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94章
    “只要我还在,我就能够庇护你,这是我对你的承诺。狂沙文学网 ”尉迟恭倒是没有想到她会说这些话,看着这个小女人真挚的眼神,倒是脱口而出。

    要知道他这还是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许下承诺,这般事(情qing),在以往他是不会做出来的,这举措,却是让他的心中一惊。

    他尉迟恭虽然经常混迹草丛之间,可是只谈相貌和金钱,从来不谈感(情qing)。

    “尉迟恭,我警告你,不要在接近我的女人!”李子辰本来不想参加这个宴会,可是听得管家说的话,倒是来到这个宴会现场,想要亲自逮捕这个小女人。

    这是什么地方,她也能够去,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一阵恼怒,却是怒气冲冲的过来,找了许久,方才找到这个小人,让他更为气愤的是,她居然在和别人谈笑风生。

    而那个人并不是别人,而是他的死对头尉迟恭,这叫他心中如何不恼怒。

    说罢,便拉着了她的手,想要离开,却是听得尉迟恭说的话:“放心,我只对我的猎物感兴趣。”

    许是想到了刚才自己说的那番话,为了掩饰和压抑自己心中那份心思,看着李子辰抓着她的手腕,更是刺了他的双眼,嘴角勾起冷笑,泛起一阵(阴yin)冷。

    “抱歉,我不会给你任何的机会。”两股冷气相撞,倒是让风潇潇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李子辰自然是没有错过她的小动作,当即把她揽进怀中,(身shen)上的气息也是弱了一些。

    尉迟恭看着她们离开的(身shen)影,倒是勾了勾唇角,想到安然也在这里,倒是没有在开口说什么,毕竟那个安然,看到李子辰怀中的女人,心中怎会沉得住气!

    “安然家已经败落了,你今(日ri)回到这里,想必也自然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地位,什么(身shen)份,一个家道落魄的千金小姐,并且永远都翻不了(身shen),还想再这里和我叫嚣。”

    “我看你识相一些,我还能够给你一些好处,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话之间,那男子的神色一冷。

    安然紧咬薄唇,却是不语,心中自然知道现在自己处于劣势,心中却依旧心高气傲,看着周围嘲笑自己的目光,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我在这里,谁敢动她!”李子辰本想和风潇潇一起离开,却是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将她交给了助理,便大步离开。

    “哥。”就如同天神一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夏薇的眼中一下子亮了起来,要知道她心心念念的墨言哥就在自己的(身shen)侧,还是出面保护自己,又怎么能够不让她心花怒放。

    此刻她在也顾不得其他的,看着他眼中充满了(爱ai)慕之色,只是这一番心思,并没有入李子辰的眼中。

    “原来是李总,我不知道这是李总的人,还望李总见谅。”此刻,这个老男人的脸上倒是布满了冷汗,刚才只是想要调细调细一下她。

    哪能够想到,她的(身shen)后还有李家,要知道李子辰行事极为狠毒,想到这里,他哪里还敢这般无礼,倒是露出一副讨好的嘴脸。

    “即便是安然家没落了,安然依旧是我李子辰的妹妹,这辈子都不会改变!”李子辰哪里知道她现在会受这么多的欺凌,倒是神色一冷,看着他开口说道。

    这个人他自然是不会放过,杀鸡儆猴的道理,他李子辰还不会不明白,一时间,大厅中的所有人都往这边看去,一时间大厅之中变得鸦雀无声。

    “小姐……”助理看着站在这里的风潇潇,直勾勾的看着那画面,画面太美,倒是让他忍不住低下了头,也是第一次发觉,这个女子倒是有着和李子辰一样凌厉的神色。

    “我们先回去吧。”风潇潇自是看到了在大厅中的那一幕,心中思绪翻飞之时,助理将自己拉了回来,她这才回过神来,看着他小声?的开口说道。

    却是头也不回的转(身shen)离开,早先传的话她现在也是懂得透彻,原来他的心中一直都有着安然,自己只是他一时所要宠幸的人罢了。

    “李总的为人,不是你想的那样……”助理看到她这个样子,心中自然明白她是误会了李总,自然想要为自家的上司解释,哪料到被她打断。

    “我知道,李子辰人很好。”好到让我忘了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好到让我忘了自己曾经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好到让我丢了魂……

    安然跟着李子辰走了出来,看着那俊美的侧脸,却是迷了眼睛,现在站在自己面前,守护自己的人,不正是心中心心念的那个人吗?

    想到这里,她的心中就砰砰直跳,却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的背影,那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男子。

    “你没事吧?”李子辰急急忙忙的把事(情qing)处理完之后,本想要去找风潇潇,没想到她一直跟在自己的(身shen)后,却是因为她们之间的关系,((逼))得他不得不转(身shen)开口问道。

    多少和安然家有那么一点的关系,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如同自己妹妹一般的人被人欺凌,随即便护下了她,但是现在看来,倒是应该给邵子扬打电话比较简单一些。

    眼中带着一丝不悦,却是看到安然(娇jiao)羞的脸庞,心中自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当下冷下了脸子,要知道,他对她并没有一丁点的感(情qing),不然当初她去国外的时候,他不会不拦着。

    “没事,今天谢谢你……”安然听了他的话,倒是因为心中的那些小想法,没有看到他眼中的不耐,(娇jiao)羞的开口说道,眼中充满着对他的(爱ai)慕之(情qing)。

    她喜欢他喜欢了这么多年,即便是对方的一个表(情qing)一个动作,也能够让她陷进去,无法自拔。

    “我照顾你自是应该的,以后不要在来这种地方了,如果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就子扬或者我开口,能够帮你的一定帮你。”

    李子辰本不想在多说什么,但是想到她一个女子也实在是不侬易,便开口说道。

    “有些时候,是必要去应酬的,不过只要这个晚宴过了我就能走了。”

    安然听了他的话,倒是有些伤心的低下了头,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一个人苦苦撑着,想到今天李子辰看到的事(情qing),她的神色不(禁jin)暗了下来。

    一方面心中很是高兴他会帮助自己,一方面也有些担心被他看到的事(情qing),可能会让他多想,自己并不是这样的女子。

    “下次如果在有这样的应酬的话,就直接报我的名字。”李子辰听了,知道她说的是实话,倒是紧锁眉头,沉思片刻,遍脱口而出。

    “你对我真好,其实……”

    “因为在我心中,你是我的妹妹,我照顾你是应该的。”李子辰不傻,能够看得出来她想要说什么,便率先打断了她的话,脸上并没有任何感**彩。

    “只是兄妹?”安然听了他的话,(身shen)子明显的一阵,若是刚刚他这么说的话,她不会反驳,毕竟跟是在公开的场合,但是现在听到他还是这么的说,心中自然不是滋味。

    看着他眼眶微红,却是眼睛一眨也不眨,要知道她喜欢了他十几年,就这么被他这么一句话,否决了她之前喜欢了这么多年一点用处也没有,倒是心中一阵疼痛。

    “恩,我一直都只把你当做妹妹。”李子辰看着她那红了的眼眶,心中说不出来的滋味,有的时候,自己的心是骗不了自己的,他不喜欢她,自然也没有必要骗她。

    毕竟有些事(情qing),如果现在欺骗她,最终还是会告诉她自己心中最开始的那个决定,倒时候只会伤得她更深。

    “可是李子辰,你知道么,我从来没有只是简单的把你当做我哥哥!”安然听了他的话,大声的开口说道,而那眼中的泪水,也顺势流了下来。

    当一切还没有戳破的时候,她还能够抱有一分的幻想,让自己的心中有个期望,可是当一起都戳破的时候,她才恍然惊觉,自己心中最后的那份希冀也没有了。

    全都没有了,这世间的所有苦痛,以后就只能够她自己来承受,看着李子辰,更是撕心裂肺的痛,为什么他不(爱ai)自己,为什么!

    “安然,如果你愿意,我依旧是你的哥哥,也依旧是好朋友。”李子辰从来没有面对过这般(情qing)况,看着她痛哭流涕,不由得想到了风潇潇委屈时的模样。

    大抵所有的女子都有的(情qing)节,却是换个人来看,倒是不觉得心疼,心中更多的也只是愧疚,如果知道今(日ri),当初就算是安然不戳破的时候,他也应该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

    “可是我不想,李子辰,为什么你不(爱ai)我?为什么!”安然撕心裂肺的大声开口说道,眼中满是痛苦,却早已泪流满面。

    “安然,感(情qing)的事(情qing),不是你我能够决定的!”李子辰冷静的开口说道,希望她能够理解自己,要知道有些事(情qing)是没有办法勉强,也没有办法强求。

    如果说有没有感(情qing),那这辈子李子辰或许都不会想着娶妻生子,感(情qing)他不愿意将就,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将就。

    “是不是因为风潇潇?”突然间,安然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就是风潇潇,自从她出现了之后,墨言哥倒是越来越不愿意看到自己了,甚至可以说是在躲着自己。

    想到这里,她不(禁jin)面上一冷,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冷意,恶狠狠的开口说道,要知道她生生想要得到的东西,她等了这么多年,到现在是功亏一篑,她又怎么能够不气恼。

    “和风潇潇没有关系,我从一开始,便只是把你当做没有,在没有其他的想法,安然你要明白,有些事(情qing),强求不得。”李子辰听到她提起风潇潇的名字,不知怎么,心中一阵气恼。

    倒是说完这话之后,便转(身shen)离开,有些时候,自己心中在乎的人,自是不愿意让人说上半分,只是眼前的人多少有些特殊,他也不愿意在给她更多的伤害。

    想到这里,倒是还是有些不放心,便给邵子扬发了个短信,便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这边安然看着他离开的(身shen)影,不由得紧握拳头,眼中满是愤怒,风潇潇,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的话,墨言哥也不会这般的对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风潇潇已经在助理的护送下回了别墅,并不知道刚才所发生的事(情qing),若是知道,肯定心中会对安然多了几个白眼,要知道她可是什么也没有做。

    “我从来没有见过李总对一个女子这么的上心,小姐,今天李总和安然小姐在一起,全是因为之前两家的关系,您不要放在心上。”

    这一路上,车中的气氛他也是能够感觉的到,倒是下车的时候,轻声的对于风潇潇说道,这可是千万不要浪费了自己的一片苦心。

    “恩,我知道了。”风潇潇点了点头,虽然听到了耳朵里,却是没有听进心中,这助理和李子辰是一根线上的蚂蚱,谁知道她这话说的是真是假。

    她也不愿意去猜,毕竟眼见为实,她相信自己的眼睛,也相信自己听到李子辰说的那些话,虽然李子辰在司御面前对她说的话倒是进了她自己的心中。

    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的判断能力,毕竟这只是因为他一时的玩物被人一直惦记着,骄傲如他,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宠物被人呢抢去。

    想到这里,她不(禁jin)有些自嘲,之前竟然还会对他抱有些幻想,但是现在却是一点想法都没有了,毕竟她和他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们的生活方式也是不同。

    只是因为她现在的窘况,才让她迫使留在他的(身shen)边,这般想着,已经是走到了别墅中,一旁的管家倒是接住了她手中的外(套tao),恭敬的站在一旁。

    “今天还有没有留晚餐,我有些饿了。”的确,因为今天的晚宴,她并没有吃多少的东西,这般折腾下来,肚子已经是饥肠辘辘。

    “晚餐都给您在(热re)着,随时都能够吃,还是少爷心细,说您今天晚上要去参加宴会,肯定不会吃多少东西,要厨子给您做了一些。”

    管家听了她的话,心中自是欣喜,很明显的,风潇潇已经走到了少爷的心中,不然他又怎么会对一个人如此的关切。

    “恩,那我去吃一些。”风潇潇听了这话,倒水心中有些气恼,谁愿意让他对自己这么的照顾,但是既然自己说出来了,又怎能有不去的道理。

    不就是一顿饭吗,吃就吃了呗,她又没有那么的小家子气,更何况现在还是在李子辰的屋檐下生活着,这般想着,便是去了餐厅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