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20章
    可是大量的水又涌入了口腔,她无法挣脱水的魔力,她再一次想起了梦里的海浪,还有让她窒息的潮气,好像那个梦是个预言,在警示着她。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哪,mygod”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美女最先呼出了声,但是她并不想伸出手去搭救谁,这就是上流社会的冷漠,他们精致的妆侬,艳丽的裙摆下面是一颗极度虚伪的内心,无关人等的生命估计还没有她手上的酒杯值钱。

    泳池瞬间乱作一团,踩着恨天高的女郎四处逃窜,风流倜傥的男士们礼貌的扶着自己的同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需要惊慌的理由,酒杯掉落的声音,花瓶碰撞的声音,瞬间燃放的烟花,还有落入池中的湿身美女,谱出了一首动人心弦的交响乐。

    把所有一切看在眼里的尉迟恭,真是惊讶的无话可说,他努力的想要挣脱出逃跑的人群,可是他的力量太单薄了,惊慌的美女们团团的向他蜂拥而来,真是作孽啊,谁让他平时女人缘这么好呢,紧要关头女人缘依然不逊以往。

    “林惊,林惊哎呀,怎么听不见呢,”尉迟恭焦急万分。

    他的声音再大也传不到林惊的耳朵里,因为现在的林惊正忙着为诗音放14个烟花,祝福这个可爱的妹妹可以无忧无虑的成长。

    无奈之下,尉迟恭一个机灵,大喊道“着火啦,着火啦”一传十,十传百,所有的人惊呼起来,大范围的响动和喊叫,惊扰了正在摆放烟花的林惊。

    “总裁,总裁,不好了,”管家火急火燎的赶来。

    “怎么了,慌里慌张的,像什么样子”林惊板起脸,像块冰冷的石头。

    “真是不好了,周小姐和太太掉进泳池里了”

    林惊大惊失色,平静的内心泛起一层一层的巨浪,让他的血液沸腾了起来。

    “尉迟恭呢,他不是一直守在那里吗”

    “尉迟少爷被惊慌失措的客人围住了,不能脱身”

    “这个尉迟恭,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林惊解开西装的扣子,脱下外套扔给了管家,迈着大步,向泳池的对岸跑去。

    此时的侬安已经放弃了挣扎,她无能为力啊,她想但凡她的腿没有问题,也不会这么狼狈,1.60的水位还算事吗,轻轻踮起脚就可以露出水面了。但是现在的她真是个废人的代表,想想就这么死了也挺好,起码还可以嫁祸在周菲头上,侬安让自己的想法逗笑了,瞬间扬起的嘴角,淹没在一串串气泡中。

    比起侬安的淡定,周菲这个作死的女人就显得太可笑了,她一边梳理着自己红色的大群摆,一边呼救着:“林惊,救我,我不会游泳”惊慌的声音伴着拍打水面的声音,让她显得楚楚可怜。

    当林惊到达对面的时候,周菲更是卖力的表演着,像个偷东西的贼,一会冒出来观察观察,一会又沉下去佯装溺水,没有什么形象可言。

    “侬安,嫂子,你在哪呢,我看不见你,”周菲表现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用双手摸着侬安的轮椅,一个劲地翻滚。

    林惊没有任何犹豫,迅速跳入水中,完美的身形,引来一阵花痴少女的呼喊。

    他探寻到周菲的身边,围着周菲溅起的水花努力睁开眼睛,他看到了侬安平静的面侬,奋力向前游去。

    此刻林惊的内心没有周菲的位置,更不想多看她一眼,对于侬安的担心埋没了所有的思绪,渐渐的林惊意识到,侬安在自己心里的位置远远比他想像的更重要。

    周菲傻了眼,以为林惊游错了方向,大声喊道:“惊,周菲在这,我在这”她怎么也想不出,林惊绕开她的理由,她总是太自负。

    侬安看着向他游来的林惊,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如此耀眼,身下的水花像一片五彩的祥云,她猛然想到了紫霞仙子,想到那句,“你一定要乘着七彩祥云来娶我”,整个人都美好了起来,这是多么浪漫的场景啊,她伸出长长的手臂,等着林惊宽阔的后背和他温暖的怀抱,侬安变得不在闪躲,她又一次面对了自己的内心,她真的希望站在林惊身边的自己可以更勇敢一些。

    林惊用力拦住侬安的腰,把她托出水面,让侬安可以更好的呼吸。

    “咳,咳”露出水面的侬安,一阵剧烈的咳嗽,一股暖暖的水流在她的嘴里流了出来,她知道自己得救了,耳畔没有了朦胧的水声,听见的是诗音焦急的呼喊。

    “三嫂,你没事吧,诗音太对不起你了,没有守在你身边”诗音一脸委屈的梳理着侬安凌乱的秀发,眼睛里含着泪水,不知道何时掉落。

    侬安没有回答什么,她呼吸的太用力,已经没有了其他力气。

    尉迟恭把侬安抱到躺椅上,又返回把林惊在水里拉上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突发事件。

    林惊推开尉迟恭,走到侬安身边,看着闭着双眼,匀速呼吸的侬安,林惊吻上了她的额头,心里默默的念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周菲狼狈的泡在池子里,等待着林惊的归来。

    “我说周美女,你赶紧上来吧,不怕着凉啊”尉迟恭没好气的说着,心想,还装呢,小爷我全看在眼里了。

    “尉迟哥,人家不会游泳”周菲一脸娇嗲状。

    “你可别闹了,这水只有1.60,你这大高个淹不着,”尉迟恭打心眼里服气了。

    “哦,这样啊,我以为”周菲尴尬的站起身来,一步步的朝岸边走去。

    等候多时的管家,把毛巾递到林惊手里,林惊轻轻的为侬安盖上,深怕吵到她,转身走到岸边把另一条毛巾递到周菲手里,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深深的望了一眼周菲。

    尉迟恭被弄糊涂了,不明白林惊想要表达什么。

    “管家,送客吧,替我向大家陪不是,让司机把诗音送回老宅”林惊冷静的说着,冷静的让人害怕。

    “三哥,我要留下来,我要陪着三嫂”诗音倔强的抬起头,等着林惊的回答。

    “诗音,哥哥很抱歉,没能给你个完美的宴会,回去好好休息,这时候陪在三嫂身边的应该是三哥,乖”林惊没有给诗音继续反驳的机会,温柔的摸了摸诗音的头。

    “周菲,你也走吧,作为妹妹我可以好好对你,但是,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现在侬安是我的妻子,请你不要伤害她”林惊说完,抱起侬安走进了客厅。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不是我的错”周菲歇斯底里,她有些委屈,但是更多的是对侬安的怨恨。

    “我送你回去吧,别喊了,你看不出惊的感情吗”尉迟恭有点同情周菲,但是想到她对林惊做得种种又恨的牙痒痒,瞬间收起了平日里的笑脸。

    “不用劳烦尉迟哥了,我会自己回去”周菲裹着毛巾,一步一步艰难的朝门口走去。

    “尉迟少爷,要不然你也先回去吧”管家走到尉迟恭的身边,想要把这位神仙送回家。

    “我等会走,我有话对林惊说”尉迟恭认真起来的样子,着实吓了管家一跳。

    “是,尉迟少爷,你请自便”管家退了下去,准备吩咐厨房为太太熬些粥。

    尉迟恭走向吧台,在凌乱的酒杯中找到了咖啡杯,为林惊泡了一杯滚烫的咖啡,准备为他去去寒气。

    卧室里,林惊为侬安褪去湿透的衣服,用热毛巾为她擦拭着身体,当林惊温热的手指触碰到侬安冰凉的躯体时,心里不禁有些难过,他那么努力的想要保护好她,却每次都要看着她被人伤害,此时的林惊觉得自己很无能。

    林惊轻柔的莫把侬安叫醒,侬安看着守在床边的这个男人,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受,轻轻的说:“林惊,快去换衣服吧,会感冒的”

    “没关系,你好好休息不要担心我”林惊依然用命令的语气说着,不想让侬安看出什么异常。

    “我没事的,不要错怪周菲,她没有做什么”虽然侬安说的是实话,但是周菲确实也动了不少心思,只是场面突然失控了而已。

    侬安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为周菲解释,是自己心软吗,不是,应该是怕林惊为难,她不想林惊因为她的牵绊就做出违心的事情。

    “别说这些了,好好睡一觉,我去看看客人都走了吗”林惊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其实他的心里也是矛盾的,而这种矛盾的心情每次看见周菲就变得异常复杂。

    “林总,来喝杯滚烫的咖啡”看见林惊的尉迟恭,赶紧显摆着他的大作。

    “你怎么还没走”林惊微微皱着眉,并不打算理会什么咖啡。

    “我这不是不放心吗”

    “可算了吧,你尉迟大少爷还有不放心的时候”

    “不跟你开玩笑啊,你到底怎么回事,你得明确表个态,这周菲和侬安,你怎么划分的”尉迟恭,很是八卦的凑到林惊身边。

    “说什么屁话呢,现在侬安是我太太”林惊瞟了他一眼,很是没好气。

    “我知道,所以我才纳闷周菲啊,她怎么这么阴魂不散,还想图谋不轨啊”尉迟恭没有看见林惊眼里的惆怅。

    “我从没想过要对周菲怎么样”

    “那就去给她说清楚”尉迟恭像个爱情专家,出谋划策起来。

    “怎么说清楚,她怎么想是我能够控制的吗”林惊气急败坏。

    “那好,我就想听你一句话,你还对她有没有感情,要是没有我尉迟恭也不伺候”

    “周菲对我而言只是过去,我不可能回头,只是太多的牵绊在我和她之间,这一切你让我怎么放下”

    坐在沙发上的林惊和尉迟恭,背对着楼梯,没有发现走廊里的侬安,但是这一切的对话,却被侬安一字一句的记在了心里,她突然对未来没有了幻想,也越来越想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

    从生日宴上回来以后,周菲就大病一场,脸色苍白,一边感叹着生活的不易,一边抱怨着林惊的冷漠。

    “你说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难道他把一切都忘了吗”周菲一边撕着纸一边看着身形优雅的叶晓。

    “怎么会呢,好妹妹,你是林惊第一个真正爱的女人,就凭这种感情谁能比的上,任她侬安再会装可怜,那就是些表面功夫,”叶晓永远不嫌事大,为了她那点小九九,花言巧语太轻松不过了,何况周菲是这么没脑子的人。

    “你看你出的馊主意,到把我给害惨了”

    “这次是意外,是你还不够冷静,想要赶走侬安,要先牢牢抓住林惊的心,放心,有的是机会,好戏还在后头呢,着急什么”

    狗急了还会跳墙呢,就叶晓这蛇蝎般的女人跳的就不只是墙了。

    “你知道吗,当我站在庄园门口,看着那些丰盛精美的的筵席,那是属于我的你知道吗,那些酒杯是我周菲认真挑选回来的,还有还有那些爱马仕的盘子都是我托朋友从巴黎带回来的,包括站在侬安身边的林惊都是我周菲的,都是我的”周菲情绪很失控,她从来没有这样悲伤过,包括离开林惊的的时候都没有现在难受,俗话说的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现在的周菲或许只是一种执念而已,她从不检讨一下自己,当初林惊对她的百般好,都顶不上老爷子给的支票。

    “我说过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

    叶晓吐着烟圈摆弄着手上的戒指,不时的站起身来拍拍周菲的后背,她万万没有想到周菲是个如此冲动的人,她要谨慎再谨慎,不能有一丝差错。

    闹剧结束受伤的不只是周菲和侬安,林惊也无辜的病了。尉迟恭走后林惊就咳嗽个没完,还浑身无力,可能是被湿透的衣服浸泡的太久。

    “太太,这早饭都凉了,也不见总裁下楼,往常这个点就已经出门去公司了”管家来回踱步,准备前去敲门。

    “管家,你把粥在热一下,我去看看吧”侬安不禁心里有些担忧。

    推开门,是井然有序的书架,昨晚看过的资料还摊开在书桌上,台灯依然亮着,窗帘紧紧的连在一起,看不见一丝阳光,湿漉漉的衣服随意的丢在地板上,侬安看了一圈没有发现林惊的身影,心想:难道不在吗。

    “侬安,你不要走,侬安”林惊迷迷糊糊的嘟囔着。

    “林惊,你在吗,你怎么了”侬安试探性的向前走去,只见林惊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还没有看完的文件夹,眼镜滑落在旁边,看起来一夜没睡的样子。

    “林惊,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侬安伸出手摇晃着林惊,好像没有一丝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