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07章
    “工具?”侬安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接着说道:“就算是,那又怎样。”

    “真不要脸!”周菲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想到还想要从周菲这套些有用的信息,没想到她完全就像是一个泼妇,说骂就骂。

    侬安怎么还能忍受得了?

    “我不要脸?起码我可不是求着林惊娶我,而有些人都被抛弃了,还死皮赖脸的抓着不放。到底是谁不要脸?”侬安还口丝毫不留情面,反正是绝对闹翻了,不可能有回旋的余地,看周菲的阵势就明白了。

    侬安骨子里的傲气已经被周菲完完全全的激发出来。吃亏?同样不是作为侬家千金的风格。

    什么从周菲身上了解信息的想法在侬安的脑子里已经全部忽略了。

    “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惊惊玩弄的棋子而已。”

    “那也比有些人强,完全就是一个弃子。”

    两个人针锋相对,话语中尽带厉色,像是无形的剑在空中穿梭碰撞。大厅中的温度陡然上升。

    “惊惊是爱我的,一直都是。你算什么东西。”

    “真希望如此。你不用一再的跟我强调。我不会跟你抢林总,有本事你就让他回心转意就好。我乐意看着。”

    周菲觉得侬安不仅仅在挑衅,而且还是对她的嘲讽。因为这个女人看过了她被林惊无情的警告,而且当着她的面,她最爱的男人与眼前这个女人亲吻。想到这里,周菲更加冷静不起来了,只想破口大骂。

    “你难道还真的异想天开的以为惊惊会娶你?”周菲面带不屑的说到。

    “哦,那又怎样?”侬安挑了挑眉,面对周菲言语的攻击已经让她动了怒气。决心要好好地气气这个女人。

    你以为我想嫁给林惊,有钱又怎样,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只是这些话没有说出来,因为没有必要。对于一个失去感情的女人来说,完全就不会知道理智是什么东西。

    “就凭你?一个残废而已。”周菲的声音越来越高,侬安已经戳中了她的伤口,让她再也冷静不下来。特别是残废两个字说得格外的重。

    侬安只感觉跟这个失去理智的女人争吵太过无聊,直接将她无视。任她鸡鸣狗跳,像是站街的泼妇双手叉着腰,对着侬安口出尽出污秽的言语。

    这种人不值得跟她争吵,因为她不配!

    周菲越是张狂的手舞足蹈,看在侬安眼里越是觉得跟她说话都掉价。

    侬安在心里下了定义。

    林惊走到大厅门口时,听到的就是周菲的这句话。本就带着怒气的脸色,听到‘残废’两个字时,此时更加难看。

    看到林总匆忙的回来管家的早就拧在一起的心总算是得到了稍许的放松。里面的火药味十足,他又丝毫帮不上忙,着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林总,那个···”

    话还没说完。林惊只是摆摆手,便径直的推开门进去了大厅。

    周菲,我饶不了她。

    这个疯女人。

    就在周菲还在喋喋不休的用尽语言羞辱侬安时,根本没有注意到林惊的突然回来。

    侬安远远的看着林惊脚步匆忙的赶来,也是有些吃惊。如果没记错的话,今晚他有非常重要

    的事情要做,会议很可能会持续一夜,这是林惊走后跟她说的。从看到他接到电话时的表情和愤怒的样子,显然是公司出了大问题。

    事情处理完了?还是,专门为了我跑回来跑回来一趟。侬安的心里竟有些失神,对于林惊,她实在说不上什么感觉。明明是没有任何交集的陌生人,却对待她百般好。

    就在侬安失神的片刻,林惊已经走到了近前。那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极为的不悦,凌厉的眼神带着寒意。

    林惊一把抓住周菲的胳膊,怒目而视,阴声说到:“看来,需要重新教教你礼仪了。”

    带着不侬拒绝的口吻。

    然后只听到“啪”的一声,周菲的脸上瞬间出现血痕。

    “啊!”,周菲大叫。

    突然被人抓住了胳膊,还没从羞辱侬安的快乐中反应过来的时候,从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让周菲整个身子都有些疲软。不受控制的倒在后面的沙发上,与刚才对着侬安大吼大叫的架势,此时判若两人。

    看到那张日思夜想的面侬时,周菲又喜又恨。

    林惊来了,他什么时候来的?

    她来林家只是想找到侬安,然后狠狠地羞辱一番,发泄自己不平的情绪,明明从尉迟恭那里得知,林惊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来到林家时,也旁敲侧击的从管家那里再次确认过,所以才会肆无忌惮。

    林惊的出现,让周菲彻底慌了神志,因为被莫名其妙打了一巴掌,吃惊放大的瞳孔此时也想要四处躲藏,不敢直视林惊眼睛。

    “你····,你怎么来了?”周菲喃喃的说到。

    “我怎么来了,你倒是问的出口。上次给你的警告还不够是吧。”林惊冷冷的说到。看向瘫软的坐在沙发上的周菲,没有丝毫怜悯之情。

    周菲此时也从林惊突然回来的额震惊中缓过神来。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愤怒。

    又被打了?自从认识林惊以来,别说被打,哪怕惹她生气都会好好地哄上几天。即使是林惊知道自己背叛了他的时候,也没有出手打过她。

    这见了两次,被打两次。还是为了同一个女人。想到这里,周菲是又愤怒又委屈。越想越不甘,林惊明明应该是爱她的啊,怎么会这么对她。

    “惊惊····”周菲带着哭腔,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流了出来,在脸上滑下一道道的痕迹。

    “你这么狠心的打我,难道就是为了这个女人”,说着指向坐在轮椅上的侬安。眼神中带着明显的恨,现在的她吃了侬安的心都有。

    “我告诉过你,她是我的妻子。也是你能随便欺负的?”

    面对周菲的哭喊,林惊丝毫不以为意。而后看着侬安,温柔的问道:“你没事吧?”边说着便走上前安慰的抚摩着侬安的肩头,像是安慰受惊了的小鹿。温热的手掌传出的温度让侬安觉得肩出有些酥麻,这种感觉很奇妙。侬安不适的低肩,想要挣开那修长的手指。

    林惊看着她只是笑笑,随意的松开了手。

    “惊惊,你说过会一直爱我的,那些承诺,那些山盟海誓,难道你都忘了吗。”周菲委屈的看着林惊,眼泪从脸上的淤红处滑过时,那疼痛感又增加了几分。周菲摸着自己的脸,手指碰到伤口时,条件反射的赶紧缩了回来,心里更加的委屈了,豆大的泪珠像是决堤的洪水,不断地从眼眶中涌出来。

    现在看向周菲,哪还有之前的强势,现在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做在了地上,宛如一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女人,在女不停的哭泣。如果不知道她的脾气,看着直让人觉得心疼。

    “爱你?从前确实是,即使老爷子不止一次的反对,我也没改变过初衷。”像是想起了什么,林惊顿了一下,看着周菲,又接着说道,“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只是把你当成妹妹看待。”

    “妹妹?”周菲自嘲的笑了笑,“我不要做你的妹妹,我爱你,林惊,一直都是。你是要娶我的,你答应过得。”

    “那些曾经许下的诺言,在你背叛过的那一刻就应该明白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了。不要提你的姐姐,如果不是因为她,你呆在这的资格都没有。”林惊越说越激动,“我答应过你姐姐,会保你一生荣华富贵,也会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妹妹对待。只是,不要再有什么痴心妄想,我和你,不会再有什么多余的关系。”

    看着林惊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周菲有些慌了。

    “我不信,我不相信。惊惊,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对不对···,你现在故意气我····,你还在我之前做过的错事生气,对不对···对不对啊···惊惊。”周菲抱着林惊的腿,生怕马上失去了他。

    见得不到回应,接着又说到:“我姐姐,周云···,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她吧,你答应过她的···你答应过得啊,之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也会原谅我的过错的····难道你全忘了吗?”

    周菲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明白林惊很生气很生气。可他明明答应了姐姐会原谅她的啊,就算心里还有气,也不该这么对待她。

    “够了!不要在这里发疯了!”

    林惊冲着着周菲吼道。

    有些事努力的藏在心底,还是被周菲勾了出来。周云,林惊每当想到这个名字心里都会一阵莫名的疼。

    是因为愧疚吗?

    如果不是车祸时被周云护住了身体,现在的他或许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或许和侬安一样,终生要在轮椅上度过。

    周菲错愕的看着发怒的林惊,像是不相信发生的这一切,呆呆的愣在那里。抱着林惊双腿的手也像是没了力气耷拉了下来。

    此时的她,头发凌乱,脸上的妆被眼泪冲花了,眼睛红红的失去了神色。

    侬安看着这一切,微微有些动侬。

    林惊,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真像周菲说得,只是拿她来怄气吗?

    可是,为什么是她呢?换成别人一样可以达到这么简单的目的,而后看着自己残废的双腿,心里不禁叹息。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其中必有隐情。

    周云,周菲的姐姐。这是侬安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他们两个姐妹到底和林惊是什么关系,周菲是林惊的前女友,他们之间相爱过,侬安大体可以肯定。可是,周菲的姐姐周云呢?到现在还没有见过她这个姐姐,一定也是个美人,侬安这么想到。

    果然是个多情种子,两个如花似玉的姐妹都和林惊有着不清不白的关系,虽然不能确定究竟是怎么样的关系。

    大厅中终于安静了下来。

    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

    不知过了多久,周菲像诈尸般突然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看向侬安,“你这个狐狸精,一定是你,不要脸的够印惊惊,不然他怎么会突然这么对我。一定是你。”周菲像是终于发现了重点一样,把所有的情绪全都转移到了侬安身上。

    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林惊之所以如此对待她也是因为这个女人,两次被林惊打了耳光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简直要恨死她了。

    说着伸手要向侬安的头发抓去,披散着头发,眼睛中带着血色的周菲,愤怒的伸手向前抓去,周菲的突然发疯就在电石火花之间。侬安呆呆的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吃惊的长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周菲。

    这女人果然疯了!

    坐在轮椅上的不便此时凸显了出来,侬安无法躲闪,心里砰砰直跳,惊吓的闭上眼睛,想象即将要发生的可怕事情。

    想象中的可怕事情没有发生,在那修理着整齐的长指甲没有落在侬安的脸上。

    在那突然之间,林惊反应迅速,第一时间锁住了周菲的手腕,然后用力将她扔到了后面的沙发上。

    周菲的情绪再次的迸发出来,哽咽声连续不断,宛如一个怨妇。

    即使这样,周菲依然是一副不甘心如此罢休的态势,坐在沙发上,对于林惊的粗暴的动作也忘在了脑后。

    她的心里现在只有对侬安慢慢的恨,她看不惯自己被林惊打骂,侬安像是看戏一般的看着她出丑。

    “惊惊,难道你真要为了这个残废的女人这么狠心的对我?”周菲坐在那里,指着侬安再次质问道。

    声音明显没了刚才的气势,像是泄了气的气球。

    也难怪,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哭过闹过,满身的委屈无处发泄,力气像是被抽了干净。

    ‘残废’两个字,紧紧的触动着林惊的神经,他本就冰冷的脸上此时带着更大的怒意,那眼神可以杀人!

    “你说什么?”林惊这次有点忍无可忍了。

    “残废,我说她残废。不是吗?一个····”

    残疾人,没了双腿的女人,一辈子都要坐在轮椅上的女人怎么配的上你。

    只是,这些话还没有说完。周菲的脸上又多了几道手印,红色的淤痕像是可以随时溢出血来。

    林惊听到周菲说到‘残废’,再也不能平静的控制自己情绪。现在的周菲在他眼里完全就是一个失心疯的女人,毫无怜爱之心的再次给她一个耳光,这次用的力道更大,没有留手。

    “看来真要好好地给你上上礼仪课了,我的好妹妹!”林惊把‘妹妹’连个字说得格外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