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99章
    敢和他提要求,是他刚才的表现太过于温和了吗!

    “午饭前,我要见到你。『→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g.e.la”林惊轻易的改变了刚才的决定,想给侬安一点教训。

    侬安一怔,随即点点头,她算是明白了,这个男人,是不允许旁人有一点点忤逆他的意思。

    …

    刚回到侬家,侬安尚来不及为自己倒杯水,就早已等候多时的侬毅咄咄逼问:“安安,林惊答应帮侬家了吗!”

    侬安静静的看着他,只见侬毅俊雅的五官全是担忧,讽刺的是,他担心的却不是自己这个妹妹,而是侬家的是否能恢复到以前的辉煌。

    “安安,你哑巴了不成,说话啊,林惊他答应没!”徐红见小姑子闷不吭声,不免着急起来。

    若是这侬家真的败了,那她以后还怎么过上富太太的生活。

    “安安,你别急你哥我了,快点说,他有没有答应,咱们侬家的希望,可都放在他身上了。”侬毅焦急的问道,眉头皱在一起。

    他虽是什么都不懂的纨绔子弟,却也知道,若是侬家没了,他侬毅就什么都不是!

    “他愿意帮助侬家,但,有个条件。”侬安盯着侬毅的眼睛道。

    她故意隐瞒自己已经答应的事实,想看看,在这个哥哥心中,可有一点是自己的存在。

    侬安刚听到了前半句,就乐的不可开支,他搓着手,激动的在侬安面前来回走动:“愿意就好,愿意就好,侬家这次是真的有救了,有救了!”

    只要侬家不倒,他就能继续当自己的富家大少爷!继续挥金如土!

    “我就说,咱们侬家都是这么多年的豪门望族了,不可能轻易的被这点小风小浪给击倒,只要林惊愿意帮咱们一把,侬家就能挺过去。”

    徐红也松了一口气,喜上眉梢,这对夫妻难得的想法一致一次。

    “哥,他有条件!”侬安看了一眼这对激动的喜行见色的小夫妻,神色淡淡的提醒道。

    “人家愿意帮咱们,有条件,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侬毅不以为是的挥了挥手,想晚会去哪里玩一把,去去最近几天的晦气。

    徐红从激动中清醒过来,她比侬毅又稍微精明了一点,看出了侬安的不正常,眼珠一转,掐了一把侬毅腰间的软肉,给他提个醒。

    侬毅一个没防备,当场尖叫一声,没察觉到徐红的好意,骂骂咧咧道:“臭婆娘,你掐我干嘛!”

    徐红恨铁不成钢的用手背又撞了他一下,使个眼色给侬毅,这个蠢货,就不知道用眼睛看吗!

    侬毅到底没笨到家,在徐红接二连三的示意下,终于发现了侬安面上毫无喜色,他讪讪的摸了摸头,脸上的笑侬收敛了几分,难得的精明了一次:“安安,林惊他,提了什么样的要求。”

    这对小夫妻的互动,侬安全部都看在眼里,麻木的心,格外的累,为了这样的家人,这样扶不起的哥哥,她答应林惊的要求,真的是个正确的选择吗!

    可,为了侬家,她又别无选择!

    疲惫的垂下眼帘,侬安道:“我和他结婚,他答应帮侬家一把。”

    “这是好事啊!”侬毅一听,当即乐了:“安安,你嫁给林惊后,我们侬家和林家就是姻亲关系,他更不可能对侬家坐视不管,说不定,到时候咱们侬家还能更加壮大,让在底下的爸妈也高兴一次。”

    侬毅说到激动处,高兴的眼尾都红了,徐红也高兴,可,看向侬安的轮椅上的双腿时,又闪过了一抹嫉妒。

    侬安不过是个残废,凭什么还能嫁给林惊这样优秀的男人!

    “如果我拒绝了呢!”侬安冷静的打断侬毅的幻想,冷声反问道。

    她想知道,如果在咖啡厅,她真的是由着自己的性子做事,她这个哥哥会怎样。

    侬毅先是一愣,随即暴怒:“侬安,你不许给我耍小性子,我告诉你,侬家要是因为你,导致灭亡,我看你怎么对得起咱爸妈!你别忘了,他们是怎么死的!”

    第二章:侬安,你必须嫁!

    偌大的客厅,随着侬毅最后一句怒吼,侬安一直冷静的表情也出现了波动。握住轮椅的小手骨节发白。

    死一般的沉寂,包围着在场的所有人。

    侬毅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表情讪讪的,又带着一点气愤。脖子扭向一旁,觉得侬安太不识好歹了!

    林惊是什么人,愿意娶她,简直是他们侬家烧了高香!

    “侬安,为了爸妈,你必须嫁!”生硬的语气,是不允许拒绝的口吻。也让气氛更加紧绷。

    侬安低垂着眼睫,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细白的手指放在轮椅两边,她低声道:“我答应了。”

    是她高估了自己,以为侬毅会念一点点兄妹之情,为她考虑一丝一毫,这样愚蠢的试探,她以后再也不会做了。

    啥!答应了!

    侬毅脸上的表情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由阴转晴,他兴奋的拍了一下侬安瘦弱的肩头,完全忘记了刚才的愤怒。

    “这样才对,这才是我侬毅的好妹妹!”

    “安安,恭喜啊!你以后可就是林太太了。”徐红也高兴起来,侬安能嫁给林惊,那,侬家的富贵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我累了,想回房休息了。”侬安出声打断徐红还要往下说的话,控制着轮椅,像自己的房间行驶,神情再次恢复到刚才的冷淡。

    “安安是辛苦了,赶紧回去休息吧。”徐红笑眯眯的点点头,转而对一旁的侬毅道:“老公,安安能嫁给林惊,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咱们要不要好好的庆祝一番。”

    “当然要!”

    “我以后可就是林惊的小舅子了!我看以后,s市还有谁敢得罪我!”

    关上房门,阻隔掉客厅内兴高采烈的说笑声,侬安挺直的脊背瘫软在轮椅上,一直伪装的坚强瞬间崩塌,晶莹的泪珠从她眼角滑落,一颗又一颗,哭泣无声。

    她,怎么会忘记自己的父母是怎样死的呢!

    那,疼她入如珠如宝的父母,希望她可以一世安康,永远开心的父母,是因为她的任性,才发生车祸,早早的撒手人间。

    她,是侬家的罪人!

    而嫁给林惊,保住侬家,是她唯一可以赎罪的行为!

    这样一想,侬安打起精神,开始收拾行李,就在她刚刚把行李收拾好时,徐红推门而入,看着侬安的表情是羡慕中夹杂嫉妒。

    “林家来人了。”

    “安安,你怎么没告诉我们,林惊会派司机过来接你。”

    “你现在不也是知道了。”侬安淡淡的说道,像是没听出来徐红话里的抱怨。

    徐红一噎,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我这不是想提前知道,多做些准备吗!”

    侬安唇角微弯,似笑非笑的看了徐红一眼,是真的想要多做些准备,还是想要趁此机会讨好林家,她们彼此心知肚明。

    懒得拆穿徐红的小心思,侬安指了指收拾好,放在墙角的银白色行李箱:“帮我把行李拎出去。”

    客厅内,侬毅坐在沙发上,却没有一家之主的风范,反倒是畏手畏脚,格外的拘谨,坐在他的对面,则是一个穿黑色风衣,五官平凡的中年男子。

    侬毅挖空心思,努力想吸引对方的兴趣,却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行为,在对方的眼中和跳梁小丑一样滑稽可笑。

    真不知道总裁为什么要和这样的货色结亲!

    轮椅滑动的声音,惊动了黑衣男子,他站起来,走到侬安面前,恭敬的说道:“侬小姐,我是林宇。”

    说也可笑,直到现在,侬毅才知道,他努力说话半天的对象叫林宇。

    侬安清楚林宇过来的目的,直接指了指身后,徐红手里的行李箱,道:“麻烦你帮我把行李运到车上。”

    林宇恭敬的点头,从徐红的手中接过行李箱,眼里飞快的略过一抹沉思,这个侬安对他这么客气,是因为清楚自己的地位,还是因为…

    “哪能让您拎呢!”侬毅一把从林宇手中抢过行李箱,笑侬讨好:“我来就行。”

    他可是听说林宇是林惊的红人,讨好了林宇,就相当于讨好了林惊,侬毅心中的算盘打的精光响,脸上笑侬不断。

    林宇对于侬毅的行为没有一丝意外,行李箱转手交给侬毅后,他主动推着侬安的轮椅,往外走。侬毅慌忙跟上,像个小跟班儿。

    侬安冷眼看着侬毅这一系列的讨好行为,唇角嘲讽的弯起,这个林宇,看着说话对她恭敬,眼神中却没有半点尊敬,反倒是探究意味极浓。

    而她这个哥哥,竟然还白日做梦的以为,林宇是真的把自己当成未来的总裁夫人看待,想要巴结讨好!

    冷不丁,侬安耳畔又响起那人冰冷的声音:“这样的你,这样的侬家,有什么值得我算计的。”

    林惊,既然我身上没有值得你算计的东西,你又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条件!我侬安不相信你林惊会做赔本的买卖!

    在侬安沉思中,车子缓慢的行驶着,林惊的别墅位于s市的西区,而侬家正好相反,几乎是横跨了大半个s市,轿车才行驶到目的地。

    在林宇的帮助下下了车,侬安攥紧了轮椅的扶手,静静的打量着面前事古色生香的别墅,这里就是林惊的大本营,也可能是她以后生活的地方。

    温文尔雅的中年管家早就在大门口守候着,有着些许皱纹的脸上带着慈祥的笑侬,却又没有让侬安觉得碍眼的同情。

    “侬小姐,总裁在客厅等着您!”管家笑眯眯的推着行李箱道,林宇把侬安的行李箱交给他后,就开车离开了这里。

    似乎是看出了侬安的紧张与不自在,管家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总裁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好人。”

    “谢谢。”

    侬安感激的看了管家一眼,唇角却多了一抹苦笑,林惊是不是豆腐心她不知道,刀子嘴,她到是已经见领教过了。

    滚动着轮椅,侬安的心情不免沉重了几分。对于林惊,她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

    在侬安忐忑不已中,她和管家到达了客厅。管家把行李箱放到客厅一角后,恭敬的对林惊道:“总裁,侬小姐过来了。”

    侬安打量着面前林惊,和上午见面时一身正装不同,此时他身着浅灰色的休闲装,随意的歪在沙发上,精瘦有力的双腿叠加在一起。浑身呈现出一股放松的状态。

    此刻,他手里拿着一份杂志,正在翻阅,看上去格外的赏心悦目。

    听到管家的提醒,他淡淡的应了一声,却没有放下手中的杂志,甚至连瞧侬安一眼都没有,而是继续看报。

    侬安秀眉微皱,摸不准林惊这个行为是有意还是无意。

    管家不在多嘴,静静的在一旁等候,二十分钟后,林惊把手里的杂志翻阅一遍后,这才抬起眼帘,瞅了侬安一眼,像是刚刚想起她还在这里等待一样。

    “一楼随意安排一个房间。”林惊漫不经心的吩咐道。

    “好的。”

    管家领命下去后,客厅顿时只剩下侬安和林惊两人,侬安说不清楚内心的想法,只觉得在林惊那双不含有任何感情的眼睛注视下,格外的紧张,身子不由自主的紧绷成一条直线。

    坐在沙发上,林惊轻而易举的看到侬安放在膝盖上的手,再次握成了小拳头,不屑的嗤笑了一声。

    不在需要任何的言语,侬安已经从林惊的笑侬中狼狈万分,她深吸了一口气,握成拳头的手,缓慢的松开。

    突然,男人站了起来,侬安的视线不免跟着他移动,见男人站起来,又半蹲在她身旁,露出毛茸茸的头发,

    就在侬安纳闷林惊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冷不丁重重的敲了敲侬安的双腿两下,像个好奇宝宝一样询问:“真的没知觉了吗!”

    淡淡的语气,说不出的欠扁意味。

    自从不良于行后,侬安就格外避讳和别人的身体接触,可,林惊这个动作太过于突然,以至于她完全就没想到防备。

    因而,在林惊问话的时候,轮椅瞬间后退了两步,与此同时,侬安的身子后仰,像是一个被拉伸到极限的弓。

    她瞪着林惊,水润的大眼睛中,愤怒的火苗在跳跃:“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林总,这么喜欢揭人伤疤。”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逆鳞,不允许他人碰触,对于侬安来说,残疾的双腿,就是她的逆鳞!所以,纵使侬安在怎样淡然,收敛脾气,也按耐不住内心的火气。

    林惊诧异的看着她,没想道从始至终都面色淡然的侬安。竟然有着这样充满生气的一面,就像是炸毛的小猫一样,挥舞着肉爪子,捍卫者自己的领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