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65章
    暂时的平静也就是刚刚持续了一刻钟,在这一刻钟之前这两位身份尊贵的大少爷争吵的面红耳赤,就差双方撑起擂台来了,比试比试。

    任飞坐的位置在门的左侧,只要稍微的抬一下头,侬安的身影就会呈现在他的眼底,或许在他的心里,只要是那样的一眼就满足了。

    他悄悄的侧过身,眼神里充满了温柔,在他的心里只要侬安可以开心的度过每一天他就觉得非常的幸福,但是现在的侬安并不开心,看起来每天都是郁郁寡欢的,没有了可爱的模样。

    林惊心里有些慌乱,刚才侬安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走到了尽头吗,越来越熟悉对方的彼此真的就这样分道扬镳了吗。

    他的眼神里有些慌乱,还夹杂了一些愤怒,本来落寞的林惊在遇上任飞的一瞬间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全都是赤果裸的挑衅。

    “你看什么看,她是我的女人。”

    当林惊说出这就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口,挡住了任飞的视线,阴影遮挡住任飞眼里闪烁的光芒。

    “你没有听见刚才侬安说的什么吗?”

    任飞本来不想在理会林惊,但是看见他那种趾高气昂的样子,整个人就觉得来气,就是看不过去。

    时间拨回到半小时前,林惊和任飞还在病房里,看起来很是热闹,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不休。

    两个高大的男人就这样相互对立的站着,不时的还互相推搡,引来了太多人的围观,议论纷纷。

    安静的医院再次变得热热闹闹,忽然一下多了这么多看热闹的人,未免影响了医院的秩序。

    “你们看,两个帅哥。”

    “怎么感觉这两个人在吵架呢?”

    “吵架也这么英气十足,真是太迷人了。”

    医院本来就是人群聚集的地方,在说了有那么多的美女护士,眼睛都冒着小星星闪亮的看着林惊和任飞,像是看见了自己的偶像一样,他们两个不管怎么说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可以做有失自己面子的事情呢。

    林惊是林氏集团的继承人,这件事情在s市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当然在这个人员聚集的地方肯定也会有人能够认出来林惊的身份。

    “这不是林惊吗。”

    “病床上的是他的太太,这两个人的婚礼可真是有意思。”

    好多人都是报着看热闹的心态站在门口的,没有人上前去劝架,他们只是静默的站在那里,只是这样的静默就给林惊带来了无形的压力,这些人做什么工作的都有,万一事情越传越开,这不是在给林氏集团抹黑吗。

    就在林惊握紧拳头的时候,思绪已经飞到了和医院隔着好几条街区的公司,那里是他实现梦想的地方,也是他想要努力守护的地方,不能受到任何人的伤害和讽刺。

    林惊静默着,面对任飞的愤怒他觉得有些烦躁,但是还不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她觉得一切都不尽如人意。

    “任飞,我和侬安的事情我们会自己解决,用不着你在这里做英雄。”

    当林惊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整个房间变得异常的安静,谁也没有说话,因为侬安慢慢的来到了他的身边。

    她抬起头仔细打量着林惊,就像是第一次见面一样,眼神里充满了好奇,还有一些不知来源的委屈。

    任飞看着侬安纤弱的背影,他有些心痛,但是自己没有任何的权利去保护侬安,林惊说的对,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情场里,自己没有任何的权利去阻碍任何人,对于侬安来说自己活许也只是一个好朋友吧。

    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失落,那个自己发誓要好好保护的小女孩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顿时间她觉得自己是最没有任何理由留在这里的人。

    心里心心念念疼爱的女人就在自己的眼前,却没有任何的勇气去保护她,无助的手在颤抖,想要奔跑出去的双脚却怎么也迈不开腿,自己的大脑是左右不了自己的内心的,爱一个人是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事情。

    “林惊,我们离婚吧。”

    当侬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最惊讶的是任飞,因为林惊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不敢直视侬安的眼睛,更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如果真的可以把心脏拿出来看的话,估计此刻的林惊内心已经纠结成一团,没有任何的空隙。

    “侬安,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或许这一次侬安已经下定了决心,在这之前,不管和林惊闹的有多么不开心,自己有多么的失望,从来都没有想过离婚这两个字,沉重的让人无法呼吸的两个字,现在却轻易的说出了口。

    “我不同意。”

    “林惊,不要在任性了,我为什么要离婚,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我不清楚,更不明白,我说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好吧,那就让律师来找你,希望你可以冷静的考虑清楚。”

    林惊转过身,他没有在逃避,眼睛直直的看着侬安,这个和自己生活了这么长时间的女人,突然感觉是那么的陌生,眼睛里总是流露出来的温柔,变得越来越冷漠。

    “侬安,我们真的有必要闹到这样的程度吗?”

    在他的内心,本来就没有想要放弃这段婚姻的想法,他以为可以和侬安白头到老,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婚呢,这是自己绝对不允许的,也是永远都不会答应的。

    “我放弃那一直婚约,不管侬家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都和你林惊没有任何的关系,当然我侬安着个人也不会在和你有什么关系。”

    当侬安斩钉截铁的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任飞着急的走到侬安的身边,到这一直以来的疑问和不理解,婚约是什么,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你情我愿的事情吗,怎么还会有婚约这样的东西。

    “侬安,你刚才说什么,婚约是什么。”

    任飞的声音里有些疑问,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更多的是惊讶,他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真的是有些突然,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任飞,以后我再和你解释吧,现在你可以先出去一下吗,我和林总裁有些事情要解决。”

    “那好吧。”

    任飞有些后悔,刚才自己不应该这么激动的,毕竟这是她和林惊的事情,自己没有任何理由插嘴,不过转念想想还是比较失落的,本来以为在侬安的心中自己会有无法替代的位置,毕竟从小一起长大,现在看来自己也就是个外人。

    脚步变的越来越沉重,悲伤已经淹没了想要努力理智的侬安,她没有发现任飞有什么异常,也没有发现自己刚才说的话在无意之间已经伤害了任飞。

    任飞慢慢的向前走着,那些曾经美好的回忆变成了灰色的布景,在他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闪过。

    从侬安的位置到病房的门口仅仅只有几步路的长度,但是任飞觉得好像走了好久好久,那些趴在玻璃上不断向里眺望的眼睛,越来越密集,有的充满了笑意,有的满含着疑问。

    任飞的脚步越来越急切,用力的打开黄间的门,门口的那些好事的小姑娘们,瞬间闪到了一边,没有了刚才议论纷纷的声音,因为出现在门口的男人,脸色并没有那么的好看。

    当门再次关上的时候,侬安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对还是错,但是刚才的话并不是冲动说出口的,在医院看见周菲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想好,这次不管怎么样都要和林惊分开。

    “林惊,在这件房子里就我们两个人了,有什么话我们就说清楚吧。”

    侬安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像一颗一颗的黑葡萄一样美丽,深邃的没有任何的边际,林惊内心不禁有些慌乱,这样的侬安未免让他觉得有很大的压力。

    “婚约是不可以反悔的,我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一点机会都不会给你。”

    虽然内心很是紧张,林惊还是装作很是镇定的样子,不管世界怎么乱,他的心不能乱。

    虽然在侬安的心里,自己和周菲有扯不断的关系,但是这一次他觉得自己最不能失去的就是侬安,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人在她的心中,只有侬安,全部都是侬安。

    “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所以请你尊重我的意见。”

    “既然是这样,那么你也要尊重我的意见,在这个世界上,你侬安除了不能离开林惊,其他的任何事情你都可以说了算。”

    渐渐的侬安觉得眼前的林惊和刚才感觉不太一样,眼神不在慌乱,而是特别的坚定,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吗,这个嫉恶如仇的男人怎么会变成花花公子呢。

    林惊和侬安不知道僵持了多久,久到时间仿佛都已经静止了,细微的嘈杂声不时的传来,但是这点声音还是没能打破死寂一般的安静。

    任飞就站在门口的不远处,虽然自己被侬安轰到走廊心里多少还会有一些不舒服,但是他心里是庆幸的,比起林惊来,自己还是有希望的。

    一抹邪魅的笑侬爬上了他的脸庞,幸亏大家只关注病房里的俊男靓女了,没有发现任飞有什么不对,如果有人不小心看见的话,你一定会被这样难以形侬的笑侬所迷惑。

    阳光渐渐的照进房间,透过斑驳的树枝,打在侬安的脸庞上,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看起来很是动人,晶莹的眼泪不时的夺眶而出,看起来很是让人心疼,不管是谁看了,都会犹然的生长出怜惜的感情。

    陌生人尚且如此,更别说是任飞了,侬安可是他最在乎的女人,从小到大他唯一觉得幸福的心愿就是能够娶到侬安成为自己的妻子,可是现在她却成了别人的妻子,可是这个事实并没有浇灭爱情的火焰,反而变得越来越强烈。

    冬天真的是太冷了,从任飞口中呼出来的热气,把眼前的窗户变得越来越模糊,侬安的模样也变得渐行渐远,成了遥不可及的女神。

    在这个空间里,林惊比任飞幸运,在他想谈恋爱的时候周菲在他的身边,在他最需要人陪的时候侬安像天使一样降临在他的身边,陪他度过了每一个难熬的夜晚,但是现在的他却变得优柔寡断了。

    曾经那个面对任何情况都可以处理的游刃有余的林惊,那个叱咤在商界的风云人物已经变得不像那个曾经的他了,在感情的漩涡中越走越远。

    侬安丁艳看着林惊,没有任何的顾虑和害怕,这样的眼神估计是林惊第一次在侬安的眼神里看到,以往的侬安虽然有些尖锐和小聪明,但是整个人都散发着无限的温柔和魅力。

    可是现在的侬安没有了一丝温暖的线条,到处都是冷冰冰的,没有了一点温度,在她的心里已经不会对林惊抱有一丝希望了。

    “侬安,我们不要在闹了。”

    锋利生硬的话语,打破了时间的维度,瞬息万变的时间变成了细小的碎片,像狂风暴雨一般打在侬安的心窝里。

    深邃的眼窝在眼泪的填充下,变得更加的深邃,像深不见底的大海,没有尽头也没有边际。

    林惊的这句话看起来平淡无奇,语气里还夹杂着一些祈求的感觉,但是就单单一个闹字,就让侬安猝不及防的愤怒起来。

    原来在林惊的心里,自己的生气和埋怨全部都是无理取闹,在他的心里自己就什么都不是,这是多么的让人气愤。

    逐渐攥紧的拳头又慢慢放开,说到底自己没有任何的理由要求林惊做什么,原本就是婚约结婚,自己有什么理由和林惊大吵大闹,这也不是自己的风格。

    “没有闹,是认真的。”

    语气平静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林惊的心里有些发慌,肢体上也有些慌乱,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如此冷静的侬安。

    “林惊,咱们还是分开吧,好聚好散你说呢。”

    侬安慢慢的把那颗镶嵌着昂贵宝石的戒指摘了下来,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平静的有些让人害怕。

    “给,这个戒指本来就不是属于我的,去送给他真正的主人吧。”

    “侬安。”

    林惊欲言又止,好像有说不尽的话,又好像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无数的问号在包围着他。

    “闪开,闪开,都让一让,让一让。”

    莽撞的小护士在四处寻找着林惊,周菲刚刚做完手术醒来,正在疯狂的寻找着他,虽然小护士不是很确定这两人的关系,但是看起来哪一个都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人。

    所有的人都自觉的给小护士让路,以为有什么关乎人命的事情,其实在医院这个环境里,稍微有些着急的事情,人们就会自然的联想到关于生命的沉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