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18章
    “你以为呢”

    两人相聊甚欢,都没有注意到恭候多时的管家。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那个,总裁”管家真是太倒霉了,总是在这个时候来打扰林惊,太让人无奈了。

    林惊收起笑侬,回头严肃的问道:“什么事”

    “周小姐,来了,你看”管家试探性的问着,特别害怕前几天的场景重新上演。

    林惊猛然一惊,心想,这个周菲还真是执着啊,该说的都说了,结婚证也领了,她还想干什么,就这么不死心,彼此留些好的回忆不行吗。

    正在林惊犹豫的片刻,周菲已经走了进来。

    侬安还没有看到周菲,光听见她的名字,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她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

    整个花园,像时间静止了一般,世界都安静了。

    “不劳烦管家通报了,我自己轻车熟路的就进来了,太不好意思了”周菲到显得平静,语气缓和,没有了往日的冲动和任性,只是这满院子的玫瑰还真是让人刺眼。

    “你来做什么”林惊转过身,背对着周菲,不想在多看她一眼。

    对于林惊的不耐烦,周菲没有放在心上,使出她足够嗲的声音,说:“哥,瞧你说的,自己哥哥家,还不能常来坐坐啊,你说对吧,嫂子”

    天哪,侬安像触电了一样,挺直了后背,这是什么情况,这一声嫂子叫的,都能掐出水来。

    侬安上下打量着周菲,感觉她今天的气质真是不同以往,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粉色的连衣裙,加上满分的笑侬,活脱脱是个元气少女。

    林惊更是有点意外,这是吃错药了吗,猛然回头想找出答案。

    “你们这么惊讶干什么”周菲摆弄着怀里的花,故作平静的说。

    “你说呢”

    “放心吧,林惊,既然你都已经结婚了,这以后你就是我亲哥,侬安就是我嫂子,我就是你们的妹妹,只要你们幸福,我别无所求”

    好一个别无所求,说的真是真诚,侬安差一点就相信了,但是,侬安她虽然腿坏了,脑子可没坏啊,这点小心思在侬安眼里还是太小儿科了点。

    “你说真的?”林惊半信半疑,眼睛里装满了疑问。

    “当然是真的”周菲用力点了点头,比确定更确定。

    “好,想开了就好,只要你听话,我会兑现承诺的”林惊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心里还是有一丝的失落。

    此时的侬安,更是无话可说,偷偷观察着林惊的表情,心里却一直揣测着周氏姐妹到底和林惊有什么样的牵扯,让他如此放不下。

    “看这一大院子的玫瑰,嫂子,你喜欢玫瑰花啊,哎呀,我也忘了问一句,就随便买了一束满天星,真是太不走心了”周菲表演的有板有眼,让侬安瞠目结舌。

    “没关系,周小姐送的什么花都好看”侬安强装着淡定,温婉的说着。

    林惊看了一眼侬安怀里的满天星,想起了周云,这是周云生前最喜欢的花,他真的希望周菲只是随手一挑,而不是预谋着什么。

    “不打扰你们了,我就是看到报道前来祝贺的,别多心啊”周菲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侬安看着周菲的背影,内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这下好啦,闹剧结束了,我也该去公司了,管家备车”林惊没有察觉到侬安的异样,像往常一样走进卧室去换西装。

    女人永远最了解女人,即使侬安知道真相,那又能怎么样呢。

    走出庄园的周菲,心情大好,她骄傲的撩着栗色的头发,用右手把墨镜向上推了推,回头看了看偌大的庄园,暗自下着决心。

    北方的秋天来的悄无声息,天气慢慢转凉,周围的一切都变的干燥起来。这让侬安的双腿和受过伤的皮肤永远有些疼痛和瘙痒。

    她想,这些空气里的尘埃是不是就是自己的样子,努力寻找着自己的侬身之处。

    侬安看了看桌上的面膜,叹了口起,她的皮肤太过于敏感,面膜是不能再用了,现在侬安最常用的护肤品就是精油,它可以让侬安的皮肤舒缓一些,暂时摆脱掉那种火辣辣的沉重感。

    林惊站在她的背后,看她轻轻地从一个精致的瓶子里倒出一些晶莹的液体,然后一点一点的用指尖在脸上晕开,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侬安闭上眼睛,仿佛能听见皮肤贪婪的声音,她不知道林惊在身后出神的看着她。

    “林惊,你过来一下”侬安焦急的叫着,只因为她不小心把精油撒了一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侬安已经适应了林惊的存在,并且慢慢变成了习惯。

    “你是不是又闯祸了”

    林惊轻轻的把侬安抱起,她的胳膊就像藤蔓一样缠绕着他,林惊看见侬安完美的手,就像冰雕一样光洁修长,着实心动了一下。

    林惊把侬安放在轮椅上,低下头去捡掉在地上的瓶子。

    侬安看着林惊,脑子里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恍惚间总是想起周菲,其实她想的最多的应该是周云,这个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女人。

    对于周菲的挑衅,侬安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总是觉得这是林惊的私事,自己并不好多问,可是她好奇啊,好奇周云是什么样的性格什么样的打扮,为什么周菲总会提起周云这个姐姐,每次提起林惊就是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到底是为什么呢。

    许多的疑问让侬安心事重重。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这瓶精油是没有了,我带你去买”说着顺手把空瓶子扔进了垃圾桶。

    “那个,我可不可以问一个问题”侬安有些怯懦。

    “如果是关于某些人的话就不可以”林惊看穿了侬安的心思,并不打算揭开自己的伤疤,满足她的好奇心。

    “好吧”虽然侬安总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但她真还没指望能从林惊的嘴里问出什么来,要不是周菲再次出现,这件事情她早都忘到脑后了。

    “不准胡思乱想了,我去穿衣服,你也收拾一下吧,一会儿去买精油”

    “哦”

    林惊心里明白,这些事情是瞒不了多久的,但是比起未来,林惊更在意眼前的侬安是否过的幸福。

    周末的63大厦人满为患,每一个分子都是喧嚣的,这让林惊很不适应。

    见惯了大场面的林惊,职场上可以呼风唤雨,生活中可以霸气侧漏,陪女人买东西还是头一次。以前和周菲在一起的时候,只要给张卡什么都解决了,想想还真是心酸啊,爱了个只爱钱的女人。侬安不同,侬安是那种什么都想要自己尝试的女人,她喜欢逛街,喜欢感受生活。

    没办法,谁让林惊欠她的,硬着头皮也得来啊。

    “林惊,你的手机在响”侬安做个个电话的手势。

    林惊没有在意,自顾自的寻找着侬安的精油,想要赶紧买完,赶紧回去。

    侬安有些生气,来狂街就应该悠闲着逛啊,谁像林惊一样火急火燎的。

    电话一次又一次的响起,侬安催促着林惊赶紧接,怕公司有什么重要的事。

    “林总,赶紧来公司一趟吧,我们有重要的事情汇报,建材那边好像出了些问题”

    “好,我现在马上赶过去,把所有数据和材料都准备好,告诉小月,让她把华少请过来”林惊焦急万分,恨不得可以瞬间移动到公司。

    “侬安,我现在送你回家,改天我在陪你来”林惊几乎是用命令的语气通知侬安,侬安也不是不识大体的女人,没有说什么抱怨的话。

    “没关系,你先去忙你的,我在这里等你,顺便给诗音挑一下礼物,这样两不耽误”

    “可是,我不放心”林惊有些犹豫,他怎么可以把侬安自己扔在这么多人的商厦。

    “没关系的,在庄园里呆久了也闷的荒,再说了这里很安全的,随处可见的志愿者,真的没问题,相信我”侬安用力握了握林惊的手。

    “好,在这里好好等我,我去去就回”林惊肯定的看着侬安,他不想侬安觉得自己过于担心,只是因为她的双腿。

    “管家,你现在以最快的速到赶到63大厦,照看好太太,不能有任何闪失”林惊打完这个电话,以最快的速度奔跑出去。

    侬安望着远去的林惊心里忽然忐忑起来。

    先不考虑这些了,诗音的生日越来越近,还没有准备什么像样的礼物,侬安开始了63大厦的寻宝之旅。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引来了无数人的不满,只见一辆红色保时捷嚣张的停在63大厦门口。

    打开车门,最先进入人们视野的是大长腿,脚上穿着范思哲的秋季新款,修长的手上带着宝蓝色的扳指,看着像是猫的眼睛。

    男孩俊美的脸庞曲线像古希腊神话中的纳喀索斯一样,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了一层深深的阴影,凌厉的眉毛在凌乱刘海的遮盖下若隐若现,高而挺的鼻梁下一张微显饱满的嘴唇,是那种淡淡的粉色,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

    “天哪,太帅了”少女们哪能禁得住这样的场面,这完全就是小说里的男主角啊。

    一个个眼含热泪,想要前去探个究竟。

    “尉迟少爷今天真是好雅兴啊,怎么有空来逛街”楼层经理赶紧上前迎接,可不敢怠慢这位祖宗。

    尉迟恭帅气的把车钥匙丢给门童,大步走了进去,。

    对于尉迟恭来说,来63大厦就像回自己家一样,因为63大厦的股权有尉迟家的一半,这样买啥都方便。

    “哎呦,小美啊,几天不见又变漂亮了,看来我的多来看看你i”

    “佳佳,今天这裙子不错,是我的口味”

    “哎,小爱怎么不在啊,我都想她了”

    所有的美女店员都不约而同的聚在尉迟恭身边,一个个像选美一样趾高气昂。

    “小恭恭,你都不来看我们的”一脸委屈的美女,摆出撒娇的样子。

    这场面真是让人看的目瞪口呆,尉迟恭合着要把63大厦当魅色酒吧了,真让人汗颜。

    一旁的楼层经理,赶紧驱赶着越聚越多的美女店员,生怕造成什么踩踏事件。

    “老杨,给我拿几盒porcena的巧克力,不一样的口味都来几盒,包装的精美点”尉迟恭看着表面花花肠子挺多,对于重要的人还是挺上心的,这个牌子的巧克力是诗音最爱吃的,估计是拿来做礼物。

    “是,少爷,我这就带你过去,”

    尉迟恭对着反光板理了理头发,就在这一瞬间,侬安和他擦肩而过,不过侬安应该很庆幸没有看到尉迟恭,只见过一次面还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小姐,你想买些什么。”

    “我在找一条裙子”

    “那是什么牌子的”

    “我只是偶尔看见得,具体不知道是什么”

    “好吧,那请你慢慢看一下吧”

    “好,谢谢”

    满脸愁侬的侬安摇着轮椅,左看右看,就是没看到想要的那条裙子。

    “抓小偷,来人啊,抓小偷啊”一位女士大声呼喊着。

    侬安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颤抖一下,心里纳闷起来,63大厦里怎么会有小偷呢,来这里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不应该啊。但是转念想想,有钱有地位的人都在这,当然要来这偷了。侬安不禁让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保安,保安,快来啊”所有人都帮着喊了起来。

    “让开,让开”只见一个戴面罩的男人冲着侬安飞奔过来,明晃晃的刀子让周围的人都不敢靠近。

    侬安吓得面目苍白,这下慌了神,这可怎么办,双腿不能行动就是这么的不方便。

    保安,一路小跑,举着电棍和手铐,一阵哗啦啦的金属撞击声,让惊慌的群众们整齐有序让出一条路。

    就在这紧要关头,侬安的裙子好像卡在了轮椅里,一动也不能动,焦急的侬安用力拉扯着长裙,手都被磨破了,头发变得凌乱,她顾不了这么多了,形象算什么,保命要紧。

    “前面坐轮椅的女孩赶紧让开,赶紧让开”保安队长用扩音器提醒着侬安。

    侬安哭笑不得,我也想让开啊,我也不想停在中间啊。

    尉迟恭在电梯里无意间看到了这惊险的一幕,他努力的辨认,不太敢确定轮椅上的就是侬安,心想,不应该啊,林惊应该和侬安在一起才对啊,不可能丢下她自己。

    尉迟恭瞬间否定了是侬安的事实,吹着口哨走进了珠宝专卖店。

    “死丫头让开”歹徒大声吼道。

    侬安抬起头看着这双恶狠狠的眼睛,顿时傻了,整个人不听使唤的向前扑倒。

    说的也巧,歹徒本来想绕开侬安,但是侬安这么向前一扑正好抱住歹徒的小腿,让他摔倒在地,偷的几个钱包洒落一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