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55章
    任飞给侬安办完出院手续回来,站在门口已经有伸长一段时间了,他本来是不想进去打扰林惊和侬安的,但是当林惊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他好像被激怒了,

    他用力攥紧拳头,猛的推开门,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侬安和林惊吓了一跳,一致性的向门口看去。

    任飞就在林惊砖头的一瞬间,来了一击华丽的左勾拳,直直的打在了林惊的鼻梁上,如果在用利益点的话,林惊的高挺的鼻梁肯定是承受不住的。

    “你是不是疯了。”

    林惊恼羞成怒,一只手捂住流血的鼻子,一只手用力的推开任飞,想让眼前的这个疯子离自己远一点,再远一点。

    “我没有疯,我非常的理智,今天打的就是你,你不要以为你是什么林氏集团的继承人我就可以放过你,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算什么,你是什么东西,这是我和侬安之间的事情,管你什么事,你是她的什么,在这里最不应该说话和插手的就是你。”

    林惊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还没有那个人竟敢在背后偷袭自己,这个任飞真的是大大胆了,就不怕自己实力吗。

    “我告诉你,侬安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管定了,要想得到侬安的原谅,先问问我的拳头原不原谅你,还有以后也不要来找风潇潇,她很忙,没有时间替你说情,你这种人,也不需要任何人来可怜你。”

    侬安这一次没有阻拦也没有出声维护林惊,这一次她真的是伤心了,从来都没有过的伤心充满了她的全身,就像唯一的希望被浇灭一样的绝望。

    她原本以为自己遇见林惊是幸运的,是个奇迹,可是现在看来,自己真的希望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他。

    “你没有这个权利,她现在是我的妻子,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你的妻子是没有错,可是你什么时候把她单过是你的妻子了,如果你珍惜侬安我无话可说,你自己心里没有数吗,你来医院照顾谁的你自己不清楚吗?”

    听了任飞的话,林惊无言以对,高高在上的他仿佛一瞬间就被摔在了地上,百口莫辩,不管怎么说他说的没有错,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林惊,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

    当侬安一字一顿的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林惊哭了,他那颗坚硬的心变得柔软了,他在为自己流泪。

    电视里还在播放着风潇潇的新闻,可是已经没有谁有兴趣在关注下去了,因为在这间病房里,好像都没有那个心情。

    风潇潇这句话,无疑是反手打了她一巴掌,让她闷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愤恨的瞪了她一眼。

    “外面这么热闹,我说安然怎么不回去了,不是说要对台词吗,这午休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等会不还是要拍戏。”

    本来在里面的林吉并没有打算掺和,毕竟知道安然的脾气,也就当她是个小孩子随意发发火,到时候给予对方一些补偿罢了,没想到风潇潇也走了过来。

    要知道她现在可是李子辰的人,而他也知道自己的兄弟的性格,想到这里,尽管可能是会被安然误会,他还是出来做了个和事姥,希望事情就到此为止。

    “刚才看到风潇潇的经纪人在我的休息室旁边,我怕她传出来什么不好的事情,有损你的名誉,”看到林吉过来,她的脸上多一抹自信,感觉自己有了后盾,什么都不怕了。

    林吉不论在什么时候,可从来都是偏向自己的,想到这里,她脸上的喜色越来越深,看着他眼角眉梢都带着笑。

    “我们在对台词,又怎么说是损坏我的名誉呢,潇潇,你说是不是,”林吉听到她说的,最后思索片刻,还是决定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比较好。

    今天的确是安然有点不知道分寸,虽然知道她的心情,他也理解,但是却还是一个明事理的人,知道不能由着她的性子胡来,毕竟李子辰可不是好惹的。

    “恩,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安然小姐很敬业,我这一中午只顾着睡觉了,倒是有些惭愧,”风潇潇听了他的话,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本来也没有想着与安然争执,便给了个台阶下。

    余光撇到她那张泛着冷意的脸,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只是笑意并未达眼底。

    不过林吉和李子辰之间的关系,她倒是有些想不明白为何他会帮自己,要帮也是帮安然才对。

    “那是自然,我肯定比你敬业,”听到她说的,安然不禁扬着下巴,开口说道,虽然他们两个刚刚并没有对台词,但是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是要说下去。

    不得不说,她的子扬哥哥对自己还是最好的,还帮自己说话,想到这里,她的心中才好了一些。

    “那既然是这样,我们就在去把剩下的台词对一对,刚刚好你去拍下午的戏,我去上班,怎么样?”林吉听到她说的,虽然知道她这话说的有些不妥,可是谁让她是自己的心上人。

    不禁一脸宠溺的看着她,这般说的话,她自然不会拿起板凳打自己的脸,她的那点小脾性,他还是知道的。

    “恩,好,”安然听了他的这话,不禁抬起头看着他,脸上带着不解,这是在帮自己还是在帮风潇潇解围,想到这里,她的心中便不淡定了。

    难不成她的林吉哥哥现在也被这个眼前的女人迷惑,也不和自己统一战线了,看着面前的女人,她的神色越发的难看,却还是点头应了下来。

    “我们先走了,”风潇潇听到他的这话,倒是先开口说道,并不想林吉太难做。

    “恩,”林吉点点头,看着她笑了笑,也知道今天的事情不会传开,想到这里,他也放心下来。

    “潇潇,我今天是不是又给你惹事了,”待离开那里之后,小葵心中最多的还是忐忑不安,早知道这样,今天就不应该从那里走,也不会惹上这麻烦事。

    “没事,该来的挡不住,而且她又不是冲着你来的,怎么说都是因为我,不然她也不会那么的在意,”听到她自责的话语,风潇潇开口说道,并拉住了她的手。

    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便是她和侬安,又怎么会愿意让她受委屈,有的人,就算是你不惹她,她也会去惹自己。

    “下次午休的时候我就不出去,免得在碰到她,不过你知道不,我今天居然看到她和林总抱在一起了,你说她喜欢的人不是李子辰吗,还有林总不是有太太吗?”

    对于这一点,小葵的心中倒是很奇怪,最后还是禁不住问了出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算不算是劈腿,不过现在李子辰好像也和她们家潇潇在一起。

    “这些事情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事情,有空的时候,你还是多研究研究我们今后的走向吧。”听到她说的,心中还是多少有些惊讶,但是这些都和她们没有太大的关系。

    更不是她们需要考虑的事情,但是听到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李子辰和自己在一起,难不成是为了气安然,想到这里,不禁觉得她脑洞是不是有些大了。

    “我只是给你提个醒,这个女人很野蛮的,你是不知道她刚才和我说话的语气,等林总来了之后瞬间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当时我都愣了。”

    看着风潇潇不在意的样子,她的心中倒是有些着急,不禁开口提醒道,女人的心思谁也猜不出来,不知道哪一天她又会设计她们家潇潇。

    “怎么变化大了?”她听了这话倒是一点也不奇怪安然的变化,若是她没有一丁点的变化那才叫奇怪呢!

    根据她的分析来看,刚才自己说的那番猜测,显然是被自己猜对了,只是这女一号的人选,风潇潇不禁若有所思……

    “我告诉你,本来我是从她的门口……”到了休息室,小葵一五一十的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她,倒是惹得风潇潇噗嗤一笑。

    “你还笑!”她恼了,决定不在理她,把头扭到了一边。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我只是觉得你现在应该减肥了,你说对不对,”想到安然从屋中出来还能逮住小葵,她就想笑,就那么短的距离,她都逃不掉。

    要知道她们之前住在一起的时候,偶尔还能拉着她一起运动,现在没有住在一起,肯定是运动松懈了。

    “时间到了,赶紧去拍戏了,还是你想迟到。”小葵倒是懂得了转移话题,如果现在不转移话题,那免不了又会接着被她嘲笑。

    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上次锻炼是什么时候来着,她好像不记得了……看来日后还是要好好的锻炼才是,不然这就算是被小偷偷了,她也追不上啊。

    “你不说我都忘了,我要赶紧补妆。”风潇潇听了她说的,抬起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表,不禁惊呼一声,这都什么时候了,她可不能养成总是迟到的坏毛病。

    看着梳妆镜中的自己,又把服装组送来的衣服换上,今天下午的戏会拍的晚一点,轮到她的戏是夜景,但是因为是新人的原因,不论是谁在拍戏,她都要站在一旁看着。

    不得不说,做什么事情都不是侬易的,尤其是公众艺人,更要时时刻刻的注意着自己在人前人后的影响。

    当她们一起过去的时候,却是迟迟没有看到安然的身影,心中有些疑惑,正在此时,看到她一个人走了过来,倒是没有看到林吉的身影。

    “她脸色好像不是很好,”小葵凑近风潇潇,压低声音开口说道,不远处的目光正好瞟到了她的身上,惹得她心头一颤:“不过这眼神好吓人。”

    风潇潇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想来这笔账,她肯定是要还的,不禁有些谨慎。

    “好了,开始拍了,大家都做好准备,”就在这个时候,导演看到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便站起身来,拿着剧本开口说道,下面是男主被女主救了之后,带着感激之情在这里住了下来。

    男主误以为这个女主是男子,除了感激,更多的还是对他多了好感,正所谓江湖情义,情义最为重要,也正是这样,他算是欠了她一条性命。

    “都准备好了吗?”看着她们都进入了状态,导演也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到她们纷纷给自己做了一个ok的手势,便举起手中的剧本。

    “a!”

    只见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做好了准备。

    “堂主,您可算回来,这客人的血还是止不住,该怎么办才好。”一旁的一个小丫鬟,也是她身边的唯一亲近,神色慌张的开口说道。

    “把这个药拿给大夫便可,我先回去禀告爹爹一声,这件事情切记不可传到他那里去。”这些事情都是小事,万一被爹爹知道,不知道又扩散多大的倍数。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还没有走进房间,便又转身离开。

    “是,”丫鬟听了,自然知道她的意思,不禁低着头接过她手中递过来的药包。

    “先生,药拿来了,”丫鬟自然不敢怠慢,步履匆匆的走了过去,把药呈给了坐在一旁的大夫:“这位公子要多久才能够醒过来。”

    “这伤口这么的重,现在刚把血止住,若是想要恢复,怕是不侬易,一切都看他的造化了,这些药一日三次,务必他醒了之后就要喝上一贴。”

    大夫是行走在江湖中的江湖郎中,可是医术却也是没的说的,只是看着这个药,眼中露出一抹异样,这药可是好药,在当今可是有时无价。

    这个面色清秀的男子:“看来今天你是遇到贵人了。”

    把被子轻轻的为他盖上,便把一旁的药箱收拾好,转身准备离开,却看到唐公子推门而进,他下意识的弓着身子:“唐公子。”

    “恩,秋香,好好款待这位大夫,可不要怠慢了,”安然也就是唐奈何,脸上没有一点变化,便转身走了进去,看着这名男子的伤势,倒是皱了皱眉头。

    “小姐,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这个人还是不要让他在这里太久的好,”说着她脸上露出担心的神色,看着自家小姐站在那里,双手搅在了一起,却是欲言又止。

    “我有分寸,你先下去吧,”只见她一身白色的衣衫,站在那里,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个男子,却是见他的手指动了动,便附上去,看着他的唇,不禁走向一旁。

    把桌子上的茶壶拿起来,为他倒了满满一杯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