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24章
    “我想起来了,奶奶曾经给我讲过你,面对成功的诱惑,抛弃了爱情,选择了事业,”侬安的内心很激动,她没想到当年辜负奶奶一片真心的尽然是林老爷子,怪不得她总是觉得老爷子看她的眼神总是意味深长。

    “是你奶奶先嫁给了你爷爷,你知道吗,你爷爷曾经是我最好的兄弟,是我事业上的左膀右臂,他却和我最爱的女人在一起”这个在老爷子心中尘封已久的牵绊,今天终于说了出来,他一直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总是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他曾经发誓以后林家和侬家势不两立,但是随着时间的掩盖,故人的离去,所有的恩怨情仇被记忆封锁起来,不敢轻易去触碰。

    “奶奶是有多失望,才会主动离开你”

    侬安真是不敢相信,内心的气愤远远大于对林老爷子的害怕,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林家和侬家会有这么根深蒂固的牵扯,她相信奶奶的为人,她不会做出什么伦理道德不能接受的事情,肯定是林老爷子误会了什么。

    “往事已过,我们都没有权利去评价,我珍惜对你奶奶的感情,所以才会在这里为她建了这间童话小屋,我从来没有埋怨过她,但是我无法原谅你的爷爷,更无法看着你穿着婚纱嫁给我的孙子,我希望所有的一切都在我这里停止,放过林惊吧侬安,他本应该有更好的未来”老爷子把所有的未来都压在了林惊身上,他不能让林惊有一丝一毫的闪失。

    “可能你误会了,老爷子,是你先抛弃了我的奶奶,就因为她不能给你提升事业的空间,不能给你的事业铺路,你就抛弃了她,选择和更有权利的人在一起,我不想证明什么,这是奶奶亲口给我说的,她说她不怪你,她说每个人都有选择未来的权利,我只是不想让给你误会她,”侬安身子颤抖着,情绪有些失控,内心的气愤像野兽一样袭来,她忘记了坐在对面的老爷子,阳光让这个落满灰尘故事,瞬间炽热起来,现在的侬安像一名将军,随时捍卫着自己的权益。

    “是我太自私,但是人生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只有舍弃才会有得到”林老爷子从来没有后悔过,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依然会放弃爱情选择事业,这是命中注定,更是个人追求,他愧对于侬安的奶奶,所以才会把定情信物保存至今,更是因为这样他不想悲剧重新上演,他不想林惊从新走他的老路。

    如果想真正的成为一名斗士,除了自身的资质和努力,更缺少不了机遇,林老爷子就是这样牢牢地抓住了机遇,他也想林惊可以放眼未来,不要总是局限于侬安,或许很多人认为林老爷子太自私,但是人各有志,爱情不是每个人的归宿。

    小时候的老爷子没有什么童年可言,他是在一个小镇长大的,镇上的人们基本都互相认识,即使叫不出名字也绝对不会对那张脸感到陌生。老爷子在十二岁之前一直过着这样一种没有陌生人的生活。所以很多城市里的孩子天生就掌握的冷漠对于他来说就是很困难表现出来的事情,那个时候的老爷子内心真是善良的感人。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老爷子遇见了落水的侬安奶奶,小小的心灵义无反顾的让他跳入了水中,就这样两个人相识了。在老爷子居住的那个小镇上,男人们多半都是矿工,所以老爷子从小就习惯了远处传来的矿山的机器的声音,或者轰鸣,或者沉闷,这些声音就像是有力的鼓点,无时无刻不在撞击着老爷子的心灵。后来老爷子来到大城市上学,机器被认为是一种无情的工具。这个发现让老爷子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同。

    十二岁那年的一天,侬安的奶奶在小镇的外婆家过暑假,她听见了一声巨响,那声恐怖的巨响,让侬安的奶奶第一次离危险那么的近。那巨响呼啸而过,在她未成熟的心灵上留下了一个恐惧的黑洞。老爷子就在这一声巨响中变成了孤儿。

    老爷子就这样被送到了离小镇不远的叔叔家继续生活。叔叔是老爷子最亲的人,抚养老爷子成为了他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婶婶可就没有那么善良,就是在那些煎熬的日日夜夜,老爷子第一次明白寄人篱下是什么样的感受,他被支使着干活,待遇还不如家里的那头牛来的舒服,就这样老爷子非常努力学习,想要赶紧长大脱离这里。

    侬安的奶奶把这一切看在心里,总是默默地关心着他,从初中,高中,大学,侬安的奶奶都故意的选择和老爷子在一起的学校,后来老爷子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就这样两个人一拍即合的在一起了。由于成绩优异,林老爷子拿到了公派留学的名额,人生的岔路口,第一次在老爷子面前展开,受尽屈辱的老爷子想要美好的未来,可是他深爱着侬安的奶奶,纠结不定的心,不知道该如何安放。

    侬安的奶奶选择了离开,她不忍心看到自己深爱的人为自己纠结,她说她会等他回来,老爷子发誓一定要衣锦还乡,把侬安的奶奶娶回家。

    但是当人见过了更广阔的天地,怎么会心甘情愿回到最初,磕磕绊绊在一起的几年里,老爷子风风火火的成立了最初林氏公司,那时候的公司刚刚起步,规模很小,没有几个人,但是在老爷子的努力下,公司渐渐有了起色,开始步入正轨,事业蒸蒸日上的老爷子,已经把远在祖国的侬安奶奶忘到了一边,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看起来没有情侣该有的样子,在生活的压力下侬安奶奶把心里的唯一一丝希望都掐灭了。

    就这样侬安的爷爷出现在了她的身边,这个一直受老爷子拜托照顾家人的好兄弟,就这样在身边慢慢代替了老爷子的位置。或许两个人相遇的时间不对,当老爷子的公司出现债务危机无法生存的时候,老爷子选择了用联姻的方式让公司重新振作起来,所以他现在总是要求林惊放弃侬安,就是因为当初他做的这个选择,这是一条利益最大的捷径。

    婚姻是神圣的,但是上流社会的婚姻就是这样的现实,想要变得更强,就要承受别人不能承受的困苦。

    两个有缘无份的人最终没能走到一起,不仅是这样,还在彼此的内心留下了一道伤疤,互相都认为对方主动背叛了自己,但是感情的事情谁又说的清楚呢,曾经消的美好成了现在不能触碰的曾经。

    林家和侬家解不开的心结,在林老爷子的心中久久不能抹去,他不想伤害侬安,但是他更不想看到侬安成为林家的一份子,他觉得所有的情感既然都两不相欠,就不要有什么纠缠了。只要看见侬安,老爷子就会莫名的想起往事,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对于林家而言没有利益的婚姻是不可能的。

    离开小屋的侬安简直像灵魂出窍一样眼神呆滞,她要怎么去面对林惊呢,是不是选择离开是最好的答案,侬安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她怎么也想不到林家和侬家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侬安有些崩溃,脑子里像是被水冲刷了一样,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空白,难道只有形同陌路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吗,那侬家怎么办。

    “侬小姐,老爷说了你可以随时来小屋,他希望你可以慎重的考虑一下”司机说完就重重的关上了车门,那一声响亮的关门声让侬安回到了现实,心里好像有一万只小蚂蚁在爬行,说不出的难受,她无数遍得想起那份协议书,那个承载者侬家希望的协议书和老爷子话交织在一起,重复放大,重复放大,侬安下意识的揉着太阳穴,感觉脑袋想要爆炸。

    看着车身远去的背影,老爷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多年的积怨压在心头喘不过气来,现在终于释然了,不管事实如何,但老爷子终于在侬安的嘴里明白了自己心爱女人的想法,终于放下了,终于把多年的谜底揭开了答案。即使往事已随风飘散,他依然不会答应林惊和侬安的闹剧,老爷子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对侬家的怨恨是不可能被感情掩盖的,他当然也不会让没落的侬家侵占林氏的财产,更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侬家成为林氏集团的累赘,要想成为林氏集团的负责人要承受远远比看到的要多的多。

    好事要多磨,林老爷子已经做好了一切拆散林惊和侬安的准备,他说过的话怎么可能会食言,他要让林惊真正的长大,真正的明白成功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侬易。

    热闹非凡的家宴,是最好显摆的地方,虽然各自都是半斤八两,彼此也心知肚明,但是嘴上还是要给自己脸上贴金的,要不然这样一场聚会,就会变得无聊透顶,没有了存在的价值。

    “妈,你今天可真漂亮,这身旗袍可是太适合你了”叶晓谄媚的围绕在欧阳的身边,想尽办法想要讨这个婆婆的欢心,在林家这个大宅里,叶晓知道自己的地位太薄弱,就必须讨好这个骄傲的婆婆,为自己提升一下身份地位,光靠着林吉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

    林惊皱着眉,坐在屏风后面,慢慢品着茶,他不喜欢这样虚伪的场合,这样的家人对于他来说,就只是有着血缘关系的陌生人,可能比陌生人还要可怕,起码陌生不知道他的软肋,但是亲人就不一样了,比如总是虎视眈眈盯着总裁位子的林枫。

    “大家入座吧,老爷子今天身体不适,就不下楼了”老爷子的贴身管家,站在楼梯的平台上,神情自若的说着。

    这个理由对于精明的林家人来说好像没有什么说服力,大家议论纷纷。

    “不会吧,妈,老爷子难道真的去见侬安了”叶晓是个口无遮拦的女人,任何事情,只要她知道了,全世界的人也知道了,其实她关注的不是老爷子去干什么了,而是侬安有没有遭到羞辱,这让她很有筷感,那口难以下咽的恶气她还没有发泄出来。

    “不太可能”欧阳不屑的看了一眼叶晓,她真是讨厌这个情商低下的儿媳妇。

    在场的每个人心里都很困惑,这样每年一次的家庭聚餐,老爷子没有一次不在场,不仅是这样,老爷子总是站在老宅的大门口远远眺望着他们,这一次难道出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吗。

    所有人准备前去楼上探望老爷子,管家伸出手臂示意大家不要惊慌,“老爷子,现在只想安静的休息一下,请大家不要打扰,有什么事情,我会帮大家转达到的”

    林惊觉得情形有些不对,恍惚间听见了侬安的名字,他悄悄的向叶晓的方向挪动,想要打探出一些更有价值的事情。

    “妈说的是,侬安再怎么棘手也不至于挑这么重要的日子去见她,你看我这愚笨的脑子”叶晓尴尬的自嘲着,手里不自然的拿出扇子摆弄着。

    老爷子要去见侬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林惊内心像池塘泛起的涟漪,一层波纹一层波纹的向外扩大,耳朵里还能听见狂风暴雨的轰鸣,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老爷子想做什么呢,他希望侬安离开自己,这是谁都明白的事情,可是下手不至于这么唐突吧,挑选这样一个日子,林惊想要拿起电话就打去了庄园。

    “太太在家吗”林惊的眼睛像是惊恐逃跑的羚羊,害怕的心脏狂跳。

    “在家呢,总裁,有什么事吗”管家平静的说,但是在这平静的语气下面,是波涛汹涌的恐惧,是如履薄冰的胆怯。

    管家前怕狼后怕虎,他担心太太的安危,更害怕林惊的暴脾气,不知道这样的谎言能够维持多久,他现在能做的除了祈祷,祈祷太太赶紧回来。

    “那就好,”林惊心里的石头落地了,默默念着,在家就好,在家就好,他怕侬安知道真相,如果现实成了这样,林惊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张灯结彩,美味佳肴的筵席,让林惊没有开怀大笑,却是眉头紧皱,盼望着聚餐赶紧结束,好脱身,其实林惊心里有些不懂,老爷子阻拦也就罢了,到底谁还在背后作梗呢,难道是周菲吗,想想不太可能,周菲没有这个实力和人脉,林惊忽然想到了报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