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98章
    “好,我可以帮你找到侬安,但是请你以后再也不要把她弄丢了。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好,真的而特别感谢。”

    林惊深深的鞠躬,因为在他的事情里,能够帮助自己的人都是伟大的人。

    就在林惊哥风潇潇相互拉扯的时候,任飞已经抱着侬安来到了飞机,场,只要看过新闻的人,就知道这两个人,随处都是指指点点的,感受了不少白眼。

    任飞从小的心愿就是可以天天和侬安在一起,在长大了一些之后就是能够和她在一起上学,但是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把侬安的腿治好。

    中国治不好就去美国,反正这个世界上只要有希望自己就不会放弃,抱着这样的心态,人人费根本就没有通过侬安的同意就把她带来了机场。

    “任飞,你为什么要带我来机场?”

    侬安的眼神里一阵茫然,自己的身体连自己都不能做主吗。

    “侬安,我们一定要去美国,这样你的腿才会有更大的希望治好,医生说了,是有可能治好的,你一定不要灰心。”

    任飞非常的激动,机场是自后一步了,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只要到了美国他就一定要和侬安在一起。

    但是想法终究是想法,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人是不会就这样轻易的分开的,侬安和林惊就是这样的人。

    “放开侬安,你没有听见她说什么吗,她不想跟你走,为什么要强迫她?”

    林惊在机场人员的对话中,偶尔听见了侬安的名字,她瞬间就敏感了起来,深怕自己的一个疏忽,侬安就这样和自己擦肩而过了,他们已经错过太多次了,这次的他真的想要牢牢的抓住侬安,想要给她一个安稳的家。

    “林惊,你觉得自己有权利说这些吗?”

    任飞觉得林惊有些可笑,明明是他先伤害了侬安,现在还想要阻止侬安出过去治疗吗,自己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想都不要想。

    还没有等所有的人反应过来,林惊单膝跪在侬安的轮椅前,眼神里充满了坚定,这是他第一次觉得想要自己真正的错了,而且错的还是那么的离谱,一时间被周菲这个爱演戏的骗子民,主了双眼。

    侬安用手捂住嘴巴,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未来,就在这里实现了,但是她还是有顾虑,毕竟周菲还在那里。

    “侬安,对不起,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请你能够原谅我,请你在给我一次机会。”

    说完这些话,林惊把那个依然崭新的婚约书撕成了两半它已经没有用了,因为所有的感情是不能被一直婚约书所限制的,

    “安安,你就原谅林惊把,只要他能够好好的爱你,他就会好好的爱你。”

    风潇潇就在关键的时候,做了一把推力,侬安真的有些心动,有些心软,

    林惊轻轻的拿起侬的手,给她不是道什么时候编出来的戒指。

    侬安好像没有在抗拒什么,她再次泪流满面,自己最爱的人呢能够给自己一个完整的家,这是自己万万没有想到。

    就在机场最关键的时刻,侬安答应了林惊,要照顾好自己,成为林家的一份子,匆忙赶了过来的记者把这宝贵的一刻定格子再了自己的镜头下。

    林惊和侬安已经成为了一段佳话,所有的人都在羡慕,风潇潇被感动过的泪流满面,就在她埋怨着命运的不公时,尉迟恭生生的跪在地上,想要给她一个浪漫的婚礼,但是风潇潇并没有答应,在她的心里,这件事情真的是太突然了。

    比起侬安的幸运,风潇潇就更加的谨慎,她认为尉迟恭回想李子辰那样伤害自己,但是人和人毕竟不是一样的,在尉迟恭的一再坚持下风潇潇最终还是妥协了。

    感情的事情虽然然是家欢喜几家忧的事情,但是有情人呢能够终成眷属,是个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

    林惊在街道欧阳电话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没有想到自己的爷爷,会邀请侬安回家吃饭。

    这样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让人觉得真的非常的惊讶,老爷子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好说回话了,听着就有些吓人。

    抱着这样的心情,林惊带着侬安一路顺利的到达老宅,和往常不一样,林家的老宅不在是大门紧闭,而是大敞开的,难道这是在特意的迎接自己吗。

    林惊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事实却已经摆在眼前,那些自己顾虑的事情不在在重复的出现,只要自己能够好好的经营林氏集团,就不会被老爷子嫌弃。

    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证明性自己的势力,只有这样来也自己才会放心的把整个企业都交给林惊。

    一切来的那么突然也是那么的顺利成章,经历过无数的磨难,最终在林惊的坚持下侬安成了大多数人都羡慕的豪门太太。

    但是在侬安的心里,着并不是重点,能够勇敢的和林惊走在一起,时自己做过最是正确的一段事情,侬安不断的丰富自己,最终得到了老爷子的肯定,而且老爷子还派专门的人去了美国,准备在一切都稳定的情况下治疗一下双腿。

    就在刚才,那架载着侬安梦想的飞机已经飞向了远方,所以在不久的将来侬安的双腿就能够拭目以待的好起来。

    日子还在一天一天的流逝,能够陪我们走到最后的,永远都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风潇潇看着越来越幸福的侬安,心里是安慰的,但是一想到自己所付出的感情心里就一阵恼火,凭什么李子辰要这样的对自己。

    虽然尉迟恭已经像自己求婚了,但是在她脑海的深处,那个笑侬总是挥之不去,李子辰能是个聪明的人,当他看见风潇潇在别墅中班出来的识货,他就已经心知肚明了,一直以来他觉得非常的对不起风潇潇。

    从最初的靠近还有慢慢的生活在一起,都是自己一手策划的,只是因为风潇潇和自己最爱的女人章的真的是太像了,忍不住的想要去关怀她,想要把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就是这样的自私,在最后差点毁了风潇潇,她没有侬安那么坚强的性格,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甚至不能够正常的工作。

    但是太阳总会慢慢的穿透阴霾,风雨过会才能够发现自己最喜欢的人到底是谁,风潇潇躺在尉迟恭的怀里,那样温暖的气息围绕着和她,原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怀抱是那么温暖的事情。

    未来所发生的事不可预想,但是只要侬安和风潇潇能够从新出发,就会发现原来幸福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只不过自己没有发现而已,成为感情的主人,欢乐的度过每一天。一场车祸,父母离世,侬安双腿残疾,侬家风雨飘零,危在旦夕。

    为救侬家,侬安四处寻求帮助。

    然而,初次见面,男人却将一纸结婚协议铺在桌前,她忐忑不安,揣测男人的心思。

    男人却不屑的冲她扬唇一笑,语气鄙疑:“侬安,这样的你。这样的侬家,有什么值得我算计!”

    可,就是这样的男人,在婚后,却主动她遮风挡雨,宠她入骨!

    弯弯的柳叶眉,水润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嫩红的唇瓣组合成一张精致如画的漂亮脸蛋,可就是拥有这样漂亮脸蛋的年轻女人,却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

    周围人惊艳的眼神,不免多了一抹同情。

    侬安端坐在轮椅上上,面前的圆桌上摆放着一杯白开水,她像是没有察觉到周围人同情的眼神。浓密的睫毛下,漆黑的眼珠下平波无痕。唯独那放在膝盖上,紧紧的揪着衣服的嫩白小手,泄露了她真正的情绪。

    她在等人,那个被称为s市商界帝王,却愿意在侬家危难时刻伸手帮助的人_林惊!

    等了好一会,也不见有人过来,侬安抬头像墙壁上的挂钟看去,七点五十八分。

    距离约好的八点,还差两分钟。

    想到侬家如今的惨状,和从未见过面的林惊,侬安不由的咬住下唇,有些心慌意乱。

    心思烦乱间,侬安错过那椅子被拉动时轻微的声音,直到传来一把清朗的嗓音。

    “侬小姐?”

    低沉的嗓音,宛如大提琴轻轻划过,格外的好听。

    侬安下意识的看了下腕表,八点整,一分不差一分不少,和传言中的准时,格外的符合。

    抬头,在看到男人五官时,侬安的眼中不免略过一抹惊艳,虽说早就知道商英侬貌出色,却没想到男人俊朗的侬貌,比起所谓的娱乐圈明星,也不遑多让。

    这样有才有貌的天之骄子,天生就应该活在世人的眼光中,被人瞻仰!

    只是,这样的人,怎么会答应帮侬家一把。

    他,又会提出怎样的要求!

    飞快的垂下眼睫,遮住了所有的心思,于此同时,侬安唇角轻轻上扬,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温婉笑侬:“林总。”

    不管怎样,赢得商英的好感,帮助侬家度过危机,才是她最应该做的。

    林惊点点头,精致的下颌紧绷,乌黑的眼珠黑宛如黑曜石一般灼灼生辉,让人不敢多看。此刻,他静静的看着侬安,眼睛里没有半点感*彩,像是在评价一个代估的货物一样。

    侬安被看的不舒服,可一想到侬家,却只能硬生生的忍着。

    片刻后,男人终于移开了眼睛,从身边的公文包掏出一份薄薄的文件以及一只黑色的水笔。他把东西摆放整齐后,推到侬安面前,形状优美的薄唇,简洁的吐出这两个字:“签字!”

    侬安被男人这一连串的动作,弄得困惑不已,她疑惑的翻开面前的文件,却在看到上面的结婚协议四个大字时,震惊的瞪圆了眼睛。

    什么鬼!林惊怎么会拿这样的文件给自己!

    见侬安犹豫不决,林惊按耐住内心的不耐烦,修长的手指敲打在桌子上,带着一丝催促的意味:“想保住侬家,就签字!”

    闻言,侬安下意识的咬紧了红唇,遏制住内心复杂的情绪,认认真真的把手中的结婚协议给看了一遍。

    阅读完毕后,她疑惑的看向林惊,平静的问道:“为什么!”

    商人无利不起早,林惊年纪轻轻,却早就是商界中的楚鞘,可,眼下,拜访在她面前的这份结婚协议,无论是对侬家,还是对她,都百利无一害,却偏偏对林惊自己,却是半点好处都没有!

    若不是拿这份合同给她的是林惊,她真的会以为这是对方和她开的一场玩笑!

    见状,林惊的眼里飞快的略过一抹赞赏,不愧是他挑中的人,没有被羞辱的恼怒,也没有被利益打动后的迫不及待,而是认真思考后,冷静的质问。

    “因为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对于聪明的人,林惊愿意多说一句。

    一头雾水的话,弄得侬安困惑不已,然而,不等侬安再问,林惊却站了起来,185的修长身材,将坐在轮椅上,身子娇小的侬安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之下。

    领土被侵犯,侬安身子紧绷,脊背挺的直直的,攥着衣摆的小手发白,红唇抿成一条直线,她不服输的看向男人,努力让自己在男人的气势下显得渺小。

    谁知,林惊却在这时轻轻的笑了起来,薄唇上扬,夹杂着一股说不出的嘲讽:”侬安,这样的你,这样的侬家,有什么是值得我算计的。”

    清冷的嗓音,满满的轻蔑。

    侬安一怔,身子僵硬在轮椅上,上扬的唇瓣上多了一抹苦笑。

    是啊,这样的她,这样的侬家,真的是没什么值得林惊算计的!

    更何况,无论林惊是出于哪一种原因,为了侬家,这份结婚协议她都必须签下去,况且,作为一个家族即将没落的残疾千金,还能够嫁给s市赫赫有名的黄金单身汉,她,也该知足了。

    任命的垂下眼睫,挺直的脊背,在这一刻也弯了下去,侬安不再有任何的挣扎,安静的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后重新递给男人。

    林惊很满意侬安的识时务,薄唇流露出一个清浅的笑侬,他把文件收好,装入带来的公文包后,道:“收拾你的行李,下午三点,司机接你去林家。”

    这么赶,侬安皱眉,有些措手不及。

    “可以晚点吗!”她请求道,不愿意这么早踏入侬家,这么早去面对这个危险的男人。

    “是想多点时间嘱咐你的败家哥哥吗!”男人一眼看穿了侬安的打算,说出的话狠厉无情:“侬安,你要认清楚自己的地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