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23章
    “请侬安小姐上车,有位先生想要见你”司机再一次重复着,不由任何可以打探的消息,就是一直明确来此的目的。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我可以先知道是谁吗”侬安有些害怕,在脑子里把认识的人都想了一个遍,依然对不上合适的人选。

    “等太太到了,自然就知道了,请太太上车“司机再一次的催促着,语气听不出来任何感受,但是透露着坚定。

    侬安心想,这根本就不是来邀请的,分明是来下通知的,谁会这样无聊,这么有时间和自己较劲,看来是非去不可了,输什么也不能输气场。

    “管家,把我外套拿来”侬安语气里透着笃定,不侬些许反驳,眼神充满了勇气,好像要去参加一场生死搏斗的战役。

    “太太,要格外小心”管家十分担忧,想要悄悄的去给林惊打电话。

    “希望管家不要多嘴,侬安小姐的安全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了,只要一切风平浪静,林太太自然会安全到家”司机用威胁的口气说着,眼睛里微微闪过的寒光,让管家不寒而栗。

    “我跟你走,不要为难任何人”侬安挡在管家面前,挺直的后背冒着阵阵冷汗。

    侬安心里也没有底,她不知道对方是何人,为什么要来找她,一百个坏念头在侬安的脑海里悄悄的滋生着,后果不堪设想的画面让侬安不禁打了个寒颤,她虽然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了,但是这样不可抗拒的力量还是让侬安心生恐惧。

    车子走过一条又一条的弯路来到山脚下,侬安以为马上就要到了,不停揉搓的手停了下来,可是车子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缓慢的调转车头准备向山上驶去。

    这是什么情况,这人到底是谁,做事也未免太绝了吧,一条后路都不留,这是要去悬崖峭壁上见面吗,想想也对,毁尸灭迹比较方便,对于她这个残疾人,只要轻轻往下一推,轮子就会自觉的滚下去,这样就可以造成自杀身亡的假象,难道是周菲雇来的杀手,为了解决自己的心头大患,想想也不对,周菲虽然嚣张但是还不至于出此下策,侬安的理智渐渐变成了废墟,脑子里的场景比美国大片都精彩。

    就在侬安胡思乱想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一座精致的小木屋前面,侬安上下打量着这个在繁华都市里并不常见的木屋,不禁有些惊讶,经受着风吹日晒的木屋看起来没有破损的痕迹,红色的屋顶和鹅黄色的墙身好像是刚刚粉刷过的样子,门和窗户上有着精美的雕花,看起来有些熟悉,侬安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小屋的前面是一片湖光山色,让人心旷神怡,而后面是一大片红色的枫树林,这个时候正是枫树落叶的季节,像手掌一样大的叶子悠然自得的随风飘落,不过侬安回头看了看载她来的私家车,真是豪华的不搭调。

    “侬小姐请进,老爷已经恭候多时了”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出现在侬安面前,没有等到侬安回答,就推着她进了小屋,这个举动让侬安有点不自在,感觉自己被强迫一样,其实就是强迫,侬安自己怎么会来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会被图谋不轨的人利用的。

    进了小屋,调皮的窗帘挡住了她的视线,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一位老人坐在摇椅上,因为背着光,侬安看不见他的样子,但是旁边的拐杖侬安可是认得,这是林老爷子,侬安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不应该啊,今天是家宴,老爷子不可能在这,不可能,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会来这里见她呢,一串串的问号在侬安的脑子了盘旋着。

    “又见面了,侬安”老爷子转过头,不在去欣赏景色,眼神落在侬安身上,心里想着还真是长得有些相似。

    “你好”侬安颤颤巍巍,大气不敢出,她生怕自己哪个不得体的举动就让老爷子雷霆大发,这可比杀了她还恐怖。

    两个人沉默了好长时间没有说话,小屋里只能听见挂在窗口的风铃声,老爷子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侬安,像是见到了曾经的故人。

    “请问”侬安刚说出这两个字就有些后悔,手抖的厉害,她不是没见过老爷子,就是因为见过,想起朝林惊扔来的那个茶杯,侬安就心生畏惧,这不是她能够对抗的人。

    “你很好奇我为什么在这里,你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但是你怕我,你不敢问”老爷子自顾自的说着,侬安的心思他怎么会不懂,就是因为太懂她,才不会让林惊娶她。

    “我做错了什么吗,”侬安诺诺的问着。

    “当初我给了周菲一张支票,她离开了林惊,今天我也给你一张支票,开个价吧,不用客气”

    有钱就是财大气粗,什么事情遇上钱那就不是事了,老爷子从年轻到现在就一直坚信这个道理,从来都没有质疑过,当然这么多年来,事实也证明了钱就是好用,起码他成功赶走了周菲。

    “我不懂你的意思”侬安好像被老爷子吓傻了,智商完全没有上线,瞪着大大的眼睛像个白痴。

    “1个亿,怎么样,离开林惊”老爷子显然失去了兴趣,眼神落在梵高的那幅午夜咖啡馆上,他心里很笃定,他认为这个价钱已经足够可以弥补侬安一切的创伤了,老爷子把侬安看成了和周菲一样好打发的女人。

    “这不是我可以说了算的”

    侬安说的没错,她没有权利给老爷子一个满意的答复,她如果可以,倒是想拿着钱去拯救侬家,但是当她签完那张协议书的时候,侬安的人生就掌握在了林惊手里,哪里还有她自己做主的事情,她现在说好听了是林太太,其实性质上和古代那些卖身的小丫鬟没什么区别。

    “侬安,你要看清楚眼前的现实,”老爷子重新端详着侬安,“这不是你能选择的事情,而是必须接受的事实”。

    侬安,笑了起来,是那种很谨慎的微笑,她不打算在回答什么,或许是她自己都不知道回答什么,只能用万能的笑侬来代替。

    自从和林惊领结婚证以来,围绕着侬安的风波从来都没有间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所有发生的这一切,无非就是她嫁的那个男人叫林惊,而林惊是无数女人眼中的上流新贵,年轻长得又帅,气质又不凡,振臂一呼,童叟皆知,可是侬安自己心里明白她嫁给林惊的原因,但是这又怎么样呢,即使说出来别人也会嘘声一片。

    有时候侬安冷静下来,会经常问自己,和林惊一起经历这些之后,到底有没有爱上林惊。她知道这个问题太奢侈了些,但是要知道侬安本来就是个上流社会的女人。曾经她穿什么都好看的时候,也就是侬安没出事之前的鼎盛时期,她可是扫货不眨眼的黄金买手,趾高气昂的按下自己信用卡密码的时候,侬安的心里真是有一份连自己都觉得特别清高的自信。

    比如说,在梅里百货,你经常会跟一个长得很好看衣着很亮丽气质又很好的女孩子擦肩而过,但是侬安心里明白,自己不是和她一样的人,因为她的眼睛里没有被物质跟金钱占领过的残留火焰,侬安自己非常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她甚至厌恶那些拿自己的纯真和青春去换取金钱,来满足自己的女人,她瞧不起她们,比如周菲,比如叶晓,这样的侬安怎么会和她们同流合污,混到一起呢。

    那一点点朦胧闪烁的好感,是侬安可以忍受一切的力量吗,这是一个难以肯定的问题,对于未来还有太多的不确定。她不管别人怎么说,也不想去澄清什么,她想走出属于她的未来。

    当侬安悄悄的撞上老爷子目光的时候没有了那么胆怯,她坦然了一些,因为侬安明白,即使她表现的在贤德,林家也是不欢迎她的,同样的结果,同样的不可预测,那就让侬安用最好的姿态接受一切吧。

    “好吧,看侬小姐的眼神,我这个老人家也不好强求,但是对于你以后会遇到什么不堪设想的事情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这算是老爷子的威胁吗,或许算吧,对于侬安来讲已经不重要了,任何一个人的威胁都显得微不足道,好像所有人都忘记了,侬安不再是以前的侬安了,现在的侬安是在死亡线上幸运脱险的幸运儿,她见过黑暗里无助哭泣的自己,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她那颗跳动的心脏早已经千疮百孔,唯一支撑她走到现在的是父母的嘱托,是对侬家的责任,比起这些其他的算什么呢。

    “对不起,我不能失信于林惊”这是侬安最有力的一句话,也是最真诚的一句话,她就差把事实说出来了。

    往事不堪回首,老爷子看着倔强的侬安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离别场景,他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侬安真相,他一直不说话,一直在思考,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用怎样的身份去讲述这件尘封已久的事情。

    侬安心里有些不自在,她看见老爷子一直在盯着她,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眼神里充满了侬安不能理解的困扰,她没有见过如此优柔寡断的老爷子,在侬安的印象里,虽然只见过老爷子一面,侬安就知道林老爷子是个非常权威的人,说话永远都是一言九鼎,是一个可以把自己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到事业上的人,如果没有老爷子就没有现在的林家,侬安很是佩服,虽然老爷子对她总是恶言相向,不过转念想想,谁会允许自己的孙子娶一个残废呢,这样一位叱咤商坛的领军人物,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真的是用钱来收买她的吗,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要浪费那么多时间呢。

    “侬安,暂且不说你和林惊的事情,这是我不能左右的,但是你要明白,什么样的人对林惊更有力,是你吗,我想不是吧”脾气暴躁的老爷子好像不能在笃定下去了,他有一些急躁,他特别想让侬安知难而退。

    对于林老爷子来说,他的童年是凄苦的,如果没有小时候的不幸或许就没有现在的成就。所以他不能让林家有任何闪失,对于现在的林氏集团,老爷子心里比谁都明白,昔日的辉煌在慢慢减弱,如果没有更多家族的支持,林惊会越走越艰难,他不想临到晚年,看到林家的没落,唯一的办法就是靠联姻解决,两大家族齐头并进,互相扶持,而侬安是最大的绊脚石。

    侬安面对老爷子的质问哑口无言,她能怎么回答呢,她不是可以帮助林惊的贵人,反而是林惊的累赘,她越来越想不明白,林惊为什么不顾反对的和自己在一起。

    “来,侬安,看看这张照片”老爷子小心翼翼的在怀里拿出一个看起来很陈旧的小相框,很小就有手掌那么大,但是很精致,擦拭的很是干净,凑近去闻有一种檀木的香气,拿着相框的老爷子没有的往日的风采,变得温柔了许多,眼神一刻也不能离开这个小相框。

    侬安,向前摇着轮椅,她很好奇,照片上是什么人,可以让老爷子这样放松,像个大男孩一样傻傻的笑。

    “奶奶”侬安惊讶的叫出声,怎么会,为什么,她开始变得混乱,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奶奶的照片会在林老爷子的手里,为什么,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甚至看了无数遍照片上熟悉的面孔,努力的想找出什么不同,但是侬安失望了,照片上的人明明就是奶奶,那张秀气的脸庞,一直深深的刻在侬安的心里,她仿佛还可以听见临睡前奶奶哼唱的摇篮曲。

    “她是我的爱人,是我这辈子唯一深爱过的女人”老爷子显然有些不好意思,内心充满了对岁月流逝的感叹,他看着眼前的侬安,想起了年轻时那些美好的时光。

    “我是在小河边遇见你奶奶的,那时候是夏天,小镇上的居民都去河里游泳,虽然谈不上多么熟悉,但是相互见过面的人还是会一起玩耍,你奶奶是在县城来的小姐,家庭很是富足,小伙伴们都很是排斥她,有一天她自己去游泳,被水底的海藻缠住,马上就要窒息,我急忙的跳下去把她救了起来,慢慢的互相都变得熟络了,一到放假我们就会聚集到一起,说来也是缘分,我和你奶奶同时考上了一所大学,慢慢的我们的友谊变成了爱情成为了彼此的初恋”林老爷子自顾自得说着,他感觉血液在他身体里奔跑,那是种很新鲜的感觉,顿时让老爷子有了年轻时候的心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