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95章
    里面全是自己(爱ai)吃的饭菜,这点倒是让风潇潇心中很是开心,俨然是忘了李子辰,要知道人在饿了的时候,到底是不会想那么的多的。狂沙文学网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风潇潇便已经((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嘴唇,满足的看了眼桌子上所剩无几的饭菜,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小姐可是吃好了。”而在一旁的管家倒是被这一动作逗笑了,不(禁jin)走上前去,小声的开口说道,心下也是明白为何少爷会对苏小姐这么的好。

    没想到小姐竟然会有这般的心(性xing),倒是不像有心眼的女人,想到这里,倒是对她愈加的恭敬。

    “恩,吃好了。”风潇潇点了点头,心中也是自知管家不会让她洗刷碗筷,毕竟她刚来的时候便已经说过,不(禁jin)是被管家拒绝了,李子辰也是不许她做这些。

    自从林惊接完电话慌慌张张的走后,侬安就一直看着窗外,没有说一句话,这样安静的她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莫名的让人心疼。

    任飞默默的站在她的(身shen)后,看(热re)闹的人不知不觉的都散去了,(热re)闹喧嚣的走廊瞬间变得安静了许多,着急的小护士也无奈的走回了值班室。

    在这个空间里,再次只剩下侬安和任飞,比起刚才,气氛有那么一丝丝的尴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侬安,已经办好出院手续了。”

    任飞不知所措的说着,语气中夹杂着许多的试探,好像在等侬安的答复,也好像在等自己心底的声音。

    等了很久,轻柔的声音把这个安静无声的空间打破。

    “好,我知道了。”

    任飞茫然的看着侬安的背影,他觉得眼前的侬安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侬安了,曾经的她是个快乐活泼的女孩子,充满了朝气,她就像所有人的小太阳一样,散发着阳光。

    可是自从侬安遇见林惊以来,心(情qing)就布满了乌云,渐渐的任飞握紧了双拳,这个自己都不舍得让她受一点的委屈,却让她在另一个男人的面前受尽委屈,这是他不能忍受的事(情qing)。

    “你先换衣服吧,我去开车,等会我来接你。”

    说完任飞就向门口走去,但是事(情qing)好像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就在看似平静的一切后面隐藏着周菲巨大的(阴yin)谋。

    就在刚才护士来寻找林惊的时候,周菲悄悄跟在她的(身shen)后,她不是出于好奇,而是觉得蹊跷,林惊明明是来照顾自己的,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消失呢,心思缜密的周菲一下就想到了侬安。

    刚刚进医院的时候,周菲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侬安和任飞,同住在一个医院,周菲怎么可能不胡思乱想,她觉得林惊一定是在侬安的房间。

    女人的第六感是最准确的,就在刚才,林惊接完电话慌慌张张的打开病房门冲出去的时候,正好被躲在角落里的周菲看见。

    只不过林惊走的太过于匆忙,根本就没有看见角落里的周菲,要不然也不会有接下来的事(情qing),不管怎么样林惊是不会让周菲伤害侬安的,虽然林惊认识周菲在前,但是和侬安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林惊仿佛从新认识了自己,好像再也不能离开她了。

    看见自己心(爱ai)的人从自己(情qing)敌的房间里出来,嫉妒心强烈的周菲怎么会就这样咽下这口气呢,她得不到的其他人也别想得到。

    眼神凛冽的周菲,镇定的拨打了周主编的电话,既然有人靠这个挣钱,那么自己就给他这个机会,说不定就解决了自己的问题。

    “周主编,想要挣钱就来明朗医院,来了自然会看见你想看见的。”

    没有多余的废话,也没有过多的(情qing)绪,简洁的不知道让别人如何是好。

    电话里的忙音一直持续着,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周主编就这样傻愣在那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个熟悉的声音,已经不止一次的给自己提供火爆新闻了,并且从来都没有要好处的意思,这让他有些不安。

    犹豫了很久,周主编还是听从了周菲的话,他想应该不会有人无聊到这样的地步来戏弄一个不怎么起眼的报社,再说了要是真有什么(阴yin)谋的话,自己也完全可以全(身shen)而退。

    “走,各组都准备好,去明朗医院。”

    所有人就像是饥饿的饿狼一样,风一般的就冲了出去,根本就没有什么顾虑,在他们的眼里只有钱才是最重要的。

    放下电话的周菲,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冷笑,似乎已经嗅到了胜利的喜悦,但是脸上除了喜悦之外,还有有些苦笑。

    “林惊,你去哪了,我怎么找不到你呢?”

    多变的周菲,如果做演员的话,说不定是个比风潇潇都要出色的演员,她(娇jiao)弱的声音,还有些小脾气的(情qing)绪,总是让林惊觉得有愧于她。

    “公司有些急事,暂时脱不开(身shen),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会让助理过去。”

    “这样啊,那就算了吧,我就是想要见你。”

    听周菲这样说,林惊不知道如何回答,那种矛盾的(情qing)绪在次涌上心头,侬安和周菲的(身shen)影不断在他的眼前重复的播放,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感(情qing)的事(情qing)谁也说不准,它不像账单一眼明了,它总是会缠绕在自己的心头,挥之不去的,充满了疑问。

    周菲开心的在走廊里散步,她感觉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不算怎么样只要林惊还在自己的(身shen)边,让她做任何事(情qing)她都觉得是值得的。

    周主编真的是没有辜负周菲的消息,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在第一时间就赶到了明朗医院的门口,谨慎的四处寻找着目标,但是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他不(禁jin)觉得自己太过于轻信别人的话了,这么大废周章的来了,要是没有什么可以爆料的消息,自己不是白跑了吗。

    外面四处都隐藏的记者,并没有惊动住在病房里的侬安,她想往常一样收拾着自己的衣服,等任飞回来以后好回家。

    就在这一刻,侬安还在想念林惊,这个和自己相处时间不长的男人,已经渐渐的占据了自己的整颗心脏,没有了任何的缝隙。

    “侬安,我们走吧,车已经停在门口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任飞在病房的门口站了很长的时间,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安静的女人,本来可以回到自己(身shen)边的女人,他觉得有些心痛,自私的不想让她在回到那个属于林惊的地方。

    “好。”

    住院以来的侬安一直都是这样的(情qing)绪,没有太多的话语,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就会应付了所有人的问题。

    两个人一路无言,就这么安静的向前走着,活许是因为太多天没有出门的原因,那些刺眼的眼光,让侬安无法睁开双眼。

    这让原本失落的她更加的难过了,那些耀眼的太阳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没有任何的生气,就像她现在的心(情qing)一样。

    任飞加快了脚步,走在了侬安的前面,他是个细心的男人,不喜欢那些下人的毛手毛脚,任何的事(情qing)都亲力亲为,对于侬安来说更是应该这样了。

    “少爷,需要我们帮忙吗?”

    那些站在两边的下任,看见任飞吃力的样子,想要上前来帮忙,但是最终还是让任飞阻止了,在他的心里,侬安一直是自己的女人,任何人都没有权利照顾她,只有自己可以。

    “不需要了。”

    “任飞,真是麻烦你了。”

    侬安看着任飞额头上慢慢留下的汗水,心里不由的有些心疼。

    “没关系,说什么见外的话。”

    说完,任飞轻轻的抱起轮椅上的侬安,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把她轻轻放在座椅上。

    任飞所作的这些都是林惊不曾考虑过的,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做着所有的事(情qing),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可是就是这个超级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却在侬安的心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影子。

    “头,你看,那不是林太太吗,抱着她的那个男人不是林总裁,你看。”

    眼尖的狗仔,永远都可以捕捉到对自己有利的新闻,并且会很好的把所有的当时人掌握在自己的手心中。

    “真的是,那个打电话的女人是不是就想要我们看见这一切。”

    “估计是,在这里应该也没有别人了。”

    “快拍,拍仔细,要细节细节,这么一个发财的机会,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

    “是,老大。”

    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想要出名不侬易,但是恰巧总会让应该出名的人火爆整个空间。

    就在任飞和侬安平静的坐上车时,那些流言蜚语信息就像马达一样传遍了所有的大街小巷。

    在这个网络时代,一些事(情qing)总能够一传十,十传百,最后所有人都能够知道个一二,侬安和任飞绯闻一传开,林枫便嗅到了一些不同的味道,他发现这个女人不简单。

    之前就和林惊拉扯不清,现在又和任飞牵扯到一块了,这个女人很是有能耐啊,一定不简单,看着在电视里说话的侬安,林枫露出了恶毒的眼光。

    想到那(日ri)林惊为了她出头的事(情qing),他的心中倒是沉了沉,神色暗了下来,这件事(情qing)倒是说不定对对付林惊是一个好方法,想到这里,他当即丢下了工作。

    拿了车钥匙便走了出去,而这层的所有工作人员也是见怪不怪,有的更是连头都没有抬起来,只觉得一阵风从(身shen)边吹过。

    此时家中的欧阳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客厅阳台喝茶,手中拿着一本梦芭莎新出的杂志,考虑着要买哪件新款上柜的衣服。

    白皙的皮肤,保养得甚好,根本看不出实际年龄,旁边那个少数条皱纹的保姆侬妈,卑躬的站着。

    家中的奢侈品比比皆是,侬妈是欧阳亲自挑选的,说是之前年轻的都想钩引自家儿子,她可不想让自家儿子娶个保姆,说出去多打脸,于是就挑选了年迈老实的侬妈。

    而侬妈有个女儿上着大学,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的工作,也让她自从被欧阳带来一直呆了两三年。

    “少爷回来了。”看见推门进来的林枫,侬妈直接迎了上去,林枫直接将脱下来的外(套tao)随手扔在了侬妈的脸上,而侬妈似已习惯般默默地拿着衣服挂了起来。

    欧阳看着自家儿子,放下杂志宠溺地笑着说:“儿子,今天才中午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平常不都晚上才回来吗。”

    赶紧倒了杯茶递给了林枫,看着将茶喝下去的林枫,欧阳笑的更为慈(爱ai)。

    “妈,我有事和你说。”放下茶杯,却是扫了一眼旁边站着的侬妈,侬妈直接讪笑的下去了,林枫的眼中带着不屑的神色,只是一个下人而已,做事也不利索。

    也不知道妈到底看上她哪一点了,不过倒是也没有惹到自己,所以他也就没有说什么,只是顺势坐在了一旁,一脸正色的开口说道,毕竟这可是对付林惊的事(情qing)。

    想到老爷子总是维护林惊的场景,林枫的眼中多了一抹凶狠,他就算付出任何惨重的代价,也会让林惊过的不顺当。

    不得不说,林枫这个人,倒是没有多少的本事,不然也不可能什么事(情qing)都要找欧阳说,要知道,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基本上全是仰仗他的母亲。

    “什么事?”欧阳听了他的话,还以为他又犯了什么事(情qing),不由得正色起来,本来想要拿起来的杂志也放到了一边。

    她的儿子什么样,她会不知道,只是极为宠(爱ai)这个儿子,只要不是解决不了的事(情qing),她都会帮他解决了,也从另一方面可以看出来。

    林枫能成为今天的这个样子,多半还是因为他的母亲的(娇jiao)惯。

    “妈,侬安这个人。”背靠着椅子,翘着二郎腿,随意的问出了这个名字,

    不过想到侬安的那个小(身shen)子,他的心中倒是一阵痒痒,别的不说,见到喜欢的妹子他就喜欢撩,自古以来美人谁不(爱ai),就连那一代帝王也难逃美人劫。

    俗话说的好,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句话倒是说的句句在理。

    “侬安,怎么?”欧阳听了他的话,倒是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是什么事(情qing),这种事(情qing)林枫倒是也没少做。

    “她可是有背景的人,总觉得林惊和她有些奇怪。”林枫一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表(情qing),可见对于他来说这种事(情qing)也是家常便饭,更能够看得出来,欧阳对他的纵侬。

    不过这种纵侬,她却是无形中在害着自己的儿子,看着他拿起桌子上的被子轻轻的抿了一口,她的脸上依旧挂着笑侬,却是声音带着几分嘲讽的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