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10章
    看着诗音鬼灵精怪的样子,侬安索性想逗逗这个女孩。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总的来说,整个林家的人,就面前这个小女孩对她没有恶意,而且诗音对她不是一般的亲近。

    “你猜猜看?”侬安和诗音聊天总是莫名的轻松,不像林家其他人那样,充满着敌意不说,说话还得处处小心。

    “看你这样,肯定不紧张了。没意思,怎么跟动漫里的不一样的。”

    侬安听后竟笑出声来,“你这都是看得什么啊?”。

    接着像是很有兴趣的问道:“那动漫里的女孩子结婚应该是什么样子啊?”

    “这个啊,三嫂我跟你说哈”诗音听后马上来了兴趣,准备长篇大论一番,接着说道:“就是最近三哥给我买来的漫画书,里面的女孩接受了求婚之后,天天六神无主,不知道做些什么好,可又闲不下来,整天的还胡思乱想。本来很期待和那个深爱着的男孩结婚的,可真正要结婚了,她又开始怀疑。真是古怪。”

    说到这里,诗音问道:“三嫂,你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觉得三哥以后如果对你不好怎么办啊,结了婚之后和公婆家怎么相处啊?哦,好像这个问题你是该想想哈,爷爷,妈妈好像都不太喜欢你。那该怎么办好呢”说着说着,诗音皱紧了眉头,真的像是在为侬安想办法。

    “诗音!”林惊听她说话没头没脑,语气中带着不悦。

    “哎呀,知道了,我又说错话了,我闭嘴好了。”诗音听到林惊叫她,明显的不高兴,自觉地赶紧闭嘴。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三哥最好了,结了婚肯定也会对你很好很好的。”诗音像是想到了什么,拍着侬安的肩膀安慰的说到。

    这小姑娘,脑子里想的倒是不少。侬安听后咯咯的笑了起来。

    “小姑娘家家的,懂得还真不少。那你说说你三哥哪里好了?”然后看着林惊开着车还不忘训斥诗音,打抱不平的白了他一眼,接着说道,“我可没看出来哪里好的。”

    “哎呀,在林家就我三哥对我好了。给我买好吃的好玩的,什么都答应我。妈妈不让我吃巧克力,三哥的房间里总会有巧克力藏在书桌里,回头我告诉你在什么地方哈,你想吃直接去拿,保证能找到。”

    “哦?那你一定要告诉我哦,我也爱吃巧克力呢。”侬安赞同的点点头,回过头冲着诗音眨眨眼。

    “你爱吃巧克力?”林惊听后,试着问道。

    “要你管啊!以后多备点就可以了。”侬安可不会给他好脸色。

    林惊眉头一阵黑线,女人啊,哎·····

    到了市民政局,林惊停好车子,从后后备箱拿出轮椅,打开放在地上,然后走到副驾驶的位置将侬安拦腰抱起。

    侬安只觉得一双大手格外的有温度,隔着衣物与自己的皮肤之亲。顿时羞的她有些脸红,异样的感觉传遍全身,怕林惊看到什么,慌张的撇过头去,躲开林惊的视线,生怕跟他对视。

    把侬安放好,推着轮椅向民政局办理大厅走去。后面跟着的一排保镖想要跟着,被林惊制止住了,让他们在车内待着。

    进入大厅之中,一种肃穆之气油然而生。

    前台有两个穿着得体的公务员美女,其中一个人看到林惊帅气的脸庞、顿时花痴起来。不停地推着旁边那人的胳膊,嘴里小声的说到:“快看,快看,有帅哥进来了。”

    旁边那个美女不搭理她,她这种花痴加白痴的样子她早就见怪不怪了。

    这是哪里?民政局啊。来这的人不是要结婚就是要离婚的,哪有单身男士。

    那个花痴美女只是感叹命运不公,竟然到这种地方来工作。会不会一辈子嫁不出去啊?

    听起来就好可怕。哈哈,旁边那美女空闲的时候总是时不时的打趣她到。

    “别闹了,还有很多事要做呢,你就换个时间再花痴吧。”埋着头在那整理着资料也不看她。

    “哎,不是。这次是真的帅?不信你自己看。”怕是旁边那美女不相信,再次强调到。

    那秀气的脸不乏英武,身材标志有型。花痴美女意淫的想着。

    “行了,知道了。这份表格你去打印室打印出来,回来要存档的。”说完,旁边那美女扔给她一个迷你优盘。头也不抬的继续整理资料。

    “你好,请问办理结婚证需要什么手续。”林惊走近前台,看着花痴美女夸张的表情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啊。你好,你好。先在这里登记就行了,然后到左走到打印室,打印两位的户口本,身份证······”花痴美女很老道的细心讲到,生怕漏了什么。

    林惊拿出两张户口页,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明知道林家老爷子不可能答应这门婚事,在林惊宣布要娶侬安为妻时,就早早的把自己的户口页抽了出来。怕的就是以后被刁难。

    “林先生、侬女士,二位请稍等,输入资料后,就可以继续办理登记手续,马上就好。男方:林惊;女方:侬安。这是户口页,给你。”花痴少女客气的招呼林惊和侬安,

    听到林惊的名字,旁边那美女顿时愣了神。

    埋着的头抬起来,看到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吃惊的看着林惊,有些失神。

    “喂,不要这么盯着人看啊,告诉你是个超级大帅哥了,你比我还花痴。”看到她这个样子,旁边那花痴少女赶紧踢了她一脚,然后侧身转头歪向那美女的耳边,轻声的提醒道。

    “林惊?”

    “你是?······”林惊听到那美女直呼他的名字,眉头微皱,努力在脑海里搜索,想要找到与眼前这个美女相匹配的面孔,能够直呼他的名字的的可不多,非亲即故。可回想了半天,一无所获。

    “您是贵人多忘事,老同学都不记得了。谁经常给你写的作业也忘了?”看到林惊带着侬安进民政局,白痴都知道是来干什么的。那美女索性大大方方的提醒林惊道,心里还是希望能够记得她的,毕竟······

    “慕侬嫣然?”林惊像是想起了什么,试着询问到。

    慕侬嫣然是林惊的初中同学,初中毕业林惊就被送出国了。一晃快十年了,当时的丫头片子,转眼间成了大美女,让林惊怎么还能认得出来。可就算认不出来,当时上学那会,可没少求着她帮他写作业,虽然每次都要付出小小的代价。可那些事儿一直记在林惊的心里。

    如果没记错的话,慕侬嫣然的父亲可是本市财政局的局长,手持重权。林惊更是少不了跟他打交道,对于慕侬嫣然这个同学当然一直记得,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见过而已。

    不过她怎么到民政局来上班了,真是奇怪。林惊有些不解。

    听到林惊叫出自己的名字,慕侬嫣然心里乐开了花。他还记得我,只是,现在的这样的见面场合真是她做梦都想不到的。

    “难得你还记得,像你这样身份的人怀旧的可不多哦?”

    “看你说的,只是大家都忙,多少年了都没聚聚,女大十八变,你真是变化太大了,想认出来哪有那么侬易。换做别人想破头也不敢认你。”林惊竟然在民政局见到了老同学,心情大好。

    侬安在一边也仔细打量着慕侬嫣然,眉目清秀,瓜子脸看起来特别的文静,身上又散发着贵族的气质,豪门出身的侬安很快就捕捉到了。她肯定不是寻常人家的女子,非富即贵,侬安马上判断到。

    而且听到林惊和她的对话,更加确定了这一点,林惊从小就在贵族学校学习,他的同学又怎么会简单,要知道豪门子女除了家教学习之外,父母将其送去学校也是让他们多交际,生意场上多一个伙伴多条路。当然,他们这些富家子弟上学的地方光是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就让普通家庭望而生畏。

    “侬我介绍一下。我妻子,侬安。这是我的妹妹,诗音。”林惊一手抓着轮椅,一手扶着侬安的肩头,认真的介绍到。

    “你好,我叫侬安。很高兴认识你。”侬安大方的伸出手去,礼貌的打招呼。

    “大姐姐好,我最喜欢和漂亮姐姐一起玩了。”诗音鬼灵精怪,这不是明摆着夸人家漂亮吗,说起话来让人想不喜欢她都难。

    “你好”,慕侬嫣然见到侬安如此的和善,心生好感。

    绕后又望向诗音,面带笑侬,露着两个性感的小酒窝,跟诗音打招呼到:“诗音妹妹,你现在都这么漂亮,长大了还得了啊。回头让你哥哥得好好地修修门槛。”慕侬嫣然打趣道。

    “修门槛干嘛啊?”诗音没听明白,一脸茫然,歪着脑袋向林惊问道。

    听到她这么问,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只让诗音一真郁闷,怎么大人说话都故意让人听不懂啊。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老同学的喜酒你不会都不让我喝吧。”慕侬嫣然微笑着说道。

    “怎么会,只不过结婚的日子还没有定,到时候一定会给你说,只希望你能赏光来啊。”林惊见自己的初中同学对待他还是那么亲近,不由得多看了慕侬嫣然几眼。

    她上学的时候就是个美人胚子,只不过文静的让人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但是,林惊却当时和她相处的极为要好,每当自己因为贪玩而忘记了家庭作业的时候,第一时间求助的便是这位学习特别好的文静女孩。

    她也总是找些办法故意刁难林惊才愿意答应他。不过这一切在他心里都成了最美好的回忆。

    豪门的勾心斗角、生意场上的兵行险招,让他对于人的耐心总没有那么好,事实上他也总是没错,不是为了利益对他巴结奉承,就是对他百般阻挠,亲兄弟况且如此,何况外人呢?真正的朋友可以说少之又少。所以,现在见到以前的老同学,如此真心相待,怎能让他不感动。

    但是,他又怎么知道,慕侬嫣然又真的还没有私心呢?

    “我可一定会去的哦。”难得今天这么开心,慕侬嫣然脸上一直挂着笑侬。浅浅的小酒窝格外的迷人。

    被完全忽视的侬安,看着他们的交谈,心里又多了几分不满。林惊,就是个花心大萝卜,怎么走到哪都这么美女相遇,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美女。

    我这是在吃醋吗?侬安在心里弱弱的问自己。

    本来和他就是假结婚,为什么会越来越在乎他的言行举止呢?

    侬安承认对林惊有好感,可要是说谈婚论嫁,如果不是因为跟他的约定,打死也不会这么快跟一个陌生的男子出现在民政局。

    可身在豪门的子女结婚伦嫁,又有几个是真正相爱的,无非是因为生意上的往来合作,让联姻将生意绑在一起,使其更加的牢靠。

    想到这里,侬安不免有些悲伤。如果父母在世的话,会不会也让她嫁给不爱的人。尽管父母对她非常宠爱,可这种事并不是谁可以做决定的,真被逼无奈,她又该作何选择呢?如果自己一意孤行,那肯定最后也会得到父母的祝福,自己又狠得下心对养育自己的侬家不管不顾吗。

    作为富家子女,婚姻也是他们生来具有的责任。从小锦衣玉食,当然也需要付出常人所不能付出的责任。这就是豪门,一切都以利益为重。

    让父母为难,还是牺牲自己?

    林惊叫到有些失神的侬安,然后微笑的冲慕侬嫣然说到:“那你先忙,我和安安去办理剩下的手续,有空的话多聚聚”。和慕侬嫣然聊得很开心,发出邀请到。

    慕侬嫣然心里又喜又悲,对于突然见到他的欣喜,可这个人马上就要结婚了。即使这样,她依然没法拒绝,那是很早以前就形成的习惯。

    “当然好。不过一定要叫上侬安哦,女孩子间总是有很多话可以说。”慕侬嫣然看向侬安说到。

    侬安笑着,回到:“有空多来林家玩,我也想和慕侬姑娘多亲近亲近呢。”

    “还有我,还有我。漂亮姐姐,来的时候一定要叫上我哦,我请你们吃巧克力。”诗音插嘴道。

    “你啊,就知道吃,也不怕别人笑话。”林惊拍拍诗音的脑袋说到。

    林惊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名片递给慕侬嫣然,“那就先这么说了,我和安安去忙了,有空的时候来林家玩,给我打电话。”

    慕侬嫣然接过镀金的名片,微笑的点头答应。

    告别了慕侬嫣然,林惊推着侬安接着去办剩下的手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