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46章
    “尉迟少爷,我们一起过去吧,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安然谄媚的样子,让尉迟恭觉得有些恶心,本来年纪一把就不小了,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多么水灵的小姑娘呢,一掐一汪水的,都不知道自重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别看平时的尉迟恭是个不怎么洁(身shen)自好的花花公子,可是他对女人的要求可是多了去了,能够进他(身shen)的人毕竟是纯洁的,没有任何污点的,在安然还没有遇见青峰之前,或许还能称的上是纯洁,可是自从有过那一晚之后,她就只能是红颜祸水的女人了。

    “你先过去吧,我等一会儿在过去。”

    安然好像觉得他哪里有些不对,但又说不上来什么。

    “好,那我就先过去了。”

    尉迟恭焦急的看了一下手表,风潇潇的(身shen)影还是没有出现,顺手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突然想到自己并没有风潇潇的手机号,气恼的把脚下地毯踢了起来。

    “放我出去。”

    尉迟恭在焦急的寻找风潇潇的时候,风潇潇也非常焦急的想要出去,此时此刻风潇潇是最着急的人,这个宴会可是关系到她未来的事业发展。

    安静的走廊里,没有任何的声音,所有的人都去参加宴会了,谁也不会想到就在这个重要的时刻,风潇潇竟然如此狼狈的被反锁在房间里。

    第一次风潇潇被急哭了,一直抽泣着,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滑落下来,她感觉的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充满了恶意,没有任何的善良可言,自己只是一个刚刚出道的小明星,还没有成什么气候就这样的被人对待,以后的生活真的是不堪入目。

    其实女人在最脆弱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把最坏的打算都在大脑里过一遍,然后再无助的流眼泪,所以说在轻视的女人都需要男人的关心和关(爱ai)。

    声嘶力竭的风潇潇觉得浑(身shen)无力,睡的像猪一样的小葵在不停的翻滚着(身shen)子,她在找寻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准备睡觉到天明。

    风潇潇很是生气,自己在这里喊了半天的门了,小葵依然在保持着一个姿势睡觉,看起来真是特别的让人生气,这叫什么事,不都是助理为自己的主子排除万难吗,这倒好自己成了小葵的助理了,她该做的事(情qing)自己都做了。

    可是风潇潇转念一想觉得特别的奇怪,自己和小葵没有喝多少,知道一会儿还有宴会不敢耽误,所以就没有敢多喝,那为什么会昏睡过去呢,自己的酒量不好这是公认的,但是小葵的酒量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代替的。

    记得以前每次有应酬的时候,小葵怕耽误自己的工作,就替自己挡酒,一喝就是停不下来,但是从来都没有见她醉倒过,可是这次也就是一起喝了一杯,怎么就会醉倒了呢,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有想过来。

    现实摆在眼前,是傻子也能够明白过来,这明摆着是被人下药了,可是这能是谁呢,每个演员的化妆间都是有锁的,其他的外人是不可能进来的。

    左思右想的风潇潇一点头绪都没有,着急的直跺脚,这下可好了,本来自己好不侬易拿了一个最佳女配的奖,现在什么也没有了,那些可恶的媒体一定会说,三线小明星拿了最佳女配就不知道姓什么了,各种各样的负面消息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像自己铺来。

    想到这样恐怖的场面风潇潇就不由的发抖,自已一定要找一位大师看看,最近诸多事(情qing)都觉得不顺利,着实让自己后怕。

    宴会上(热re)闹的声音打破了风潇潇内心的平静,她还不想就这样的放弃,自己还没有完成自己的梦想,侬安还要来和自己一起居住,如果自己不工作了,就不会再有钱,如果没有钱就没有自己像样的生活。

    她转(身shen)飞奔到窗户旁边,努力观察者地形,风潇潇的化妆室位于二楼,即使能够跳下去应该也没有任何的意外,可是如果跳不正的话可能会伤到自己的脚踝,但是她还想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衡量事(情qing)的利于弊了,只有大胆的尝试才会有未来。

    风潇潇灵机一动,自己的化妆间里有很多(套tao)戏服,现在电影也拍完了,估计是用不到了,自己根本就不用冒着危险跳下去,只要把这些衣服打成结滑下去就可以了。

    “哎呀,风潇潇,你真的是太过于聪明了,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聪明的人呢。”

    风潇潇一边自言自语,边捆绑着那些华丽的衣服,说实话还真有些舍不得,不过舍不了孩子(套tao)不着狼,自己的未来可不能耽误在自己的心软上。

    废了很大的功夫,那些原本美丽的衣服就在风潇潇的巧手之下,变成了一根结实的绳子,着动手能力不得不让人佩服。

    戏服连接而成的长长的绳子,结实的被拴在栏杆上,风潇潇使劲拽了又拽,生怕有什么样的闪失,自己的胳膊腿都是挣钱的好能手,哪一点都不能出毛病。

    高跟鞋迅速的拖下,准备慢慢爬上栏杆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尉迟恭送给自己的礼服,不拿礼服出去也没有什么用。

    风潇潇再次跳回化妆间,眼睛的余光看见了排在桌子上熟睡的小葵,这个小丫头就睡在这里吧,,等她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就会来找自己了。

    礼服,高跟鞋,还有自己的化妆包,风潇潇一样都没有拉下,这可是做为一个明星的必备品,这些东西可不能落下。

    风潇潇照了见宽松的卫衣,把帽子用(身shen)子捆绑起来,变成了一个大小正好的袋子,把那些重要的物品全部放在袋子里,用袖子牢牢的系子自己的腰间,看起来像个小偷,要是让记者看见的话真是今天头条。

    幸亏风潇潇从小学舞蹈长大的,要不然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根本就完不成,就光着衣服连接成的绳子都不一定有人敢上去。

    和宴会的(热re)闹不一样,风潇潇的处境就是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摸摸的还要四处留意潜伏在草丛里的各路记者。

    比起风潇潇的惊心动批,尉迟恭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紧张的站在会场的入口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现在能够挂念风潇潇的也就只剩下尉迟恭了。

    本来尉迟恭是想要给侬安打电话的,问问风潇潇的手机号码,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这样总比在这里干等着强,可是他觉得自己交友太不慎了,竟然和林惊成了铁哥们,自己的这个铁哥们做了这么对不起侬安的事(情qing),自己怎么好意思给侬安打电话。

    手机亮了暗亮了暗,侬安的手机号码就在屏幕上显示着,尉迟恭就是拨打不出去,心里的负罪感在加重,侬安憔悴的面孔一直出现在他的眼前,要是自己能够阻止林惊就好了,要是自己能够及时的告诉侬安就好了。

    可是时间是不能倒流的,在怎么后悔的事(情qing)都是回不去的,只有自己摸摸的忍受,真不知道现在躺在医院里的侬安会是怎样的心(情qing),是不是也在失望。

    “尉迟少爷,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请你入座吧。”

    门口的侍者已经好几次的催促尉迟恭了,这是他的职责,可是现在的尉迟恭压根就没有参加宴会的心(情qing)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风潇潇这个名字就在他的心里扎了根,怎么也忘不了。

    “里面有些闷,你去给我拿杯酒,我一会就过去。”

    “好的少爷,如果有什么不舒服,随时听你吩咐。”

    “好的,非常感谢。”

    侍者的(身shen)影越走越远,自己的那些保镖也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这是一个绝妙的机会,尉迟恭偷偷的闪到树影的后面,准备抄近路去风潇潇的房间看一看,因为不想惊动那么多的人,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偷偷摸摸的前来探望。

    可能是在宴会的耀眼灯光下呆的时间有些久了,路灯的光亮已经满足不了尉迟恭眼前的需要了,到处都是黑乎乎的一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尉迟家的堂堂大少爷竟然会在这样的(情qing)景下,摸黑走夜路,平时真是想都不敢想象。

    周围真的是太安静了,他都能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不是那么均匀,心里毕竟会有些害怕,别看平时尉迟恭虚张声势的很厉害,其实他的胆子没有那么大,平时走夜路的时候都有自己的保镖伴随在左右,心里还比较得安定,可是这一次自己真的是硬着头皮向前走。

    远处一闪一闪的光亮吸引了他的注意,自己不可能这么幸运吧,能够在这么黑暗的地方发现宝藏。

    心里满怀欢喜的尉迟恭加快了脚步,刚才看见的光亮不是固定的,左右来回的移动,这下把尉迟恭下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还能移动呢,各种胡思乱想的场景在他的脑海里来回的闪现着。

    他就固定的站在那里,都不敢移动一下,本来是打算来找风潇潇的,这下倒好,万一自己在遇见什么不测,这场宴会就不能在进行下去了,最让人洗不干净的是自己和风潇潇一起消失,在外人看来这不就是私奔吗。

    有时候男人的胡思乱想比女人还要厉害,而且这样的想法完全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尉迟恭装作一副很镇定的样子,一动都不敢动,生怕有什么东西突然的冲出来,然后把自己带去不知名的地方。

    风潇潇顺着衣服绳子慢慢的向下爬着,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手就有点发抖,越是发抖双手越是没有力气,总是抓不紧那跟细细的绳子,心里莫名的有害怕,自己虽然大胆,可是这种事(情qing)还是第一次尝试,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意外。

    她像个树袋熊一样死死的扣住手里的绳子,她祈祷着自己可以顺利的完成这个高难度的动作,就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飞檐走壁都不是事。

    演戏就是演戏,都是有防护措施的,这里可什么都没有,虽然说是二楼,即使跳下去也没有什么关系,可是自己不能够灰头土脸的出现在宴会上,那样太没有面子了,自己再怎么说也是这个电影的主角不能有任何的差错。

    摇晃的越来越厉害的绳子,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这一下可把风潇潇刚才得意的意想全部都打破了,以为自己可以非常帅气的迎接地面,没有想到却在半空来回的摇晃起来。

    紧张的的氛围让她大气都不敢出,,只能硬着头皮努力的保持着平行,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和风潇潇比起来,尉迟恭的状况也不是那么的尽如人意,原本不到二百米的路程,在自己的意想中,变成了遥不可及的远方。

    一瞬间保持静止不动的风潇潇和步履缓慢的尉迟恭形成了一幅缓慢的动作片,晦涩难懂,一般人不知道他们在表达着什么,有些让人费解。

    还是尉迟恭的眼神比较好,那个闪闪发光的物体原来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而是远处房间镜子的反光造成的,可能是刚才的自己太过于慌乱了,没有仔细的观察地形,以至于自己吓自己。

    尉迟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想想刚才的自己未免觉得有些可笑,只是一个反光的影子竟然把自己吓成了这样,想想都真是可笑,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

    风潇潇就悬挂在离尉迟恭不远的地方,但是灯光太过于昏暗,根本就便是不出来那是什么,就尉迟恭的胆量没有掉头就跑已经是好事了。

    一阵冷风吹来,风潇潇下意识的紧了紧自己的外(套tao),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被悬挂在半空中,一直手的力量一旦被放开,(身shen)体就失去了是重力,向一侧严重倾斜,着实把风潇潇吓了一跳。

    “啊。”

    这个女人的尖叫声,吓的尉迟恭掉头就跑,满头冷汗,一颗都不想在停歇,还不住的在心里埋怨着自己,真是(爱ai)管闲事,风潇潇又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自己瞎着急个什么劲,脚步越来越快。

    等到第二声的尖叫传到尉迟恭耳朵里的时候,他已经接近宴会的入口了,但是他渐渐的放满了脚步,总是觉得这个声音非常的熟悉,仔细的回想着,在心里找寻着这个声音的主人。

    一时间尉迟恭恍然大悟,这不是风潇潇的声音吗,自己(身shen)边的朋友可没有这么大肺活量的,嘹亮的有点让人害怕。

    一时间他没有反应过来,他不认为风潇潇会有什么危险,可能也像自己被吓到了,可是声音一直不间断的传入他的耳朵,好像真的是遇到危险了,要姿色没有姿色,让(身shen)材没有(身shen)材的风潇潇怎么会遇见危险呢,一定不是冲着她的色相去的,估计是冲着钱财。<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