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63章
    让他心中莫名的颤了一下,神色也变了变,对于他来说,这次的事情倒是让他心中的感慨很多,没有想到她居然这么的坚持不懈,即便是身子不舒服,也要把最后一场戏拍完。

    想到安然那一脸虚假的表情,心中开始后悔起来,是不是一开始自己这个样子便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多年之后,他也的确是后悔了,因为这件事情,他和风潇潇是渐行渐远。

    “少爷,已经把衣服换了,被单也换了,医生也为小姐打了点滴,”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旁的女仆倒是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站在离他不近不远的地方,小声的开口说道。

    她恭敬的样子,倒是很赏心悦目,不知道的人,却是不知道尉迟恭在家时候的样子,是多么的清冷,和外界的传闻完全是天差地别,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别墅中人不多的缘故。

    “恩,”尉迟恭点了点头,轻轻的应了一声,只听见门轻轻的被关上,他这才从游泳池中走了出来,来到一旁的浴室,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倒是随意的穿了一件浴衣走了出去。

    暗灰色的花纹倒是更衬出了他的妖媚,那滴着水的碎发倒是用干毛巾擦拭着,却是还免不了几滴水滴到地板上,在这安静的房间里倒是听得一清二楚。

    他甩了甩头发,倒是把毛巾随意的搭在一旁,走出了房间,看着卧室中只有风潇潇一个人,即便是均匀的呼吸声,竟是也让他看的有些痴迷,倒是一站便站了很久。

    这会风潇潇的头却是疼的厉害,想要睁开眼睛却是怎么也睁不开,只感觉自己的脸前有什么东西,倒是迫使自己睁开了双眼。

    尉迟恭那张俊脸也在她的眼前放大,倒是让她忍不住眨了眨眼睛,虽然没有惊呼,却是脸色瞬间暗了下来,身上没有一点力气,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看来你的精神还很好,”尉迟恭自然没有错过她脸上的表情,却是为自己的失态有些尴尬,脸停在她的脸面前,中间只有一指的距离,却是勾了勾唇,笑着开口说道。

    身子也缓缓的直了起来,坐在一旁用黑色的藤编织的椅子上,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之上,看着风潇潇眼中倒是没有一丝不适的感觉。

    “我这是在哪里!”风潇潇听了他的话,并没有给他好脸色,看着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心中不由得咒骂道,果然是一个花花公子,见到谁都发晴。

    想到他刚才的动作,自己的小脸还是忍不住红了起来,好在本来就发烧了,小脸上有些绯红,不仔细看倒是看不出来她脸上的异样,只是这双眼中中带着厌恶。

    “这是在我家,你别乱动,如果不想重新扎一针的话,”他笑着开口说道,倒是看到她想要站起来,忍不住大声的开口说道,这个女人,怎么那么的冒失。

    看着她这瘦弱的身子,那冰凉的利器扎在她的血管之中,显得异常的明显,白嫩的积肤在灯光的照射下,带着几分诱惑,那因为发烧而透着红润的面色,显得更加的诱人。

    他的目光不禁变得有些深邃,却还是控制住了自己体内的那份冲动。

    “额,痛,”风潇潇刚动一下,便听到他警告的声音,手轻轻的缩了一下,只感觉钻心的疼痛,却是不敢在乱动一下,这种感觉也慢慢的消失。

    看着手上扎着的针,倒是挑了挑眉,这就是有钱人,在医院能够解决的事情,在家中也一样的方便,虽然刚才他对自己有些越矩,但是还算是有些良心。

    “说了别让你乱动,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的蠢,有没有感觉手上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我去帮你把医生叫过来,”说着尉迟恭便紧紧的盯住她放在一旁的手背,声音中带着些紧张。

    “没事,不疼了已经,你就别去叫医生了,”看着他站起了身子,风潇潇不禁赶忙的开口说道,虽然刚才自己乱动疼了一下,可是现在已经不疼,看着自己的手背,不由得一紧。

    想到自己昏迷之前看到的那个身影,原来真的是尉迟恭,他不是一直看自己不顺眼么,现在又为何会主动出手救自己,不过倒是把自己救了,她还不至于不知道感恩。

    “今天谢谢你,”虽然这句话风潇潇不是很想说,但是俗话说的好,有些事情,她并不是很想一直欠着,该道谢的时候就应该道谢,免得被人抓住口舌。

    “谢我倒不必了,如果你真的想要谢谢我,可以帮我做一件事情,”尉迟恭看着她那真挚的眼神,突然之间有些看不懂她,如果不是自己最后硬要加那一场戏。

    她是不会在拍戏的时候昏倒,也不会现在在这里输液,他直直的看着她,想要知道她心中到底在想着些什么。

    “你先说说是什么事情,”风潇潇听了他的话,倒是在心中翻了一个眼,果然这种人肯定不会是真心的,不然也不会在救了自己之后对自己提出条件。

    不过这样也好,欠人家人情债是不好还的,但是想到他和李子辰之间的对手关系,不禁还是小声的开口问道,毕竟有关道德伦理的事情,她可是不会做的。

    开玩笑,眼前的人和她的金主,这两个人可都是不好惹的角色,若是有一点闪身,她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别乱动了,医生也很辛苦的,而且你也不想让我在跑一趟吧,”看着那一小瓶水快要下完,他不禁弯下腰拿起了桌子上的另一瓶药水。

    自己感冒发烧从来不用这些东西,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的身子这么的弱,竟然这点雨水都经不住,看着最后一滴药水滴完,他快速的把另一瓶药水换上。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蠢,”风潇潇听到他的话,倒是忍不住抬起眼看了他一眼,却是见到他熟练的把另一瓶药水换上,那动作优雅的就像是在舞台上表演一样。

    “是的,我觉得我想象不到你是有多么的蠢,”尉迟恭勾了勾唇角,看着她轻声的笑了笑,却是又坐在了一旁,似乎要看穿她的心思,却是只见到那如潭水般的双眼,让人看不到底。

    又另他着迷,他不禁在心中喃喃自语,世间怎么会有这么美丽动人的眼睛,若是人的眼睛就是心灵的窗户,看着她一尘不染,心中莫名的多了几分悸动。

    “你……!”风潇潇听了他的话,却是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不悦,却是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

    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是看到尉迟恭,她却是怎么都觉得他很欠扁。

    “我觉得你跟着李子辰就是一个很蠢的决定,他这个人阴晴不定的,倒是让人捉摸不透,你跟他在一起肯定不会开心吧。”不得不说,尉迟恭这次是真相了。

    看着她的神色变了变,不由得勾了勾唇角,俗话说的好,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会走在一起,但是也能够看得出来,风潇潇并不是那种贪财之人。

    不然也不会来到自己的剧组,李子辰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女人来他对手的地盘,那不知根知底的感觉到底是不爽,却是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让他点头同意。

    “尉迟少爷这心也太大了,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风潇潇听了他的话,心中咯噔一下,看着她眼中带着些不解,却也是明白了一些。

    “看来我猜对了,”尉迟恭看着她倒是爽朗的笑了笑,低下头看着自己细长的手指,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猜对了又如何,错了又如何,这世间本来就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又何必想那么多,倒不如走好现在的路,”风潇潇看着他的表情,不禁抿了抿,却是没有看他。

    环顾四周,心中却是砰砰直跳,这房间的摆设倒是和他的性格截然相反,但是她却也是能够看出来,这是主卧,心中微微一惊,抿了抿唇,没有在说话。

    “你觉得我怎么样,我这人很好说话的,要是你能够和我千约的话,我一定会全力帮助你,有什么要求的话就尽管提。”

    尉迟恭这话说的倒是真切,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的开口说道,风潇潇的底子并不差,在娱乐圈中,到底还是能够成为他的一张王牌,虽然说他的心中多少也存着一丝私心。

    “少爷,李总在外面等着,”一旁的女佣倒是轻轻的敲了敲门,推开门走进来,轻声的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小心翼翼,谁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死对头。

    有他的地方,他不可能会去,有他的地方,另一个人更不可能会去,这时候,李子辰却找上门来,看着脸色并不好,面上不禁有些担忧。

    这些大神们不开心,受罪的人可还是她们这些佣人。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尉迟恭倒是没有显得一丝慌乱,似乎都在意料之中,看着门外,倒是轻轻的站起身来。

    风潇潇听到李子辰过来的那一刻,整个人都蒙圈了,她并没有告诉他自己在这里,倒是他这般找了过来,想到她现在和尉迟恭在一起,他会不会误会什么。

    当李子辰推开门进来的那一刻,风潇潇的内心是凌乱的,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却是因为手上扎着针,不敢乱动。

    “怎么回事?”当李子辰得知她昏倒的时候,心中似乎哪根弦砰的一声被拨断,便在也无心工作,抓住手机给常安打了个电话,便驱车冲了过来。

    在路上,他让常安查清楚了尉迟恭现在所在的位置,想到风潇潇的身体,他的心中一紧,更多的是满心的担忧,看着她躺在床上,心中有些愤怒。

    但是看着她的手上的针管,到底是把怒火压了下去,虽然这句话是对风潇潇说的,却是看着尉迟恭,她可是在眼前的人的地盘出了事情。

    “没有什么,就是拍戏的时候不小心淋雨发烧了,”风潇潇听了他的话,看来他还不知道怎么是怎么回事,想到这件事情是安然的所作所为,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中。

    安然在李子辰的心中的地位有多高,从他的表现中便能够看出来,自己说出来的话也不一定能得到什么好处,想到这里,她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拍戏怎么可能发烧,尉迟少爷,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听了她的话,看着她低着头,心中的气不打一处来,要知道自己在这里,这个女人还在怕些什么。

    一个尉迟恭,他倒是不觉得有多么的厉害,想到这里,两个人四目对视,一时间气压瞬间低了下来。

    风潇潇虽然低着头,可是却还是感觉到了他们几个人之间的微妙气氛,不敢吭声,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手背,一言不发。

    这会如果说话的话,不仅不讨好,可能还会惹到李子辰,他的心思自己可是猜不到。

    “这话你可别问我,剧组里的明星,一个比一个大牌,而且我也是刚过去,便看到了这一幕,李总这话可以去问问安然小姐,看看她怎么说。”

    尉迟恭倒是没有想到他会对风潇潇这么的维护,这才多久,他便急急忙忙的找上门来,不过这也像是李子辰的作风,想到这里,他不禁勾了勾唇,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没有到达眼底,看着他眼神越来越冰冷,并没有被他的眼神所吓到,而是站在一旁,并不发表言论,看着那个小女人身子猛然一颤,倒是挑了挑眉。

    “我们先回去,这件事情我会让人查清楚,”李子辰听了他的话,到底是抿了抿唇,没有在说什么,不管尉迟恭今天出手相救的喻意为何,这份人情到底是还欠下来。

    眼下他既然说和自己的关系并不大,他断然不会紧紧相逼,只是看着床上的小人,似乎是被吓的不轻,心中有些气恼又有些无奈。

    “这点滴还没有打完,怎么能够现在走,更何况风小姐我们刚才讨论的话题,你还没有回答我,我可是等的心急如焚。”这不咸不淡的话从他的口中说了出来,眼角带着笑。

    却是下意识的看了李子辰一眼,只见他的脸色一变,倒是不如刚才那般的好。

    “你们聊了什么?”李子辰下意识的看着风潇潇,开口问道,要知道为了找她,他可费了不少的功夫,眼见找到了她,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没想到她居然和这个人正聊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