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79章
    不过这样就已经足够,想到今天的屈辱,他的心中一股子的恨意涌了上来,看着自己家的大门,打开门轻巧的走了下去,只觉得腿间一软,差点栽到地上。

    “你小心一点,我扶着你,这个孽障怎么能够这么对自己的亲哥哥,看我回去不教训他。”其实欧阳要说不怕林惊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倒是没有几个做母亲的对自己的儿子恐惧。

    不过这样也能够说明白,他们母子二人之间的间隙有多么的大,想到最近做的那一桩案子,他的心中多少有一些不平静,但是想到并没有引起林惊的注意,他不禁声音也提高了。

    看着自己的儿子一瘸一拐的走着,一边扶着他,一边还不忘了给医生打电话,让他过来一趟,到底是自己的心头肉,哪怕是伤了一根汗毛,他都会心疼不已。

    “没事,这点小伤而已,我还能够受得住,林惊虽然下手重了一些,但到底还是念及骨肉亲情,还给我留了个手机不是?”林枫这个人要说也是有点脑子。

    看着欧阳一脸笑眯眯的样子,显得他是多么的好说话,要知道有些时候,人不能做的太明显,不然就会暴露了自己的目的。

    “你就是太单纯了,他可是在商场中混迹了这么多年,你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不过这次我非要教训他不可,你也不要在替他说好话了!”

    欧阳听到自己儿子的这番话,到底是看着他心疼的说道,俨然不知道他在想着些什么,但是却是从来没有站在林惊的立场上考虑过。

    “这是怎么了,儿子?”欧阳这个时候刚刚搀扶着往楼上走去,不禁心中一紧,立马便看到儿子的腿脚受了伤。

    大声的惊呼,恨不得惊扰的邻居都听到,索性已经快到了家里。

    那一件件奢侈品到处摆放着,一股子暴发户的气息糜烂在空气之中,林枫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枫儿啊,我都说了不让你回去,你偏不听,可是你看看那个尉迟恭和林惊都做了什么事情,如果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欧阳心疼的坐在一旁抱着林枫低声的哭了起来,一副小女人的可怜模样。

    “妈你别难过,如果你不愿意让我去,以后我就不去。”林枫看到自己的母亲哭的那么的伤心,他在不济到底还是一个孝子。

    不禁心疼的开口说道,并帮母亲擦拭着眼中的泪。

    要知道他这次费尽心思才能够进入到林氏上班,虽然是也有自己的私心,但是更多的却也是为了自己的未来考虑,但是更多的是不想让林惊一直压着自己。

    “可是儿子,这才刚去几天,弄得遍体鳞伤的,林家家大业大,如果只有林惊一人那以后你们该怎么办呢。”

    欧阳听完他说的,不禁大声的开口说道,此刻的她真的是什么也不顾,活脱脱的一个护犊子的母亲。

    “妈,我这不是也是为了林家着想吗,如果以后家业都给了林惊,我们岂不是没有活路了,更何况我也不小了,是时候锻炼锻炼了。”

    林枫听到她说的这番话,心中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便安慰的说道。

    “好了,我本来也没有打算放过林惊,今天晚上回去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枫儿这几天你就在家好好的养伤,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妈妈。”

    欧阳把她的包包放在了一旁坐了下来,看着自己的儿子,再次关心的问道:“我的小祖宗,这可怎么是好,下手也太重了。”

    “没事,这点小伤我还是能够受得住。”要知道这个林枫到底是没有他的母亲聪明,不然又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有的时候,色字头上就是一把刀,一不小心,因为一个女子,小命都没有了。

    “这个尉迟恭,我一定不能就这么的放过他,不然以后我们就别想有好果子吃。”林枫听到自己的母亲提起这个,心中一股子怒气瞬间提上了心头,却是无处可发。

    想到今天的事情,那个女人倒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他一定要得到手,既然尉迟恭那么的在意,他就想要让他看看,如果自己到手了之后,他会是什么样子。

    “这个你就放心吧,我自有打算,他敢伤你,我也不会让他的日子太好过。

    听到儿子这么一说,赵丽不禁在心中默默的盘算着之后该怎么办才好。

    “尉迟恭,你给老子过来!”当尉迟隆回到家中的时候,一眼便看到尉迟恭和曼丽坐在客厅之中,他把外套递给一旁的女佣,径直向他走了过去。

    要知道自己刚刚收到欧阳打来的电话,怎么可能会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详细的讲出来,现在尉迟隆知道的也只是片面而已。

    想到这里,又看到尉迟恭那张似笑非笑的眼睛,倒是火气噌噌噌的往上涨。

    “你为什么又要对儿子大呼小叫的。”曼丽听到他说的话,倒是不乐意了,不管他怎么对自己,她可以一句话也不说,也不会顶嘴,但是关于自己儿子的,她没办法置之不理。

    倒是站起身来看着他责备的说道,要知道儿子好不侬易才回来一趟,还没有好好说两句话就又成了这个样子。

    “你自己问问他做了什么好事!”尉迟隆看着曼丽,一脸嫌弃的表情,想到欧阳的语气,他看着她此刻也是极为的嫌恶,如果当初没有她的话,或许儿子也不会被惯成这个样子。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他对尉迟恭并提不上什么心思的原因之一,更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曼丽总是出来阻拦自己。

    “妈,我削了一个苹果,你要不要尝尝,这个是从德国空运过来的。”尉迟恭倒是像没有什么事一般,看着曼丽笑着开口说道。

    他今天晚上过来只是担心自己母亲被尉迟隆又欺负了去,现在他强大了,自然不会让任何人在欺负自己的母亲,想到这里,他眼中带着一抹清冷,随即一闪而过。

    “你看看这个孽障!都说慈母多败儿,你说说,这都是你教出来的!”尉迟隆看着尉迟恭像是没事人一般,一把把他手中的苹果摔到了地上,看着曼丽生气的开口说道。

    要说这些年来,曼丽对自己从来没有顶撞过,倒是他也把这些事情当做了理所当然,只是对尉迟恭还有一些忌惮,却是看着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我教出来的儿子什么样,我自然知道,更何况他也是你的儿子,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曼丽到底是大家闺秀,不管遇到什么场合,都能够做到不动怒。

    看了一眼扔在地上的苹果,直勾勾的看着尉迟恭,其实心中倒也猜出了一些大概,大多应该是林惊有关,自己的儿子是个讲义气的人,估计是又替林惊出气了。

    “没做什么事情,林枫在公司做错了事情,我就是按照公司的章程,把他从公司丢了出去而已。”尉迟恭似乎一点也没有把他的举态放在心上,看着他勾了勾唇角。

    “你看看,你看看你儿子说的什么话,把他丢出去,就是把他丢在废弃的旧仓库中,还用绳子绑着,尉迟恭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你这个不孝子!”

    尉迟隆看着他依旧是那么风轻云淡的样子,心中的怒火也是噌噌噌的往上涨,看着他伸手作势就要打上去,却被尉迟恭拉住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神,心中却是一惊。

    “抱歉,我还从不知道您教过我什么。”尉迟恭看着他勾了勾唇,倒是看着他眼睛中带着冰冷。

    “恭儿,他是你的父亲,你不要这么无礼,既然是林惊在公司中犯了什么规定,那公事公办,恭儿处事的方法是有些不妥,我会好好的说说他,就用不着你来教了。”

    打在儿身,疼在娘心,看着尉迟隆这个样子,曼丽的心中越发的冰冷,看来这个人到底是不会念及这么多年来的夫妻情份,看到自己的儿子都这么的生疏,更何况是自己。

    虽然早些年她就已经看懂了这些,可是当真正自己懂悟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做痛彻心扉,站在尉迟恭的前面,看着他脸上不带一丝的感情。

    “好好好,真是好极了,你们母子二人果然是好样的,我真应该当初你出生的时候就把你掐死在婴儿车里。”尉迟隆看到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牙尖嘴利,倒是心中发狠的说道。

    当他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看到曼丽的神色,只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在悄悄的流走,直到后来他才明白那就是所谓爱情,可是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

    “这么多年来,算是我看错了你!”曼丽听到他的话,俗话说的好,虎毒不食子,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的狠心,心下一冷,面上也是没有任何的表情。

    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包包,便对尉迟隆开口说道,然后径直离开。

    “希望你今天做的选择,你日后不会后悔。”其实尉迟恭看着这样的情形,心中却是欢喜,自己的母亲,看来还是有一点自己的主见的。

    他现在越来越强大,家的生意其实大部分都是他在照料着,尉迟隆压根就派不上用场,这话他自然不会告诉母亲,怕母亲知道这事情心中会生气。

    看来他现在到底是多虑了,毕竟是商业联婚,又有多少的感情存在。

    “先生,您快劝劝夫人吧,她还是头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看着曼丽拿着外套和尉迟恭一起往外走,管家心中也是焦急的很,没有想到尉迟先生竟然这个样子。

    “这件事情你不用管,这次是尉迟恭做错了,既然他们愿意走,那就让他们走就好。”尉迟隆此刻也是在气头上,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这个样子。

    不禁砸碎了一旁的青花瓷,好了,翅膀都硬了,现在他说什么话都一点用都没有了,殊不知,是他自己一步一步犯下的错误,才会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成这个样子。

    “你个傻孩子,你怎么也出来了,毕竟他是你的父亲,你这么冒冒失失的就出来了,让别人知道了,像话么!”曼丽看着自己的儿子,到底是于心不忍的开口说道。

    夜深了,天气也变凉了,她穿着一身素色的秋款旗袍,即便是年过四十,也抵不过她的好底子,那身材也是姣好,穿出了一股韵味,她拉了拉那雪白色的披肩,往身上裹了裹。

    虽然她和尉迟隆闹了矛盾,可是到底是尉迟家的继承人,如果现在贸然离开,老爷子会怎么想,他的继承人身份也许会被人一些有些人撼动。

    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要知道这些年来她忍气吞声,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自己的儿子。

    “没事,我现在的能力,即便是没有父亲,没有尉迟家,我也能够有自己的一片天地,能够护好母亲,这些就不用在让母亲费心了,母亲就只管过好自己的就行,无需在意过多。”

    尉迟恭倒是并不在意,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势力,能力也在那里摆着,就算是没有尉迟家又怎么样,他照样能够玩转商界。

    看着自己母亲生气的神色,倒是笑着把她揽进怀中,讨好的看着她,就像是小时候一样。

    “你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的好,不过你父亲今天说的话的确是过分了些,但是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切不可对他不敬。”曼丽看着自己的儿子,倒是让她舒心了许多。

    想到刚才的事情,到底是他的父亲,虽然自己对他没有任何的感情,可是也不能让他们两个人因为这件事情生了嫌隙,毕竟自己从小就没有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

    想到这里,她不禁叹了叹气,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应该就是嫁给了尉迟隆,不过如果当时在让她选一遍的话,或许她也会做这样的决定,毕竟整个家族她不能放任不管。

    “这些我都知道的,走,外面冷我们去车中,我送您回去。”尉迟恭替母亲打开车门,笑着开口说道,显然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影响自己的情绪半分。

    帮母亲认真的系好安全带,这才开着车子离开,因为尉迟隆和曼丽的关系,曼丽基本上都是在自己的别墅之中,每天弹琴画画下午茶,每天过着贵妇一般的生活。

    尉迟恭倒是因为这样轻松了不少,这样母亲也不会在受尉迟隆的气。

    想到今天晚上尉迟隆说的那些话,如果说他没有触动的话那是不可能的,抓着方向盘的手到底是紧了紧,最后还是抿了抿唇,看着前方的路没有发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