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21章
    侬安端起桌上的水杯,准备给林惊喝点水,手划过林惊脸庞的时候,颤抖了一下,怎么会那么烫,侬安着急的放下杯子,用手摸着林惊的额头。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天哪,这么烫,总是不听别人的话,不好好吃饭,不好好休息,肯定是昨天晚上着凉了”侬安担心的埋怨着。

    “管家,你来一下,林惊发高烧,浑身特别烫,你把他扶到卧室去,在书房太不舒服了”侬安探着头喊叫着管家。

    “好,太太,你别太着急,我现在就过去”

    管家一路小跑,生怕耽误了时间。

    “快去叫医生过来,快去,林惊不能有任何意外”侬安脑子里乱作一团,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几个月来,都是林惊贴身照顾着她,侬安真的不敢想象,林惊如果病倒了她该怎么办,侬安紧紧握住林惊的手,好像这样可以心安一些。

    过了一刻钟,医生走到侬安身边,“太太,你先让一下,我来看看”

    侬安看着医生听听这,摸摸那,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不会有什么大碍吧,应该不会,肯定只是感冒,肯定只是感冒,侬安一遍遍在心里重复着,手心里渗出了汗水。

    “太太,你不要过于担心林总只是受了些风寒,吃些感冒药就好了,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林总最近受过的外伤好像有些感染,之所以会发烧,和伤口也有一定的关系。”

    “等会医生,伤口,怎么会有伤口呢,我没有听说林惊受伤啊,一直到现在他都不曾说过”侬安困惑不已,怎么也想不起来林惊是怎样受伤的。

    “是吗,可能林总怕太太过于担心,所以就没有提起吧,就在几周前我亲自为林总清理的伤口,嘱咐过他不能碰水,现在看来,林总好像忽略了这一点”

    “那要怎么办呢,需要去医院吗”

    “这倒不需要,我给林总重新处理一下伤口,既然他没有给你说,我就开口吧,太太,不能再由着林总这么操劳下去了,公司和生活完全搀和在一起对身体没有什么好处,所以你要好好监督他,让他做事之前多为自己考虑考虑,真是失礼了,这些事情并不是我管理的范畴”医生有些惭愧,觉得自己多嘴了。

    “谢谢你,我会好好照顾林惊的”侬安突然有些自责,自从来到林家,大大小小的事侬安都不曾过问过,都是林惊忙里忙外,担心她照顾她,为了她对抗所有人,虽然这一切是在一份协议的基础上,可是转念想想,还有谁会为了完全没有任何利益的协议付出那么多呢,不会再有第二个林惊了。

    “太客气了太太,你别看林总那么强大,其实他才二十多岁而已,他需要一个人来抚平他的伤口,照顾他的一切,光说些没用的了,我这里有个方子,是补身体的,一周三次,有助于林总的元气恢复,但是这些药我这里没有,还请劳烦太太去一趟中药堂了。”

    “好,多谢医生的嘱托,管家送医生出门”侬安跟随着把医生送上车,以表谢意。

    回到房间,侬安看着睡熟的林惊,眼里有些泪花,:“你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一直以来谢谢你,但是有些事情,我想自己去弄清楚,希望你不要怪我,我也想为你做些什么”

    “管家,我去一趟中药局,替林惊抓些中药,等一下如果林惊醒来把粥端过去,一晚上没怎么吃东西肯定饿了,”侬安一边围着丝巾一边吩咐道。

    “太太,你不能出门啊,总裁醒来会怪罪我的,要不然我去吧”管家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可不希望太太再有什么差池。

    “没关系的管家,司机会送我去的,我不是一个人,再说了庄园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事情,你想让我来打理吗,你觉得我很方便吗”侬安第一次这么严肃的说话,让管家有点意外,也不敢在反对。

    “是,太太,请你快去快回,不要让我们担心”

    “放心吧,我侬安又不是什么金银财宝,不会有人天天这么无聊的打我主意的”这话侬安说的真心虚,目前为止周菲就是那个无聊透顶的人。

    离开庄园的侬安,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到药局,而是径直的去了瓦猫咖啡厅,坐定的侬安点开手机,找到尉迟恭的手机号,坚定的打了出去,内心没有了恐慌,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她不在想林惊的过去,她只是想明白是什么困扰了林惊这么久,她想为林惊分担些什么。

    “尉迟少爷,我在瓦猫,你能过来一下吗”

    “嫂子,你怎么又乱跑了,林惊会生气的”

    “我等你”

    “喂,嫂子”怎么挂断了,怎么回事,尉迟恭莫名奇妙的摸摸头,不过动作倒是很积极,拿起外套就上了车。

    入秋的早晨很是恬静,整个人都是神情气爽的,偶尔传来欢脱的鸟鸣声伴着阵阵风笛的旋律,如此安逸的生活,尉迟恭永远都感受不到,他是个急躁和不拘小节的人,侬安的一个电话已经让他心神不宁起来,握着方向盘的手指不停的在跳动,眼睛四处游离,他不怎么了解侬安,但是心底里很是尊敬她,是林惊的缘故吗,想想也不完全是,侬安有一种让人敬畏的气场,那是周菲身上没有的,估计是大家闺秀的原因,尉迟恭满脑子的怪异想法,猜来猜去也想不出侬安找他的原因。

    阳光透过落地窗温柔的抚模着侬安美丽的侬颜,她轻轻眯着眼睛,嘴角微微上翘,路过的客人不时停下脚步,偷偷观察着侬安,只是他们不知道,这个阳光下的女子身上背负了太多意想不到的困苦,她静静的承受着,对于侬安来说,她完全可以发挥她的聪明才智,用各种方法把周菲的身世不经意的在尉迟恭的嘴里套出来,但是她不想这么小人,侬安越是了解尉迟恭,越觉的他是个光明磊落的人,眼里侬不了沙子,侬安打心眼里想交这个朋友,所以她才主动邀请了尉迟恭,虽然唐突了一些。

    “尉迟少爷,你来了”店员上前迎接。

    话说尉迟恭还真是会玩,只要和玩沾边的地方没有不认识他的。

    “我找侬安小姐”尉迟恭收起了往日的嬉皮笑脸,认真的整理着外套。

    “侬小姐,尉迟少爷到了,请问两位要喝些什么”

    “卡布基诺”两个人异口同声,侬安看着尉迟恭,相视一笑。

    “好,请两位稍等”

    尉迟恭有些紧张,单独会面还是第一次,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手里不停把玩着墨镜,心里想着林惊可真够可以的,竟然让自己这样尴尬。

    “尉迟少爷,真是特别不好意思,这么唐突叫你出来”侬安心里特别过意不去。

    “没事,嫂子,只是把我吓了一跳,我以为出什么事了”尉迟恭稍稍坐直了身子,认真起来。

    “怎么开口呢,真是为难呢”侬安很是踌躇,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她怕尉迟恭误会些什么。

    “嫂子,你尽管开口,千万别见外,林惊和我是好哥们,我会尽力而为的”尉迟恭看着如此为难的表情,估计有什么大事需要自己帮助。

    “就是因为你们关系太好,这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侬安忽然低下了头,长长的秀发遮住她的表情。

    尉迟恭好像猜到了侬安想要问什么,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侬安,但是他真的不想在看到林惊因为周菲再一次的陷入不可挽回的余地中,有一次就够了,尉迟恭现在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侬安身上,他希望经过时间的磨合,林惊可以在侬安的帮助下慢慢抚平心底里的创伤,不是在佯装潇洒的活着,而是真正的好起来,像往常一样笑的淡然和真实。

    “好吧,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和林惊相处的这么长时间以来,虽然我们朝夕相处,但是好多事情他都没有告诉我,我也不想多问,怕伤害到他,可是你看见了,周菲总是这样卷入我们的生活,当然,我不是要报复什么,就想弄个明白,就想多了解林惊,我不想只呆在他的身边做个傻白甜”侬安的情绪非常激动,她想起周菲的种种,她以为自己不在意,以为可以默不作声的接受一切,可是侬安好像没有她自己想象的那么伟大。

    尉迟恭看着眼前的侬安,穿着绣着细小碎花的长裙,变得素雅了很多,长长的发丝随风吹拂着,内心变得异常复杂,眼神越来越深邃。

    “很多事情没有人可以为林惊做决定,但是我相信他对你的感情,林惊不是三心二意的人,如果说真有什么牵扯的话,就是周菲的姐姐周云了。”时光在慢慢倒流,尉迟恭的思绪被拉回了过去,往事重放,让他有点心酸。

    “两位的咖啡”侍者很不识趣的破坏了眼下的气氛,不过这也让侬安稍微放松了一些。

    “说实话,我不怎么喜欢周菲,我总是觉得她太过于狡猾,以前她和林惊在一起的时候就没少出乱子,但是她是惊第一个真心喜欢的女人,所以现在周菲那么放不下林惊,倒是不怎么奇怪”尉迟恭抿了一口咖啡,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侬安,“纵使周菲有千好万好,林惊也不会在回头的,谁都知道好马不吃回头草这个道理”

    “为什么呢,林惊曾经那么爱她,这种难得可贵的感情,谁都不会轻易放手的”在侬安眼里,一个男人如果动了真感情,那可是排上倒海都不能拆散的执着。

    “嫂子,看你认真的样子,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值得被爱,你懂吗,林惊的真心被周菲无情的辜负了,这就是现实,无法改变”

    “为什么呢,周菲又不傻”

    “哈哈,对啊,周菲就是不傻所以才辜负林惊的”看着一脸迷茫的侬安,尉迟恭好像突然明白,为什么林惊那么在乎她了。

    “我可不是开玩笑的”侬安认真起来,她的眉毛可爱的纠结在一起。

    “我没有开玩笑啊,当年林老爷子说什么也不同意林惊和周菲在一起,但是林惊没有把这些反对的声音放在心上,死心塌地的想把周菲娶进门,或许是林惊还不够有钱,不能满足周菲的需求吧,周菲就是离开了林惊”

    “胡说什么呢,林惊还不够有钱,我都要把牙笑掉了”

    越聊越不顾形象的两个人,慢慢熟络起来,没有了刚才的尴尬和不适应。

    “你别慌着反驳我,周菲就是这样见识短浅的女人,她收下了老爷子给的分手费,就是这样没有任何消息的跑路了”尉迟恭表情有些不自然,一想到这他就恨的牙根直痒痒。

    “怎么会呢,她那理直气壮的样子感觉真的是我偷走了林惊”侬安不敢相信。

    “扑哧”尉迟恭看着一脸无辜的侬安不禁笑出了声。

    “林惊那段时间真的茶不思饭不想,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内心估计已经在滴血了,从这种爆炸性的痛苦中走出来的林惊,是不可能回头再去牵周菲手的”

    “我可没说什么”侬安不好意思的瞟了一眼尉迟恭,羞红了脸。

    “真心爱一个人,是不用承认的,在眼睛里,动作里,都会看出来的”尉迟恭并没有回避侬安,他就是希望林惊和侬安可以好好在一起。

    “那么周云是谁呢,为什么周菲每一次都要用周云的承诺来牵制着林惊”侬安内心澎湃的像涨潮的大海,远看无声无息,近看却波涛汹涌。

    尉迟恭一怔,组织了一下语言,他可不想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周云是周菲的亲姐姐,姐妹两个人都喜欢惊,但是周云性子比较安静,没有主动表白,周菲古灵精怪的最终和惊走到了一起”

    “这样啊,那她现在呢,我都不曾见过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侬安努力回忆着每一个场景,确定没有见过周云,再一次陷入了迷茫中。

    “嫂子,你是没有机会见到她的,她已经不再人世了,当周菲后悔自己选择的时候,她让周云帮忙跟林惊解释,可是这是血淋淋的事实有什么好解释的呢,她就是一直仗着林惊爱过她,就任性的以为什么样的错误,惊都不会放在心上,周菲真是太不了解惊,她可以为了钱和惊在一起,可以无理取闹,但是林惊最讨厌别人骗他,尤其是骗的这么彻底,周云也就是这个时候为了袒护周菲和林惊总是闹的不开心,最后一次争吵林惊年少气盛的对周菲动了手,三个人都没有注意对面的来车,然后就出事了,想想真是后怕,要不是周云舍命把林惊推向一边,林惊就不会在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