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19章
    保安趁机以秒速,扣住了歹徒。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所有人都为侬安鼓起了掌,掌声像浪花撞击礁石一样,响彻整个63大厦。

    惊魂未定的侬安瘫倒在地,不知如何是好,想想刚才的壮举还真是后怕。

    尉迟恭好奇的走到栏杆前,探着身子想要看个究竟,想着这是谁啊,比本少爷还牛。

    这时侬安抬起头,深呼吸,手撑着地面,努力让自己坐起来。

    尉迟恭,看着远处缩成一小团的侬安,张大了嘴巴。不会吧,是侬安。

    聚集成群的客人,被尉迟恭一一推开,不耐烦的他大吼一声“让开让开,没看见有人受伤吗”

    侬安寻着声音看向尉迟恭,仿佛看到了救星。

    “嫂子,你说你自己瞎跑什么,受伤没有,林惊也真是的”尉迟恭弯下身子抱起侬安,一边着急的向门口走去一边唠叨个没完。

    “没事的,我没事,这次真的太谢谢尉迟少爷了”侬安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还要麻烦尉迟恭“其实,管家一会就到”

    “说什么呢,我能放着你不管吗,太对不起我大哥了”尉迟恭把侬安放到车上,向庄园驶去。

    林家管家闻讯,赶紧叫上司机准备去63大厦,得罪了林总可真是不好过。

    车刚开到门口,管家就看见尉迟恭抱着侬安向庄园走来。

    “太太,你没事吧,伤到哪了”管家已经吓得声音都颤抖起来,

    “没事,幸亏有尉迟少爷的解救”侬安安慰道。

    “还不快去叫医生来检查一下,还用吩咐吗”尉迟恭有点着急,虽然有失自己风度,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侬安看着尉迟恭认真的样子,还真是有些意外,花花公子也有这样的魄力啊,还真是小看了他。

    “管家,给尉迟少爷泡杯好茶,今天真是麻烦他了”侬安恢复了以往的冷静,细心的嘱咐着。“喝什么茶,尉迟恭,这是怎么回事”林惊疯一样的推开门。

    侬安看着尉迟恭,一脸茫然。

    “嫂子,刚才下去救你的时候,我就给惊打电话了”

    “林惊,我没事”侬安紧张的不知道该怎样开口。

    “闭嘴,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以后能不能别拿生命开玩笑”林惊怒气冲冲的看着侬安,他太害怕了,他怕侬安再一次因为自己受到伤害。

    “对不起”侬安眼里噙着泪水,凑上前抱着浑身颤抖的林惊,她什么都没有解释,就是这样抱着林惊,轻轻拍着他的背,努力让他平静下来。

    这是侬安第一次主动靠近林惊,第一次认真的听到他的心跳。

    哎,不过转念一想,在想自己出门是不可能了。

    侬安没出事以前,一直是个鲜活、明亮的少女,偶尔任性但不刁蛮。她热爱生活,感受生命,从来没有品尝过压力是什么。可是自从侬安踏进林家那一刻起,阳光温暖的日子变成了奢侈品。虽然林惊可以给她想要的一切,但是他永远给不了侬安平静的生活。

    两周以来侬安常常在梦里听见海水的声音。水流平缓,慢慢的涌来,但是听起来并不怎么亲切。偶尔铺面吹来的潮气让她无法呼吸。每当梦到这里侬安就知道自己醒了。潮声还在耳边回响,可眼前已经是气若游丝的阳光。然后她听见林惊跟管家讲:“照看好太太,今天是诗音的生日,晚上要开派对,多准备些吃的,把泳池布置一下。”

    “是,总裁,你尽管放心”

    刚想迈出几步的林惊,又退了回来,一字一顿的嘱咐道:“还有,不准让太太出门”声音严厉的足够让管家窒息。

    “是,总裁”管家真是后怕啊,虽然上一次的意外林惊没有怎么发飙,但是举手投足间确实比以往要谨慎了很多。

    在侬安眼里,管家是个很周到体贴的人,她并不像林惊那样总是板着脸对他,她希望在偌大的庄园里可以有家的温暖。

    听见林惊出门的声音,侬安也在朦胧中清醒过来,今天就是诗音的生日,所有的准备都还没有开始,可有的忙了。

    “太太,早饭已经准备好”管家站在门外,恭候着侬安。

    “管家,真是太抱歉了,今天要忙烦你帮忙烤生日蛋糕,真是给你添乱了”侬安有一丝过意不去,本来开派对准备的就很多,她还要占用管家的时间。

    “没关系的太太,你不用这么客气”管家并不想让侬安感觉到太见外,他还是很尊敬这位突如其来的林太太。

    最近为公司一筹莫展的林惊,难得可以借此机会释放一下负能量,心情看起来不错。

    “妈,你刚才打电话了,有事吗”林惊不经意间看到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未接来电。

    只听电话另一端,欧阳埋怨的说着:“你说你,非要闹到这个地步,你让我怎么收场,老爷子说了,只要你不和侬安离婚,就别想进林家的门,这次诗音的生日宴也不让你参加了,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

    “妈,你不要着急,这样不是更好吗,我正好不知道怎么面对老爷子呢,那今天我就不过去了”林惊语气里没有一丝恐慌,淡定的不能再淡定。

    “妈妈,是三哥吗,诗音过生日,三哥为什么不来”诗音接过电话气鼓鼓的说。

    “诗音,又不乖了”林惊宠溺的说。

    “诗音,就是不乖,三哥不给诗音过生日,诗音就是很生气”

    “来,我告诉你个小秘密”林惊孩子气的说着。

    “什么”

    “等晚上宴会快结束的时候,你去找到尉迟哥哥,让他带你来庄园好不好”

    “真的吗,我一定尽快过去”诗音近乎用尖叫的分贝来表达自己的喜悦。

    “要保密哦,不可以告诉其他人哦”

    “嘘,诗音保密”

    林惊不经意的笑了起来,他真是拿这个鬼精灵的妹妹没有办法。

    “小张,开快一点,尽快赶到公司,”林惊着实不放心侬安,家里本来人手不够,真怕侬安再出什么事情,他想忙完抓紧回家。

    庄园里,侬安自定神闲的搅拌着面粉,拿起一个又一个鸡蛋打了进去,手法很是娴熟。既然没有买到那条绝赞的裙子,她准备为诗音亲自烤一个黑森林蛋糕。

    “太太,你看这花放到哪里”管家为难的皱着眉。

    “我来帮你看看吧,既然要在泳池办派对,就把这些花放在摇椅傍边,鲜艳和浅色的搭配起来,还有每个圆桌上不要放太多花束,简单些就行,私人派对都是我们亲近的朋友,酒杯不要放太多,红酒和香槟的口味多一些,对了,尉迟少爷肯定要来,为他多准备些白葡萄酒,诗音还没到喝酒的年龄,在准备些西柚汁,少放点蜂蜜,不要太酸,还要准备些柠檬,到时候调酒用,还有什么呢”侬安沉思着,管家在一旁听得直愣神,这些对于侬安可都是一些雕虫小技,在侬家的时候,别说派对了,每次大型的宴会都是侬安安排的,上上下下仅仅有条,只是现在有了林惊,侬安的才能被掩盖了而已。

    “还有还有,放烟花的时候,在泳池的对面,要确保火星不要打到客人的礼服上”

    “还是太太想的周到,我这就去准备”

    叮嘱完管家,侬安全身心的投入到蛋糕的制作中,认真的连抬头的时间都没有。

    “咣当一声”

    当林惊推开门的一刹那,听到的就是这声刺耳的声音,不由得心生一丝不详的预感,快步走了进去。

    “侬安,侬安,你在哪”林惊焦急的向楼上飞奔。

    “我在厨房呢”侬安有些费力的答道。

    林惊停下脚步,转身走向厨房,“干什么呢,”走进厨房,林惊看到侬安努力的在捡掉在地上的平底锅,心里顿时安心了。

    “我正在做蛋糕呢”

    “不是让你好好呆着吗”

    “没关系的,烤蛋糕我最拿手了”

    林惊难得看侬安这么高兴,就没有在责怪下去,也挽起了袖子,准备帮忙。

    “你不要弄了,马上就好了”侬安把一层层的巧克力酱抹在蛋糕上,丝滑甜腻。

    林惊一时出了神,眼前这个笑颜如花的侬安,发丝垂下来的侬安,让林惊心里有了一丝温暖的感觉,最初的陌生感在慢慢消退。

    “你怎么回来了,不去老宅吗”侬安茫然的抬起头,眼里充满了疑问。

    “不去了”林惊一脸阴郁,侬安好像猜到了什么。

    “林惊,我真的很认真考虑了,要不然”

    “要不然什么,协议书忘记了,你是跑不了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

    林惊下定的决心是不侬改变的,即使前方困难重重。

    侍者为每一位来宾推开庄园的大门,上流的气息迎面而来,花团锦簇的长廊,泳池的五光十色,香槟红酒,巧克力与酸奶完美融合的黑森林蛋糕,给这些华丽的男女一个梦幻的夜晚。

    林惊就站在那里,品着红酒,不时露出清爽的笑侬,虽然骨子里的冰冷有点疏离感,但是他表现的却极为耐心。

    “三哥,三嫂,我来啦”不远处诗音兴奋的跑了过来。

    “生日快乐,小诗音”侬安宠爱的捏了捏诗音的鼻子。

    “还是这里热闹,老宅就会放着高雅的音乐,哪是来给我过生日的,明明就是个商业座谈会”诗音撅着嘴巴,明显很是不乐意。

    “好啦,在这好好玩吧,怎么玩都行”林惊打断说个没完的诗音,把一个锦盒放在她的手里。

    “哇,好漂亮的盒子,我等会在打开”诗音一脸痴笑的望着盒子。

    “你一会可要好好尝一下生日蛋糕,你三嫂忙活了好长时间”

    “太感动了”诗音抱着侬安,撒娇的蹭来蹭去。

    “林总,怎么不欢迎我呢,对我这么冷淡”尉迟恭摘下墨镜,直直的看着林惊。

    林惊瞟了他一眼,“闭着眼都能找来的人,还用欢迎吗”

    “哈哈”尉迟恭大笑起来,“嫂子,今天也好漂亮啊”

    “谢谢尉迟少爷,上次的事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

    “你太见外啦,以后叫我名字就行,少爷少爷的叫的怪生分”尉迟恭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来,我敬你一杯”侬安举起一杯白葡萄酒递给尉迟恭。

    热闹非凡的庄园,让站在门口的周菲恨的直咬牙,凭什么她侬安要悠闲自得的住在这里,我才是林惊最爱的人,虽然周菲心生怨恨,但是大局为重,她聪明的洋溢起了灿烂的微笑,轻盈的走了进去。

    “诗音,生日快乐啊”周菲用银铃般的声音说道。

    “周菲,你怎么来了”林惊突然严肃起来,左手自然的放在了侬安的肩上。

    周菲把这个细微的动作看在了眼里,“诗音过生日我当然要来,往年都是我陪诗音过的呀,来,诗音,看看礼物喜欢吗”

    尉迟恭在一圈美女的包围中走出来,看到周菲的一刹那,整个人都僵住了,不远处的三个人还真是不和谐。

    “不给我杯酒吗”周菲大步走到泳池边,妖娆的身子引来了众人的目光。

    林惊没空搭理她,忙着去招呼客人,对于这时候的林惊来说周菲是个遥远的过去,远的不想去面对。

    “照顾不周,请你不要在意”侬安用女主人的口气说着。

    “嫂子,可别这么说,对于林家我比你熟悉”周菲弯下腰扶着侬安的轮椅,眼睛看着后面的泳池。

    侬安不想和周菲太过接近,把轮椅向后退了一步。

    “来嫂子,咱俩喝一杯,能相识这是缘分”周菲转身去拿酒杯,故意的动作幅度大了起来,手臂一挡,旁边的侍者重心不稳,把端着的酒杯直直的洒向了侬安。

    侬安没能躲开,长裙湿了一大片。

    “哎呀,嫂子真是的,这下人笨手笨脚的,你看”周菲急忙假惺惺的拿着餐巾去给侬安擦拭,就在慌乱中,周菲一个踉跄没站稳,整个人趴到了侬安身上。

    这下可好,侬安的轮椅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向后滚动。

    尉迟恭把所有的一切看在眼里,想去解救,但是太晚了,侬安和周菲都重重的摔进了泳池,瞬间溅起的水花,让侬安想起了最近总是梦见的海浪。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或许侬安不会选择和林惊在一起,即使侬家破落,最起码她还依然可以平静的生活,可以不辜负父母的疼爱和牺牲,可是时光是不可以倒流的。

    侬安看着自己的发丝漂浮在水里,像一片浮动的水藻,在嘴里吐出的气泡像玻璃球,可爱极了,她仿佛看到了父母的身影,她的泪水和池水混在一起,消失的无声无际,一股水流冲进她的鼻腔,那是一种火辣辣的疼痛,侬安想大口呼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