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47章
    刚刚原路返回的尉迟恭,再一次的向昏暗的化妆间走去,这次他没有害怕,而是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救命啊,救命啊。”

    一阵慌乱之后,风潇潇似乎已经丧失了理智,原本打算默默无闻的潜伏进宴会的她,在一个不小心抓空了绳子以后,就放声的大叫起来,也不怕被别人注意了,更不怕什么狗仔队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命,其他都是次要的,已经没人能够阻止她的呼救了。

    风潇潇已经在脑海里想好了,即使明天自己现在这样的德行被放到新闻的头条,也已经无所谓了,明星怎么了,明星也是需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任的,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一声又一声的呼救声,让尉迟恭觉得莫名的紧张起来,难道凤潇潇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吗,心里一紧加快了脚步。

    “风潇潇是你吗?”

    尉迟恭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风潇潇是安全的,只要她能够平安无事,尉迟恭的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的挂念风潇潇了,一点都不是自己的(性xing)格。

    “尉迟恭,我在这里,在这里。”

    风潇潇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在面对自己生命的时候,面子已经不值钱了,虽然自己对这个向自己走来的男人并没有什么好感。

    尉迟恭听见风潇潇的回答,心里不由自主的安定了,看来暂时还没有什么生命危险,自己这中慌乱的神经过敏把只下了一跳。

    或许就是在这个夜晚,风潇潇和尉迟恭才真正的结下了缘分,才真正的打开彼此的心结,从新认识对方。

    冷风依然在呼啸,四周一片漆黑,风潇潇看不清尉迟恭所在的位置,她只能听见他渐行渐远的声音,看见那些吓人的树枝随风飞舞的样子。

    “风潇潇,你在哪,我怎么看不见你。”

    尉迟恭的生意越来越清晰,就是看不见人,风潇潇不(禁jin)觉的奇怪,不会吧,自己莫非被困在了不同的空间里,没有这样开玩笑的,看来真是自己的电影拍多了,自己已经和这个而现实的社会严重脱节。

    “你怎么会卡不见我呢,看我这么的耀眼。”

    听了风潇潇的回答尉迟恭真是哭笑不得,这是遇见危险的心态吗,是不是自己刚才听错了,还是风潇潇故意的在耍自己玩呢,这是什么理论,还耀眼。

    “你真是对的起的的名字,你是不是疯了,到这个时候好有心(情qing)在这里说风凉话,真是心大。”

    “尉迟恭你眼睛是长在脚上的吗,我就在你的头上,你看不见吗。”

    尉迟恭顺着声音的来源向上看去,只见风潇潇的大涨退用力的缠绕着绳子,看样子那好像不是绳子,而是衣服连接起来的绳索,摇摇晃晃的,着实有些吓人。

    “我说你这是在练什么功呢,飞檐走壁的,放着门不走,非要翻墙。”

    尉迟恭表示非常的不解,虽然这是在二楼,如果没有两把刷子,也会有骨折的可能,难道风潇潇有自己不曾了解的另一面,莫非是江湖中人。

    “我倒是能走门啊,你以为我愿意像小偷一样的跳阳台啊,我这不是从门口出不去吗。”

    “你说这话,我怎么有些听不懂啊。”

    “尉迟少爷,你能不能不要在问我问题了,你读快赶上狗仔队了,你先放我下来行吗,你和我这样的对话不难受啊。”

    “好,我这就放你下来。”

    光知道好奇的尉迟恭好像忘记了要放风潇潇下来,大脑瞬间短路,像个好奇宝宝一样,一直在直勾勾的看着风潇潇圆润的(屁pi)股。

    “尉迟恭你个大涩鬼,你趁人之危。”

    风潇潇谢思思李的声音让尉迟恭觉得有些尴尬,这样的(情qing)景自己可真是没见过,稍微好奇了一下就被说成是大色郎,未免觉得有些委屈。

    尉迟恭没有还嘴,饶过门口的两颗樱桃树,直奔二楼风潇潇的化妆间,估计他在迟钝一下,风潇潇就要从阳台上跳下去了。

    化妆间的门口,没有什么异常,和平时的样子没有什么区别,看来不是有人故意陷害,而是风潇潇这个笨蛋忘记了拿钥匙开锁,这个结论未免下的有些早了,尉迟恭本来就不是心思非常紧密的人,只要是表面上看不出来的任何问题,他都会当做是没有什么问题,尤其是女人之间的争斗。

    他用手握住门把手,想要用力的推开门,可是那个门好像认识主人一样就是打不开,指望风潇潇拿钥匙这是不可能的事,得想办法打开才行,估计风潇潇已经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在拖下去,估计就可能闹出事故来了。

    “尉迟恭没你在墨迹什么,你快点行不行,我的臂力没有那么的厉害。”

    风潇潇好不侬易盼来一个救命恩人,竟然是这个脑残的尉迟恭,看起来很利索,行动起来比乌龟还慢,真是没有什么好说的,谁让自己的小命,现在正在他的手里攥着呢。

    听见风潇潇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心里就更加的慌乱了,没办法了,直接上粗暴的吧。

    尉迟恭抬起右脚,一个回旋踢,化妆间的门像碎片一样随处飞舞着,如果有一个慢动作回放的话,简直是帅呆了。

    化妆间的门被生猛的冲击开,尉迟恭一个踉跄的闪了一下,幸亏(身shen)边没有人,要不然自己又出丑了。

    他小心翼翼的走进去,看见爬在桌子上的小葵,估计是喝多了,要不然风潇潇也不会坐出这么大胆的事(情qing)。

    “风潇潇,把手给我。”

    看起来很是精瘦的女人,没有想到这么重,平时真是轻易的嘀咕她了,简直就是一个大(肉rou)盾。

    “你可抓紧我,让要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我是来救你的,说话竟然这么的刻薄,小心我不管你了,就让你在这里吊着,看你怎么办。”

    “是我不好,求求尉迟少爷了,快点把我拉上去吧,小女子已经再也受不了惊吓了。”

    “算你识相,要不然我可不管你。”

    本来这样的事(情qing)和自己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心里就是不知道怎么了,总是放不下这个疯疯癫癫的丫头,总觉得她有什么事(情qing)要发生,看来自己的预感还是非常准确的,自己刚刚到,风潇潇就明奇妙的被挂在阳台上,幸亏是有惊无险。

    “你在哪呢,看见我的手了吗。”

    “看见了,松开下面的绳子,快点,我把你拉上来。”

    “好,你可要抓紧我,我可不想缺胳膊少腿的。”

    “天哪,风潇潇,你以为我特别稀罕你的胳膊腿是吧。”

    风潇潇越发的紧张起来,毕竟自己和尉迟恭接触的并不是很多,也就是在侬安的庄园里见过几面,都没有正经的说过话,自己能够相信他,真是奇迹。

    “吓死我了。”

    “你还知道害怕呢,不是你往下跳的时候了,这会儿知道害怕了。真是搞笑。”

    尉迟恭卖力的把风潇潇从下面拽了上来,一时间没有注意,在风潇潇的雪白大腿上不下心的被栏杆蹭了一下,有点流血。

    当风潇潇平安落地,悬着的心总算是平静了,她可是长了记(性xing),再怎么有自信也不能再饭阳台了,真的会出人命的,真的是太吓人了。

    “没事吧,我刚才看见你的腿被栏杆挂了一下,让我看看。”

    尉迟恭说着就蹲下了(身shen),拿出自己的小手帕,轻轻的盖子风潇潇的伤口处,心里有些心疼,但是尉迟恭并不想承认自己这样的感(情qing),他把所有的(情qing)绪都归结给紧张。

    “没事,这点(胸xiong)小的擦伤算什么,我风潇潇可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这点小伤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你可真是勇敢。”

    尉迟恭竖起大拇指,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狼狈的女人,心里有些莫名的亲近,这样的想法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不跟说风凉话了,宴会马上就要迟到了,本小姐现在就要去参加了。”

    “没看出来啊,你还真是有时间观念啊,所有的明星都已经来了,就剩下你了。”

    “谁让我被锁在了房间里呢,真是没有办法。”

    “风潇潇,你已经白痴到这样的地步了,已经开始跟自己过不去了。”

    “你说什么废话呢,也不用脑子想想,我自己能把自己锁屋里吗,我又没病。”

    风潇潇用尖锐的眼神看着尉迟恭,充满了嫌弃,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男人,过不得只能跟在林惊的(屁pi)股后面,成不了什么气候。

    “你的意思是有人和你过不去。”

    “我可没有这么说,这是你说的。”

    “你这人怎么不讲理呢,明明是你说的,自己锁不上这个门的。”

    “没错啊,大少爷,我自己是锁不上啊,但是我也没有说是被人给锁上的啊,你不听话吗。”

    “真是不知好人心,你忘记是谁把你拉上来的了。”

    “真小气,你不知道大恩不言谢啊。”

    风潇潇现在正在气头上,一心想着怎么才能把凶手引出来,哪有什么心(情qing)关注尉迟恭生气不生气,在说了他声部生气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

    “好,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看在你是这个影片的主角的份上,毕竟我还需要你替我赚钱。”

    尉迟恭邪魅的眼神里透露着一丝的冷冽,刚才一闪而过的温柔瞬间就没有了,眼睛里的寒光,把风潇潇吓了一跳。

    “小葵呢,你们不是这么也分不开吗。”

    “天哪,尉迟少爷,小葵就在桌子上爬着呢,这么大的一个人你竟然没有看见。”

    尉迟恭顺着风潇潇指着的方向看去,一个睡相及其特别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这是女人该有的样子吗,真是不敢想象。

    “这也睡的太死了吧,你这么的嚎叫都没有醒。”

    “你才是嚎叫呢,所以我觉得这所有的事(情qing)都是有人在幕后((操cao)cao)纵的,原本我和小葵准备喝杯酒暖暖(身shen)子,因为一会要穿礼服,没想到就这么睡过去了,小葵的酒量非常的好,一般是喝不醉的,这次就真的特别奇怪了,再说了喝的还是红酒,就更加的奇怪了。”

    “看来你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现部署这个了,你现在赶紧的换衣服,我回避。”

    “算你有眼力见,我一个女生换衣服,你一个大男人当然要回避了。”

    尉迟恭没有迟疑,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走廊上,他要快点回去吧撑场面,这样还能给风潇潇拖延一些时间。

    尉迟恭走后小葵渐渐的苏醒过来,风潇潇也没有时间给她解释那么多了,等以后有机会在告诉她把,现在时间紧迫。

    风潇潇拉着小葵来到会场,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远远的看见尉迟恭朝自己的方向走来,心里瞬间的安定了。

    “潇潇,我现在是越来越觉得,你的心态真是超出凡人,不是一般的好,”说着,小葵还不忘了给她竖起一个大拇指。

    “你们在说什么呢,”好巧不巧的,尉迟恭从一边走了过来,看着她们两个人坐在那里,笑着说道。

    “没说什么,尉迟少爷好,导演好。”小葵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也没想到他们这么快便过来了。

    “事(情qing)已经查清楚了,是一个叫安然的女子,趁着大家都在救火的时候,进了休息室,很长一段时间才出来,刚才又把那个女子叫过去问了问,她也全都招了。”

    出乎导演意料的是,他没想到这是安然做的手脚,但是为了顾全大局,还有不知道尉迟恭到底是在做些什么,还是把其中的隐(情qing)给咽了下去,没有说出来。

    “安然这个人我好像有些熟悉,”小葵仔细的回想着,好像就是今天早上跟在安然(身shen)边的那个人,想到这里,她的心中倒是吃了一惊。

    没有想到她居然在这个时候也能够乱动手脚,如果被抓到了,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不过倒是有人帮她做事,就算查出来也说不到她的头上,想到这里,她聪明的止了声。

    “谢谢导演,今天的事(情qing)是我们的疏忽,这则丑闻怕是没有办法消去了,”虽然说心中早就清楚答案,但是当知道的时候还是有些小小的不满意。

    手机上的新闻让自己有些抑郁,虽然关乎自己,可也是为剧组掉粉的事(情qing),还是把手机摊开,让他们看个清楚。

    她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条会这么的备受关注,虽然这件事(情qing)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换个角度来想,也是一个好的开端不是。

    “这个不是你的错,不要紧,娱乐圈的新闻,也都是一阵一阵的,没几天便又有其他的新鲜事了,等保质期一过,就好了,倒是委屈了你。”<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