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61章
    “啊?”风潇潇低下头,她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车上居然多了个小桌子,要知道这么大个的东西,她刚才过来的时候居然没有看到,也真是怪她眼拙。狂沙文学网

    想到这里,她又抬起头看了看李子辰,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他不会只是为了单纯的让自己陪他吃饭才过来的吧,想到这里,她的心中一股暖流划过。

    “啊什么啊,你如果不想吃的话我也不勉强你,”看着她这副呆萌的样子,心中刚才怒意倒是烟消云散,拿着放在桌子上的象牙筷子,夹起小碟子中的菜,放在嘴中轻咬着。

    虽然碟子精小,菜式却是有十多种,放在这个小桌子上倒是也不显得拥挤,他优雅的坐在那里,慢条斯理的吃着这些食物,一种贵族与生俱来的气质散发出来。

    “谁说我不吃,”风潇潇听了他说的话,看着他吃的这么津津有味,倒是忍不住咽了咽口唾沫,轻声的开口说道,拿起放在自己(身shen)边的象牙筷子,赶紧夹了自己比较喜欢吃的虾丸。

    虽然李子辰嘴上是这么的说,但是看着风潇潇那狼吞虎咽的模样,到底还是皱了皱眉,看着她轻声的说道:“风潇潇,注意你的吃相!”

    他的声音带着一些嫌恶,倒是让风潇潇忍不住抬起了头,咽了口中最后一口食物,她看着他脸上更多的却是委屈。

    她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食物,倒是忍不住打了个饱嗝,只见她脸上瞬间布满了绯红,这真是丢人到家了。

    “我这不是赶时间嘛,下午有我的戏份,”她声音瞬间弱了下来,看着桌子,却是不敢看李子辰的那张脸,不用想,她也知道他现在的脸色到底有多么的差。

    “算了,我看你怎么样也改不了了,喝点水。”李子辰倒是有些无奈的扶额,却是满脸(阴yin)沉,但是看着她这么一副小女人的委屈模样,却是怎么都说不出来责备他的话。

    不过这剧组安排的时间,倒是让他有些不悦,看来是时候和自己的对手见见面了,要知道这可是她的女人,不管在哪里,他怎么会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

    “嘿嘿,谢谢你,李子辰,”风潇潇嘿嘿一笑,却是接住他递过来的水杯,小口的喝着,水杯遮住了她大半张的小脸,让人看不出来她在想着些什么。

    听到她咕噜咕噜的喝着水,本来不雅的举动,李子辰在这一瞬间却是觉得犹如天籁,他不(禁jin)在想着,这小女人的一举一动,怎么就那么的可(爱ai),让他忍不住想要靠近。

    这般想着,李子辰却是把手揽住了风潇潇的柳腰,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以至于当她下车的时候,脑袋还有些蒙蒙的,似乎不敢相信刚才他居然亲了她。

    “潇潇,你跑哪里去了,我都找了你老半天了,这都快开拍了,”此刻小葵气喘吁吁的走了过来,倒是开口说道。

    还好及时找到了,不然等会要是开始了,不知道又要让安然抓住什么把柄,要知道哪个女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我去那边转了转,一不小心就忘了时间,”听到小葵的声音,她的心中咯噔一下,刚才离开的时候倒是没有和她说,不过想起刚才的事(情qing),她不(禁jin)抿了抿唇,没有吱声。

    “那你午饭还吃不吃了,要知道这个我可是给你留了很久了,估计都放凉了,”不过小葵到底是对她比较关心,见她把盒饭放在那里便离开,就赶忙帮她收了起来。

    不吃饱饭又怎么有力气干活,想到这里,她觉得不管是(热re)饭还是凉的,总比不吃要强的多。

    “我就不吃了吧,现在已经不饿了,”想到她已经吃过饭了,这会看着眼前的这些东西倒是提不起来兴趣,毕竟刚才的午餐可是比这丰盛的多了,虽然有尊大神在哪里。

    可是她还是吃饱了,倒是看着眼前的小葵,这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免得自己会被她又说上一顿,咳,要知道自己去吃香的喝辣的,这样不好不好。

    “小姐,基本上人都到齐了,导演没有看到你,让我过来找你,”一个工作人员这个时候适时的走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开口说道。

    “恩,我们这就过去了,”风潇潇听了倒是赶紧回答到,便赶紧去了昨天晚上就已经搭建好的地方,要知道这工作人员也是真的辛苦,这么冷的天还要很晚的时候跟着导演过来。

    不过导演倒是更加的辛苦,每一项工作他都要赶过来监工,也从另一方面看出了他的负责,这点风潇潇倒是(挺ting)敬佩的。

    “好了,人都到了,在调整一分钟,我们就开始今天的工作,还和昨天一样,如果能够按时的把一天的工作都给做完,我们就不用加班加点,大家也好早点回去休息。”

    导演看到风潇潇过来,倒是没有责备她,毕竟这里的景色这么美,想要去参观参观也是人之常(情qing),倒是看着人都到齐了,便开口说道。

    风潇潇听了他的话,心中很是感激,知道他这是在为自己着想,心中倒是一暖,这个导演到底还是有些人(情qing)味。

    “第15回,action!”

    要说这一分钟过得也很快,只听到一声令下,各就各位的演员立刻全神贯注的开始投入到了这个戏中。

    只见安然从一旁的林子中走了出来,却是推门走了进去,便看到风潇潇和沈飞一个躺在(床chuang)上一个趴在桌子上睡觉,正当他推开门的那一刻,沈飞便睁开了眼睛。

    安然看着他眼中更多的还是震惊,只见风潇潇在(床chuang)上躺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人便是父亲所说的郡主,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不免有些震惊。

    “昨夜小弟有事外出,不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状况,这位郡主又为何在这里?”她看到沈飞睁开了眼睛,按捺住心中的种种疑惑,却还是问了出来。

    “这件事(情qing)说来话长,倒是让这位郡主和唐兄诉说一二,”沈飞倒是站起(身shen)来:“俗话说的好,昨夜贵府闯入了刺客,我也是应了这位小姐的请求,才愿意救她一马。”

    言下之意,她们两个人昨夜什么事(情qing)也没有发生,只见沈飞紧紧的看着安然,眼神中倒是处处真挚,要知道眼前的人现如今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江湖中有江湖中的规矩,也有江湖中的道义。

    “昨夜的事(情qing)是这样的……”风潇潇看着她,倒是眼中闪过一抹惊艳,这不正是昨夜她所见到的那位公子,没想到他竟然是唐家的人,想到昨天晚上大哥对自己说的话。

    她不免得正色了起来,看着他们二人,把昨天晚上的事(情qing)都对他们说了出来。

    “我知道两位公子都是面善之人,也恳求两位公子能够帮我这个忙,其实这个侯爷并不是我的父亲,我的父亲至今死因为何,通过昨天的事(情qing)我也清楚了一些。”

    风潇潇紧紧的抓住袖口,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眼前多了一些恳求,那双眼睛睁的大大的,眼中带着雾气,倒是看着楚楚可怜。

    “这件事(情qing)我还需要和家父商议之后再说,”安然认真的想了想,最后还是开口说道,倒是余光瞥向沈飞。

    要知道唐门历代并没有和朝廷牵连的迹象,又为何现在会和侯爷在一起,这不免的让他有些疑心,但是最近发生的诸多事(情qing),让他的心中疑惑是越来越深。

    “公子,这件事(情qing)还请不要告诉家父,毕竟这府上都是唐门的人,唐门在外面的声望却是堪比朝堂,若是能够轻易的飞进来一个刺客,恐怕会被笑掉大牙了吧。”

    听了他的话,她匆忙的开口说道,并不是信不过眼前公子的为人,她虽然是一个弱女子,可是多少读了些诗书,有些道理也是略通。

    “你这意思是说家父的为人有问题!”听了她的这话,安然的脸色顿时大变,俗话说的好,百善孝为先,纵然最近对家父有些埋怨,他又怎么会愿意让别人对家父指点一二。

    倒是看着她脸色越加的(阴yin)沉,站在那里,气势顿时全开。

    “公子,我不是这个意思……”风潇潇自然知道他这是误会自己了,不(禁jin)慌张的开口说道,倒是想要解释,却被眼前之人打断。

    “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鄙人是一介布衣,不懂那些深远,这件事(情qing)郡主还是另请高明吧!”要知道安然的脾气倒是也不好,眉头一挑,语气中尽是冰冷。

    倒是一旁的沈飞看了看眼前的郡主,又看了看他,想要开口说话,却见他气急败坏的走出了房间。

    “如果失去了这个机会,我想谁也救不了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沈飞倒是开口说道,希望这位郡主倒是能够把握住此次的机会,不要丢了。

    他心中隐隐有种预感,此事必定没有那么的简单。

    “咔!”

    当安然走出房门的那一刻,这一个小片段也算是结束,他们几个都很投入,倒是让导演看的也比较赏心悦目。

    你想啊,这一个个都是俊男美女,演技又那么的棒,如果这样的剧在吸引不了观众,那他就可以回家不用在娱乐圈混了。

    “休息十分钟,在开始下一场,外面风大,我们也赶紧拍完,好让大家早点回去休息,”不得不说,导演的确是一个难得的好导演,时时刻刻都为演员们考虑。

    风潇潇想到接下来的戏,倒是不(禁jin)缩了缩脖子,只觉得有一道视线在看向自己,抬起头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只见安然的(身shen)子被对着自己,她的心中不(禁jin)有些疑惑。

    “来喝点花茶暖暖,等会的戏要不要找个替(身shen)啊,今天这天这么的冷,”小葵小声的站在她的(身shen)边开口说道,倒是把手中的茶杯给她递了过去。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你这不是又小看我,”风潇潇打趣的开口说道,接过了她递给自己的杯子,花茶的气味扑鼻而来,她眯着眼睛轻轻抿了一口。

    “得,小的这是瞎((操cao)cao)心了,”小葵听了她的话,倒是忍不住白了她一眼,还是那么的好强,不过该准备的东西她可是一样都没有落下。

    “好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走了,你可千万不要想我,”风潇潇倒是一脸明白的表(情qing),看着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把水杯放在了她的手中,看着她笑着离开,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那里和别人谈笑风生的安然,对着导演笑了笑,倒是也没有多想什么。

    “第16回,action!”

    只听见导演一声令下,准备就绪的两个人便进入了状态。

    “公子,请等一等,我刚才无意冒犯家父,”风潇潇急匆匆的走了过去,看着她脸上带着焦急,那如墨的长发被高高的竖起,倒是更显得唐奈何英俊潇洒。

    “如果郡主还是想要和我谈论这件事(情qing),那么就不必了,我是不会看着别人冒犯家父而置之不理。”倒是只见唐奈何上了阁楼,他停住了脚步,转过(身shen)定定的看着与自己相隔不远的人。

    眼中带着复杂的表(情qing),却是抿了抿唇,声音带着清冷。

    “公子我只有你们可以拜托了,俗话说的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请公子能够宽宏大量,”风潇潇说的真切,却是看着他这冰冷的神色,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只见这个时候狂风四起,大雨豆大的从天而降,狠狠的打落在风潇潇的(身shen)上,本就穿的单薄的她,瞬间全(身shen)湿透,站在风雨中瑟瑟发抖,却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我的家仇还没有报,现在连仇人又不知道是谁,又怎么能够现在就死去。”

    她在心中默默地想着,却是右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站在那里目光更是坚定。

    安然也没有想到她的演技竟然这么的好,即便是这大雨突然从她的头顶落下,倒是也没有一丝的惊慌,甚至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潇潇,你没事吧,”她眼睛闪了闪,但是还是冲进了雨中,脸上带着焦急的神(情qing),却是在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勾起了一抹微笑。

    只见风潇潇听了她的这话,脸色到底是大变,这不是明摆着找茬!

    “咔,休息一下,安然虽然我知道你很关心潇潇,但是这是在拍戏,不要忘了你在戏中的(身shen)份,”导演的脸色有些难看,显然这个镜头没有一个出错的地方,倒是没有说话太重。

    “不好意思啊导演,我刚才有点走神了,真的是对不住大家,”说着,安然像是要哭了一样,要知道这可是这两天拍戏第一次n机,但是看到她那张想要哭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