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69章
    想要睁开眼睛,又被一双手拉住,只觉得压在自己身下的那一团软乎乎的肉倒是让自己想要更加的亲近,当然,因为心中这么想着,他也这么的做了。

    “李子辰,你给我老实点!”风潇潇本来正在把他往浴室中,却是因为他这动作让她差点栽倒在了地上,她不禁大声的开口说道。

    也不知道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让她这辈子遇到了他,想到这里,她的心中的怒火更是蹭蹭的往上升,而身上的人却是一点也没有意识到。

    只见砰的一声,李子辰被她放进了浴池中,不得不说,有钱人就是好,只见浴池有五米长宽,热气也腾腾的往上窜,营造出一种朦胧的气氛。

    风潇潇就这么坐在一旁,任由他在浴池中泡着,反正只要给泡了水就好,反正他又不是不经常洗澡。

    不过想到刚才她看到的情景,倒是脸忍不住红了起来,那裤子湿了水之后,把他的身材更是尽显无余,这也是她为什么离开的原因之一。

    而此时李子辰也被这热水激的清醒过来,他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却见到自己在浴室之中,让他更加不能忍受的是,他的衣服居然还没有脱!

    想到这里,他不禁想要站起来,抬起头却是看到了背对着自己坐在那里的风潇潇,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一直对自己做手脚的人就是她。

    没想到这个小女人这么的狠心,居然把自己放在浴池中,看都不在看自己一眼,也不怕自己在水中出不来,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不禁沉住了气。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其实今天和她生气了之后,他去喝酒也只是不想去面对她,也知道她面对自己会觉得尴尬。

    不过现在倒是没有什么,毕竟自己现在不是醉了,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倒是坦然了许多,又看了自己那湿漉漉的裤子,到底还是忍住了。

    感觉到身前的那个小女人有所动作,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脸上又恢复平静,倒是让人看不出来他像是在装醉一样。

    这应该洗的差不多了吧,风潇潇在心中嘟囔着,却是看着他赤果裸的身子,下意识的让他在靠的舒服一些,然后拿了一条大浴巾盖在了他的身上。

    想着从水中把他弄出来一定会很费劲,又把他的身子挪了一个方向,把池子中的水放了出去。

    若是说现在他们两个人最难受的是谁,一定不会是风潇潇,要知道在李子辰还没有清醒的时候,她随便摆弄,他都不会有什么感觉。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什么都能够感觉得到,他的心中那个郁闷啊,可是想到这个小女人难得会照顾自己一次,那软软的小手倒是把自己心中挠的痒痒的,很舒服。

    当他的心中正在想着的时候,他的胳膊突然被拽住,又跨在了风潇潇的肩膀上,他下意识的把身体的重量在她发觉不到的情况下往她的身上移,让她更加轻松一些。

    他的体格他自己也知道,这么一个娇小的人,能够弄起来本来就已经很吃力了,想到这里,他突然又有些心疼她。

    “李子辰你真是该减肥了,重的要死,下次喝醉了我就应该把你丢在外面,让你自个自生自灭去。”风潇潇终于把他从浴缸中拖了出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间也布满了细汗。

    看着那个还是在醉着的李子辰,不禁喃喃的开口说道,反正他现在又没有醒,自己怎么说都没有关系,而她丝毫没有察觉到的是。

    这么大的一个人,经过这么一番的折腾,如果还没有醒的话,那就真的是说不过去,聪明的风潇潇,也在这时犯了迷糊。

    李子辰听到她这话,不禁心中咯噔一下,这个小女人果然是狠毒,竟然想要把自己关在外面,是不是看着自己‘昏迷不醒’,所以她的本性也就显露无疑。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又沉了几分,只见那只小手又在自己的身上到处的摸索,却是为自己把浴袍换上,双手却是落在了自己的皮带上。

    让他的小腹不禁一紧,从来没有过一个女人的他,此刻又怎么会没有一丁点的邪念,他尽量让自己保持着正常心态。

    只听撕拉一声,他的裤子被残忍的剪开,那在腰间的皮带也被她抽了出来,他的嘴角下意识的抽搐,这个小女人是把他的裤子剪了?可是她在哪里找到的剪刀?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多了几分疑虑,想要睁开眼睛,却想着自己现在还在装醉,不由得又恢复了常态。

    “终于收拾好了,真是累死老娘了!”她伸了个懒腰,看着已经躺在床上的李子辰,不禁伸了个懒腰,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她打了个哈欠,看着一旁的沙发。

    又看了看床上的李子辰,虽然床很大,可是想到醉酒的人总要和正常人有些不同,她虽然没有见过他醉酒的样子,可是下意识的还是不想和他靠得那么近。

    想到这里,她不禁噌噌噌的下了楼,去管家那里又拿了一床棉被来,虽然室内开着暖气,可是这天气到底还是多了几分凉意。

    李子辰听到关门的声音,不禁睁开了眼睛,脸上带着寒意,这么晚了,她还想要去哪里,想到这里,他不禁想要下床,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外面一阵脚步声。

    他心中带着些期待又躺了回去,装作和之前一样。

    风潇潇走进来看到李子辰只穿了一件睡衣躺在那里,心中有些疑惑,却还是走上前去帮他把被子盖了盖,看着他睡的舒坦的样子,心中不禁叹了一口气。

    就当是自己上辈子欠他的吧,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忙前忙后的伺候这尊大神,却是想要离开,只见腰间多了一双大掌,连带着自己手中的被子也被拉入了他的怀中。

    “李子辰,你老实一点行不行!”风潇潇心中有些气愤,自己帮他把被子盖好,他反倒是这么的回报自己,想到这里,她今天一天的怒火倒是噌噌噌的往上涨。

    看着他的神色也是带更多的不满,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他,却见身边的男人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下来,脸还很舒服的在她的胸前蹭了蹭。

    他现在如果能够老实起来的话,那老婆都跟着别人跑了,当自己心中这个念头闪过的时候,他不禁下了一跳,却是更加紧了紧怀中的小人。

    风潇潇心中那个气愤啊,只觉得腰间一紧,她的心中咯噔一下,这是要勒死她的节奏啊!

    想到这里,她的心中砰砰直跳,今天晚上一定不能和他睡在一起,而李子辰哪里知道她心中的想法,抱着怀中的美人沉沉的睡去。

    或许是因为醉酒的原因,在后半夜的时候,风潇潇还是逃脱了魔爪,移去了沙发之上,又因为今天发烧的缘故,她还是觉得有些冷,便加了一床棉被盖在自己的身上。

    虽然是沙发,可是也极为的宽敞,这小小的身子躺在那里一点也不显得拥挤,反倒是多出来很多位置。

    当清晨李子辰醒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摸了摸身旁,只见自己的身边空空的,以为她又去做早餐了,想到她昨天才生病,不禁想要下床去找她,却见到不远处沙发上一个小小的身影。

    那个小女人竟然去了沙发上睡觉,想到这里,他的心中怒火噌的就涌了上来,但是在看到那蜷缩着的小身子之后,他的心中不禁软了下来。

    昨天晚上带着病照顾了自己这么的久,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不禁舒坦多了,轻轻的把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风潇潇一个翻身,倒是睡在了他的怀中,紧紧的靠在他的胸膛,想要寻求更多的温暖,李子辰的心尖一颤,本来想要起床的他,最终还是叹了叹气,把她揽入怀中。

    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一时间看呆了,见她没有醒过来,却是感觉到她的身上越发的滚烫,他不禁慌了神,拿起一旁的座机,给医生打了电话。

    看着她的眉头紧皱,他下意识的把手放在了她的眉间,想要为她抚平眉间的忧愁。

    风潇潇只感觉脸上很痒,不禁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却是一眼便看到他的那张俊脸,吓得她的心中咯噔一下,她不是在沙发上睡吗,现在怎么会跑床上来了。

    但是看着他这么温柔的看着自己,一时之间倒是有一些不习惯,想到今天还要去拍戏,不禁赶忙坐了起来。

    “现在几点了,我是不是要迟到了!”风潇潇慌乱的想要下床,却被他一把按在了床上,她有些生气,如果不是昨天照顾他,自己也不会迟到。

    看着墙上的钟表,已经指向了九点,她的心中更加的焦急,想要拿一旁的手机,却是被他那凌厉的眼光瞪了回去,她有些胆怯的收回了手,眼中的委屈尽显。

    “今天不去了,你现在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几天,好了之后在去。”李子辰倒是不会像她一样,考虑那么多,这都生病了,还想着出去工作,这不是胡闹么,他当然不会允许。

    “可是……”虽然听到他说的话的时候,她就不抱太大的希望了,可是还是想要垂死挣扎一下,心中却是一片焦急,剧组联系不上她的话一定会很着急吧。

    “没有什么可是,还是你不想在拍这部电影了?”俗话说的好,打蛇打七寸,对付风潇潇也是一样的道理,一旦他决定了的事情,是不允许被别人违背的。

    风潇潇听了他的话,生气的把头蒙在了被子中,转过身子,不再看他,她的头也的确是有些不舒服,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如果不是伺候他,现在又怎么会病情加重。

    他还这么凶的对自己,一时间之间,风潇潇觉得委屈极了,想要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诉他,但是想到那尴尬的场景,到底是没有说出来。

    李子辰看着她背对着自己,知道她心中生着闷气,却是抿了抿唇没有说话,而是起身离开了房间。

    “少爷。”当医生接到少爷的电话的时候,心中不禁咯噔了一下,昨天晚上还好好的,就过了一个晚上就变得这么的严重,倒是让他胆颤心惊。

    “恩,进去吧。”看到他过来,李子辰轻声的应道,并没有说一句责怪他的话。

    “是。”看着少爷离开的身影,他的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要知道他的医术什么时候这么渣了,明明开了药,今天硬是又发烧了,想到这里,心中甚是疑惑。

    看着关着的房门,为了避免昨天的那种情况,他下意识的敲了敲门,看着少爷今天的心情,应该是不错的,两个人应该是和好了。

    “进来。”风潇潇听到门外的敲门声,自然知道不是李子辰,如果是他的话,又怎么可能会这么的礼貌,她不禁把头露了出来,半躺在床上,看着走进来的医生。

    更重要的一点是,她一点也不喜欢吃药,想到昨天那苦涩的药味,到现在还在自己的口腔中泛滥,想到这里,她的心情一点也不好了,根本是没有办法好起来。

    当医生在风潇潇一脸哀怨的注视下,匆忙的帮她看了病情,虽然时间短,可是效率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帮她挂上了水便轻轻的把门关上,周遭突然间安静下来,让风潇潇心中不禁舒了一口气,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那挂水却是一滴一滴顺着血管流进了身体。

    看着一旁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现在自己挂上了吊水,肯定是去不了剧组了,想着给小葵打个电话问问,刚拿起手机,双击了两下,却发现手机已经关机。

    肯定是昨天晚上没有充电,想到这里,她想要起床去找充电器,可是自己现在手上挂着水,拿不到,看着一旁的座机,咬了咬唇,最后还是拿了起来。

    只见电话很久才被接起,因为这个电话并不是所以电话都能够收的到,所以她并没有直接打给小葵。

    “怎么了?”李子辰本来坐在客厅之中看着报纸,听到一旁的座机响了起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却是楼上卧室中的电话,他看到管家走了过来。

    便下意识的拿起了电话,接了起来,并示意管家去忙其他的事情,因为不知道她怎么了,但是能够让她打电话求助,想来事情一定很严重。

    话音刚落他便把电话给挂断,直接上了楼,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他便从楼下到了楼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