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03章
    只是,侬毅又等了一会,客厅内的大钟的时针都指向了九,侬安和林惊还是迟迟未到,大厅内,不免有了其他的小声议论,看向侬毅的眼神也都是疑问。

    对此,侬毅高兴的心沉了沉,小声像徐红询问道:“你没忘记给侬安送请帖吧。”

    “当然送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忘。”徐红小声回复道。

    不过,她没说的是,送请帖的时候,她连侬安的面都没见到,而那请帖是被一个自称是管家的人拿走了。

    “那这到时候了,怎么还没来。”侬毅小声嘀咕道,有些不满侬安的迟迟不到。那个臭丫头,就不知道她这样做,很侬易让他丢脸吗!

    等她来了,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数落一番。侬毅在心中想着。

    有的客人已经开始等的不耐烦了,有聪明的人,也渐渐明白里面的猫腻,干脆告辞走人,侬毅慌忙的拦着,一再保证:“林惊会过来。”

    扭头,脸色阴沉如水的对徐红吼道:“给侬安打电话!”

    这个臭丫头,是想看他这个哥哥丢脸不成!

    徐红懦懦的点头,慌乱的从小包里掏出手机,拨打侬安的电话。见此,一些人原本要离开的脚步,又停了下来。

    放在圆桌上的手机嗡嗡的振动,侬安安静的看着,任凭它响个不停。

    忽然,一只大掌从半空中伸出去,拿起在桌子上不停振动的手机,侬安无需回头,就已经猜测到来人是谁。

    “你不是去公司了吗。”怎么又拐回来了,还看到了她这么狼狈的一面。

    “公事处理完了,自然就回来了。”说着,林惊拉开侬安身旁的椅子上,伸展开大长腿,坐姿颇为不羁。

    他摇了摇手中的手机,响个不停的震动,让他的手掌都有些发麻:“你确定不去!”

    “不去。”侬安的答案一同最初,她清楚自己的哥哥是个怎样的货色,如果这次如了他的愿,那么,下次,下下次,更是难以想象。

    手机震动停止后,林惊划开手机屏幕一看,啧啧道:“这都二十几个未接电话了,侬安,你真是心冷。”

    看来,是看不到侬安像他求情的模样了。

    侬安一把从他的手中夺过手机,神色淡淡的说道:“我就是这么个心冷的女人,林总现在见识到了,也不晚。”

    林惊挑眉,这是又生气了。他该高兴吗,自从上午在花园的说话后,侬安就像是看穿了什么,说话也没有以往的顾忌。

    “叮铃铃。”

    这是,一旁的电话响了起来,而这电话,还是管家刚刚装上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总裁,侬毅夫妇过来摆放,指明要见侬安小姐。”管家无奈的话从听筒传来。大晚上的过来拜访,还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其用意,可想而知。

    闻言,林惊看着侬安,似笑非笑的问道:“要见吗!”

    “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侬安苦笑了道。有些事,纵使她想要逃避,也是避免不了,这一仗,迟早要打!

    林惊无奈的耸了耸肩,对管家道:“安排他们在客厅等候,我和侬安这就过去。”

    这边,徐红,侬毅夫妻两个,刚刚踏进客厅,就被别墅内的精美装横给吸引了眼球,像个没见过市面的土包子一样来回打量,就差没上手摸了。

    这些好东西,在侬家可是不多见。

    想到小姑子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在看看身旁男人不争气的模样,徐红嫉妒的眼珠子都红了,都是女人,凭什么她这么好命。

    以前,有公婆哄着,把她当做掌心宝对待,现在,她双腿残疾,变成了残废,还有林惊这样优秀的男人愿意要她。

    侬毅也生气,觉得侬安是一点都没想到他这个做哥哥的。

    管家把两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心中道了一声可惜,侬小姐那样聪明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亲人。

    “侬安什么时候到!”侬毅满肚子的火气找不到发泄的地方,又见自己都在这做了一会了,侬安还没露面,不免恼了。

    管家见状,急忙上来宽慰到:“侬总再稍等片刻,我家少爷和夫人马上就下来了。”

    “哼,看来是入了豪门,有了靠山,连我这个哥哥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了。侬安到底还是不是侬家的人?”侬毅的声音很大,说的有些过分。

    管家在旁边听着瞬间有些面色难看,想要上前制止,左右权衡片刻又放弃了,他毕竟是个下人,有些话不是他能够随便说的,在富贵豪门人家做事更是说话要处处留心,他在林家呆了几十年,深知这些道理。

    徐红听着自己的男人在林家说话如此毫无顾忌,顿时有了底气,也在旁边冷嘲热讽,“哎,我就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人家现在飞黄腾达,哪里还会惦记旁人?”见侬毅怒气冲冲,紧接着又继续说道:“亲哥哥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不待见。我们侬家是不如以前了,有些人是离了鸡窝变凤凰,自家人不认自家人啊!”

    管家实在听不下去,现如今侬安已经是林惊公开表明的未婚妻,那就是一只脚已经是林家的人,侬毅夫妇在林家对侬安如此的冷嘲热讽,这不是完全不把林家放在眼里吗?

    正要上前呵斥,让侬毅夫妇在大厅安静点的时候,抬头间看到楼上林惊推着侬安的轮椅站在那里,冷冷的看向侬毅夫妇,管家自觉地退了回去。

    侬安深知她这个哥哥的秉性,不予理会。对于哥哥和嫂子的话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以前在侬家有父母的宠爱,虽然暗地里因为徐红看不惯公婆如此的溺爱她,暗地里没少给她下绊子。侬安也仅仅看成是徐红对自己的嫉妒羡慕因而成恨,并没有放在心上。最起码明面上她这个嫂子很少敢如此对她。

    侬安感觉林惊抓着自己肩膀的手掌明显有些紧了,她知道,林惊很生气,只是在隐忍不予发泄。

    林惊温柔的目光落在侬安的身上,而后注视着她,静静的等待回应。

    他这是在询问我的意思?侬安有些失神,面前的这个男人,越来越让她看不透,不仅生活上对她格外的细心,还如此的体贴,说到底这是侬家的私事,理应由侬安自己来处理。

    侬安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故意躲开了林惊的视线。然后平淡的望向自己的哥哥嫂子。

    林惊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说侬安是不是侬家的人,如果不是的话,你们觉得自己还有资格站在着了是吗?”

    林惊,说起话来绝对的霸道!对待外人,他可从来没有什么热心肠。

    侬安皱了皱眉头,而这一切都被林惊看在眼里。林惊抱着轮椅掌握好平衡之后,想要就这样走下楼来。

    管家见状,急忙想要上去帮忙,别林惊的一个眼神制止了。管家也很有自知之明的退开了。

    侬安有些紧张的看看林惊,那俊朗清秀的脸庞带着发自内心的微笑,眼神柔和的回应着,像是在说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侬安面对这种情况明显有些不适,微微缩了缩脖颈。

    堂堂的林家集团总裁,谁可见过他为了哪个女人如此的放下身份地位,当着外人抱着沉甸甸的轮椅,只因为轮椅上面坐着的是他林惊的未婚妻。林惊小心翼翼的走下楼去,头部紧贴着侬安的秀发,侬安能够感受到那棱角分明的脸庞和自己的头发亲密接触摩擦的声响。她只是为了挽救侬家和林惊签的结婚协议,这么一个男人对她如此细心体贴让她心里有些心烦意躁,本能的反应让她有所抗拒。

    这动作在别人看来极其的暧昧。而林惊确实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让侬安的心际更加的一阵跳动。

    此时的侬毅夫妇面色难看,面对林惊身上散发的威势,他们发自内心的臣服,那是位居高位的气势。他的语言和动作侬不得别人有一丝的反抗。

    侬毅作为一个男人,被比自己还小的男人如此呵斥,觉得有失自尊,想要上前去挽回点颜面,被徐红硬生生的拉住了胳膊及时制止了。

    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不愉快,吃亏的绝对不是眼前这个林家集团现任总裁林惊。徐红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人可以招惹,什么人不能招惹。因而及时的拉住自己的丈夫侬毅,怕他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她可以不把自己的小姑子侬安放在眼里,但是面对林惊,她绝对会足够的小心,因为那正是她不会招惹的人。根本就惹不起!

    侬毅十指紧握成拳,不自然的向袖口内缩了缩,努力的控制自己情绪。

    “林总,这是我们的家事,希望你不要管”

    “哦,不需要我管?”林惊眉头上挑,冷冷的看着侬毅。

    侬毅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脸色难看。他今天之所以找上林家来,就是因为自己的妹妹成了林惊的未婚妻,马上就能成为林家的少奶奶。自己本来细心筹划的宴会,想要告诉本市上流社会的所有人,他们侬家还和以前一样。尽管这是由于林惊的救助才没有彻底的衰落。

    徐红看在眼里,“林总,我们来只是想问问今晚宴会的请帖已经送到了您的府中”,说到这里,她转头看看旁边的管家,“您的管家也收了请帖,也保证务必会送到您的手中,不知道林总为什么会没有到场,让我们难堪?”

    “请帖我确实收到了,可是我答应你们说一定会去了吗?”林惊不紧不慢的说到,完全没有把侬毅夫妇放在眼里。他的目光始终落在侬安身上。

    林惊确实没答应,可是明明收到了请帖,相信他心里也绝对清楚,这次宴会他的出席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的重要,那足够可以表明,以为侬家衰落能够随意踩在脚下的人一个警示,想要欺负侬家,也要掂量掂量背后的林氏集团是否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

    徐红掂量再三,言语中带着敬意,唯唯诺诺的说到:“林总收到了请帖却故意不出席,是不是没有把侬家当成一家人。”

    不得不承认,徐红是个聪明的女人,很会说话。她直接把林惊当成了一家人,作为大嫂,无论怎么埋怨林惊,都可以让人理解,不仅不会让林惊觉得不舒服,而且也表达出对于林惊和侬安今晚没有到场的不满。

    这个女人不简单!

    林惊终于把眼光从侬安身上挪开,娆有兴趣的看向徐红。“我和侬安结婚是早晚的事情,林家和侬家自然也是一家人。不过不是我故意不出席,而是公司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实在走不开。侬安嘛,我也不放心她大晚上的一个人出去,所以让她待在家里。”林惊平和的缓缓说来,没有一丝的歉意,就像是这场侬毅夫妇精心策划的宴会对于他来说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小事。

    见林惊这么说,徐红也不好在说什么。而侬毅本身就是一肚子的火气,今晚的宴会已经够让他丢尽了脸面,到了林家还被无视,更加激起了他的怒气,只是碍于林惊的身份没有发作。

    侬毅终于忍不住开口,“林总,我只想和妹妹单独聊几句,还望····”说到这里他故意顿了下,意思再明显不过,想要林惊暂时离开,让他单独面对侬安。

    林惊在这里,让他总觉得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一肚子火气也憋在心口,迟迟不能发泄出去。徐红已经不止一次的暗示他不要得罪这尊大神。侬家,还需要他这个林氏集团掌控人的继续支持。

    林惊没有理会侬毅,转过头来看向侬安。

    侬安此时早就心乱如麻,林惊的变现让她越来越不知所措,这个认识没多久的男人所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本身已经是个残疾,以前高挑的身材现在坐在轮椅上只能用来想象,唯一值得自傲的只有侬貌,这一点她自己也从未怀疑。难道仅仅是为了她的侬貌?不可能这么简单,侬安是个聪明人,马上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想不通,又何必为难自己呢?起码从现在看来,林惊确实没有恶意。抛开一切不说,从为了求他挽救侬家到现在,他还没有让自己做过一件不情愿的事情,包括得到她的身体,虽然她根本无法拒绝。

    侬安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胡思乱行着。

    “安安”,林惊叫的很暧昧,温柔的拨弄侬安的肩膀,柔声的叫到。

    “啊!”侬安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对于林惊这称呼明显不太适应,却又无法现在让他纠正。冲着林惊撅着樱桃小嘴,皱着秀眉,带着微微的怒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