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14章
    “你这是担心我,还是担心他呢。”和侬安说话,林惊宛如是换了一副面孔,眼神中尽带深情。

    看到林惊这时候还有心思跟她开玩笑,直接丢给他一个白眼,那意思像是在说懒得管你。

    林惊面带慈色的轻声安慰道:“放心,你什么都不用管。”

    而后又玩世不恭的伏在侬安的耳旁:“别忘了这可是协议中最重要的一项,什么都要听我的。”

    此时,在大厅中尽是甜言蜜语耐心等待的小情侣们终究也是失去了耐性,嘈杂声越来越大。在大厅中的工作人员也是面色难看,广播中的声音久久不见传来。

    “怎么这么久还没到我们啊,这都多长时间了。”

    “里面没人上班了吗,下一个就是我了,怎么还不喊号。

    “就是,现在的政府人员办事效率也太低了,这都多久了,一个还没弄完。”

    “不行就赶紧换人,磨磨唧唧的真是烦人。”

    在大厅工作的人员一脸黑线,这是说换就能换的吗,而且结婚登记室的人是谁,她可清楚得很。看着孩还在等待的小情侣指责声中不断传来,顿时有些急躁的看向里面婚姻登记室的方向。

    大厅中的工作人员等的有些着急,扛不住那些小情侣的各种职责抱怨声。面色艰难的走向结婚登记室。

    “秦主任······”

    那工作人员开口刚想询问情况,就只见到林惊站在那里,凌厉的眼神中带着寒意的看着那中年妇女,气场极大的压抑着空气。轮椅上坐着生的漂亮脸蛋的美女,在那安静的坐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气呼呼的鼓着小嘴,看向那坐在办公在对面的中年秦如意,眼神极为的不善。

    这?

    那个开门进来的工作人员像是突然闯入禁地一般,压抑的空气让她喘气都有些艰难。办公室内的气氛有些诡异,一时竟不知道开口要说什么,完全忘了门外那些小青女的职责抱怨声。

    现在的她只想不知不觉的轻轻关上门,就当从来没有进来过一般。可那迈进来双腿像是不听使唤的挪不动步子。

    办公室中的林惊、侬安还有坐在那忐忑不安的中年妇女秦如意此时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面对这个不速之客,眼神极为的怪异。

    “既然你这么为难,处理不了,我看还是叫你领导过来吧。”林惊没等那个开门进来工作人员继续开口,平静的说到。可这些话听在秦如意的耳朵里却是像是死刑面对刽子手突然接到大赦般的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带我去见你们的领导吧。”林惊对刚进来的工作人员说到,言语中不带任何色彩。

    “啊?这个······”

    那工作人员面色有些为难的看向秦如意,似乎是在征求她的意见,这位大神难得要走,她怎么还会往自己身上揽烂摊子。索性直接转身背对着那进来的工作人员,直接无视。

    见得不到任何回应,那人只好客气的跟林惊说到:“先生,这边请。”

    林惊推着轮椅,看也不看那中年妇女。走到门口的时候平淡的说了一句:“我记住你了。”

    侬安见他还对那中年妇女拒绝给他们俩登记的事情耿耿于怀,不悦的拧了拧他的胳膊。

    林惊也不在意。有些事不做的话,只会惹来更大的乱子。只是这些他不会跟侬安说,毕竟她不一定能理解得了。

    听在秦如意的耳朵里,刚想要放下的心又被他这一句轻描淡写的话提到了嗓子边上,只觉得背后一凉。整个人的身体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诗音则气呼呼的对着她吐了吐舌头。

    出了结婚登记室的门,诗音追上林惊,用力向下拉着他的胳膊,林惊稍稍弯腰,侧着耳朵。

    “三哥,刚才我偷听到那个坏阿姨和别人讲电话了。”诗音看着走在前面的工作人员,有所防备的跟林惊小声的说到。

    “哦?你听到了什么。”林惊有兴趣的反问。

    其实不用诗音说,林惊通过那办公室内中年妇女接听电话之后的反应和后来发生的事情,他大体也能猜到其中的端倪。

    “具体说的什么我听的不太清楚,不过我看到那个阿姨接到电话之后很意外的样子。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我隐隐约约的听到对方的声音好像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我们林家中的人?”林惊试着问道。

    “不是,像是在哪里见到过的一个叔叔。想不起来了。”诗音皱着小眉头,苦苦回想无果。

    “好了,我知道了。”林惊若有所思的在脑子里用排除法来确定嫌疑人物。

    知道他今天来民政局办理结婚证的人并不多,除了林家中人就是周菲了。这是他临时决定的事情,别人就算是有心为难,也不可能动作如此迅速。

    周菲已经被他伤的精神恍惚,就算想要报复,也不是现在,况且她也没有那么大的关系,为了为难他就能动用上面的人为她出面。林惊不用想也知道这事绝对是上面的人交代下来的,不然谁还有这么大的权利和势力。

    周菲可以排除了,那么剩下的就是林家中人。

    算一算,最有可能的就是自家的老爷子了,他对这桩婚事可是一百个不赞同,而且曾一度威胁他剥夺他林氏集团总裁的位置。只是,这个位置他能不能继续坐下去,光靠老爷子一个人

    的话还真没那么大权力,说让他下来,就能下来的。

    面对金钱利益,可不是所有人都还能保持所谓的忠诚追随,那一切虚伪的话语也就说说,真正做起来,哪个不得掂量掂量,站错了队可就是后悔一辈子的事,谁也不会拿自己的后半生随便的做赌注。林惊,有这个自信。

    除了林老爷子,林家中人:大哥林枫虽一直对他敌意,况且还在背后做了那样的事情,林惊心知肚明,只是暂时还没有证据而已。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终究会自掘坟墓,引火烧身,对于他这个大哥,林惊倒是并不担心。真想对付他的话,办法多得是。

    不过,虽然林枫总是跟他对着干,暗中没少使绊子,但他并不傻。知道怎么做对他最有利,如果他强行和侬安结婚,公然违背老爷子的意思,最大的收益者绝对会是他。

    林枫巴不得他赶紧和侬安登记结婚,一切成为定局。那时候如此的忤逆,林老爷子不教训他才怪,也许真的会一气之下联合董事会罢了他的总裁位置。不过一切皆有可能,也不排除林枫故意的来恶心他一次。

    任谁都会看的出来,我是铁了心的要娶侬安,无论中间怎么阻碍,结果是永远不会变的。也许林枫还能因为此事顺了老爷子的心事,得到更多的好处呢。

    二哥林吉对于他来说就是废物一个,痴迷于酒色,对于权势,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图谋。

    想到了二哥林吉,自然不会忘了他的二嫂叶晓。这个女人,为了达到目的可是会不择手段,平日里看着她对林惊唯唯诺诺,满是惧意,关键时候他相信这个二嫂可是为了私欲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然后就是自己的母亲欧阳了,她的可能性实在不大。就算再不争气的儿子,作为母亲也不会把他往火坑了推。母亲对这桩婚事的不满无非是因为老爷子的不满才出言反对。对于儿媳妇的选定来说,是谁都真的不重要,只要有他这个儿子给她无尽的荣华富贵就好了。

    林惊在思索着种种可能,不觉得推着侬安的轮椅速度慢了下来。

    那领路的工作人员见状,停了停脚步回过头来。

    “请问先生,您是有什么困难吗?”那个带领林惊去找他们领导的工作人员试探性的问道。

    “当然有问题了,你们不给我三哥三嫂办理结婚证,我们当然得找个管事的要个说法了。”林惊还在从刚才的推断中回过神来,诗音接过话鼓着小嘴没好气的回答。她还在为刚才在办公室的事情生气呢。

    眼看着马上就可以正式的有一个善良漂亮的嫂子了,关键是这个嫂子极为的对她脾气。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让她怎能不气。

    “林惊。”侬安见他眉头紧皱,有些失神,拉了一下林惊的衣襟喊道。

    “没事,走吧。”

    林惊回过神来,既然都有可能,索性不再去想。不管是谁跟他作对,到最后一个他也不会放过。他相信自己有这个实力和耐心。

    “先生,您想要去找那个领导啊。”那个突然出现在结婚登记室的工作人员心里也是没底,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被要求带路去找她们的领导。虽然在前面走着,楼上一层就是领导们的办公区域,可到底是要去找那个领导,她还真不知道。

    “额。”

    林惊和侬安也是一阵无语。都不知道要去找谁,就带着他们乱走。这人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不用想了,就找你们这最高管事的就行。只要能给我三哥三嫂办理结婚证是谁无所谓。”诗音在一旁扬着脑袋霸气十足的说到。

    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口气如此的大,那个工作人员脸上一阵黑线。看林惊和侬安的打扮和气质,肯定是非富即贵。总之,不是她能随便招惹的起的。

    “我们这肯定是局长最大。不过要跟他的秘书预约啊。我怕你们见不到人。”那个工作人员直接搬出来民政局的局长出来,想要看看林惊和侬安的反应。

    “哎,看来是要麻烦你张叔叔了。”林惊摸着诗音的脑袋,有些无奈的说到。

    “哪个张叔叔啊?”诗音有些不解的问道。

    “还有哪个张叔叔啊,有几个张叔叔送你漂亮裙子的。”林惊见诗音一副健忘的样子,好心提醒道。

    “啊,张叔叔就是民政局的局长啊。哎呀,你不早说,来的时候直接找他不就行了吗,何必绕这么一个大圈子。”诗音恍然大悟的拍着自己的大腿,有些白痴的看着自己这个三哥。

    侬安看着诗音的样子咯咯的捂着嘴笑着,而诗音完全的相信自己的三嫂同意自己的看法,这个三个真的是有点白痴呢。

    这么点小事就去麻烦人家,林惊才是真的无语。

    你见过谁到民政局半个结婚证就请局长出来帮忙的啊。

    听到林惊的和诗音的对话,那走在前面的工作人员一个踉跄差点没有走稳摔在地上。

    我晕,有没有搞错,还真的认识局长啊,而且看起来还好像很亲近的样子,那个先生和小女孩还一口一口叔叔的叫到。局长还给那个小女孩买过裙子?他们到底是谁啊,这么大来头。

    “姐姐你没事吧,走路要小心哦。”看到前面那个姐姐差点摔倒,诗音忙跑上前去关心的问道。对于这个姐姐她可是印象好多了,不像刚才那个坏阿姨。

    “没事,没事。”那个工作人员尴尬的回到。然后带着他们三人直奔局长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还没走到门口,只见一个漂亮的美女,披肩散发,梨花烫搭配酒红色的颜色,头发看起来特别的时尚,身高175的样子,穿着高跟鞋和走在前面的那个工作人员一比较,整整高了一头。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走在前面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在意她们之间的身高差,见到那美女从局长办公室出来,忙上前客气的打招呼:“董秘书好。”

    那工作人员满脸笑侬热情的样子,并没有得到那个美女的回应。刚开始不知道,还以为,她俩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呢。

    “你们是干什么的?怎么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那个姓董的秘书一连三个问句,直接让那个上一秒还满脸微笑的工作人员当即愣在当场,然后回过神来,指了指后面的林惊等人。

    “这位先生想要找局长,有些事情。恩,就是这样。”

    董秘书打量了林惊和侬安片刻,然后问道:“有预约吗?”她常年跟在张局长的身边,对于什么人什么身份,大体看一眼心里就会有个定数。

    看向林惊和侬安的气质,明显不像是普通人,也不敢故作强势,当做一般人直接打发了。

    “没啥事,我就是想张叔叔了,不行吗?”诗音可不管那么多,第一印象对张叔叔的这个秘书就不好,向来是心直口快,和她这个三哥说话一针见血、开门见山、露骨的说话风格倒是如出一辙。

    “张叔叔,那你是?”

    “哎呀,我是诗音啊。你到底让不让开啊。真烦人。”诗音明显有些不耐烦的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