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13章
    登记领证。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

    兜里的电话震动声不断响来,本来工作时间是不准许私自接电话的,只是那中年妇女仗着有些上层关系,一直是毫无顾忌。

    想要给眼前的这对情侣办完结婚手续再接时,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当看到屏幕上的备注时,心情再也平静不下来了。

    “两位请稍等,我接个电话。”中年妇女完全没有抱歉的意思,自顾的说完拿起电话就按了接听键。

    本来就有些烦躁的林惊,看到一个小小的登记员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办公时间接听电话,直接把他俩个人晾在一边,顿时有时坐不住了,刚想要发火,被在一边细心的侬安发觉,纤细的手指抓住了林惊的胳膊。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个地方她也是待够了,只想赶紧按照所谓的程序办理完结婚手续就回去。

    林惊只好暂时的压制住火气,耐心的等着。回头在找你算账,心里想着。

    那中年妇女心理还在纳闷怎么那个人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这可是上班时间,而且就这样明目张胆的给她打电话,难道他就不怕俩人之间的事情被别人看出来马脚。

    正在迟疑间,电话那头传来苍劲的声音,像是努力的压制住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尽量看起来很平静:“秦如意,你办公室现在是不是有位姓林的先生在办结婚手续?”

    听到这里,那被叫秦如意的中年妇女听后心里一惊,难道他长了天眼不成,现在坐在这办公室内的一对小情侣,男的可不是姓林,可具体叫林什么,她倒是没注意,毕竟无关紧要,在她这也是走个正常程序而已。

    中年妇女不知道电话那头跟她关系匪浅的男人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心里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

    然后看了看有些不耐烦的林惊,还有坐在轮椅上花侬月貌的侬安。有些心虚的走到角落里,生怕他们听到什么。

    可是她却没有注意,鬼灵精怪的诗音蹑手蹑脚的贴着墙壁,向那中年妇女轻声走去,像是做贼一般。不过说她是贼也没什么不妥,可以称得上是偷听贼。

    “确实是,材料证明什么的都没有问题,已经受理完了,马上可以办理登记了,有什么问题?”中年妇女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有些焦躁,让她听着也有些着急。

    “还好,总算没晚。现在告诉他们材料证明终审没有通过,换个时间再来。”电话那头总算是松了口气,可心里却隐隐担忧。他自己都不能确定这么做到底是好是坏,毕竟如果一时站错了队,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那位神秘人物的手段,他可是有所耳闻。

    “他是谁啊?还让你冒险直接给我打电话。”中年妇女见就这点小事,有些不满的反问到。听到对方只是阻碍这对小情侣办理结婚证的时间,刚才有些紧张的心情放松不少,她还以为是让她做什么事呢。

    这些事情她不是第一次干了,有些被得罪的人,总会被人找麻烦。这些事在她眼里也没什么大不了。随便给个理由,就能把人打发了,只是,这次她要失算了。

    “记住我说的。不然咱俩都有大麻烦。”话筒那边的声音再次强调到。

    “放心吧,就算他是皇帝老子,也别想通过我这关。他到底什么来头?”中年妇女保证,又有些不解的追问到。

    “他叫林惊。”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林惊,我当然知道他叫林惊。那又怎么样?”中年妇女在心里嘀咕着。但是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有些不敢相信的长大了嘴巴。

    林惊?难道他是传说中的那个神秘总裁?想到这里,她有些神色慌张的来到办公桌上。此时再看向林惊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目光躲闪,生怕与他撞上一样。

    而后故作镇定的坐下来,拿起刚才林惊递交给她的资料,刚才审核时,她只是随便的看看,甚至上面写的什么她都没有在意,只是按照规定询问一些相关情况,然后输入登记人的信息,只要没有什么问题,电脑都会显示通过。她只是一个登记员,每天都要帮那么多的情侣审核,哪有兴趣关注他们的信息。更何况,上面还有那人照着她,工作也是做做样子而已。

    再仔细的看着林惊和侬安的资料,上面的地址可不是林氏集团总裁的老宅吗,寻常人家怎么可能会在那有公馆。

    再抬头看向林惊时,眉目清秀,脸庞俊朗,那样貌和传言中说的真是一模一样。再看去坐在轮椅上的侬安,想到曾一直在社会流传的林氏集团神秘年轻总裁将要迎娶双腿残废,家族末落的侬家千金。看到这里,想到刚才那神秘男人电话中的语气,中年妇女秦如意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会让人他亲自打电话过来,这件事不是一般的棘手,一个处理不当惹怒了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男子,那接下来的麻烦可不就是她能够承受的了。

    不知道还好,知道了反而越想越心惊。

    这个死鬼,这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啊。可事到如今,最终的决策权还在她的手里。无所怎么做,都会得罪其中一方,而其后果都不是她一个无名无分的妇道人家所能接受的。

    她眉头紧锁,在看去林惊,哪还有刚开始的随意自然,眼神中四处躲藏,生怕与林惊的眼神交汇,被发现出什么。

    最终,她还是选择相信打电话来的那位神秘男人,如果最后真的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不用多想,她肯定是被无情放弃的棋子。

    但是,她手里也不是没有底牌,如果那人真的如此无情的话,那也得忍受她的怒火。想到这里,她心安了。在这世界上活了几十年的人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大不了鱼死网破。

    此时的中年妇女竟然有一种将士出征兮的感慨。

    林惊也注意到那中年妇女自从接了电话之后,样子有些古怪,和刚进来时见到的状态明显不同。顿时起了警惕之心。事情或许会向他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不过,那又怎样。

    “林先生,恐怕今天没办法给你登记了?”中年妇女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有些紧张的说到。

    “为什么?”听到这里,就是傻子也知道其中必定有什么古怪。只是。林惊并没有明说,他还在想刚才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不管是谁,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不然也不会让眼前的这个中年妇女神态如此紧张,即使她掩饰的很好,可又怎能逃过林惊的眼睛。

    而且,有一点,他非常肯定,本来一切都顺顺利利办妥的事情,一个小小的登记员接了一个电话就准备拒绝他和侬安的登记,显然是有人专门‘叮嘱’过了。

    思前想后,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林惊马上有了头绪。

    听到这,侬安也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的问道:“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看到林惊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严肃起来,眼神中带着一股寒气,中年妇女背后一凉,心想:果然是个麻烦,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秦如意心神有些慌乱:“两位不要激动,只是材料的审核需要一定的时间,要不你们先回去,受理审核结果出来之后,我马上通知你们?”

    如果能够打发他们走,那今天算是最好的结果。可她也不看看对方是谁,明知道里面有猫腻,怎么会就这样罢了。

    果不其然,林惊有些动怒,不是针对面前这个登记员,而是她背后的人?他想到很多可能性,但不管是谁在其中捣鬼,他都不会放过,哪怕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哼!”林惊冷哼一声,对待中年妇女也不再客气。

    然后开门见山的说到:“说吧,是谁让你故意为难我,说出来,我就当这事与你无关。否则,这件事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过去。”

    “林先生误会了,真的是审核还没有结果,相关材料需要进一步的审查,还请多多见谅。”秦如意明知道躲不过这一劫,听到电话那边的嘱咐,她就明白今天不得不得罪这个人物了。

    但心中仍然不甘心的继续解释道。直到最后连她自己说话都没有底气。

    刚才没接电话之前,明明一切材料证明什么的额都没有问题,偏偏现在给他说有问题,糊弄鬼呢。

    侬安心中不恼也不怒,只不过气不过被人下绊子。身为富家千金小姐,看到现在这种情况,怎能还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不由得气出身出,看向中年妇女的眼神也是一阵厌烦。

    诗音在旁边瞪着大眼睛,怒气冲冲的看向秦如意,生气的质问道:“这位阿姨,我三哥三嫂就领个结婚证,干嘛不给他们办啊,是不是收了什么好处,故意刁难他们啊?”童言无忌,说起话来,可不会给任何人面子。

    看到那中年妇女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诗音紧接着又继续说道:“阿姨,你真的太让人生气了。我们林家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这次林惊并没有训斥他这个妹妹,他隐忍着没有发火,只是想确定背后的人。看到诗音一股脑的质问那中年妇女,也不做阻拦。

    只是旁边的侬安看到诗音气呼呼的样子,把她拉了过来。小孩子还是少掺和这些事的好。

    “你只是一个登记员而已,我不与你计较,你心里也清楚身份证件、包括证明什么的肯定都没有问题。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相信你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那我也不给你兜圈子。说出来背后的人,我放过你。不说的话,我也会让你尝尝我林惊的手段。”

    那中年妇直接愣在了那里。放在桌子下面的手使劲的撕扯着自己的裙边。林惊的手段她自然无法承受。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身为林氏集团的总裁最不缺的就是钱,如果因此记恨想要给她找点麻烦的话,真的是轻而易举。

    她终究是个女人,听到这里明显有些怕了。此时的脑子里不停着思索着对策,想要随便打发过去是可能的了。现在她最后悔的就是,今天没有请假不上班。否则也不会惹上这种麻烦。

    林惊霸气的威胁到,看着中年妇女的样子,效果很明显,他说的话分量还是摆在那的。既然事情已经这么明了,他也没必要再掩饰什么。

    侬安也明白此时定是背后有人发难,就领个结婚证而已,谁会如此的卖力阻拦。她想到了林家,自从林惊领她进了林家,几乎所有的人都反对他们的婚事。哪个人都想要在其中拦一棍子。

    想到这里,侬安不禁叹息道。心里又不觉得隐隐为林惊而担心。

    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林先生,你就不要为难我了好吗?”秦如意几乎带着祈求的语气。

    “不是我要为难你,而是你要为难于我。”林惊冷声说到,“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现在给办理结婚证,要么告诉我背后指示你为难我的那个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给你打电话的那个人就是吧。”

    无论怎么选择都没有好下场啊。秦如意现在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是什么事啊。

    “林先生急着办理结婚证吗?您就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我只是个上班的小职员,上面说不通过,我也没有权利给您办理啊,你说是不是。”

    既然躲不过去,秦如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所有的责任都往上面推,相信找到最后也会把那个人牵扯进来,到时候就跟她没什么关系了。

    “哦。”林惊眉头一挑,见中年妇女如此说话,这是铁了心的跟他做对了。

    见林惊如此的轻描淡写的回答,秦如意的心快要提到嗓子上去了。

    那中年妇女各种推脱,不愿意给林惊和侬安办理。侬安心知肚明,怕林惊一时兴起,再做出什么不当的举动,拉了拉林惊的手腕。

    轻声说道:“要不算了把,改天再来就是。”

    林惊温柔的看着这个即将合法成为他妻子的女人,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回到:“放心吧,没事。今天我们就领证。我说到做到。”

    秦如意现在是彻底没了主意,索性坐在那里对林惊和侬安不再理会。

    “我时间有限,这算是你的选择吗?”林惊的声音不大,却让秦如意的心中波澜四起。

    “林惊。”侬安不再称呼他为林总,直接叫着他的名字。看着一脸为难之色的中年妇女,说到底这件事不是她能选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