够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看着尉迟恭渐渐远去的(身shen)影,风潇潇的心里有一种叫做期待的因素在慢慢的滋生着,或许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就是站在门口看着他的影子消失在走廊的尽头,那颗心脏分明是满满的装不下任何一个人。<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